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悠悠〕〔我游戏中的老婆〕〔修仙万年当奶爸〕〔大夏纪〕〔都市最强仙尊〕〔后青年时代〕〔我修的可能是假仙〕〔缺氧〕〔我老婆是房姐〕〔女总裁的近战保镖〕〔透视神婿〕〔毒宠万兽太子妃〕〔正气复苏〕〔看来这个世界已经〕〔从1983开始〕〔炼尽乾坤〕〔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王牌大高手〕〔绝品豪婿〕〔倾城皇妃别太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42、长公主赵寻音,小字芳华(1更)
    &a;nbsp&a;nbsp&a;nbsp&a;nbsp看完烟火,已经是后半夜,徐恕还要赶回去和家人守岁,就没进小院坐,让人把路面收拾了一下,直接和宋巍道别坐上马车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意犹未尽地抬眼瞧了瞧半空,附近放烟火的差不多都停了,远处还有响声,只不过隔得太远,他们又没在高处,见不着。

    &a;nbsp&a;nbsp&a;nbsp&a;nbsp打了个呵欠,宋芳道:“看完一场烟火,我都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示意她,“困就去睡吧!”

    &a;nbsp&a;nbsp&a;nbsp&a;nbsp“还得守岁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天太冷了,后半夜你们熬不住。”宋巍说完,看向温婉,目光轻柔,“婉婉也回房好好睡一觉,明天才有精神去庙会。”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一听年初一要去庙会,睡意退去大半,“啥时候去,一大早吗?”

    &a;nbsp&a;nbsp&a;nbsp&a;nbsp“看情况。”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这个成天泡在药罐子里的人容易犯困,她想陪相公守岁来着,无奈眼皮撑不住,最后还是跟小姑子一块儿,各自回房睡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一个人守的岁,他也不嫌无聊,坐在火盆边安静地翻着书。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昌平长公主刚回到自家府上,宫里就来人了,说是太后请长公主带着驸马爷和小侯爷入宫一趟。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面上没什么情绪,“你去回了太后娘娘的话,就说本宫累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

    &a;nbsp&a;nbsp&a;nbsp&a;nbsp传话的小公公很是为难,“长公主,您看马车都给您备好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没搭理他,径直抬步往里走。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公公实在无奈,朝驸马爷投去求救的眼神。

    &a;nbsp&a;nbsp&a;nbsp&a;nbsp陆行舟看了小公公一眼,“长公主什么性子,太后娘娘比你我都清楚,既然长公主不愿入宫,还是不要勉强她,否则她一生气,再闹出点什么动静来,对大家都不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公公叹了口气,“太后娘娘也是想着一年见不着闺女一回,好不容易盼到了除夕宴,没成想长公主去侯府了,这才会遣了奴才来请的,驸马爷要是能劝,就帮奴才劝劝吧!”

    &a;nbsp&a;nbsp&a;nbsp&a;nbsp陆行舟唇边笑意泛着冷,阿音为什么不愿意入宫,太后心里没点数吗?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劝不了,劳烦公公回去如实秉明太后娘娘。”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寿安宫。

    &a;nbsp&a;nbsp&a;nbsp&a;nbsp仁懿太后听了回禀,脸色不大好看。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旁的秋嬷嬷劝道:“长公主难得去趟侯府,兴许真是累着了,要不,太后娘娘还是改日再传召长公主吧?”

    &a;nbsp&a;nbsp&a;nbsp&a;nbsp仁懿太后呵笑一声,“芳华不是累,是这些年跟哀家离心离德了,她不乐意见到哀家,索性连这皇宫的边儿都不挨了,常年深居简出,久而久之,性子越发孤傲,心思日渐深沉,让哀家这个当娘的都摸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昌平长公主赵寻音,小字芳华。

    &a;nbsp&a;nbsp&a;nbsp&a;nbsp秋嬷嬷听着这话,不知道该怎么接。

    &a;nbsp&a;nbsp&a;nbsp&a;nbsp仁懿太后看向秋嬷嬷,眼神带着些微的倦色,“秋蓉,你说哀家是不是做错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秋嬷嬷道:“太后始终都是为了长公主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她却不这么认为。当年哀家不让她嫁给陆行舟,她怨我,后来哀家让人接她回来,全了她的心愿,给他们俩赐婚,她还是怨我。我们母女二人,怕是这辈子都不能和解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秋嬷嬷问出心中疑惑,“长公主心中的疙瘩,会不会是因为那个孩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年把赵寻音带回来的暗卫首领说,长公主身边有个孩子,只不过临走前让个少年带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都已经查到了赵寻音藏身的地方,太后要想找到那个孩子的下落,其实并不难。

    &a;nbsp&a;nbsp&a;nbsp&a;nbsp只不过,那是个不能见光的种,为了皇室颜面,太后当年选择了自动忽略。

    &a;nbsp&a;nbsp&a;nbsp&a;nbsp若非此时秋嬷嬷提及,她险些都忘了还有这么一茬。

    &a;nbsp&a;nbsp&a;nbsp&a;nbsp“要真如你所说,芳华心里的疙瘩是因为那个孩子,那么哀家就让人去把她找来。”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宫里有长公主的眼线,太后准备暗中让人去查温婉下落的话才出口没多久,就已经传到了长公主耳朵里。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坐在灯下,微弱的烛光衬得她面色阴晴难辨。

    &a;nbsp&a;nbsp&a;nbsp&a;nbsp外面传来敲门声,是陆行舟。

    &a;nbsp&a;nbsp&a;nbsp&a;nbsp“阿音,先喝碗醒酒汤再睡吧!”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起身推开门,屋外男人颀长的身影映入眼帘,他手中端了个瓷白小碗,碗里正冒着腾腾热气。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接过小碗,随便吹了吹便仰头喝下,尔后看向男人,“驸马一会儿让人帮我备车,我入宫一趟。”

    &a;nbsp&a;nbsp&a;nbsp&a;nbsp“阿音先前不是已经回绝过寿安宫的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垂下眼,“突然改主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她要阻止太后,但这件事不能告诉驸马,驸马至今都不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

    &a;nbsp&a;nbsp&a;nbsp&a;nbsp陆行舟没多问,很快让人备了马车。

    &a;nbsp&a;nbsp&a;nbsp&a;nbsp回来时见长公主已经穿戴整齐,问她,“要不要我陪你?”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用。”长公主撂下两个字就快速出了府。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除夕的缘故,宫门落锁晚,长公主一路畅通无阻,直接到了寿安宫。

    &a;nbsp&a;nbsp&a;nbsp&a;nbsp仁懿太后正准备歇下,突然听到长公主求见,愣了愣,看向秋嬷嬷。

    &a;nbsp&a;nbsp&a;nbsp&a;nbsp秋嬷嬷也是一脸茫然,完全猜不透长公主这突然改变主意是唱的哪一出。

    &a;nbsp&a;nbsp&a;nbsp&a;nbsp“更衣吧,来都来了,总不能避而不见。”仁懿太后吩咐。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是不见,往后又不知得多少年她这个女儿才肯主动入宫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刻钟之后,太后从内殿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眼瞥见坐在外殿喝茶的赵寻音。

    &a;nbsp&a;nbsp&a;nbsp&a;nbsp上回见她,应该是在两年前。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比那时候削瘦了不少,眉眼间的孤冷也越发明显。

    &a;nbsp&a;nbsp&a;nbsp&a;nbsp“给太后娘娘请安。”

    &a;nbsp&a;nbsp&a;nbsp&a;nbsp赵寻音屈膝行礼,却不是以公主的立场,称呼生分到让人心凉。

    &a;nbsp&a;nbsp&a;nbsp&a;nbsp“哀家听先前去公主府传话的人回来说,芳华去了侯府?”

    &a;nbsp&a;nbsp&a;nbsp&a;nbsp“是。”赵寻音直接承认,“老侯爷回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闻言,太后眼皮轻颤,握着茶杯的手缓缓收紧。

    &a;nbsp&a;nbsp&a;nbsp&a;nbsp赵寻音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两处小细节,很快挪回视线,“我入宫来,就是想告诉太后娘娘,谁也别想动我的孩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太后蓦地抬头,眼底有了愠怒,“芳华,你在哀家身边安插眼线?”

    &a;nbsp&a;nbsp&a;nbsp&a;nbsp赵寻音勾起唇,双眸泛着冷,“十五年前,您不也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吗?否则您是怎么做到深居后宫还能将我从那么远的地方强行带回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太后握着茶杯的手越收越紧,骨节都已经见白。

    &a;nbsp&a;nbsp&a;nbsp&a;nbsp但最终,怒火还是没有爆发出来,涌到喉口的那些话,咽回去换成了别的,“芳华不是打小就喜欢陆家那小子吗,十八年前没能让你们走到一块儿,哀家心中痛悔,找你三年,带你回来就是为了弥补你,终于如愿嫁给你心仪的男人,哀家以为,芳华会很欢喜。”

    &a;nbsp&a;nbsp&a;nbsp&a;nbsp赵寻音看着眼前的生母,只觉得心口一阵阵发凉。

    &a;nbsp&a;nbsp&a;nbsp&a;nbsp“十八年前您为了什么阻止我和陆行舟,十五年前又为了什么成全我们俩,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芳华,够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有些话,赵寻音憋了太多年,“我不管你是为了一己私欲,还是为了你儿子的江山社稷,这宫里的是是非非,我都不想参与。我来,只有一句话,谁敢让我的婉婉卷入京城是非,我便跟她同归于尽!”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话,震慑住了仁懿太后,她难以置信地看向赵寻音。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竟然站到她面前说要跟生母同归于尽?

    &a;nbsp&a;nbsp&a;nbsp&a;nbsp仁懿太后捂着胸口,险些一口气儿没上来,“芳华,你变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赵寻音笑起来,毫不吝啬地夸她一句,“太后娘娘真是慧眼。”

    &a;nbsp&a;nbsp&a;nbsp&a;nbsp“你……”

    &a;nbsp&a;nbsp&a;nbsp&a;nbsp“作为生母,您在我最落魄,人生最灰暗的时候,骗我说送我去外头养胎,然后暗中让人在膳食里动了手脚,想让我拿掉那个孩子,等我好不容易逃出去,您又派了杀手一路追随。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知道未婚先孕不对,他要娶苏仪,孩子就不能留,可那个时候,我需要的不是您的杀伐果断,而是生母对于女儿的关心,可是您没有,不拿掉孩子,您甚至想连我一块儿杀。

    &a;nbsp&a;nbsp&a;nbsp&a;nbsp逃亡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身在皇家,是不是就不配拥有亲情?

    &a;nbsp&a;nbsp&a;nbsp&a;nbsp生我的是您,想要我命的也是您。

    &a;nbsp&a;nbsp&a;nbsp&a;nbsp作为女儿,我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之后,怎么可能不变?

    &a;nbsp&a;nbsp&a;nbsp&a;nbsp母不慈,您让我如何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重生之明星奶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