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尊倾城〕〔诡命阴倌〕〔天下卿〕〔庶妃惊华:一品毒〕〔洪荒之乾坤道人〕〔明末求生记〕〔王者荣耀之最强外〕〔重生之再无遗憾〕〔我怎么就火了呢〕〔我混烘焙圈的〕〔重生野性时代〕〔仙墓〕〔糟糕,寒太太又生〕〔大周王侯〕〔洪荒之不朽圣道〕〔娇宠田园:娘子,〕〔神道仙尊〕〔我混烘培圈的〕〔重生八五,霸道军〕〔我的出场自带旁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73、我还是喜欢好看的(2更)
    徐恕订的酒楼距离胡同小院不远,趁着他们在点菜,宋巍干脆带着宋元宝把东西先送回家。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站在四四方方的院子里,抬头只能看到巴掌大的天,宋元宝愣了好一会儿,才问宋巍:“爹,这是您自己买的房子?”

    宋巍正在往书房里搬东西,听到问话,抬眼看向儿子,“怎么了?”

    “这得花不少钱吧?”

    不管是之前给爹娘的信上,还是回去乡试这半年,宋巍都没提及买房的钱。

    宋元宝却听说过,京城房价高得离谱,他爹这套院子又接近国子监,不用打听都知道是黄金地段,想来不会便宜到哪去。

    宋巍搬完东西,往井里摇了桶水出来洗手。

    这个时节,刚摇出来的井水不会太寒,厨屋里没火,他是直接洗的,洗完后回屋拿了毛巾擦干净才又出来,对儿子道:“走吧,你表叔他们该等急了。”

    宋元宝说:“爹,您还没告诉我,这院子买了多少钱呢!”

    宋巍笑,“为什么这么想知道?”

    宋元宝嘿嘿两声,“我掂量掂量自己将来买不买得起。”

    宋巍莞尔,“三百两,你自己掂量去吧!”

    拉着目瞪口呆的儿子,宋巍给小院门落了锁,带着他直奔酒楼。

    徐恕已经点好了菜,怕谢正刚来京城吃不习惯,大部分都是让谢正点的。

    四个人,点了八菜一汤,外加饭后甜点。

    谢正和徐恕不熟,聊不太起来,坐得有些别扭,见到门口宋巍和元宝进来,紧绷的面上才终于有所松缓。

    徐恕问宋巍:“东西都放回去了?”

    宋巍点头,伸手为宋元宝拉开凳子。

    徐恕抱怨:“早说了我让人去,你非得亲自跑一趟,嫌路上还不够折腾?”

    谢正听到这话,特地瞧了瞧宋巍。

    他家三表哥这一路上,大倒霉没有,小倒霉不断,的确把元宝折腾得够呛。

    宋巍给儿子盛汤的动作一如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年末岁考成绩如何?”

    才问完,就听到徐恕嘴里发出一声哀嚎,“没你这样的,刚见面就问考试成绩,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宋巍没反应,把盛了乳鸽汤的小碗推到宋元宝跟前。

    谢正见徐恕反应这么大,心里笃定宋巍就是故意噎这位徐少爷的。

    吃完饭,徐恕把谢正和宋元宝先送回马车上,单独留了宋巍在外头说话。

    “哎!你刚还没说呢,怎么回事儿?”

    徐恕至今不知道他天生倒霉的秘密,宋巍也没有深谈的打算,言简意赅,“兄嫂去得早,孩子由我抚养长大。”

    徐恕不傻,一听便明白了,暗松口气,“只要不是你在外头引出来的风流债就好。”

    宋巍多问了句:“我看起来像那种人?”

    徐恕笑得奸猾,“谁知道呢?这年头,衣冠禽兽遍地走,没准儿你就留了那么一手……不过话说回来,凭哥们儿对你的了解,就算真有那么回事儿,你肯定也是吃亏的一方。”

    跟着,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丞相府苏家前不久就上演了一出认亲大戏,相爷年轻时候长得是风流俊逸,惹了一堆烂桃花,某回喝醉酒,被人给算计吃干抹净,这么多年过去,那女人带了个姑娘上门来,说是相爷的亲闺女,丞相府如今被搅得是天翻地覆。”

    徐恕说着,侧头想看看宋巍的反应,发现旁边空无一人,宋巍早就上了马车,“……”

    徐恕撩帘跟上去,坐在宋巍旁边,问他,“你就一点儿也不好奇后续?”

    宋巍面色平静道:“丞相府是皇后娘家,你在外面乱嚼国丈的是非,当心惹祸上身。”

    徐恕撇撇嘴,却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回到胡同小院,宋巍开了两间厢房的门,是打算给宋元宝和谢正当卧房的。

    只不过,里面除了一张年代久远的床和几个脱漆板凳之外,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

    当初没想过会住进这么多人来,就没买多余的被子和床褥,温婉和宋芳只是简单把房间收拾干净。

    徐恕看了眼,建议道:“家里没个女人可不行,要不,我让宋小妹回来帮你们添置添置?”

    宋元宝仰头,“小姑姑不是在鸿文馆上学吗?”

    徐恕揉揉他的脑袋,“乖,告个假就成。”

    宋巍也是这么想的,要他收拾房间可以,但要他去添置房里零零碎碎的东西,他还真有点无从下手。

    提及宋芳,谢正问,“表妹不在这里住吗?”

    宋巍点头,“她住在鸿文馆。”

    徐恕掩饰性地哈哈两声,“对,鸿文馆里头清静,也省得她每天两头跑。”

    谢正听不出这俩人话里话外的掩饰之意,没再多言。

    宋巍让谢正进堂屋坐,自己去厨屋烧火准备给人沏壶茶。

    宋元宝屁颠屁颠地跟上来,帮着他爹,没多会儿就把灶上的火给烧旺了。

    ——

    徐恕出了胡同小院,坐上马车,吩咐车夫直接去鸿文馆。

    他站在外头,跟门房处打了招呼把宋芳请出来。

    宋芳正在上插花课,听说有人找,猜到准是徐恕,不想出去,可又架不住同窗们投来好奇的目光,她扯了扯嘴角,跟先生知会了一声,很快跑出大门来。

    一眼瞧见徐恕抱着手靠在柱子上,宋芳没再往前,直接问:“找我干嘛?”

    徐恕问她,“跟先生告假了没?”

    “就一会儿,我还得回去上课。”

    徐恕故意绕弯子,“你先回去告假,准了我再告诉你什么事儿。”

    “不说拉倒。”宋芳转身就要走。

    “真没劲!”徐恕轻嗤一声,在宋芳进大门之前道:“宋巍到京城了,貌似还有一个是你表哥,带着小元宝,这会儿胡同院里的房间没收拾好,我来,就是让你走一趟,回去帮他们好好捯饬捯饬。”

    宋芳听说三哥回来,心下欢喜,但对上徐恕,还是没什么好颜色,招呼都没打,抬脚进了大门,一刻钟以后,又从里头出来,绕开徐恕,直接撩帘钻进马车。

    徐恕跟着上来,坐在她对面,提醒道:“先前你那位表哥谢正问及,我说你住在鸿文馆,一会儿到家,可别穿帮了。”

    宋芳轻嗯一声,想到什么,忽然看向徐恕,“怎么没听你提起我嫂嫂?”

    徐恕之前想问来着,后来忙着赶往鸿文馆,就给忘了,“她没来,或许是你三哥觉得她月份大了,不宜跟着奔波劳累,让她留在家了呗。”

    宋芳皱皱眉,这种说法倒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在她的印象中,三哥一向是离不开三嫂的,否则不会连考试都把人给带上。

    到了胡同院,宋巍和谢正在堂屋里喝茶,偶尔传出说话的声音。

    宋元宝托着下巴坐在房檐下,见着宋芳,小眼神儿一亮,起身就飞奔着往宋芳怀里扑。

    “小姑姑~”

    宋芳回抱着小家伙,面上难掩笑意,“半年多不见,咱家元宝又壮实了。”

    宋元宝松开小姑姑,仰着脑袋看她。

    宋芳穿的是国子监制服,微蓝的月白色,紧束腰身,妆容素净,发饰简单清雅,瞧着就觉得说不出的爽利。

    宋元宝看了半晌,说:“小姑姑比以前好看。”

    这话可把宋芳逗乐了,问他,“哪好看?”

    “脸好看。”

    宋芳捏捏他的小脸,嗔道:“又是个看脸的,可别小小年纪就学成坏胚。”

    宋元宝挺着胸脯说:“是跟爹学的。”

    宋芳噎得不轻,“你爹还教你这个?”

    宋元宝郑重点头,“我在家的时候,有一次问我爹,为什么那么多好姑娘,他偏偏娶现在的后娘,爹说,因为后娘好看。”

    宋芳:“……”

    一旁的徐恕:“……”

    “你这想法不对。”宋芳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大侄子逐渐长歪的观念。

    宋元宝甩脑袋,“我都盘算好了,以后不好看的不要,就得找个好看的当媳妇儿。”

    宋芳温声劝:“好看的姑娘不一定心善,你得先了解对方的人品。”

    宋元宝:“要是长得不好看,我还能有那心思去了解她心善不心善?”

    宋芳再次无言以对。

    宋巍没想到当初自己随便一句敷衍的说辞,竟然变成了儿子选媳妇儿的标准。

    刚挑帘走出来就听到宋元宝最后一句话,宋巍面上的情绪有些一言难尽。

    随后抬步走下来,站在宋元宝旁边,语气带笑,“小小年纪,想什么呢?”

    一见到当爹的,宋元宝再不复先前跟小姑姑说话时的理直气壮,往宋巍胳膊上蹭了蹭,“爹,我困了,想睡觉。”

    宋巍只能开了主屋的房门,让他进去躺会儿。

    宋元宝脱了鞋子上床,宋巍没走,顺势坐下来,跟他说:“看人不能光看外表。”

    小家伙闭上眼睛,从鼻腔里嗯了一声,“我知道,可我还是喜欢好看的。”

    宋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异能小娇妻〕〔重生那些事儿〕〔美漫之无敌幸运轮〕〔医女倾城:邪王,〕〔爷,上门女婿〕〔掌贵〕〔请回头,我,还在〕〔邪灵战神〕〔重生军嫂种田记〕〔落地一把98K〕〔透视神医在校园〕〔我家有个仙侠世界〕〔齐欢〕〔仙古天尊〕〔午夜游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