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辣妻:痴傻相〕〔万界最强狂帝〕〔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医门宗师〕〔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大明铁骨〕〔回档少年时〕〔永续之镜〕〔闪婚蜜爱:误嫁高〕〔大符篆师〕〔贞观贤王〕〔汉武挥鞭〕〔军工科技〕〔重生美食小甜妻〕〔薪火苍穹〕〔美漫世界当宅男〕〔龙王之我是至尊〕〔当时曾许诺〕〔重生我要做首富〕〔总裁宠妻套路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002、霉运罩顶的天才宋三郎
    夜里。

    温婉翻来覆去没睡着,她想了很久,觉得搅黄自己跟王瘸子这桩亲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前找个人嫁了。

    可是,嫁给谁呢?

    温婉今年十五岁,隔壁小她一岁的荷花都已经许了人家,她却至今无人问津。

    温婉心里清楚,不是自己长得不够好,而是没有人家愿意要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做媳妇。

    可即便如此,温婉还是没放弃心里从小到大的那个愿望——她想嫁个读书人。

    这年头,读书才能有出路,考了功名,才有机会走出大山,去城里见世面,过上好日子。

    ……

    眼瞅着五两银子二亩水田就要到手,周氏这两日心情大好,每次见着温婉的时候,脸上都笑眯眯的。

    温婉瞧着周氏,想起自己的预感是那日吴氏碰她的时候突然生出来的。

    王瘸子跟吴氏是同村人,他能这么快就找媒人上温家门说亲,想必少不了吴氏的功劳。

    周氏又是吴氏的闺女,在其中肯定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否则那天才听说要卖牛,她急吼吼地跑回娘家去做什么?

    看来,这对母女是协商好迫不及待要把她嫁出去收彩礼抵那头牛的钱给温顺读书了。

    “婉娘,这是我昨儿个刚从镇上买回来的布料,你抓紧时间纳好底子做两双鞋出来,免得临到头了还一样不是一样的,瞎着急。”

    周氏递来鞋样线头和一块黑色布料,鞋样尺寸挺大,一看就是男人的脚,给谁做不言而喻。

    见周氏一脸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温婉心道,果然如此。

    她接下布料,却没动手,随便扔在床头就去灶屋烙了两张糖饼,然后背着背篓出去了。

    温婉没去田里,径直去了村学。

    上河村与下河村只此一家私塾,开蒙的孩子都被送到这儿来。

    她站在私塾外,仰着头。

    窗户开得有些高,温婉够不着,熟练地把背篓拖过来垫在脚下,双手扶着墙,水润的双眼瞥向土窗内,里面支了七八张桌子,配着条凳,孩子们一人一张书桌,盯着书本,正跟着严夫子摇头晃脑地念千字文。

    坐在最后面的孩子把线装书翻开竖起来挡住严夫子的视线,脑袋一点一点的,明显在打瞌睡。

    这个孩子,温婉很熟,他是上河村人,叫宋元宝,每天一到上课就蔫头耷脑,夫子一喊下学,数他最活蹦乱跳。

    知道温婉隔三差五就来私塾外偷听,宋元宝下学后会把自己的课本给她看,前提是要吃她亲手烙的糖饼。

    上河村与下河村加起来几百口人,能看懂温婉手语的不多,宋元宝是其中之一,这得多亏了她的糖饼。

    不过宋元宝课本上的那些字,温婉基本看不懂。

    她这样偷听已经有两年多,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每样都能熟练地背下来,就是字认的不多。

    因为夫子是手把手教孩子们写的,她在外面很难看清楚,偶尔才能学得一两个字。

    当下夫子念完千字文,正在教距离土窗最近的一个孩子写字。

    温婉记住了笔画,刚准备跳下背篓找根树枝在地上默写巩固一下加深记忆,就听到后面传来男人的说话声,“你在这儿做什么?”

    平静的语调,醇厚内敛,并无责怪之意,却让温婉莫名心虚。

    她一个不稳,身子往后栽,心中暗叫不好。

    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跌倒受伤。

    男人一双劲瘦修长的大手先一步托住她的肩,顺势将她扶正。

    温婉小脸透红,感谢的话说不出口,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只局促地弯下腰用袖子擦着被自己踩过的背篓。

    男人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小姑娘身上。

    她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粗布衣裳,擦背篓的时候,微微低着头,露出半截雪白的脖颈。

    十五岁的小脸,细嫩干净,从侧面看,那双眼睛水汪汪,漂亮得不像话。

    然而从袖中探出的双手却布满了茧子,瘦得见骨不见肉。

    明显是双操劳手。

    温婉重新把背篓背回背上,寻思着该给人道个谢,就是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看懂她的手语。

    她偏过头,见对方是个穿青色长衫的男人,约莫二十七八的年纪,长得十分俊美,身上有着文人的书卷气质,却不显羸弱,他身形高大挺拔,沉稳儒雅,一双眼睛深不见底,立在那儿的时候,如同立了尊佛,让温婉有种被长辈抓小辫子的无措感。

    温婉正纠结着要怎么跟男人解释自己偷听夫子上课的事儿。

    正巧到了下学时辰,里面的孩子们欢呼着往外跑。

    温婉见到一颗圆溜溜的大脑袋从自己眼前闪过,很快扑到了男人怀里,嘴里兴奋地喊着,“爹,你怎么来了?”

    喊人的是上课只管打瞌睡下课爬树摸鸟蛋的虎娃宋元宝。

    被喊的是上河村宋家三郎,宋巍。

    温婉没见过宋巍,不过听宋元宝这么一喊,她很快就想起来这男人是谁了——上河村的宋三郎。

    这位宋三郎,他是个天才,三岁断字,五岁识文,十岁能上手自己写,熟读四书五经,通晓诗词歌赋。

    然而这样一个天才,他到今年二十七岁都没考上功名,别说秀才,童生都没有。

    原因是他命中带煞,霉运罩顶,从小到大衰事不断,以至前程受阻。

    小时候在私塾开蒙,下学后一群孩子调皮,要去骑路边的鹅。

    结果骑鹅那几个没事,旁观的宋三郎被鹅伸着脖子跑过来叨了一口破了皮,因为没及时用药,伤口发炎起烧,险些弄没半条小命。

    十岁那年,宋三郎参加第一场县试,半路上下了一场冰雹,别人停下来躲,他怕耽误时间没躲,到考场才知道因为天气,考试延后一天,结果他当天晚上就病了,第二日没考成。

    之后的十年,不是这样原因就是那样原因,总而言之,他就没顺顺当当地走进考场过。

    七年前好不容易顺当一回,前脚刚踏进考场,就被人告知送他去考试的兄嫂被劫匪杀了。

    知道这事儿的人不多,温婉也是听她爹说的,从那以后,宋三郎就再也没有去考过试,一直以亲爹的身份照顾兄嫂留下的儿子宋元宝。

    宋元宝今年七岁,他亲生爹娘不在的时候,他只有几个月大,还不会认人,据说会开口那年,张嘴就对着宋三郎喊了声“爹”,宋三郎没否认,宋家人便没挑破这层关系。

    宋巍摸着宋元宝的圆脑袋,嗓音低缓,“今日又没认真听讲?”

    宋元宝乌溜溜的眼睛一转,当即否认,“才没有!”

    一边说一边从斜挎的书袋里把课本掏出来扔给温婉,“我不认真听讲,怎么给她上课?”

    宋巍眼底染上笑意,“你还给人上课?”

    “对啊!”知道温婉不会说话,他爹肯定看不懂她的手语,宋元宝甩锅甩得顺溜,“都学两年多了,才认得几个字,我要是不教她,她早晚得把自己给笨死。”

    温婉:“……”是谁吃了糖饼不干活的?

    ------题外话------

    想了想,还是赶在二月开头更新,图个好运,新年马上到了,衣衣提前祝小可爱们新的一年晦气扬长而去,运气扬眉吐气^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进化的四十六亿重〕〔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