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钦王苏紫〕〔旧人可安〕〔乡村小神医〕〔疯子眼中所谓的江〕〔我在英伦当贵族〕〔奇殊馆〕〔别惹太岁〕〔夜先生和亦小姐〕〔八零年代女首富〕〔又甜又暖小农妇〕〔重生甜婚暖暖哒〕〔金牌女讼师〕〔修仙十万年〕〔都市仙尊洛尘〕〔最强修仙女婿〕〔超级无敌大胖子〕〔冰氧纪〕〔主角是洛尘的小说〕〔异大陆修仙记〕〔她与校草的往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64、慈父(2更)
    &a;nbsp&a;nbsp&a;nbsp&a;nbsp听着这话,温婉面颊有些热。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问她,“吃过早饭没?”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摇摇头,没呢,想等相公出了考场一起。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颔首,没再说别的,几人很快回了客栈。

    &a;nbsp&a;nbsp&a;nbsp&a;nbsp让店小二送了热水上来,宋巍和谢正在各自的房间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

    &a;nbsp&a;nbsp&a;nbsp&a;nbsp只不过,两间房的情况大不相同。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不要伺候,温婉也没勉强,把他考篮里的笔墨拿出来归置好,又翻了套干净衣裳送进去,之后就在桌前坐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屏风后只有男人沐浴时撩动水花的声音,显得房内格外安静。

    &a;nbsp&a;nbsp&a;nbsp&a;nbsp而隔壁,杨氏亲自伺候谢正沐浴,嘴里一直说个不停,问他有没有把握能考上,又问啥时候放榜,他们要不要留在省城等榜?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后颈靠在浴桶边沿上,微微阖着眼眸,黑长的睫毛下,隐约能看出一圈乌青倦色。

    &a;nbsp&a;nbsp&a;nbsp&a;nbsp等杨氏再问的时候,他微微蹙了下眉,声音略低,“闭嘴!”

    &a;nbsp&a;nbsp&a;nbsp&a;nbsp杨氏愣了一下。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一直都不错,但这种不错,也就是男人不会轻易对她生气动怒说难听话,跟隔壁三表哥三表嫂那种没法儿比。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到底是读书人,有那层涵养在,平日里都是一副翩翩君子的形象,说话难免比他弟弟谢涛多了几分谦和温润,让人听了心里舒坦。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像今日这样直接出言让她闭嘴,印象中几乎没有。

    &a;nbsp&a;nbsp&a;nbsp&a;nbsp杨氏也不是没自知之明的人,察觉到男人情绪不佳,想着应该是自己问得太多了,立马关上嘴巴,安静给他搓澡。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确实烦闷,但不是考场上的问题,他今年的发挥,自我感觉比三年前要好得多,尽了全力,这就够了。能不能考上,全凭主考官的眼缘,这个真强求不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情绪不佳是因为自己和宋巍一块走出龙门外的时候,突然之间感觉到了差距。

    &a;nbsp&a;nbsp&a;nbsp&a;nbsp哪怕看不懂手语,他也从宋巍当时的反应猜测到温婉见着宋巍的第一眼,问男人考了九天的试累不累。

    &a;nbsp&a;nbsp&a;nbsp&a;nbsp明澈的双眼里满满关切,自始至终没提考场上的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而杨氏,一瞧见他就上前来问考得好不好。

    &a;nbsp&a;nbsp&a;nbsp&a;nbsp看似简单的两句问候,其实只要细细琢磨,已经能瞧出大问题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也是在龙门外,谢正突然之间明白了宋巍为什么那么宠温婉。

    &a;nbsp&a;nbsp&a;nbsp&a;nbsp有一种女人,她能从细节上征服男人,让男人心甘情愿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舍不得她受一丁点的苦。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相信,温婉就是那种女人,人如其名的女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杨氏倒也不是不关心他,只不过有些细节经不起对比。

    &a;nbsp&a;nbsp&a;nbsp&a;nbsp刚才杨氏问这问那的时候,谢正真有那么一刻宁愿她像温婉一样不会说话,安安静静的,好让他在紧绷九天之后能享受到片刻的舒懒。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吃了饭收拾好东西,宋巍夫妻准备回家。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也在收拾,只不过没打算和宋巍他们一块儿走。

    &a;nbsp&a;nbsp&a;nbsp&a;nbsp“来前我娘说了,等考完帮她买点鱼苗。”谢正说:“有亲戚在省城,要登门去拜访,恐怕还得耽搁一两天,三表哥三表嫂先走一步吧,我们后面慢慢回。”

    &a;nbsp&a;nbsp&a;nbsp&a;nbsp反正考完一身轻,也不在乎啥时候能回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听了,点头道:“你们外出小心些。”

    &a;nbsp&a;nbsp&a;nbsp&a;nbsp与谢正道别,宋巍雇了马车,直奔回家的路。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旬休在家,宋婆子去菜园子里了,让他帮着看会儿三丫。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丫头皮得很,一个不留神,她马上就迈着小短腿去柜子里一通乱翻。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前有一回宋婆子灶上熬着粥,把她抱到小凳子上坐着,去厨屋瞧了一眼,回来这丫头就不见了,宋婆子急得直冒汗,最后衣柜里传出哭声,才发现她自己爬到那里头去,不小心把门关上,手劲小又推不开,险些就这么给闷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当下被宋元宝盯着,三丫乖乖坐在小矮凳上,一动不敢动,仰着脑袋,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哥哥,哥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手里拿了块软糕引诱她,让她坐着等奶奶回来就给吃。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丫馋得口水直往兜上掉,一双乌黑圆溜的眼睛里,除了软糕再没别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老爹坐在院里磨柴刀,宋巍夫妻进来的时候,跟他说了两句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声音传入堂屋,宋元宝心知他爹回来了,一激动,直接把软糕塞给三丫,站起身就往外跑。

    &a;nbsp&a;nbsp&a;nbsp&a;nbsp“爹,这次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宋元宝问。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道:“省城比府城远,再加上你娘怀着身子,不能赶路,途中耽搁的时间太久。”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哦”了一声,盯着温婉的小腹瞧了瞧,问温婉,“娘是不是要给我生个小弟弟啦?”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抿嘴笑了笑,她还真不知道,或许会是个小妹妹。

    &a;nbsp&a;nbsp&a;nbsp&a;nbsp堂屋里三丫听着外头热闹,也想来瞧瞧,走得太急重心不稳,直接被门槛绊倒在地上,哭得半晌没回过声儿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脸色变了变,正准备去把人扶起来,宋巍已经放下书篓,先他一步弯腰把三丫抱在怀里。

    &a;nbsp&a;nbsp&a;nbsp&a;nbsp小丫头应该是磕到哪了,疼得哇哇大哭,吹了个鼻涕泡出来,嘴里的软糕没咽完,唇边还沾了不少,那副模样,怎么看怎么滑稽。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掏出帕子,仔细给她擦了嘴边的软糕屑,又给她拧了鼻涕,声音是温婉从未听过的低柔,“叔叔买了好多好吃的,三丫要是不哭,一会儿都给你吃,好不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小丫头泪眼朦胧地看向抱着自己的男人,努力止住哭声,嘴里打着哭嗝。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莞尔,“会喊人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丫没吭声,一抽一抽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让宋元宝把书篓里的零嘴拿出一半来,往她跟前晃了晃,“喊声叔,全给你。”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丫激动了,直接忘了哭,努着嘴直喊,“叔……叔……要要……”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问她,“还哭不哭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丫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双眼睛跟着宋巍手里的零嘴转个不停。

    &a;nbsp&a;nbsp&a;nbsp&a;nbsp阳光下,男人侧颜轮廓说不出的温柔,唇边似有若无的笑意,让温婉想到了“慈父”这俩字。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娘家时早听说过,宋元宝打小便是宋巍亲自带大的,除了喝奶请过一阵奶妈子,给小元宝洗澡换衣裳换尿布这些事,全都是他亲力亲为。

    &a;nbsp&a;nbsp&a;nbsp&a;nbsp今日之前,温婉很难想象宋巍这样的男人哄奶娃娃,甚至是给奶娃娃换尿布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形,看到他对二郎家的闺女这么有耐心,她突然就脑补出了那个画面来,觉得将来自己要是生了宝宝,不一定能有相公照顾得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把装零嘴的油纸包递到宋元宝手里,吩咐他,“照顾好妹妹。”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着,起身看向温婉,让她进屋坐。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入了秋,早晚温差大,中午的太阳还是*,晒久了难免头晕。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进堂屋坐下没多会儿,宋婆子就回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当着老头子的面不好问,宋婆子直接略过宋巍有没有遇上事儿的环节,问谢正跟他一块走的,咋不见回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如实回答那对夫妻留在后面买鱼苗,得晚两天。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点点头,让小两口先坐,她去做饭。

    &a;nbsp&a;nbsp&a;nbsp&a;nbsp出门时见三丫坐在小凳子上,双手抱着酥饼啃得有模有样的,她看向宋元宝,“把三丫抱回去,你二伯父二伯娘应该回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有零嘴引诱着,三丫没闹,乖乖任由小哥哥拉着,一步一挪窝地往家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防宋巍他们会突然回来,宋婆子只随便炒了几个小菜让小两口对付着吃一顿,说晚上再好好做一桌子好吃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不挑嘴,温婉也是有啥吃啥,没多会儿便下了桌。

    &a;nbsp&a;nbsp&a;nbsp&a;nbsp等宋老爹出了门,宋婆子才仔细问宋巍:“你们这次去省城,碰上事儿没?”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点头说有碰上,跟着就把他们住的那家客栈险些烧起来的事情说了,只不过中间省略关于郝运的那部分。

    &a;nbsp&a;nbsp&a;nbsp&a;nbsp否则一旦说出来,宋巍相信她娘能拎把菜刀直接杀上郝运家去讨公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即便没说完全,宋婆子还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得亏我当时没硬拦着不让婉娘跟去,否则那客栈真烧起来,你这会儿还不定成啥样了呢!”

    &a;nbsp&a;nbsp&a;nbsp&a;nbsp能不能进考场都还是小事儿,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这当娘的得后悔死!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听出来,他娘是完全信任了婉婉,“既然娘知道我离不开婉婉,往后我做什么,您都不能拦着我带她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拦吗?”宋婆子话完,又是一阵庆幸,“说来也是巧,我烧了那么多香火都没用,后来偏就信了镇上那个算命的老家伙,同意你把这个媳妇儿娶进门,如今看来,还真是娶对了。等改天得了空,我得去镇上好好谢谢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