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为聘〕〔雾隐忍者传〕〔丹道独尊〕〔诸天之神级穿越〕〔穿越变成老爷爷〕〔田园喜嫁:小妻太〕〔卫勤尖兵〕〔家有庶夫套路深〕〔最强医妃:邪王,〕〔重生九零:鲜妻甜〕〔末日仙尊〕〔谁家喜事〕〔影后娇妻:影帝请〕〔于沧澜处听雨〕〔和我结婚我超甜〕〔神医嫡女:冷王溺〕〔嘘,梁上有王妃!〕〔天价闪婚:顾少花〕〔海洋风暴〕〔八零甜妻超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40、压岁钱(7更)
    发现妻子在走神,陆行舟适时开口,“阿音,注意脚下的路。”

    长公主拉回思绪,点点头。

    一家三口很快到了花厅。

    老侯爷和老太太果然已经坐在里头。

    长公主的目光在老侯爷精神矍铄的面上停留了片刻,垂下眼和陆行舟一块儿屈膝行礼。

    “儿子(儿媳)给父亲母亲请安。”

    老太太很意外长公主会过来,笑容和蔼,“寻音啊,今儿个大年三十,正好老爷回来,你留下来跟大伙儿吃顿团圆饭吧?”

    是征询的语气。

    摊上个公主做儿媳,就算再不喜欢,也不敢给人甩脸子。

    更何况,老太太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二媳妇,虽说性子冷了些,可做人做事讲道理,不轻易拿架子摆谱,光凭这点,就不是别的公主甚至是世家千金比得上的。

    不过,长公主平日里基本不来侯府,所以老太太问这话,也就是走走过场,没真抱希望。

    没成想,人家直接开口应下了。

    “母亲说得是,媳妇的确是有日子没来侯府吃饭了。”

    这样爽快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就连后面跟进来的苏仪都愣了一愣,“那什么……弟妹要留下来吃饭呀?”

    长公主挑眉,“怎么,大嫂没张罗我们一家三口的饭菜?”

    苏仪的视线从陆行舟面上一掠而过,笑道:“哪的话?我只是想起来往年的除夕宴弟妹都是去宫里过的,以为今年也一样。”

    “今年可不一样。”长公主说话时,似有若无地瞧了老侯爷一眼,“这不是公公回来了吗?咱们一大家子人也算是齐活儿了,合该吃个团圆饭。”

    对上长公主的目光,陆老侯爷微微偏开头去。

    老太太嗔他一眼,“老爷先前不还念叨着孙子吗?这会儿人就在跟前,您怎么又不吱声儿了?”

    长公主淡笑着看了眼身后的陆晏清,“晏清,还不快来见过你爷爷?”

    陆晏清“哦”了一声,上前来,扑通一声跪下,“孙儿提前给爷爷奶奶拜年啦!”

    “地上凉,快起来吧!”陆老侯爷示意嬷嬷去把陆晏清给扶起来。然后笑了笑,“年三十一大早的你就给我拜年,爷爷的红包可还没准备好呢!”

    陆晏清嘿嘿两声,“那今晚爷爷补上就是了,把前头几年没给的都补回来。”

    陆老侯爷愣了一下,随即开怀大笑。

    花厅内的气氛才算是正式活跃开来。

    见过公婆,长公主没打算留下来陪他们唠家常,想去花园里散散心。

    苏仪跟上来,柔声道:“弟妹,我陪你去吧!”

    长公主看着她,“大嫂不是接了老太太的权管着内宅大小事儿吗?怎么,年夜饭不用你张罗的?”

    苏仪摇头,“有管事的盯着梢,出不了岔子,我就是想着,弟妹难得过来一趟,我这个做大嫂的,该好好陪你说说话,否则日子久了没聚在一块儿聊聊,咱们妯娌之间都生分了。”

    “生分不了。”长公主唇边挽起一抹浅浅笑弧,“嫂嫂当年的大手笔,本宫和驸马一直记在心里,来前驸马还正琢磨,怎么报答大嫂的这份恩情呢!”

    苏仪瞥见陆行舟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转冷,她有些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但很快又镇定下来,“别说我当年什么也没做,就算真做了,这都过去了十八年,弟妹也该往前看,咱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了,总不能一辈子抱着那点回忆过日子不是?您是公主,金枝玉叶,恨我不打紧,但若是因此气坏了您的身子,那可真就是罪过了。”

    长公主纠正她,“你苏仪还不够格让本宫记恨十八年,至于到底是谁抱着回忆过日子,你不该是最清楚的人吗?”

    说完,也没给苏仪反应的时间,直接转身大步离去。

    苏仪看了眼站在原地的陆行舟,重整情绪,面露关切,“弟妹今日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陆行舟没否认,“见了不想见的人,再好的心情也没了。”

    苏仪问他,“你也认为当年那事儿是我做的?”

    “是谁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十八年前还是十八年后,都没人能拆散我和阿音。”

    见陆行舟要走,苏仪突然道:“舟哥哥,你真的相信她消失的那三年只是在外头养病?”

    “大嫂请注意措辞!”

    苏仪红着眼,“总有一天,我会找到证据证明给你看,她对你撒了多大的谎!那个女人,压根儿就不值得你为她付出那么多!”

    后面的话,陆行舟没再听,只留给苏仪一个渐行渐远的笔挺背影。

    长公主在湖边的亭子里坐下,里头添了个炭盆,不觉得冷。

    见驸马缓步走来,她唇角勾笑,“好不容易见你一面,我还以为她会缠着你多聊几句。”

    陆行舟沉默了会儿,说:“这是大婚后,阿音头一次主动关心我的事。”

    长公主面上笑意淡去,视线落在火红的炭上,“我突然想喝酒了。”

    陆行舟招来婢女,让去取府上最好的酒来烫上。

    记忆中,夫妻俩这样对酌似乎也是头一次,陆行舟不免多喝了几杯,酒意上头,有些话就没藏住,看向对面容貌清美的长公主,“阿音,都这么多年了,放下心结吧!”

    长公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驸马这是喝醉了?”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陆行舟伸手揉揉额角,“许久没喝,的确是有些不胜酒力,失态了。”

    长公主让人收了剩下的酒,又遣了婢女把驸马送回客房歇着,她站起身,叫上两个丫鬟,说要出去走走。

    ——

    徐恕他爹听说宋巍和他家小娘子过年都不回家,让徐恕赶早来请,想让他们去将军府过除夕吃团圆饭。

    胡同小院

    宋巍正在刷浆糊贴对联贴窗花,温婉和小姑子俩人在厨屋里忙活。

    应了过年的喜气,她们今儿买了不少好菜,全都得赶在黄昏放鞭炮之前做出来。

    徐恕来的时候,在院门外就碰到了宋巍,瞅了眼门上的对联和横批,啧一声,“你亲手写的?可以啊!这才气,哥们儿服了。”

    宋巍不答反问,“大过年的,你不待在家,往这儿跑什么?”

    徐恕想起正事,忙道:“我爹让我来的,说请你们一家三口去将军府吃个团圆饭。”

    把刷浆糊的刷子放回碗里,宋巍擦擦手,说:“去不了,恐怕得辜负大将军的一番心意了。”

    “怎么就去不了了?”徐恕道:“你们在这儿是过年,去了我们家,不也一样是过年吗?”

    “没有大年三十往别人家跑的道理。”

    徐恕听出来了,“你这意思,你跟我不是一家人,所以怎么着都去不成,是吧?”

    “明白就赶紧回去吧,我今日忙,可没工夫招待你。”

    “不是……就吃顿饭而已,你至于讲究成这样吗?”

    宋巍懒得跟他再扯,端上小碗要进院。

    徐恕没追,冲着宋巍的背影喊了句,“哎,真不去了?”

    没听到回答,徐恕摊手,“得,算哥们儿白跑一趟。”

    ——

    图着喜气做了一大桌子菜,但其实温婉和宋芳饭量小,两人加一块儿也没吃多少。

    今夜要守岁。

    听宋巍说午夜的时候满城都会放烟火,宋芳有些迫不及待。

    在宁州的时候,哪得见过什么烟火,县城里倒是有放的,可人家都是晚上放,谁没事儿大晚上往县城跑的?

    “三哥,我听着外头这会儿就挺热闹,要不,咱出去走走吧?来了这么久,成天净操心穿衣吃饭了,都没好好陪小嫂嫂出去逛逛,今儿个晚上你可不能拦着我,否则我跟你急!”

    宋巍道:“除夕夜大多都在家里守岁,街上不会太热闹的。”

    “那我可管不着!”宋芳坚持,“您就给句准话吧,让不让我带着小嫂嫂出去?”

    宋巍拗不过她,“还是我陪你们去吧!”

    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就这么出去,他放心不下。

    “也行。”

    宋芳说完,朝宋巍伸出手,“过年了,压岁钱呢?”

    “你都多大人了还要压岁钱?”

    “我这不是还没出嫁呢嘛,怎么就不能要了?再说了,您是兄长,兄长如父,您给我发压岁钱,不过分吧?”

    宋巍问她,“你今年多大了?”

    宋芳如实道:“十七,过了子时,我可就十八了,压岁钱要涨价的,您自个儿掂量吧!”

    宋巍点点头,“一岁给一两银子,婉婉,把红包给她,免得过了子时,又得涨一两。”

    一岁一两,十七岁十七两。

    红包早就包好了,是通存通兑的小额银票。

    宋芳打开瞧了一眼,愣住,“真是给我的?”

    她长这么大,身上连五两银子都没揣过,十七两,对宋芳来说是笔巨款了,哪怕京城物价再高,也还是能买不少好东西。

    要知道,撇去补贴和高额养廉银,当朝正三品大臣的正经年俸禄也才二百一十两,她这一拿,就顶了人家一个月的俸银,可不就是笔巨款吗?

    见宋巍点头,宋芳乐坏了,收下就急急忙忙送回房间藏起来。

    温婉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相公。

    小姑子都有压岁钱,那我呢?

    宋巍让她伸出手,往她手里塞了个大红包。

    温婉打开一看,里面也是银票,有好几百两。

    宋巍含笑道:“我留下一小部分应急,余下的全交给你,想怎么花,都随你。”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