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空间:兵王的〕〔余生有你,甜又暖〕〔唯猎〕〔神工〕〔先婚后爱:老公轻〕〔许你浮生若梦〕〔帝国老公狠狠爱〕〔最红女主播:总裁〕〔情感疏导师〕〔执掌长生〕〔我的宝可梦不大对〕〔三国之九原虓虎〕〔异能女王之系统大〕〔顾云柒〕〔现代女王还不错〕〔重生之辣妻有点甜〕〔帝国崛起全面战争〕〔大神捂紧你的小马〕〔反派大佬在线掉马〕〔掘了大佬的坟怎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78、婉婉临盆,谁的声音?(1更)
    &a;nbsp&a;nbsp&a;nbsp&a;nbsp殿试时间,四月二十六日,距离现在还有二十多天。

    &a;nbsp&a;nbsp&a;nbsp&a;nbsp为防高烧反复,李太医建议宋巍最近这段日子都得好好待在家里静养。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没意见,他这几日点背,随便出去一趟,说不准又会招来祸事。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松香楼。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会试拿了第八,宁州那边过来的同窗正在设宴为他庆祝。

    &a;nbsp&a;nbsp&a;nbsp&a;nbsp杯酒下肚,几人吹得挺嗨。

    &a;nbsp&a;nbsp&a;nbsp&a;nbsp“院试案首,乡试前五,会试前十,郝兄果然才高八斗,这么看来,前二甲你是稳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当然,你们也不想想,轻轻松松就把平江县第一大才子宋巍给压下去的,能是一般人吗?”

    &a;nbsp&a;nbsp&a;nbsp&a;nbsp满是讥讽的语气,提醒着众人宋巍会试吊了车尾。

    &a;nbsp&a;nbsp&a;nbsp&a;nbsp果不其然,他才说完,换来满堂大笑。

    &a;nbsp&a;nbsp&a;nbsp&a;nbsp先前那人接茬,“之前在府学诗文大赛上,那几个力挺宋巍的一副要跟咱们拼命的架势,搞得我还以为宋巍是个多了不得的人物,结果呢?一到考场就现形。哎我说,他们平江县的读书人是绝种了吧?就这?还第一才子?哈哈哈,简直笑死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压下唇边浅浅的笑痕,开口道:“你们别这样,宋兄县考和府考可是拿了双案首的,说明人家有真才实学。”

    &a;nbsp&a;nbsp&a;nbsp&a;nbsp笑得打跌那人直接一口酒喷出来,“拿了双案首的人会试挂在尾巴上?郝兄,我看你是太单纯了,大概没听说过私底下有传言,说院考的时候如果你没出现,案首就一定会是宋巍的,他是要拿小三元的人,知道为什么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故作不知,“为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人道:“因为上一任知府想升迁,他准备弄个小三元出来添政绩,助他顺利升到京城来,所以宋巍成了内定人选,只不过因为你参加了那年的院考,不知怎么就打乱了陈知府的计划。”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一脸笃定,“不能够。宋兄是有真材实料的人,他不至于走后门。”

    &a;nbsp&a;nbsp&a;nbsp&a;nbsp听似在开脱,实则以退为进,偷换概念,让几位同窗直接认定宋巍就是走后门拿的双案首。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有多少真材实料,郝兄你见过?你跟他很熟?”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犹豫着摇摇头,“谈不上太熟,之前考试的时候有碰过面,从他的言谈举止之间,我觉得宋兄是个正人君子。”

    &a;nbsp&a;nbsp&a;nbsp&a;nbsp“郝兄你还是太单纯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脸上能写着‘伪君子’三个字吗?这年头,多的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你啊,往后可长点儿心吧,才见人几面就觉得对方是正人君子,仔细将来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淡笑着垂下眼睫,说得不错,宋巍就是个伪君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包厢门突然被人重重踹开。

    &a;nbsp&a;nbsp&a;nbsp&a;nbsp众人惊得回过头,见到一个十四五岁的锦袍少年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进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锦袍少年不是旁人,正是刚刚在隔壁喝酒不小心听到这帮考生说话的陆晏清。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抱着双手,眯眼打量了众人一圈儿,直接问:“姓郝的是哪位?”

    &a;nbsp&a;nbsp&a;nbsp&a;nbsp非凡的衣着和玩世不恭的态度,让桌边众人纷纷猜测少年应该是京城的某位世家子弟。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带着人闯了进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位考生面面相觑过后,将目光落在郝运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尽量稳住情绪,唇边含着浅浅笑意,看向陆晏清,“我是郝运,敢问,阁下找我有什么事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冷笑一声,“爷从来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看不顺眼的,直接当场打。”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完,冲旁边的壮汉示意,“开始吧,怎么痛快怎么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几名壮汉得了令,一拥而上。

    &a;nbsp&a;nbsp&a;nbsp&a;nbsp考生们纷纷往旁边躲,但很快被壮汉钳制住,抡起拳头就开揍。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被人一脚踹中腿窝,没站稳,往前扑倒在地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壮汉顺势抬脚踩住他的背,大力地蹉碾了几下,疼得他闷哼一声。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他几位学子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痛呼声,求饶声混成一片。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保持着被壮汉踩背趴在地上的姿势,双手握成拳,看向陆晏清的眼神阴冷而怨毒。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上前,脚底往他脸上踩了个大鞋印子又收回去,似乎嫌鞋底脏了,再次伸过来,往他脸上蹉了蹉。

    &a;nbsp&a;nbsp&a;nbsp&a;nbsp见郝运赤红着眼,一副恨毒了自己的样子,陆晏清忽然笑起来,“爷住在昌平长公主府,不怕死的话,你就来寻仇。”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脸色有瞬间的僵硬,愤怒的拳头终归是在得知对方身份以后松了松,“我自认为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却直接派人来打伤我朋友,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爷就喜欢欺人太甚。”陆晏清拖把椅子过来坐下,没个正行地翘着腿,脊背懒洋洋地往后靠了靠,“至于为什么打你,爷想打人,还需要理由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闻言,眸底的那股子凌厉化为怒火,可终究,不敢发作。

    &a;nbsp&a;nbsp&a;nbsp&a;nbsp来京城这么久,他没少打听权贵们的消息,知道长公主府有一位人见人怕的小霸王。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不出所料,眼前这位就是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始终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得罪了他。

    &a;nbsp&a;nbsp&a;nbsp&a;nbsp哪得罪了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让人打郝运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宋巍是他准备要对付的人,自己都还没欺负上,能让别人在旁边说三道四?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管什么居心,动了他的目标,就都该死!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带着人走后,同窗捂着鼻血问郝运,“你到底怎么得罪京城的纨绔子弟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解释不上来,同窗们纷纷认为自己挨打是被郝运带累,一个个冷哼着拂袖离开酒楼,今日因他而遭此奇耻大辱,以后都不想再和郝运有往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郝运看着先前称兄道弟,转眼就跟他离心离德的同窗,咬紧牙关。

    &a;nbsp&a;nbsp&a;nbsp&a;nbsp昌平长公主府!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听便是他这辈子都惹不起的地方。

    &a;nbsp&a;nbsp&a;nbsp&a;nbsp可他不甘心白白受了今日的屈辱。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丝毫不知道郝运因为他被陆晏清揍了一顿,四月二十六日这天,按时和谢正一块,入宫参加殿试。

    &a;nbsp&a;nbsp&a;nbsp&a;nbsp殿试是科举最后一关,只有过了殿试,才算是真正的天子门生。

    &a;nbsp&a;nbsp&a;nbsp&a;nbsp对于这二百八十名考生来说,殿试是个让人既期待又忐忑的关卡。

    &a;nbsp&a;nbsp&a;nbsp&a;nbsp期待自己能在最后一关大放异彩,又忐忑即将见到当今圣上,怕顶不住天子之威。

    &a;nbsp&a;nbsp&a;nbsp&a;nbsp别人顶不顶得住宋巍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看到光熹帝的第一眼,直接愣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姓肖,你们夫妻俩做的那些事,我全知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年轻人,说说吧,你为什么参加科举?”

    &a;nbsp&a;nbsp&a;nbsp&a;nbsp“年轻人,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一直以为,那位“肖老爷”口中的“还会再见面”,指的是后来在银楼他们看中同一只镯子那次。

    &a;nbsp&a;nbsp&a;nbsp&a;nbsp直到此刻他才真正领悟了那句话的意思。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来,肖只是趙的一部分,他姓趙不姓肖,所谓的“再见面”,是指科举最后一关,由他亲自主持的殿试。

    &a;nbsp&a;nbsp&a;nbsp&a;nbsp难怪当年刚见面的时候,对方会那么直白地问他,为什么想考科举。

    &a;nbsp&a;nbsp&a;nbsp&a;nbsp光熹帝的目光轻飘飘从宋巍面上掠过,脸上笑容慈和得像极了当年初见,心中却暗骂了一句兔崽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本还想着让人把他的名次往后挪一挪,他可倒好,直接考个倒数。

    &a;nbsp&a;nbsp&a;nbsp&a;nbsp真他娘的长脸!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完全不知道才刚见面,光熹帝已经在心里骂娘,随着众考生一同行三叩首大礼,之后回到座位上。

    &a;nbsp&a;nbsp&a;nbsp&a;nbsp答题卷发下来,光熹帝当庭出题:就安民、兴贤和吏治三方面写一篇策论。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研了墨,提笔的时候突然发觉大脑里一片空白,像是出现了短暂的失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因为见到天子而怯场,所以完全没可能是由于过分紧张而忘了该怎么答卷。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他就是什么答案都想不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殿试这天,温婉临盆,夜间就发动的,天亮了孩子还不见冒头。

    &a;nbsp&a;nbsp&a;nbsp&a;nbsp稳婆说,温婉盆骨太小,极有可能会难产。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急得在院里直打转,让二郎媳妇回她娘家那头去看看,有没有经验更老道的产婆,抓紧的请过来给三郎媳妇接生,务必要让大小都平安。

    &a;nbsp&a;nbsp&a;nbsp&a;nbsp女人生孩子,谁都是往鬼门关前打了个回转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生三丫的时候就不太顺,知道那滋味儿不好受,婆婆一喊,她马上动身回了娘家。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站不住脚,心里紧张,时不时地跑到产房外去听听。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自然没声儿,倒是产婆不停地让她用力。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满头大汗,她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宝宝就是不见出来,整个人越来越虚弱。

    &a;nbsp&a;nbsp&a;nbsp&a;nbsp恍惚间,她似乎看到相公发着高烧坐在考试的号舍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顶棚上漏下来的雨,还看到他撑不住昏迷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心疼相公,眼里聚起一层水雾,变得模糊,她双手攥紧床单,用力的同时想把幻象中的人叫醒。

    &a;nbsp&a;nbsp&a;nbsp&a;nbsp“相公——呃……”

    &a;nbsp&a;nbsp&a;nbsp&a;nbsp“呜哇呜哇——”

    &a;nbsp&a;nbsp&a;nbsp&a;nbsp两道声音同时在产房内响起。

    &a;nbsp&a;nbsp&a;nbsp&a;nbsp只不过,大的嘶哑,小的洪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带着产婆进院门的时候,刚巧听到小婴儿的哭声,她大喜,看向婆婆,“娘,三弟妹生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有些回不过神来,“三郎媳妇生了?太好了……哎不对,刚刚那是谁的声音?”

    &a;nbsp&a;nbsp&a;nbsp&a;nbsp------题外话------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前说婉婉临盆恢复的,你们都是人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糖婚:神秘娇〕〔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三国处处开外挂〕〔地狱狂兵〕〔万界基因〕〔我在火影画漫画〕〔重生之活在电影里〕〔我不想当巨星〕〔王超之纵横异世〕〔天师上位记〕〔妃谋天下:浴火归〕〔修破玄尊〕〔头号追妻令:老婆〕〔神兽管理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