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雨洗柔情思漫漫叶〕〔神医药王〕〔重生学神:封少娇〕〔重拾璀璨星光〕〔重生之先声夺人〕〔别惹太岁〕〔七十亿分之一的遇〕〔蓬门伊始〕〔武神圣帝〕〔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老爸穿越了〕〔慕林〕〔神龙废婿〕〔猛兽出笼〕〔萌宝已发出:薄先〕〔桑泊行〕〔大道诛天〕〔逆道狂枭〕〔妙手回春〕〔重生之完美未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069、比惨
    才跟宋巍说了几句话,郝运已经连噎两回了,还噎得结结实实。

    他实在是词穷,接不上宋巍的话,拱了拱手,“还望兄台赐教。”

    宋巍喝了口茶,淡淡莞尔,“刚才在外面,你听到那些人是怎么说你的吗?”

    提起这个,郝运慢慢低下了头。

    哪怕喝了点酒,他也不是醉得不省人事,如何不知?那几个人是在嘲笑他异想天开。

    谁说不是呢?

    考得妻离子散家徒四壁才中了个童生,每次回家,年迈的老母亲总在为他读书买笔墨的银钱发愁。

    面对村里那么多人的白眼,他也曾想过放弃科考回家务农,可是看着品行比他低劣的人都能考中当官,他就觉得不甘心,总想着再试一试,万一真有一日金榜题名,从此他就能改换门庭扬眉吐气了,然而上天就是不开眼,让他屡试屡败。

    想到这里,郝运心中生出怨气来。

    “我知道了。”他狠狠地捏了下拳,“兄台也和他们一样,认为我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不该出现在考场上。亏我先前还觉得你不同流俗,能做知音,没成想到头来,也生了双势利眼。是我打扰了,告辞!”

    他说完,利落地站起身就要走。

    一只脚跨出门槛的时候,听到宋巍又说“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你现在对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郝运脚步一停,拳头捏得更紧,转过身来,那双眼睛越发的猩红,含着恨意道“你我萍水相逢,我称你一声‘兄台’是出于尊重,但我好歹是个七尺男儿,容不得你这般羞辱!”

    宋巍摇头叹息,如果二十八岁以前他都用郝运这个心态来活的话,只怕早就成废物了,甚至都有可能活不到现在。

    对于嘲笑,谩骂,白眼,污蔑和指责,没有人能比他更深有体会。

    更何况除了这些,还有伴随了他二十多年的霉运。

    从他记事开始到现在,无端摊上的事儿不少,受过的伤不计其数,甚至有几回,伤得险些要了命。

    他要是每次都从旁人身上找理由,甚至是怨怪老天不公,就不会有今天出现在府城准备考试的宋巍了。

    “我请你进来坐,不是为了跟你争执,只是想问你一句话。”

    宋巍没回头,一字一句真真切切地传到了郝运耳朵里。

    或许是他的声音太具有说服力,莫名的,郝运的脸色缓和下来,“什么问题?”

    “既然你能在考了那么多年都不中的前提下鼓起勇气下场,为什么就不能再鼓起勇气屏蔽外界的一切言论和眼光?到底是考试重要,还是旁人对你的看法重要?”

    闻言,郝运僵住了,半晌都没反应。

    宋巍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斧头,一下子将他扭曲的心理劈成两半,让他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刚刚还对宋巍生出来的怨怼瞬间消散,郝运扭身回来,这次是五体投地的钦佩,拱手作揖,“敢问兄台贵姓?”

    “免贵姓宋,单名一个巍。”

    宋……宋巍?!

    “你就是那个……”郝运险些脱口而出。

    宋巍面上并没有露出一丝介怀的痕迹,仍旧淡淡的,唇角轻勾,“没错,就是那个考了十年都没能进考场,最后还害死了兄嫂被人唾骂的平江县宋巍。”

    郝运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心里的震撼可想而知。

    他自己只是家境不好而已,可眼前这位,是实打实的天生倒霉啊!

    人家都能在那样艰难的境遇中逆流而上一举拿下县案首,他却将大把的光阴拿去跟看不起自己的人较劲。

    比自己惨的都能这么努力,自己还有什么资格怨天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