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侠平安〕〔试婚:霍总,太给〕〔重生:项少的名流〕〔六宫凤华〕〔重回五零当军嫂〕〔龙荆之堡〕〔甜妻难追:总裁老〕〔夏子安慕容桀〕〔医锦同心〕〔把云娇〕〔你的眼神比光暖〕〔豪门蜜爱,重生天〕〔一个战神三个娃〕〔我爸真是大明星〕〔奇门小相师〕〔星际预言家〕〔科技之神〕〔回到大唐当皇帝〕〔幸孕婚宠:妈咪带〕〔生随死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008、未婚夫是救命恩人
    温婉答应了嫁,周氏这些天精神抖擞,对她是越发“好”了,大清早的,温婉都还没起床,周氏就已经把早饭做好,还亲自端来温婉房间,去镇上的时候不忘帮温婉带些珠花。

    温婉知道周氏是为了贪图宋家的彩礼,她也不挑破,周氏送来的东西,照收不误。

    相比较周氏的“热情”,温父则显得冷静许多,从田里回来就一个劲地抽闷烟。

    温婉多少能感觉到,她爹其实并不希望她嫁到宋家去,可她没办法出面跟温父解释。

    一来自己不会说话,解释不了那么多。

    二来,自己和宋三郎本来就只见过几次面,哪怕这里是乡下,也格外注重男女大防,她总不能告诉她爹,她跟宋三郎打过交道,并且还是她逼着宋三郎娶自己的。

    否则要是传出去,她这张脸就真没地方搁了。

    好在宋家那头速度快,宋巍没几天就亲自来了一趟温家。

    温婉自然是不适合出去跟他见面的,她躲在自己屋里,悄悄掀开一条门缝注视着堂屋的动静。

    周氏被温父叫了出来,在水井边洗衣裳,堂屋里只剩温父和宋巍两人。

    温婉不知道宋巍跟她爹说了什么,只知道宋巍走的时候,温父亲自送他出的门,温婉从门缝里看到她爹的脸色比前两日缓和了不少,对宋巍的态度似乎挺不错。

    温婉还瞧见,宋巍临走前转头朝着她这个方向看了一下。

    那双湛黑的眸子,哪怕之前就已经得见过,被他这么望上一眼,温婉仿佛又回到被他在村学抓小辫子的时候,心砰砰跳个不停。

    她背过身靠在门板上抚了抚胸口,等宋巍离开后才推开门。

    温婉追出去好远,宋三郎已经不见了身影。

    原本她是想问问宋巍和她爹说了什么,可一想,宋巍肯定看不懂自己的手语,心下作罢,扭身准备折回去。

    泡桐树后面突然传来低沉好听的嗓音,“在找我?”

    温婉吓了一跳,回过头。

    宋巍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立在她身后,目光正注视着她。

    “……”冷不防遇上这样的场面,温婉有些措手不及。

    宋巍垂眸,小姑娘的眼神格外倔强,似乎在责怪他突然跑出来吓人,他暗暗失笑。

    温婉心中轻哼一声,扭开头去,不想理他。

    转身之际,手腕被男人宽厚的大掌握住。

    温婉怔愣住,还来不及反应,手里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她低头,见到是一本线装书。

    “我亲手抄的。”宋巍说:“里面是千字文,你按照自己背的顺序,从第一个字开始数,就知道哪个字该怎么念了。”

    温婉捏紧书脊,心绪翻涌,抬头看宋巍时,眼中多了一抹感激。

    为了能匹配读书人,她一直以来都想学认字,可是女子读书向来被人说道,况且书太贵了,她买不起,只能去村学偷听,然而学了这么久,都没什么进展。

    宋巍这份礼物,算是帮了她大忙。

    头顶又传来他低缓的声音,“你先记,至于如何写,等你过门,我再亲自教你。”

    这话听得温婉耳朵尖微微发烫。

    收了书,她做了个“谢谢你”的手势。

    宋巍颔首:“你喜欢就好。”

    温婉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试探性地用手比划:你看得懂我说什么?

    宋巍但笑不语。

    ——

    回家的路上,温婉仍旧觉得不可思议。

    宋三郎身边又没有不会说话的人,他们俩才见过几次面,他为什么能轻轻松松就看懂一个哑巴的手语?这太让人惊讶了。

    宋巍这次来温家,给温父买了上好的茶饼和一坛子酒,给周氏的是两匹碎花布,看样子也不便宜,另外给温顺买了不少零嘴。

    周氏得了好处,两眼笑眯眯的。

    温父也面带笑容,不过温婉看得出,他并非是因为那几个茶饼和那坛子酒。

    至于她爹为什么突然之间转了态度,恐怕得问问宋巍白天到底说什么了。

    吃食和衣裳,温婉都不在乎,宋巍的手抄本才是她认为最宝贵的礼物,晚上关了门,兴奋得睡不着觉,点了油灯用手指着书本上的字一个字一个字地默念,认真又仔细。

    大概是怕她看不明白,宋巍的字稍稍放大了些,一笔一画都写得端端正正,十分清楚。

    他的字挺好看,至少是温婉目前看过所有书本上最好看的字。

    因为熬了夜,温婉第二日起得晚了。

    周氏难得的没有因此给她脸色看,亲自来敲门,手上端了一碗碎米粥、两个白水煮蛋和一碟酸萝卜丁。

    温家很少有这么丰盛的早饭。

    见温婉有些发愣,周氏笑道,“都快出门的姑娘了,是该好好养养,咱们婉娘长得好,要是再养细嫩一些,宋家三郎没准会更喜欢。你快吃,吃完我带你去镇上裁布做新衣裳。”

    ——

    想到自己就快嫁人,温婉挑了个大晴天,跟温父打了个招呼想去她娘的坟前拜拜。

    温父听到这话,恍惚了一下,说陪她一块儿去。

    父女俩在温婉生母陆氏的坟前站了许久,温婉弯腰除了除杂草,给她娘点了香,烧了些纸钱,又供上几个自己做的饼子和来时路上采摘的野果,这才跪下实实在在给她娘磕了三个响头。

    温父也蹲下来烧纸钱,低声说了几句。

    温婉听到了,温父是告诉陆氏,女儿即将嫁去好人家享福,让她不必挂念。

    温父平日里话不多,今日能在陆氏坟前说上这么几句,实属难得。

    温婉一直没弄清楚她娘的死因,只是听人说她娘不是平江县的人,她爹早年做过走货郎,有一年出去的时间久,回来的时候带了个挺着大肚子的美妇人,那美妇人便是她娘陆氏,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温婉。

    陆氏是在温婉三岁那年没的,据说是死在外头,尸身都没回来,如今的坟包只是座挂了名的空坟。

    温婉学会手语以后问她爹,她娘怎么死的,她爹告诉她,他们拿货回来的路上遇到暴雨,小河涨水,她娘被河水冲走了,找不到尸身。

    温婉觉得她爹可能没把实话说全,不过问了几次,温父都是一样的说法,她就不再问了。

    烧完纸钱,温父拍了拍手上的灰,这才摸摸温婉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你三岁那年贪玩掉进了冰窟窿里,当时外面天寒地冻,谁都没发现,得亏宋三郎路过,及时救了你一命,你才能活到今日,他虽然大你一轮,心眼却实在,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你嫁过去,他往后都不会亏待你。”

    温婉抬起头,面上写满了惊讶,三岁的事,她早就不记得了。

    温父解释,“就是那一次,你回来后起了高烧,把嗓子都给烧坏了。”

    温婉听明白后,有些好笑,合着这位未婚夫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题外话------

    嗯,婉婉还是三岁奶娃娃的时候,她家未来夫君已经十五岁了^_^这里是有暗线的,等以后三郎去京城做官再一一揭开,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