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每天都在劝〕〔卿本红妆之朕不嫁〕〔锦上添〕〔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最强剑神〕〔极品女总裁〕〔重生主神混都市〕〔我竟然是富二代〕〔我不是超级警察〕〔香港1968〕〔年少有为〕〔米奈希尔之力〕〔全能护花学生〕〔一品丫鬟〕〔重生嫡女,腹黑王〕〔家有悍妻怎么破〕〔乔夫人她总想着离〕〔巧女喜当家〕〔龙回都市〕〔厉少又来撒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033、噩耗
    温婉在一家名叫“沁香园”的糕点铺子买了一口酥和桂花糕,分别用油纸包好。

    伞竖在铺子门外,雨珠顺着伞顶流下,青石地板上染了一小片水渍。

    这时候外面还在下雨,地面积了一层水,湿漉漉的。

    她一手拎着点心,一手撑伞,朝着前方不远处的书斋走去。

    宋巍还在书斋里挑选墨和纸张。

    ……

    陆晏清赶走了刚才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那几位公子,站在窗边往外瞧,视线里突然闯入一抹倩影。

    女子穿了件浅碧色春衫,面料虽不算上乘,可架不住身段娇美,隔着雨雾,油纸伞下的那张脸越发显得朦胧。

    小镇上的客流量本就不多,连天的雨更是让不少人关了门待在屋里不愿出来。

    安静的街道上,她行走得缓慢,头顶的油纸伞像盛开了一朵白山茶,引人注目。

    陆晏清眯了下眼,转身朝着楼下走。

    ……

    到书斋门口,温婉收了伞,轻轻甩去上面的雨珠,老远见到一个约莫十二三岁衣着富贵的少年郎朝着这边来。

    他没撑伞,走得很急促。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温婉立即转身进铺,拉着宋巍的手就往外走。

    突然出现的预感里,这位少年郎待会儿会让手底下的人强行带走她,宋巍因为救她而重伤。

    温婉不认识这个人,但既然预感不好,那么对方想必就不是什么善茬,他们夫妻俩只是普通的平头百姓,对于这些权贵,惹不起,只能躲。

    宋巍刚把纸张和墨块挑好,还没付钱,就被温婉拉着往外走,他面露疑惑,“发生什么事了?”

    温婉小小的手掌攥紧他的手腕,不让他折回去,另外那只手拎着包好的点心,不方便,只能用眼神指了指竖在门板上的油纸伞,意在让他拿起来。

    宋巍弯腰捞起油纸伞撑开。

    温婉没有要留下来跟他解释的意思,直接拉着男人就朝着与那个少年郎相悖的方向走。

    陆晏清冒着雨过来,结果扑了个空,他转头看着已经走远的那对夫妻,眉头狠狠皱了一下。

    要不是觉得那个女人有点眼熟,他也不至于大老远的冒着雨跑过来找,没成想却让她给跑了!

    ——

    等出了这条街,进了一个可以避雨的小巷子,温婉才停下来。

    看了眼旁边的宋巍,刚才由于走得急,他怕她淋到雨,大半伞都遮在她头顶上,这会儿左边肩头已经湿了。

    温婉忙用袖子去给他擦。

    宋巍一把握住她的手,说不用。

    温婉担心他淋了雨生病。

    宋巍莞尔道:“我身子骨结实,没那么脆弱。”

    话完,想到她刚才那不同寻常的举动,又忍不住问:“为什么突然拉着我就走?”

    温婉腼腆地笑了笑,撒谎表示她觉得那家铺子的东西太贵了,可以换一家买。

    “实话?”宋巍淡笑着看她,那笑容里有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哪怕每夜同床共枕,温婉还是看得脸红心跳。

    瞧着小妻窘迫的样子,宋巍眼底笑意更浓,没再追究她的“失态”,果真换了家铺子买便宜一些的墨和纸张,然后夫妻俩一块去镇学看望宋元宝。

    ——

    陆晏清回到雅间,迅速吩咐小厮烧热水沐浴。

    人刚脱了湿衣裳泡进浴桶,就听到刚才被他赶走的那几个人回来了一个,推开门后焦急地对着屏风后的人说:“小侯爷,矿山彻底崩塌,洞里的工人全被埋了。”

    陆晏清在京城就是个横着走的二世祖,手上虽然沾过人命,却都是些出身卑微的贱籍奴仆,像这种大规模的死人,他还是头一回碰到。

    说到底,陆小侯爷也不过才十二岁,阅历注定了他有不起成年人的承受能力。

    因此才刚听程飞说完,他面色唰一下就白了。

    程飞半晌没听到回应,心更慌,忙问:“小侯爷,这下可怎么办?”

    陆晏清深吸口气,眼眸沉沉地问:“死了多少人?”

    程飞摇头,“我第一时间赶过来的,暂时还不知道。”

    陆晏清想了下,面色狠厉地说道:“但凡是确认被埋了的,统统从名册上划掉,重新造一本名册出来,只留活人的名字。”

    程飞吓得双腿一软,“小侯爷这是想来个死无对证?”

    陆晏清冷笑,“只要我不承认,那些死了的人就没在我手底下干过活,他们的死可跟我无关。”

    “那万一他们要告到官府……”

    “宁州知府和县令要是敢管这事儿,就等着摘乌纱吧!”

    程飞仔细想了想,觉得小侯爷说的没错。

    大环山煤矿本身就是违规的,宁州知府和平江县县令若是敢受理这桩案子,一旦闹上去,朝廷势必会先追究他们俩的责任,到时候篓子捅大了,那二人只有吃不了兜着走的份。

    ——

    下了雨,路面泥泞湿滑。

    宋巍夫妻从镇上回到家已经是傍晚,雨非但没停,反而下得更大。

    虽然坐牛车的时候都穿了蓑衣,两人身上还是淋了个半湿,刚进门就回屋换衣裳去了。

    宋芳做好了晚饭,正在厨屋里摆碗筷。

    紧闭的院门突然被人拍响,那声音在雨幕下更显得仓惶急促。

    西屋这边,宋巍还在换衣裳。

    温婉瞅着没人出来开门,她撑开伞小跑过去,打开门时见到外面站着的人是她爹,顿时愣住了。

    温父浑身湿透,从头到脚都沾了黄泥浆,一路走来也不知跌了多少回,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温婉忙把她爹往里拉,有什么事,先洗个热水澡换身衣裳再说。

    温父却站着不动,脚下似有千斤重,一双眼睛猩红无比,脸上愁云惨淡。

    “婉婉,爹对不住你。”他撸了把脸,哽咽着说:“当初是我主动来找你公公去的矿山,可我没想到煤矿是违规的,我们去了以后,压根就没有一天五十文工钱的说法。

    那帮孙子,完全没把我们当人看,谁要是活儿干得慢了,就鞭子伺候,我和你公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哪受得了这么没日没夜的干活,昨天晚上我找他商量,准备找个机会偷偷逃出来,可我没想到,今儿个一早,矿山就出事了,你公公他……”

    温婉脸色大变,揪紧温父的衣袖,示意他把话说完。

    “矿山塌了,你公公他……没出来。”

    温父话音刚落,只听得“哐当”一声,不知何时端了盆水站在后面的宋婆子手一软,盆子落在地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