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钦王苏紫〕〔旧人可安〕〔乡村小神医〕〔疯子眼中所谓的江〕〔我在英伦当贵族〕〔奇殊馆〕〔别惹太岁〕〔夜先生和亦小姐〕〔八零年代女首富〕〔又甜又暖小农妇〕〔重生甜婚暖暖哒〕〔金牌女讼师〕〔修仙十万年〕〔都市仙尊洛尘〕〔最强修仙女婿〕〔超级无敌大胖子〕〔冰氧纪〕〔主角是洛尘的小说〕〔异大陆修仙记〕〔她与校草的往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71、离别(3更)
    &a;nbsp&a;nbsp&a;nbsp&a;nbsp对面过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前不久乡试完主考官们设鹿鸣宴时才匆匆见过一面的郝运。

    &a;nbsp&a;nbsp&a;nbsp&a;nbsp府考那年,因为温婉预感到郝运会自杀的缘故,宋巍及时点拨了他,后来考完,郝运说要请宋巍喝酒以答谢他的开解之恩,宋巍当时跟他说,外面的酒不好喝,要喝就等乡试完,去官家的鹿鸣宴上开怀畅饮。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语成谶。

    &a;nbsp&a;nbsp&a;nbsp&a;nbsp鹿鸣宴上,谢正、宋巍和郝运三人的确碰了头,只不过,那天的酒喝得并不痛快。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乡试排名高,虽然没摘下解元,也排在前五了,他嘴巴甜,宴席上特别会讨主考官欢心,又是作诗应景又是填词拍马屁,把那几位大人的目光全给吸引了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和宋巍基本就是坐在角落里喝闷酒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没太大的感触,虽说大人们一视同仁,但对于过分优秀的考生,心中自然会多一份偏爱。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现象,无可厚非。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临近散席的时候,郝运突然端着满脸的歉意来给他们俩敬酒,说:“刚才我净顾着和几位大人攀谈,竟把你们二位给忘了,实在不应该,我自罚一杯。呃对了,你们俩还没跟大人们说上话吧,要不要我帮忙引荐?”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端起酒杯回敬,面上笑意淡得恰到好处,“我还以为郝兄跟我们一样,都是头一天与主考大人们相识,没成想,你都已经熟到能为旁人引荐的地步了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主考官来到省城以后,吃住的地方与外界是隔绝开的,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考生贿赂主考官徇私舞弊。

    &a;nbsp&a;nbsp&a;nbsp&a;nbsp也就是说,考生要想正式认识主考官,一般情况下都是在考完后的鹿鸣宴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提前就相熟,那只能是采取了非正常手段。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至今都还能清晰地记起郝运当时的反应,那脸色难看的,像被人按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还顺带蹉碾了几下。

    &a;nbsp&a;nbsp&a;nbsp&a;nbsp也是在鹿鸣宴上,谢正对郝运这个人越发的厌恶,觉得他比大户人家后宅勾心斗角的小妇人还恶心。

    &a;nbsp&a;nbsp&a;nbsp&a;nbsp今天本来是他们的同窗聚会,谢正不明白这个人怎么会在场。

    &a;nbsp&a;nbsp&a;nbsp&a;nbsp见到谢正和宋巍,郝运一点都不意外,唇边含笑,上前来,道了声:“好巧。”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接话,“确实巧,若非记起来今日是同窗聚会,我险些还以为郝大老爷是特地在酒楼等我们哥俩的。”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我们大概要同席了。”郝运无奈地摇摇头,“我也是被熟人硬拽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还想说什么,宋巍先出声,“来都来了,不得喝两杯再走?”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微笑,“只要两位不嫌我碍眼。”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表情,像是他们表兄弟私底下怎么欺负了他。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蹙了下眉,实在闹不明白一个大男人,哪来的那么多心眼子。

    &a;nbsp&a;nbsp&a;nbsp&a;nbsp要比拼,就拿出真本事来堂堂正正地与人分个高下不好么?非得背地里使坏,阴一套阳一套的,简直给男人丢脸。

    &a;nbsp&a;nbsp&a;nbsp&a;nbsp推开雅间门的时候,里面的人齐齐回过头来,有人突然起哄,“瞧瞧谁来了?咱们省这一届的三大新科举人,啧,这阵容……”

    &a;nbsp&a;nbsp&a;nbsp&a;nbsp胖子说话直白,“宋巍,你丫这大招憋得可以啊,多少年前就辍学回家的人,竟然不声不响地考上了举人,让兄弟们脸往哪搁呀?”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扫了众人一眼,语气清淡,“多年未见,有几位都不太认得出了,不打算介绍一下?”

    &a;nbsp&a;nbsp&a;nbsp&a;nbsp“来来来,我给你介绍。”

    &a;nbsp&a;nbsp&a;nbsp&a;nbsp两桌人,胖子从第一桌挨个儿介绍开来,有某某地方的富商,有某个衙门的县官;有人才智过人,混成了京城贵人身边的幕僚;有人会打算盘,日进斗金,成天过着躺家数钱的日子。

    &a;nbsp&a;nbsp&a;nbsp&a;nbsp总而言之,所有的介绍下来,无非就两种人,要么有权,要么有钱,他们这不上不下的新科举人往人家跟前一站,直接被碾压成灰。

    &a;nbsp&a;nbsp&a;nbsp&a;nbsp当了县令的那位看向宋巍:“我们衙门缺个主簿,今年春闱你要是考得不如意,可以考虑过来,我给你留着缺。”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浅浅扬唇,道了声谢。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后胖子给他们拉开凳子,几人落座,开始喝酒。

    &a;nbsp&a;nbsp&a;nbsp&a;nbsp宴席上,宋巍一直在琢磨郝运出现在这地方的目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按理说,来赴宴的这群人,一个个都是“人物”,郝运该不会喜欢被人碾压才对,可是看那样子,他似乎来得很是心甘情愿。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直到散席,宋巍才明白郝运的用意。

    &a;nbsp&a;nbsp&a;nbsp&a;nbsp先前说要给宋巍留缺的那位县令,单独把宋巍叫到一旁,说郝运是他们县今年为数不多的举人,又是考得最好的,这不跟着就要上京春闱吗?郝运没去过京城,县令听说宋巍在国子监念过一年书,所以想请他帮忙,多多照拂一下郝运,算是帮他们县保住一个人才。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一听,全明白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自己不好出面,想到了同窗聚会的法子,把他们县的县令给请到平江县来,先给宋巍来个甜枣,说一旦考不上,可以去他衙门里谋个差事,之后再理直气壮地“求”上宋巍,让他上京之后多多照拂一下郝运。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一来,宋巍就算想拒绝,也得顾及一下同窗兼县太爷的情面,更要顾及自己的前程。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没有往自己身上揽麻烦的习惯,客气道:“在曹县令之前,已经有无数个举人找过我,都说头一次去京城,想让我照拂一下。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么多没去过京城的举人,我宋巍不过区区一个凡人,就算想照拂,总会分身乏术。

    &a;nbsp&a;nbsp&a;nbsp&a;nbsp依我看,县令大人倒不如把这种现象写成折子往上奏,上面一旦注意到,兴许能成为大人你开年的第一笔政绩。”

    &a;nbsp&a;nbsp&a;nbsp&a;nbsp曹县令:“……”

    &a;nbsp&a;nbsp&a;nbsp&a;nbsp人家这拒绝的理由,一个字都反驳不回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他确实是为了出政绩才会想着帮郝运,如今有了别的法子,帮不帮都无所谓。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的计划算是彻底落空。

    &a;nbsp&a;nbsp&a;nbsp&a;nbsp离开酒楼,谢正心情舒畅,笑看了宋巍一眼,“我算是瞧明白了,除非郝运玩阴的,否则要明着来,在你面前压根不够看。”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没接腔,怕就怕这次没成,郝运又要开始玩阴的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镇学塾师把考卷弄好,宋元宝趁着还没开学,一个人去把试给考了,他有念书的天赋,哪怕是在家里自学,也把今年即将要学的内容弄懂了七七八八,考得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差,起码达到了宋巍给的标准,意味着能跟当爹的一块上京。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兴奋得一夜没睡着觉。

    &a;nbsp&a;nbsp&a;nbsp&a;nbsp第二天顶着黑眼圈扛着小包袱跟在宋巍身后。

    &a;nbsp&a;nbsp&a;nbsp&a;nbsp开了春,积雪一化,村道上湿漉漉的,一脚下去全是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穿的是新靴子,宋老爹怕他踩脏了,亲自抱着大孙子上的牛车,都没让他往外踩一步。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站在院门口望着男人的背影,微抿着唇瓣。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回头,看向她的目光显得轻柔,“婉婉安心在家养胎,等我归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听到这话,温婉鼻尖泛酸,人还没走,已经先难受上。

    &a;nbsp&a;nbsp&a;nbsp&a;nbsp成亲这么多年,他们俩从来没分开过,然而这一次,一分就得几个月。

    &a;nbsp&a;nbsp&a;nbsp&a;nbsp牛车已经走出去好远,温婉终究是舍不得,追了一段路,刚换上的绣鞋都踩湿了也没察觉到。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怕她没踩稳跌倒,跟了上来,见她一个劲地掉眼泪,也跟着难受起来,劝她,“外头冷,快回去吧,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三郎也该回家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抬手抹眼泪,可好像怎么都抹不完,眼睛一直水雾蒙蒙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吸了吸鼻子,努力让自己平复情绪,跟着婆婆回了家。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天,她什么都没吃,把自己关在房里,就那么坐着发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敲了几次门她都没反应,最后没辙,不得不踹门而入。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回过神来,见婆婆满脸担心,她垂下眼,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见她实在没精神,叹气,“要不,我送你去县城你爹那儿住一段日子,你看咋样?”

    &a;nbsp&a;nbsp&a;nbsp&a;nbsp三郎和元宝走了,他们做公婆的看不懂儿媳的手语,无法沟通就开解不了她,为今之计,只能让她先去温父身边待一段日子缓解缓解情绪,等缓过来了再回婆家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摇头,相公不在,待在哪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她不想去别的地方,也不想去麻烦她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