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钦王苏紫〕〔旧人可安〕〔乡村小神医〕〔疯子眼中所谓的江〕〔我在英伦当贵族〕〔奇殊馆〕〔别惹太岁〕〔夜先生和亦小姐〕〔八零年代女首富〕〔又甜又暖小农妇〕〔重生甜婚暖暖哒〕〔金牌女讼师〕〔修仙十万年〕〔都市仙尊洛尘〕〔最强修仙女婿〕〔超级无敌大胖子〕〔冰氧纪〕〔主角是洛尘的小说〕〔异大陆修仙记〕〔她与校草的往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063、岳父什么时候搬的家?
    等那几人彻底逃远,宋元宝才停止了假哭声,捂着肚子笑得打跌,“哈哈哈,乐死我了,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大傻子!”

    温婉点亮油灯挂在树枝上,借着光线扯了藤蔓编成长绳。

    宋元宝问她,“娘你干啥呢?”

    温婉指了指外面那些背篓和铁锹工具。

    宋元宝立刻明白了,老神在在地说了一句,“都是孙儿们孝敬来的,不要白不要,等拖回去就卖给村东头的二爷爷,价钱压低一点,还能换几个铜板使。”

    温婉白他一眼:你怎么骂人呢?

    宋元宝嘟囔,“娘刚才也听见了,是他们主动管我叫‘小祖宗’的。”

    温婉还是不赞同,皱着眉,让他以后不准再这么说话。

    若是个大人,那指定是开个玩笑,过了就过了,可元宝只是个孩子,孩子会捡话,有样学样。不制止他,让他以为这么说还挺好,往后要再见着刚才那几人,说漏了嘴引来祸事可咋办?

    在宋元宝的印象中,温婉人如其名,一直都是温温软软的样子,脾气好得不像话,像今晚这么严肃,他还是头一回得见,有些被吓到,瞬间蔫儿了下去,低下头小声说:“娘,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温婉终于弯起唇瓣,揉揉他的脑袋,面上是宋元宝熟悉的温柔。

    为了讨好后娘,宋元宝主动接过温婉手里的藤绳,自己把那几个竹篓拴在一块儿,等拖回了村也是他自己送到二爷爷家去卖的。

    二爷爷平日里就靠着编筐去镇上换钱,今晚这几个背篓还挺新,低价卖的话,他肯定能收。

    八个背篓,再加上锄头铁楸,总的换了二十文。

    少是有点少,可说到底,也是白捡来的钱。

    宋元宝喜滋滋地揣着铜板回来。

    温婉还在大树下等着。

    宋元宝一个没剩,把铜板全部交给温婉。

    温婉数了十个留着,把余下的十个还回去。

    宋元宝不接,小脸耷拉着,“元宝今夜说错了话惹娘不开心,不该要这个钱。”

    认错态度这么良好,当然是要奖励的,温婉最终还是把那十个铜板给了他,两人拉了勾,表示今晚的事就他们俩知道,谁也不会往出说。

    ——

    折腾了大半晚上,宋元宝回去没多久就睡了。

    温婉推开睡房的门,里面油灯还亮着,宋巍在架子床边弯腰收拾明日一早去府城的行头,听到开门声,手上动作顿了一下,抬起头,“去哪儿了?”

    分明是平静到喜怒不辨的声音,却让某个“做贼心虚”的人听出审问的味道来。

    温婉深吸口气,用手指了指娘家方向。

    宋巍慢条斯理地把叠好的衣服装进包袱,理了理袖口,朝她走来。

    温婉一动没敢动,后背紧紧贴在门板上,屏住呼吸,扯了扯嘴角,笑得很假。

    宋巍在她跟前站定,一手撑着门板,微微俯身,鼻尖贴在她脖颈处嗅了嗅,然后伸出手,放在她脑袋上。

    温婉浑身像窜了电流,不受控制地颤栗了一下,耳边听到他说:“身上有村外油菜花的味道,头发上沾着根新鲜的松针,脚底踩了松树坡的黑泥,岳父什么时候搬的家?”

    温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