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侠平安〕〔试婚:霍总,太给〕〔重生:项少的名流〕〔六宫凤华〕〔重回五零当军嫂〕〔龙荆之堡〕〔甜妻难追:总裁老〕〔夏子安慕容桀〕〔医锦同心〕〔把云娇〕〔你的眼神比光暖〕〔豪门蜜爱,重生天〕〔一个战神三个娃〕〔我爸真是大明星〕〔奇门小相师〕〔星际预言家〕〔科技之神〕〔回到大唐当皇帝〕〔幸孕婚宠:妈咪带〕〔生随死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027、不信运气,那你信我吗?
    早饭过后,宋巍要去镇上联系宋元宝转学的事,婆婆带着小姑去买猪种,留了温婉在家。

    温婉剁了猪食,又去河边把家里的脏衣服都洗了,这才摸去宋巍的书房,一边练字一边琢磨怎么劝宋巍下场考试。

    然而琢磨了好半天,她都没琢磨出个头绪来。

    宋巍回来的时候,先去了堂屋,见没人在,又回了睡房,还是没人,这才来的书房,一眼瞅见小丫头背对着自己,右手捏着笔,漫不经心地在练字的草纸上涂来涂去。

    他的目光定格在她通红的手背上,眼眸微微眯了一下,抬步走过去。

    温婉听到脚步声,吓了一跳,回过头,见是宋巍,这才大松口气。

    宋巍拉张凳子在她旁边坐下,掌心覆在她的手背上,冰凉冰凉的。

    “碰冷水了?”

    温婉指了指外面晾衣杆上晾着的衣裳。

    “洗完不抹香膏,生冻疮怎么办?不难受么?”

    宋巍看过来,深远的视线里满满关怀。

    温婉面上露出赧意,表示自己忘了。

    之前剁猪食洗衣裳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她要怎么劝服自家相公,哪还想得起来有没有抹香膏?

    宋巍并不意外她的反应,像是已经习惯了小丫头的粗心大意,很快起身回睡房,把床头柜上的香膏盒拿来,打开以后亲自给她抹。

    他的指腹很有温度,在她手背上打圈儿的时候像着了火,烧得她从头到脚都热,心扑通扑通的。

    抹完香膏盖上盖,宋巍抬头,眼神有些暖,“有没有好受些?”

    温婉红着脸点头。

    “刚才在想什么,那么出神?”

    温婉犹豫片刻,侧过身拿起笔蘸了墨,歪歪扭扭地在草纸上写:科考。

    宋巍望向那俩字,视线变得恍惚。

    温婉心里敲着鼓,七上八下。

    她知道大郎夫妇的死在宋巍心里留下了很重的阴影,可她和婆婆一样,都希望宋巍能早些走出来,放过从前,放过自己。

    “婉婉希望我科考入仕吗?”他问,语气带着征询。

    温婉摇头,主动握住他宽厚的手掌,片刻后松开,用手语表示:我希望你开心。

    婆婆说,读书考科举是相公打小就有的梦想。

    因为一场意外退出来,他哪怕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有遗憾。

    宋巍没应声,书房里陷入沉寂,两人隔得近,浅浅的呼吸声在彼此之间萦绕。

    过了会儿,他率先打破沉默,“我十岁开始报名参加县考,十年之内,从没有一次成功进过考棚,二十岁那年,大哥大嫂因我遇害,彻底击垮了我对科考的热情。我以前不信命,但从那一年开始,我信了,大概我天生就跟科考无缘,所以,哪怕隔了七八年,我也不认为自己能突然转运。”

    温婉问他:不信运气,那你信我吗?

    宋巍看着小丫头,她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像闪烁着满天的星子,又更像是夜间指路的明灯,让人瞧着就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宋巍的唇角不禁轻轻弯起,伸手捏捏她的小脸,略带宠溺地说:“你还小,别想那么多,伤神。”

    合着煽情这么半天是白劝了?

    温婉气呼呼地背过身。

    她要学字!要亲手写给他看,自己比天上的福星还管用,是能帮他转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