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74、偷亲,滚!(3更)
    把儿子哄乖睡着,宋巍离开主卧,谢正和徐恕坐在堂屋里。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一番接触下来,谢正对徐恕这个人的性子有了大致的了解,再没有早上刚见面时的生疏,这会儿比较能聊得开。

    宋巍站在堂屋外,刚要挑帘,听到谢正问徐恕,“徐少爷今年二十一岁,还没娶亲?”

    徐恕似乎愣了一下,随后一本正经道:“再有一年才从国子监毕业,我爹娘的意思是目前要以学业为主。”

    正巧宋芳从自己房间出来,准备上街买床褥,见宋巍站在外头,打了声招呼,问怎么不进去。

    这一喊,让堂屋里的说话声停了下来。

    宋巍面上情绪没太大变化,点头示意了下,转身进屋。

    半年没住的屋子,哪怕走的时候门窗关得严实,也难免落上一层灰。

    宋巍让两人坐,他自己打了盆温水来开始清理屋子。

    徐恕看不下去,“堂堂举人老爷你还干这活?歇会儿吧,我让几个下人过来,不出一个时辰,保证你们家所有房间都焕然一新。”

    见宋巍似乎准备开口,他又说:“别急着拒绝哥们儿啊,哥们儿这是为你好,你们俩可是马上就要参加春闱的人,时间多珍贵哪,浪费一天,那就是在浪费考中进士升官发财的机会,哥们儿这么说,没毛病吧?”

    宋巍没搭理他,拧干了毛巾开始干活。

    徐恕也不耍嘴皮子,很快出门让车夫回去一趟,带几个丫鬟过来。

    没多大工夫,几个俏生生的小丫鬟往胡同院里一站,徐恕高声指挥着,“都好好干,要有哪里弄得不干净,晚上就都别想吃饭了。”

    小丫鬟们听了令,很快分完工,各司其职去了。

    宋巍手里的活儿被小丫鬟接过去,他擦了擦手,坐下来。

    徐恕想到什么,忽然道:“嫂子没来,宋小妹又住在鸿文馆不回家,要不,这几个丫头留给你使唤,帮你做做饭洗洗衣裳,怎么样?”

    宋巍语气淡淡,“不怎么样。”

    “你这人就是死心眼儿!”徐恕批评道:“我没让她们陪睡,就是伺候伺候你们爷俩吃喝,这也不成?”

    宋巍随手从桌上拿过本书来翻着,“我们是来参加春闱的,待不了多久。”

    “那你在京城这段日子,总得吃饭的吧?”

    “我自己能做。”宋巍慢悠悠地说。

    徐恕噎住,随后转眸望向谢正。

    谢正面带歉意,“徐少爷有心了,这院里没个女主人,我们表兄弟身边确实不适合留丫鬟。”

    徐恕摸摸鼻子,没再说。

    丫鬟们把所有的房间打扫干净,宋芳刚巧把东西买回来。

    除了两间房的起居用品,还有厨屋里必不可少的米面油以及晚上那一顿的肉和菜。

    是请人用板车拉回来的。

    在将军府当了大半年的“少奶奶”,习惯了穿衣吃饭都有下人伺候,突然之间要伺候人,宋芳累得够呛,索性把接下来的活全交给下人,自己坐下来躲了个懒。

    等歇够了,她才站起身去厨屋把东西好好归置一番。

    徐恕待了半下午,傍晚时分要走,见宋芳还待在厨屋里,他蹭了进去,问:“都这会儿了还不走?”

    宋芳正在揉面,闻言抬起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三哥他们刚来,没人给做饭,我总不能撂下他们不管直接走人吧?要不,我今晚不回去吃饭了,老太太那边,你想办法帮我遮一下。”

    徐恕清清嗓子,一脸正色,“求人就得有个求人的态度,说清楚,求你家表哥还是相公?”

    宋芳真想一个面团糊他脸上,“反正都是假的,有分别?”

    “那当然有了。”徐恕扬着下巴道:“求表哥,哥们儿就说你扔下我出去野。求相公,我就说你三哥考中举人来京城,你帮着安置一下。”

    宋芳将面团往案板上重重一扔,“合着我今儿不求你,就别想交差了是吧?”

    徐恕怕她直接抄菜刀,一边往后退一边道:“说归说,你能不能别老动手?在鸿文馆待了半年,我看你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宋芳攥紧手指。

    在鸿文馆的时候,先生都说她学得不错,气质越来越朝着优雅靠拢。

    然而每天下学见了徐恕,三句话,一准能让她优雅尽褪,变成泼妇。

    要不是跟徐家有交换条件在先,她真不想伺候了!

    暗暗吸口气平复情绪,宋芳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今儿得留下来给我三哥做顿晚饭。”

    徐恕问她,“今儿有人做,明儿呢?你还来?”

    宋芳也知道这不现实,一两顿不回府吃饭能勉强搪塞过去,这要是见天儿的不回去,老太太非得起疑心不可。

    “你先帮我瞒过今天,我再想想办法。”

    ——

    徐恕就是嘴贱,其实没真想整宋芳,他回去以后如实跟老太太说宋芳她三哥考中了举人来京城参加会试,她家嫂嫂月份大了,没跟来,院子里没个女人不行,宋芳过去帮着照料一下。

    老太太说:“那你给安排几个下人过去不就成了?”

    徐恕“哎哟”一声,“要不怎么说您是我亲奶奶呢?咱们祖孙俩算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可惜啊,没成,宋巍他不要。”

    老太太见过宋巍,知道对方的秉性,当下听到徐恕这么说,多少能猜出宋巍不要丫鬟伺候的原因,也没勉强,“那就让你媳妇儿好好在那边儿伺候着,科举是大事儿,等她三哥考完了再回来也成。”

    徐恕没料到老太太这么通情达理,心下一喜,“那咱们可就算说定了啊,您可别回头直接给忘了,又伸手问我要孙媳妇儿。”

    等徐恕离开,吴嬷嬷道:“老太太真是善解人意。”

    老太太望着徐恕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本来小姑娘对我那大孙子就没心思,我再不善解人意,他俩还能走到一块儿吗?”

    一开初,她是没发现破绽,可日子久了,有些细节不用谁刻意挑,自己就能在不经意中暴露出来。

    老太太都没把徐夫人传来问话,自己就把这桩瞒天过海的亲事猜了个七七八八。

    既然他们做戏,那她索性将戏就戏,早晚想办法让假戏成真。

    ——

    徐恕隔天去鸿文馆接宋芳的时候,把老太太同意的事儿跟她说了。

    宋芳听完觉得有些不敢置信,撩开车帘子望向徐恕,“老太太真是这么说的?”

    徐恕皱皱眉,抓住重点,“哥们儿在你心里,是不是特没信誉?”

    他难得正经一回,她至于怀疑成这样?

    宋芳唰一下放下帘子,阻隔了徐恕的视线,“你在我心里什么样,自己没点数?”

    也不知是哪根筋被刺到,徐恕忽然翻身下马,大步跨上马车。

    宋芳眼底生出一抹警惕,看着突然上来的男人,脊背尽量往后靠,“你……你干嘛?”

    徐恕凑近,鼻息间的温热喷洒在她面颊上,“哥们儿在你心里,是不是特没品,还特没人性?”

    宋芳没接腔,垂在腿侧的手指稍微蜷了起来。

    “成亲”半年多,他们俩从来没挨这么近过。

    纵使平日里再吵再闹,真碰上眼下这种孤男寡女待在逼仄空间里的情况,作为还未出阁的女孩儿,她还是会本能地生出紧张感来。

    宋芳不说话,在徐恕看来就是默认,他沉着脸点点头,“行,哥们儿明白了。”

    宋芳把脑袋偏向另外一边,依旧沉默。

    左边脸颊却猝不及防地贴上了两片柔软的温热,蜻蜓点水过后很快离开。

    宋芳猛地转头,偷亲她的男人已经撒丫子下了马车,从窗口探进半张脸来,“媳妇儿,你家相公在你心里,是不是就刚刚那样的?”

    宋芳顺手抄起一本书,直接朝着窗口扔过去,“徐恕,你个混蛋!”

    徐恕一把接住书,冲她挤眉弄眼,“你再骂,骂我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你要不信,骂一个试试?”

    宋芳面色黑沉,“不要脸!”

    徐恕把书从窗口扔回来给她,“我说,差不多得了啊,一会儿我真不要脸起来,你可别又哭又喊的。”

    宋芳紧咬着牙,拿出帕子,朝着被他亲过的地方使劲擦了又擦。

    徐恕心里美滋滋。

    俩人假成亲这么久,一直都是他在她跟前吃瘪,终于能有一次换她对他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了。

    想想宋小妹刚才那反应,徐恕就觉得通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

    平复好情绪,宋芳不打算继续坐马车了,反正也不回将军府。

    她提着裙摆直接下来,徐恕怕被打,已经先一步上了马,做好了随时准备开溜的架势。

    宋芳看都没看他一眼,转个身朝着胡同小院走。

    鸿文馆就在国子监对面,距离宋巍的院子并不远,哪怕是步行,也花不了多久。

    望着宋芳的背影,徐恕打马上前几步,“喂!你真生气了?”

    宋芳当做没听到,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我就开个玩笑而已。”徐恕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突然有点慌,“算哥们儿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