刚刚更新: 〔王牌宠妃惹君心〕〔不死剑尊〕〔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真不想躺赢啊〕〔都市透视医尊〕〔攻约梁山〕〔无敌从来到地球开〕〔种田神医:小媳妇〕〔快穿:大佬你人设〕〔重生之先声夺人〕〔首富们,该还钱了〕〔都市狂少〕〔快穿女配生存计划〕〔次元法典〕〔我的女友是偶像〕〔苏家有女倾繁城〕〔主播小傲娇〕〔甜心特工:腹黑Bo〕〔美利坚纵享人生〕〔猫小二寻情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001、多养几天拉出去卖
    温婉坐在拐枣树下择豆角。

    屋里,继母周氏和她娘吴氏小声说着话。

    吴氏道:“你那个继女翻过年就十六了吧?”

    周氏盘腿坐在炕上,手里做着针线活,听到她娘的话,掀了掀眼皮,嗯一声。

    吴氏见周氏这副不咸不淡的模样,心里不免为女儿着急,“怎么着,到现在都还没人上门说亲?”

    周氏摇摇头,“没呢!”

    “你咋就不知道急呢?”吴氏的声音加重了些。

    周氏拿眼睛瞥了下窗外,确定温婉听不到母女俩的谈话,这才放低声音:“急啥,她留在家才好呢,屋前屋后一把抓,我这个当继母的倒落得清闲,她要是走了,家里这么多活儿,谁来干?牛羊牲口,难不成还指望着我一个人去操心?”

    吴氏拍了拍大腿,一脸的不赞同,“哎呦我的亲闺女诶,你可不能只顾着眼前,也该想想顺子了。”

    温顺,是温婉继弟的名字。

    周氏听了这话,用嘴咬线头的动作一顿,看向吴氏,“娘你啥意思?”

    吴氏想到这阵子自家村里的事儿,不免眼红,“你还记得我们村那个穷酸秀才吧?”

    “是不是考了几年没考上举人,被大财主亲自上门退婚的那个?”

    “可不是咋的,你说前几年吧,他拍着胸脯跟镇上的宁大财主保证一定中,中了就把人姑娘娶进门。

    结果临到头让他给考瘸了,宁大财主他闺女从小姑娘等到大姑娘,能不恼火吗?宁大财主也是个有脾气的,二话不说就上门把亲给退了。

    那秀才成了我们村的大笑话,今年又去省城试了一回,结果你猜怎么着?”

    周氏瞪大了眼,“该不会是中了吧?”

    吴氏语气里泛着酸,“昨儿个刚摆的席面,你爹还去吃了顿酒,听他说,镇上来了几位富商给举人老爷送礼呢!堆了半个堂屋,好家伙,全都是贵重的。”

    周氏听得起劲,“中了举人老爷还能有这好处?”

    “要不咋叫穷酸秀才举人老爷呢?中了举,那可是有机会去县衙当官的,谁不上赶着讨好,尤其是那些个做生意的,贼精着呢,这会儿先去套个近乎拉拢关系,以后总有求到人的地方。”吴氏看向自家女儿,“要我说,你就该送顺子去读书,没准儿将来也能给你考个功名回来,到时候成了举人娘,能给人挂田收好处,你还愁吃愁穿?”

    在大楚朝,举人名下的田能免两百亩的地税,十八户的徭役。

    因此谁要是中了举,十里八村的人都会上赶着来,求着把自己家的田挂到举人名下免税,不亲的也攀亲求免徭役,每年给举人一定的好处。

    挂上几年,举人就算当不了官,那也是吃穿不愁的大财主了。

    周氏心里虽羡慕,却是撇撇嘴,“说得好听,我们家哪有那闲钱供他读书花用,一年二两银子的束脩,我养一年到头的猪,卖了也才值二两,要都花在他身上,家里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吴氏想到什么,瞥了一眼外面安静坐着的温婉,小声说:“你要钱还不好办?把婉娘嫁出去,到时候收一笔彩礼钱,够顺子读几年书的了。”

    见周氏犹豫,吴氏乘机添了把火,说婉娘一个幼年丧母的哑巴,三锤砸不出个响屁来,能有人家要就算不错了,哪轮得着你挑三拣四的?

    又说他们村的王瘸子去年死了老婆,家里水田不少,他一个人忙活不过来,全给租出去了,如今靠着收租吃饭,王瘸子至今没续弦,那是人家看上婉娘了,已经放了话,只要婉娘肯嫁过去伺候他,彩礼好说,给二亩水田,再添五两现银。

    周氏一听,顿时心痒。

    王瘸子家那几亩水田地段不错,是高产田,单买都要五两银子一亩,若是给了二亩水田,再加五两银子,那算下来可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了。

    ……

    吴氏临走前,周氏特地去菜园子里给她摘了些黄瓜茄子。

    把王瘸子看上婉娘的消息传到,又给女儿上了眼药,吴氏挎着菜篮子,心满意足,出堂屋走到温婉身旁的时候,停了下脚步,声音透着长辈的慈爱,“婉娘,择豆角呢?”

    温婉抬头,对上吴氏笑眯眯的眼神,她点点头。

    吴氏蹲下来,拍了拍温婉的手背,“好丫头,模样可真够俊的,将来定能嫁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

    吴氏的手碰到温婉手背的时候,温婉心里突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预感,她预感到自己会被个瘸了一条腿的男人给折磨致死。

    对于自己预感异于常人这件事,从三岁那年高烧被烧坏了嗓子开始,温婉就已经习惯了,不会说话以后,但凡有点不好的,她都能提前预感到并小心地避开。

    五岁那年秋收挖土豆,她预感到自己去了会被蛇咬,就装病在家躲了一天,晚上温父回来告诉她,他们挖土豆的时候田里窜出条蛇来,被他用锄头打死了。

    八岁的时候,隔壁的荷花约她去放牛,她预感到自己会把牛弄丢,回来要挨打,就找借口跟着温父下了田,周氏去放的牛,晚上哭天抹泪的回来说牛丢了。

    前年一个万里无云的夏天,她预感到晚上自己的睡房屋顶会被暴雨冲垮,淋了雨的她会病倒起烧,于是趁着白天,请温父帮忙加固了一下房顶的瓦片,当天夜里果然下了一场暴雨,她缩在被子里,暗暗庆幸。

    以前那些预感虽说都不好,但从未危及过性命。

    然而这一次,竟然是预感到自己快要死了。

    温婉虽然不会说话,可她不傻。

    吴氏才刚碰了她她就有预感,可见这事儿与吴氏有关。

    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温婉把择好的豆角端到水井边去洗。

    因为开不了口,倒也不用顾虑失不失礼的。

    吴氏瞥了一眼这个闷丫头,心里冷嗤:再多养你几天,到时候拉出去卖个好价钱!

    ……

    温顺不知道哪儿野去了,玩得一身泥,傍晚和温父前后脚进的门。

    饭桌上,温顺一个劲地嚷嚷着要去读书。

    白天他在小胖家,看到小胖爹给小胖炖肉,说那是给读书人补脑子的。

    见读书有肉吃,温顺哪还坐得住?嚷得更大声。

    温父不同意,说没钱。

    温顺不干,一气之下跑了出去,失足跌落河里,找回来的时候只剩半条命,又起了烧,说梦话都在念叨着要读书。

    周氏心疼得直掉泪。

    温父见儿子这样,再硬的心肠也软了下来,松口:“既然他要读,那就送他去村学,大不了我把牛牵出去卖了。”

    周氏不同意,“卖了牛,来年春耕的时候咋办?”

    温父道:“去他大伯家借就是了,他们家有两头牛,使唤得开。”

    周氏见温父铁了心要卖牛给温顺读书,心里发慌,趁着温父出门,她叫来温婉帮着照看温顺,说有点事回娘家。

    周氏见到老娘吴氏的时候,水都来不及喝一口,着急忙慌地说:“娘,顺子他爹要卖牛给顺子读书,你快想想办法让王瘸子找媒人上门提亲吧,否则要真卖了牛,我们家那日子真就没法儿过了。”

    吴氏拍拍女儿的手背,宽慰她,“别慌,王瘸子既然已经放了话,那肯定是要娶婉娘的,你先回去等消息,我这就去王瘸子家走一趟。”

    ……

    温父要牵牛去卖的这天,人还没出去,邻村的媒婆就上门了,笑得见牙不见眼,跟温父打过招呼之后,直接挑明来意,还特地强调了只要温婉肯嫁,王瘸子就给二亩水田五两银子做彩礼。

    周氏在灶屋里熬粥给大病初愈的儿子喝,听到媒婆的话,边往围兜上擦手边走出来,问媒婆,“你说的这个人靠谱不?”

    媒婆拍胸脯保证,“你们要不信,出去打听打听,王瘸子除了左腿不方便走路有些瘸之外,还有哪不好的?他那老婆是没命享福,要不然也轮不着你们家婉娘。”

    这话不好听,温父正准备回绝,就听媒婆又道:“等过了年,你们家婉娘就十六了,像她这个年纪的姑娘,要是再耽搁一两年,只有人家挑你的份儿。再说,王瘸子要田有田要房有房的,婉娘嫁过去就能过上现成的好日子,你们还有啥不放心的,要真错过了这个村儿,将来你上哪找那店去?”

    温父沉默,牵着牛的手松了松。

    午饭时分,温婉从山上拣柴回来,刚放下背篓喘了口气,温父就过来了,把早上媒婆来说的事跟她讲了一遍。

    温父叹息,“本来想着你生母去得早,再多留你两年的,可是爹怕把你的年龄拖大了将来挑不到好人家。”

    温婉抿着唇,捏紧手指。

    倘若王瘸子是个好的,她没准就点头答应了,可她预感到自己会被那个男人磋磨致死,怎么可能还傻乎乎地嫁过去?

    温婉没点头,也没摇头,心里琢磨着怎么摆脱这桩婚事。

    温父见她没反应,小声唤:“婉娘?”

    温婉抬头,冲温父打了个手语,意思是自己还要再考虑考虑。

    ------题外话------

    ^_^先占个坑求收藏,过完年连载,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