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锋天下林义〕〔最强幸运主播〕〔无限狗带〕〔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最红女主播:总裁〕〔主神公敌〕〔总裁爹地霸气宠〕〔兵锋天下〕〔我的2110〕〔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家有个仙侠世界〕〔这就是无敌〕〔总裁大人,又又又〕〔向往之欢乐大师〕〔都市之仙帝归来〕〔仙圣奶爸〕〔武道天下〕〔校花总裁的特种兵〕〔穿越六十年代农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63、是宝都需要深藏(1更)
    乡试在省城贡院举行,温婉和杨氏把人送到龙门外就进不去了。

    温婉之前已经陪着相公考过几回,心态不似一开初那么浮躁,送完人就准备回去睡觉。

    杨氏不同,她以前从来没陪谢正去考过试,完全不懂考场规则和考试时间,见温婉准备打回转,忙问:“咱们不等了?”

    杨氏不认字,也看不懂手语,温婉跟她解释不了那么多,只是笑着摇摇头,抬步往前走。

    一场考试要三天才能出来,总的三场。

    相公昨天晚上就跟她说了,乡试是正式科考,规矩特别严,让她别来等,就在客栈好好歇着,要是觉得闷,可以出去逛会儿街。

    如今天色还早,温婉不想逛街,想回去睡个回笼觉,她太困了。

    杨氏完全不懂温婉的内心想法,只是觉得三表哥家这位小媳妇儿心真大,她紧张得都没心思吃饭了,人家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瞧那样子是想回去睡个回笼觉?

    不伺候男人,反要男人伺候,也不担心男人在考场上能不能正常发挥,还得见天往身上花银子……

    这傻媳妇儿到底是来干啥的呀?

    温婉偷偷瞥见杨氏望着自己那发愁的眼神,大概猜到杨氏在想什么,她暗暗好笑。

    不是她不肯伺候相公,实在是怀了身孕,相公不让她做那么多,人家说了,她跟着来省城的目的不是伺候他,只要吃好喝好睡好,再把他旺好就行了。

    她来,只是给他当护身符的,没别的意思。

    以前伺候相公惯了,怀孕之后被他伺候,总让她有一种依赖又安心的踏实感。

    温婉很不厚道地想让这种感觉持久一点。

    反正就算解释了,杨氏也不懂,误会就误会吧!

    从小到大,不理解她的人多了去了,她一点都不在乎,相公懂她就好。

    回到客栈,温婉果然倒头就睡,杨氏却是睡不着,又没法跟温婉说话,只能在房里来回踱步,晃悠了好一会,把桌上的书整整齐齐地摞起来,摞完没事儿做,干脆把晾干的衣服又洗了一遍,洗完衣服两手还是闲不住,拿起抹布把房间的家具都给擦了一遍……

    相比较杨氏,温婉睡得格外踏实,醒来的时候已经正午。

    客栈小厮按时送了饭菜上来。

    没个人说说话,杨氏实在是憋不住了,端着自己的饭菜去了隔壁,敲开温婉的房门。

    温婉让她进去坐。

    杨氏落座以后,没急着动筷,看了温婉一眼,问她睡得好不好?

    温婉点点头,最近她已经达到一闭上眼就雷打不动的境界了。

    简单问候完,杨氏才转到正题上,“三表哥他们是不是要后天才出来?”

    温婉颔首。

    三天一场,今天入场,明天正式考,后天交卷出场。

    杨氏显得很紧张,“三年前,相公乡试就没考中,来前他自己也说了,再考不中就回去养鱼,不考了。我有些担心,不想他白等三年。”

    温婉只能用眼神宽慰她。

    考场上的事,谁都说不准。

    有人文采不错,可心态不好,容易崩,到了考场上自己把自己吓得大脑一片空白最后没考上。

    有人受不住三天都闷在狭窄的号舍里,身体太差直接晕过去。

    也有人因为吃坏了东西频繁跑厕所耽误了考试。

    总而言之,考场上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外面的人急是急不来的,只能耐心等着。

    要说心态,温婉年纪虽小,比起杨氏却是沉稳多了。

    杨氏起初还觉得温婉没心没肺,仔细一瞅,人家哪里没心没肺,是自己太过紧张了而已,她有些不好意思,解释说:“我们家日子不算富裕,这一年给相公去书院读书的钱都是从三表哥手里借来的,他要是考不中,等于这一年白去。以相公的性子,都考两回了没考上,往后指定不会再入考场,我是觉得可惜了他前头寒窗苦读那么多年。”

    温婉能理解杨氏的担忧,可她现在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儿。

    杨氏说的都是谢正不能考上的情况,那万一谢正要考上了呢?

    谢正一中举,杨氏就是举人娘子了,可她现在仍旧大字不识。

    不知道是杨氏懒得学,还是谢正懒得教,又或许,是谢正觉得女子不该读书认字。

    反正不管哪一种,温婉都觉得危险。

    她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跟着相公去了一趟京城长了不少见识。

    京城有专门的女子官学,足以见得当今圣上是鼓励女子读书认字的。

    谢正往后要有大出息考到京城去,他接触的人一多,难免会把自家媳妇儿拿去跟别人家的作对比,京城里的那些夫人太太,随便拉个出来,不敢保证全是知书达理,但起码,都是认字的。

    到时候,谢正心里能没点想法吗?

    而且念书认字这种事吧,得赶早,人越年轻脑子越活泛,越容易记住,年纪越往上就越难。

    上京之前,温婉认的字已经不少,又能背出三百千来,她觉得跟村里大字不识的妇人们比起来,自己已经算是体面的了,等上了京城一趟,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啥都不是。

    京城里比她认字多,比她聪明,比她会说会写的人一抓一大把,像她这种,只能沦为底层,干啥都得抬起脑袋仰望别人。

    那段时间温婉大为受挫,白天相公去国子监读书,她就把自个儿关在书房里,一遍一遍地逼着自己练字帖。

    就算不能吟诗作赋,字总要认全,一来是提高自身修养,二来,为了不给相公丢脸。

    相公在国子监成绩好,认识他的人很多,自己作为相公的妻子,早晚有一天要暴露于人前。

    不会说话已经大打折扣了,要连字都认不全,到时候谁能保证那些人不会笑话相公娶了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越想,温婉越意识到女人认字的重要性。

    尤其是像她们这种嫁给读书人的,就更有必要了。

    杨氏完全没想到才一会儿的工夫,温婉已经从科考的问题担忧到她身上来了,她只是瞧着温婉发呆的时间有点久,不由得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温婉回过神,冲杨氏笑了笑。

    杨氏心想小表嫂陪着自己坐了这么会儿,怕是又困了,没敢再继续打扰她,吃了饭就回了自己房间。

    ——

    今年的乡试跟以往一样,苏家人准备插手。

    南省贡院的考生名单,苏家人手里有一份,光熹帝手里也有一份。

    光熹帝就知道苏家人贼心不死,所以今年的主考官,全是他一个一个精挑细选出来的,完全避开了苏家介入的可能。

    然而避开主考官,却避不开苏家女儿众多。

    人家已经盘算好要为那几个还没出阁的姑娘榜下捉婿了。

    ……

    楚风按照去年的院考成绩,把拔尖儿那几位考生的背景调查出来。

    当提到宁州郝运的时候,楚风的说话声顿了一顿。

    光熹帝问他,“怎么了?”

    楚风说:“皇上看过两篇文章大概就知道微臣想说什么了。”

    话完,他把郝运院考和诗文大赛上写的文章呈到光熹帝跟前。

    光熹帝垂眼一瞧,面上表情莫测,许久之后,低笑一声,“有点儿意思。”

    楚风试探着问:“皇上觉得,这文章是谁写的?”

    “反正不会是宋巍。”光熹帝眼光毒辣,“写这文章的人,仿了别人的形,却仿不出神来。原因在于,他们俩就不是一路人,见微知著,行文之间能大致看出一个人的心态和品行。宋巍的文章,在于‘稳’,一字一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推敲出来的,而这位,即便仿得再像,也难掩他内心的急功近利,踩着别人上位的心态太过明显。”

    楚风不言语,默默等着光熹帝的下一步指示。

    御书房内静默良久,光熹帝缓缓道:“还是老规矩,把宋巍的名次往后压,至于这位,朝前挪一下,不要一次性挪得太高让苏家人察觉到不对劲。”

    是宝都需要深藏,科考名次能代表什么?哪怕殿试拿了状元,不也照样要入翰林三年一等苦熬资历?

    本事大不大,并不是一份小小的考卷就能拍板定性的,能入他的眼,那本身就代表着一种资格。

    从窗外挪回目光,光熹帝吩咐,“下去办吧!”

    ——

    九天三场。

    全部考完的时候,杨氏非要拉着温婉去接人。

    温婉原本没想去,打算留在客栈里把热水准备好,相公一回来就可以沐浴了。

    无奈抵不过杨氏的热情,愣是被拉到了龙门外。

    宋巍和谢正俩人的身量都有些偏高,长相又出众,哪怕人群熙攘,温婉还是一眼认出来。

    比起其他学子,宋巍面上少了精彩纷呈的各类情绪,和入考场前没什么两样,压根看不出来到底考得好不好。

    谢正大概也受到了宋巍的感染,比入场前淡定了许多。

    杨氏见着人,也顾不上温婉还在旁边了,直接上前去,笑盈盈地望着男人,“相公,考得怎么样?”

    谢正唇角抿了抿,没说话。

    温婉没上前,就站在原地等着宋巍过来,等人靠近了,问他累不累?

    宋巍莞尔,“本来挺累,见到你就精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