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有双:司先生〕〔谋入相思〕〔我的前世是游戏bo〕〔大良医〕〔重生之女将星〕〔全能圣手〕〔金牌庶女:妖孽帝〕〔捕头白小江〕〔婚后宠爱:腹黑总〕〔亡灵法师与超级墓〕〔首富身边的女人〕〔重生嫡女归来〕〔西游之火鳞大王〕〔剑徒之路〕〔照亮大千世界〕〔打穿steam游戏库〕〔魔武女帝传〕〔我是都市医剑仙〕〔魔改全世界〕〔重回二零零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67、收拾东西滚蛋!
    九月二十五,乡试放榜。

    省城隔得太远,报喜的衙差三天后才到。

    宋巍的排名到五十开外去了。

    县考和府考,宋巍都有自信能拿下案首,因为地方小,再加上他考前钻研了不少往届考题,心下有底。

    乡试就不一样了,全省秀才一块儿比拼,能耐人太多,他早有心理准备,只要能中举就是万幸,毕竟是初试,很少有人能一次考中的。

    听完自己的喜报,宋巍又多问了句,“清水湾的谢正有没有考中?”

    衙差恭喜完举人老爷,翻了翻喜报上的名单,咧嘴笑道:“中了,清水湾谢正谢老爷,乡试一百三十五名。”

    他们这一省,总的录取了一百六十名举人。

    宋巍面露欣慰,“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

    谢正早说过的,今年考不中,他就回去养鱼,再也不踏足考场。

    不管是作为亲戚还是挚友,亦或者是曾经的同窗,宋巍都不希望谢正白费了那么多年的寒窗苦读回家务农。

    原本宋巍还想着谢正要是不中,他得找个折中的法子让对方继续再熬三年。

    如今直接中了,那正好,省了一桩事儿。

    宋婆子已经泡了茶,把报喜的官差请进去,奉了茶,又给了一吊钱。

    这是喜钱,不能不接的,衙差笑眯了眼,一番恭喜祝福过后,这才起身走人,说还得去清水湾谢家报喜。

    ——

    “真没想到,你们表兄弟俩能同一届考上。”宋婆子眉开眼笑。

    清水湾与上河村隔得不远,今年同时出了两个举人,用不了一天,就得成为轰动这十里八村的大喜事儿。

    尤其是宋巍。

    上河村都几十年没出过一个举人了,如今直接落在当年最不被人看好的宋巍头上,他还是一次就中,能耐多大,可想而知。

    村人听到宋家放鞭炮的声音,纷纷猜测一定是中了。

    但凡出门准得倒霉的宋三郎从秀才相公一跃成为了举人老爷?

    有人欢喜有人愁。

    欢喜是因为宋家有四百亩的免税名额了,他们能跟着沾点儿光。

    可一想到乡里乡亲这么多年,跟宋家的人情往来走的最少,看不起宋巍的时候最多,又发愁了。

    人家如今是新科举人,镇上的富商老爷都得敬着捧着的人物,他们这些泥腿子往前凑,会不会被撵出来?

    就有人发话了,“宋巍当初不说了免费给咱们挂田?保证书都还在村长家搁着呢,他能赖掉不成?”

    “什么宋巍,打今儿起,该叫声举人老爷了!”

    “就算是举人老爷,他也不能赖账啊!”

    ……

    宋巍就知道挂田的事有得磨,他不喜欢做事拖泥带水,索性在宋家摆宴之前快刀斩乱麻,本村的,下河村和周家村的,三个村子加起来,能挂的还不足四百亩,又往外扩,给他蒋姨妈家那头也挂上。

    中举不过两天,他就把这事儿全办妥了。

    这下,村人除了感恩戴德,再没别的争议声。

    等宋家摆宴的时候,来吃饭的也不空着手,多少还是意思了点儿。

    谢正也中了举,两家隔得又近,宴席就摆在一处。

    见着宋巍,谢正满脸无奈,“宋大老爷,您倒是免费帮人挂一时爽,也不关心关心兄弟我,都快被人骂得不敢出门了。”

    谢正和宋巍是表兄弟,宋巍给人挂田不收税,谢家那头要收,清水湾的人就骂他无利不起早。

    谢正前头那些年光顾着埋头读书了,对于人情世故,接触的不是太多,如今被人一骂,才惊觉人性这种东西,果然没有下限可言。

    他不给人挂田被骂,给人挂要收税也被骂,就非得比照着宋巍免费给人挂才叫不忘本?才叫有情有义?

    他不过就是想借着自己的举人功名帮人挂挂田,缓解一下家里的清苦日子,就变成唯利是图的小人了?

    考了举人功名,撂下自己亲生爹娘不孝敬,放他们饿着,免费去给人挂田,这样的人叫有情有义?

    他要是有宋巍那条件,免费给人挂就免费给人挂,可他们家那么多口人,哪张嘴不得吃饭?

    合着他为了亲人想尽孝道也有错了。

    谢正实在无法理解,自己是怎么在几天之内背上这么多罪名的。

    说句实在话,他没有什么为朝廷效力的大理想大抱负,读书只是为了考上功名改换门庭让爹娘老来能少操点心多享享清福。

    如今考了举人,可不正是孝敬爹娘的时候吗?

    为什么别的举人能做,到他这儿就行不通了?

    谢正的事,宋巍有听说过,当下对他道:“以你的才智,还有往上升的空间,目光不必拘泥于眼前的四百亩。”

    谢正明白宋巍所说的道理,但还是觉得气不过,“你说我就是想给爹娘尽尽孝,怎么就有错了?”

    宋巍淡笑,拍拍他的肩膀,“明年三月春闱,考场上再努把力,挣个两千亩回来,你想怎么尽孝都成。”

    谢正叹口气,也只能如此了。

    他一个读书人,总不能真跟那帮刁民吵嘴动手,否则一旦污了名声,会影响他仕途,倒不如忍住一时,等将来出息了,举家迁出去,眼不见为净。

    ——

    屋内,谢姑妈也和宋婆子说了这事儿。

    温婉、二郎媳妇、杨氏和谢涛媳妇儿坐在旁边听着。

    二郎媳妇出主意道:“那种人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撵出去,又不是谁欠他们家的,凭什么呀!”

    宋婆子瞅她一眼,“要不怎么说你们两口子眼皮子浅呢?你敢把人撵出去,回头人家就敢造你的谣,说你仗势欺人,到时候背了满身的脏水,谢正明年还要不要上京春闱了?”

    “谁说不是呢?”谢姑妈长叹,“要不是想着我们家老大来年要上京,我说啥也不能让人给骑到头上来啊!”

    二郎媳妇还是嘀咕,“那怎么着?中了举还得由着人欺负?谁家举人老爷当得这么窝囊的?”

    宋婆子看向二郎媳妇,“你一吭声儿,我倒想跟你说道说道了,当初要不是你这个当嫂嫂的出去乱传,说我们家三郎天生克亲,外头人敢那么明目张胆地欺负三郎?他们要不过分,三郎也不会被逼得立下保证书免费给人挂田,三郎不免费,谢正就不会被人骂。

    说白了,今儿个这事,全都是被你一张破嘴给引出来的,这会儿你倒有主意了,村人骂上门的时候,你咋不站出去挡着?”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数落,二郎媳妇一张脸都不知道往哪搁,“娘~”

    “别怨我这个当婆婆的没给你脸。”宋婆子冷哼,“给你脸的时候你不要,这会儿撕烂了你又想缝补回来,又要脸又要三郎家的好处,天底下的好事儿你都想占全?咋不能耐死你!”

    “我这不是已经往好了改吗?”二郎媳妇道:“以前是我不对,不该往三郎身上泼脏水,三郎考了功名,我们家的田想免税全得靠他,三郎的好,我和二郎都记着呢!”

    “光嘴上记着顶个屁用!”谢姑妈气得不轻,“往后要让我再听到你出去乱嚼,你婆婆没空收拾你,我替她收拾!”

    “就是!”谢涛媳妇儿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要不是因为二表嫂,我们家那四百亩名额挂出去,每年得收几十两银子的粮食,被你这么一搅,几十两没了,你赔啊?”

    二郎媳妇害得宋谢两家挂田不成,这是事实,宋婆子做不到替她开罪,直接放话,“往后你们要在哪听到二郎媳妇说三郎的不是败三郎名声,就跟我知会一声,我让她收拾东西滚蛋!”

    这话,直接把谢姑妈婆媳三人和温婉都给震住了。

    二郎媳妇更是一脸的不敢置信,望向婆婆,见婆婆态度强硬,不像是说笑,一下子急哭。

    “别跟我这儿挤猫尿装可怜。”宋婆子道:“你提出分家的时候,老婆子我忍了,这么多年你没给老宋家添个儿子,我也忍了。想着你但凡要点儿脸,就该撒泡尿照照,自己一个生不出儿子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婆家作威作福?没料想你欺我不成,跑出去到处败三郎名声,害他被村人骂成那样,还险些娶不上媳妇儿。

    田素芬我今儿明着告诉你,我忍你,不是怕了你,那是我作为婆婆该有的大度;哪天我要瞧你不顺眼,扇你两个巴掌,不是我嚣张,那是我作为长辈该给你的教训。

    你要不信,就继续作,你看我敢不敢一纸休书扔你脸上让你从宋家滚出去!”

    进门那么多年,被婆婆损过的次数不少,二郎媳妇却从来没见过婆婆像今儿个这么严肃,每一句话,都像拿把刀往她的肉上活剐。

    她心下害怕,身子抖个不停,眼泪也啪嗒啪嗒往下掉。

    “大喜的日子,回你家哭去!”宋婆子很不耐烦,“我今儿说的话,你要觉得受委屈了,想回家找你娘告状让她上门来跟我说道也成,我敞开大门等着。”

    二郎媳妇哭得更凶,再也待不下去,拉开凳子站起身就抹着泪跑回了隔壁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