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侠平安〕〔试婚:霍总,太给〕〔重生:项少的名流〕〔六宫凤华〕〔重回五零当军嫂〕〔龙荆之堡〕〔甜妻难追:总裁老〕〔夏子安慕容桀〕〔医锦同心〕〔把云娇〕〔你的眼神比光暖〕〔豪门蜜爱,重生天〕〔一个战神三个娃〕〔我爸真是大明星〕〔奇门小相师〕〔星际预言家〕〔科技之神〕〔回到大唐当皇帝〕〔幸孕婚宠:妈咪带〕〔生随死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35、论资排辈(2更)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见她愣神,大概想到了什么,“小妹是不是也挺向往鸿文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笑笑,“我就是随便问问,三哥说的什么点茶焚香,插花挂画,我听都没听说过,感觉上,跟我挨不上,再说了,咱也不是那块料。”

    &a;nbsp&a;nbsp&a;nbsp&a;nbsp越是拒绝得干脆,越能证明心里隐隐的渴望。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看得出来,自家小妹并非没有“野心”,只不过被条件限制了太多,导致某些奢念只敢在脑子里过一过。

    &a;nbsp&a;nbsp&a;nbsp&a;nbsp“倘若你嫂嫂真的治好了嗓子,等我送她去鸿文馆的时候,你也跟着去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冷不丁的一句话,让低着头抠指甲的宋芳呆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三哥……”像是有些不相信,她连声音都有点抖,“你说真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目光温和,“往高处爬是人之常情,除非是丧失了斗志,否则没有越走越低的道理,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技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对你不会有坏处。”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话说得隐晦,可宋芳不傻,听出来三哥是在暗示她,只有提升了自己,才能拓宽选择夫婿的范围。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可否认,她在家时一直没答应上门说亲的媒人,就是想有朝一日能飞上枝头,没奢望做凤凰,最起码,不要连嫁人都飞不出山沟沟。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旦嫁在那种地方,不管男人对她有多好,都意味着她的后代只能生活在乡下,运气好或许能考个功名傍身,运气不好,一辈子就是个土里刨食的泥腿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后代的后代,也是如此。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把这个想法揣在心里好多年了,跟谁都没说,就怕说出来让人笑话她做白日梦。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她只是个小村姑,就算有几分姿色,顶了天能入大户人家当个妾。

    &a;nbsp&a;nbsp&a;nbsp&a;nbsp飞上枝头?可不就是做白日梦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如今天上掉了个大馅饼,砸得她晕头转向。

    &a;nbsp&a;nbsp&a;nbsp&a;nbsp生怕真是做梦,宋芳又接连问了宋巍两回,得到了肯定答案:只要嫂嫂恢复,就让她跟着去鸿文馆读书学艺。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乐坏了,站起身蹭蹭蹭就跑到了厨屋,一把抱住正在切菜的温婉。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被她吓了一跳,怕手里的菜刀伤着人,放稳之后转过头看着她,一双眼睛里布满了疑惑。

    &a;nbsp&a;nbsp&a;nbsp&a;nbsp“嫂嫂,你知道三哥刚说什么吗?”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摇摇头,很好奇相公到底说啥了能让小姑子高兴成这样?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面上抑制不住地兴奋,“三哥说,只要你一恢复,就同意我跟着你去鸿文馆呢!”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了然,原来是这样。

    &a;nbsp&a;nbsp&a;nbsp&a;nbsp其实自己早该想到了,相公既然有心带着小姑子入京,就不可能真的放任她每天待在这巴掌大的小院里洗衣做饭。

    &a;nbsp&a;nbsp&a;nbsp&a;nbsp只不过温婉没料到,得知有机会去鸿文馆,小姑子竟然会激动成这样。

    &a;nbsp&a;nbsp&a;nbsp&a;nbsp对比自己先前的平静,小姑子的反应确实太过强烈。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想了想,觉得自己和小姑子之间的反应差距,归根结底在于小姑子追求更高。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有个能往上爬的机会,她就很高兴。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自己呢,早早就嫁了人,相公待她挺不错,放在了心尖儿上的宠,所以她安于现状,满足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去鸿文馆对她来说只是锦上添花,学得再好,她家相公也还是宋巍,这一点没法儿改变。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白了,比起小姑子来,自己就是个没出息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有时候想想吧,只要相公还是宋巍,没出息就没出息,她认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瞧着小姑子脸上都乐出朵花儿来了,温婉也替她高兴。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抱着她不放,撒娇道:“小嫂嫂,打明儿个起,我天天按时给你煎药,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呀!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就指望你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话说的,让温婉瞬间觉得压力巨大。

    &a;nbsp&a;nbsp&a;nbsp&a;nbsp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情况能不能真的恢复,没敢一口应下,只是挽起唇角,笑容里有宽慰。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后知后觉自己说的不对,又添了句,“当然了,就算好不起来,你也永远是我三嫂,我以前怎么对你,以后还怎么对你。”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相信小姑子这话不是在糊弄她,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帮她把晚饭都端到堂屋里去,因为高兴,饭桌上的气氛明显比以往活跃。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每天早上来国子监的路上都会经过八珍楼,他早和宋巍通过气了,让宋巍别在家里吃,他会从那边带过来,然后在国子监大门外等宋巍。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徐恕的热情,温婉省了早起给相公做早饭的麻烦,每天都能睡个懒觉。

    &a;nbsp&a;nbsp&a;nbsp&a;nbsp翌日一早,宋巍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门,温婉还窝在被子里睡得香甜,大概是外面太冷了,她依然保持着昨夜蜷缩在他怀里的姿势,侧躺着,只露出一颗小脑袋,颊畔落了一缕发丝,衬得小脸越发娇软嫩白。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急着出门的步子忽然停住,微微俯身,在她侧脸上亲了一下,软软的触感,让人心底漾起涟漪。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出门的声音很轻,并没有打扰到她。

    &a;nbsp&a;nbsp&a;nbsp&a;nbsp到国子监的时候,时辰还早。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找了个亭子,俩人准备进去吃早饭。

    &a;nbsp&a;nbsp&a;nbsp&a;nbsp刚落座,就看到不远处陆晏清朝这个方向走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难得的,他身边那几个小跟班儿不见了,更难得的是,他竟然换上了国子监的制服。

    &a;nbsp&a;nbsp&a;nbsp&a;nbsp真可谓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路行来,引人注目。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学子们的视线都不敢在他身上过多停留,议论声也不曾有,就怕惹祸上身。

    &a;nbsp&a;nbsp&a;nbsp&a;nbsp有句话说,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到了陆晏清这里,就成了“穿上制服也不像学生”,小小年纪,一双眼睛阴冷阴冷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丝毫不怀疑,这时候谁要是敢上去跟他打个招呼,马上就能被当成出气包揍得爹娘不认。

    &a;nbsp&a;nbsp&a;nbsp&a;nbsp“吃饱了就走,别磨磨蹭蹭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见他一直盯着陆晏清的方向,适时出声提醒了一句。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回过神来,赶紧又舀了一勺粥喝下。

    &a;nbsp&a;nbsp&a;nbsp&a;nbsp把碗筷装进食盒里交给下人带回去,徐恕和宋巍朝着讲堂走,因为年级不同,没多会儿就分道扬镳。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在二年级的修道堂门口见到了陆晏清。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抱着双臂,后背靠在红漆柱上,眼神冷傲,居高临下的姿态。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没记错,陆晏清是一年级学生。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有些意外会在这里见到小霸王,但也只是片刻就收敛了情绪。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并不想和陆晏清有任何的交集。

    &a;nbsp&a;nbsp&a;nbsp&a;nbsp目不斜视地瞅着前方,宋巍一只脚就要跨入修道堂大门。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就是宋巍?”

    &a;nbsp&a;nbsp&a;nbsp&a;nbsp身后传来陆晏清的声音,不像是一般的询问,倒像是对死刑犯的最后审问。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略略停顿了下,转过身,面上尽显客气,“我是,请问你哪位?”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冷冷盯了他一眼,“装傻是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摆正姿态,“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天要不是你去找祭酒大人告状,能把我爹给招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的双眸里,满是怨毒。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那件事没有捅到他娘跟前,他就不会被绑到陆家祠堂罚跪,被那么多人看了笑话。

    &a;nbsp&a;nbsp&a;nbsp&a;nbsp事后得知是一位宁州贡生去找祭酒大人告的状,陆晏清活剐了宋巍的心都有,可他娘没收了他的跟班,逼迫他换上制服,还下了死命令,他要是还敢在国子监惹是生非,就把他扔到军营里去自生自灭。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陆晏清是忍了又忍,才会在看到宋巍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冲上来一刀捅死他。

    &a;nbsp&a;nbsp&a;nbsp&a;nbsp对自己做过的事,宋巍供认不讳,“没错,是我去找的祭酒大人,也是我出的主意让他去请驸马爷出面。”

    &a;nbsp&a;nbsp&a;nbsp&a;nbsp“很好,这个仇,爷记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的语气里,分明恨毒了宋巍。

    &a;nbsp&a;nbsp&a;nbsp&a;nbsp可不知为什么,竟然没有动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想,大概是长公主对他做什么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目前看来,能压制得住小霸王的人,只有昌平长公主。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收了思绪,“你要没别的事,我先进去上课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跟我走!”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撂下三个字,径直朝外头去,没听到宋巍跟上来的脚步声,他回过头,脸色阴沉难看,“要爷亲自去请你?”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站着没动,“我待会儿还有课,你有事不妨直说。”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爹要见你。”陆晏清的眼神,直勾勾落在宋巍的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给宋巍开口的机会,他又说,“已经提前给你告过假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还是岿然不动,他今早出门的时候,婉婉还没睡醒,就算真有不好的预感,想来婉婉也没办法告诉他。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当下,宋巍是能小心就尽量小心。

    &a;nbsp&a;nbsp&a;nbsp&a;nbsp听徐恕说,陆晏清此人除了明面上暴力,还喜欢玩阴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谁知道他说驸马爷要见自己是真话还是假话?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耐性被消磨完,语气和脸色都很不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轻笑了下,“驸马爷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想必他能理解我只是个地方上来的穷书生,国子监里的每一堂课,都关乎着我将来的前途命运,我输不起,更不敢刚入学就为了无关紧要的事去告假耽误课程。”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陆晏清眼里喷火。

    &a;nbsp&a;nbsp&a;nbsp&a;nbsp到底是阅历深厚的人,宋巍在面对陆晏清的小霸王气势时,心里没有丝毫的惧怕,语气张弛有度,不疾不徐,“不管你出身有多尊贵,既然穿上了国子监的制服,那你就跟我一样,是这里的学生,论资排辈,你该称呼我一声‘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