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为聘〕〔雾隐忍者传〕〔丹道独尊〕〔诸天之神级穿越〕〔穿越变成老爷爷〕〔田园喜嫁:小妻太〕〔卫勤尖兵〕〔家有庶夫套路深〕〔最强医妃:邪王,〕〔重生九零:鲜妻甜〕〔末日仙尊〕〔谁家喜事〕〔影后娇妻:影帝请〕〔于沧澜处听雨〕〔和我结婚我超甜〕〔神医嫡女:冷王溺〕〔嘘,梁上有王妃!〕〔天价闪婚:顾少花〕〔海洋风暴〕〔八零甜妻超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006、三郎说亲
    温婉没想过宋巍会直接答应,反倒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不是要去听课么?先起来。”宋巍说着,朝她伸出手,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唐突了,又把手收回去,动作自然,分毫不刻意。

    温婉脸颊有些热,在他跟前,感觉自己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娃娃。

    她站起身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弯腰拍拍裤腿上的灰,哪怕掩饰得再好,那番动作下的小心思也逃不过男人一双历尽千帆的眼睛。

    宋巍难得的失笑。

    温婉直起腰的时候,宋巍已经背过身去,径直朝前走。

    她轻拍胸口,暗松口气,抬步跟上,却没挨得太近。

    九月下旬,高粱已经成熟,冒着红穗子,风一吹,沙沙响动,两边围成高粱墙,温婉跟在宋巍身后穿梭其间,深一脚浅一脚。

    宋巍听着她那不规则的走路声,唇角往上弯了弯。

    ——

    温婉回家的时候,见到吴氏又来了,母女俩不知道在屋里说什么,声音太小,她听不见。

    温婉放下背篓,背篓里是她回家路上顺带打来的猪草。

    她起身去往牛圈,趁着周氏不备,悄悄把牛放出去,然后一闪身进了灶屋准备做晚饭。

    没多久,温顺急吼吼地从外面跑进来,大声嚷嚷,“娘,你咋把牛给放出去了?”

    屋里周氏一听,眼皮一跳,马上掀开布帘子走出来,“你说啥?”

    温顺指着外面,急切地说:“咱家牛跑出去了,跟二狗家的大公牛顶架,一只角都被顶掉了。”

    周氏脸色唰一下泛白,“在哪呢?你快带我去瞧瞧。”

    要是让男人知道她一整天待在家里,连头牛都看不住,晚上指定少不了一顿骂。

    吴氏跟着出来,见灶屋里有动静,知道是温婉,她想去问问那个闷丫头知不知道牛的事儿,谁料刚走到门边,里头一盆洗菜水哗啦一下泼出来,浇了吴氏一个透心凉。

    吴氏气得跳脚,“死丫头,你没长眼睛啊?”

    温婉像是才刚刚知道吴氏过来,端着盆子,无措地站在灶台边,面上露出敷衍的歉意。

    吴氏身上湿了大半,气不打一处来,正想指着她骂两句,周氏进来低声道:“娘,算了,你跟个哑巴较什么劲儿,惹急了她,过两日赵老爷来接人她闹腾起来,咱们不好交差。”

    为了女儿,吴氏只得暂时压下心口那团火,冷哼一声,找了套周氏的旧衣裳换上就匆匆往家去了。

    ——

    傍晚温父回来,得知牛没拴紧乱跑出去顶架的事儿,果然骂了周氏一顿。

    周氏抽抽噎噎,边抹泪边说白天她娘来了,娘俩一直在屋里,没注意,不知道牛啥时候跑出去的。

    问到这儿想起温婉,看了过来。

    温婉安静地吃着饭,对周氏的眼神视若不见。

    周氏见她不搭理自己,心里来气,当着温父的面却不敢发作,“婉娘,你白天一直在灶屋里,没见着牛是咋跑出去的?”

    温婉摇头,转头对温父打手语。

    周氏哪怕嫁入温家这么多年,很多时候也看不懂温婉手语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温父看懂之后,皱紧眉头。

    温婉说,她在温父之前没多久回的家,一回来就去灶屋做晚饭了,压根不知道牛的事。

    “早知道这么折腾,还不如我直接拉去卖了。”温父沉着脸说。

    周氏心下不乐意,“不就是掉了一只角,有啥大不了的,这阵子又用不到牛,养到明年开春也差不多能下地了。”

    周氏觉得今儿个这事跟温婉有关,可是温父不责怪,她不敢吱声,背地里却埋怨起温婉来。

    以前没想法的时候,母女俩虽然不算十分和睦,日子倒也勉强过得去,如今有了想法,便恨不得赶紧把这拖油瓶给嫁出去换钱使,省得她成天在家碍眼。

    温婉又岂会看不出后娘的小心思,收拾了碗筷就回屋收拾东西。

    温父坐在小院里抽旱烟,见温婉拎着个包袱要走,吓得站了起来,“婉娘,你这是干啥?”

    里屋周氏听到声音,也掀开布帘子走到外面,直愣愣地看着温婉。

    温婉对温父打手语,意思是昨晚梦到后娘五两银子把她给卖了,心里害怕,想去大伯娘家躲两天。

    温父神色很是复杂地看了门口的周氏一眼,尔后安抚温婉,“梦都是反的,你别老惦记,你后娘她也不是那样人。”

    温婉假意抬袖抹泪,她长得娇美,这一“哭”,温父马上就没辙。

    周氏见温父一直拿眼睛瞅自己,有些云里雾里,“你们父女俩说啥呢?”

    温父见女儿哭得伤心,只好把温婉的“梦”说了出来,尔后一屁股坐回去,拿着烟斗往凳子脚上磕了磕灰,“咱家就算再穷得揭不开锅,能干出卖女儿的龌龊事来吗?”

    周氏心下一咯噔,面上却是强行挤出笑模样来,“就是,婉娘你别想太多,一个梦而已,哪就当得真了?”

    温婉不听,可劲哭,最后在温父的逼迫下,周氏不得不给温婉吃了颗定心丸,指天发誓说死都不会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温婉这才肯罢休。

    温婉是罢休了,可苦了后娘,忍痛把已经揣兜里的五两银子还回去,镇上老爷不认账,说她们违约在先,得赔双倍钱,否则就去告官。

    周氏一听要闹到官府,吓得双腿都软了,无奈,求上老娘吴氏。

    吴氏没想到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会被温婉的一个“梦”给坏了事儿,含恨把自己藏了好久的私房钱拿出来添足十两还给镇上老爷,心里咽不下这口气,从镇上回来的时候准备杀去温家找温婉算账,进门才知道温家来客人了。

    这位“客人”不是旁人,正是前不久来给王瘸子保过媒的那个冯媒婆。

    吴氏和周氏母女俩进堂屋的时候,冯媒婆正和温父说着话,估摸着是收了男方家不少好处,态度比上回客气,“温老哥,这事儿你好好合计合计吧,宋家条件好,婉娘嫁过去,也只是名义上给人当后娘,宋元宝又不是三郎亲生,况且他已经七岁,不要人照顾了,婉娘再努把力,隔年有了小的,很快就能把日子给过顺。要我说,再没有比这桩亲事更富贵的了,你们家婉娘就是有福气。”

    冯媒婆那话,只差没大喇喇地提醒温父:你也不看看自家闺女什么德行,宋巍不嫌弃她是个哑巴,已经是温家祖坟上冒青烟了,要是连这桩亲事都错过,那指定是你温老二泥巴糊了眼,瞎!

    温父嘴里吐着烟圈,一声没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