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大护卫夏洛〕〔我看到了你的死亡〕〔将军,孤本红妆〕〔九零农媳有点甜〕〔网游大相师〕〔仙道长青〕〔厉少又来撒糖了〕〔穿越之千丝万缕〕〔东晋北府一丘八〕〔次元法典〕〔婚字当头〕〔士女成凰〕〔无尽的遗落〕〔娇媛〕〔掌欢〕〔空间女的田园生活〕〔都市无上仙王〕〔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最强手机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83、三郎的霉历史(3更)
    见宋元宝傻站在原地,宋婆子过来拉他,“怎么着,去一趟京城,都不认识你娘你奶了?”

    直到宋婆子拉了凳子给他坐下,宋元宝才回过神,眨巴眨巴眼睛望着温婉,感觉像是在做梦,“娘?”

    他试探着问了一句,发现自己语气有点儿虚,似乎怕刚才听到的声音只是幻觉。

    温婉看出来他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笑了笑,没再出声吓他。

    宋婆子说:“你娘生进宝那天就开嗓了,怕打扰你爹考试,没写信去京城。对了元宝,咋就见你一个人,你爹呢?”

    又是弟弟进宝,又是娘开了嗓能说话,这信息量有点儿大,宋元宝短时间内还需要消化,就没马上回答宋婆子的问题。

    过了会儿,才低声道:“爹没来,他考中探花郎当了官,已经入翰林院任职了,告不了长假,让我来接娘和爷奶去京城。”

    “啥?探花郎?”

    你要说会试、殿试、一甲进士、二甲进士之类的陌生词汇,宋婆子指定两眼一抹黑,还得问你那是啥玩意儿,但你要说探花郎,她马上就明白了。

    状元、榜眼、探花。

    三鼎甲这响当当的名头,没见过也听过,戏文里就常出现。

    只不过宋婆子觉得,自家儿子高中探花郎这事儿,比戏文还戏文,听着像假的。

    “元宝,你没开玩笑吧?”

    “这么大的事儿,我能开玩笑吗?”宋元宝说着,回忆起他爹跨马游街那天街道上人山人海的盛况来,说他爹因为长得太好,被阁楼上的姑娘抛了好多绣球,不过他爹机智,全避开了,一个都没砸中。

    温婉靠坐在床头,怀中抱着进宝,脑海里不觉浮现出相公穿红袍的样子,上次见他穿一身红,是在三年前成亲的时候,她至今都还能回忆起他拿着秤杆挑开自己盖头时的细节。

    那时候她见他,脑海里只剩俩字:好看。

    虽然这次因为要生宝宝留在宁州没能亲眼得见,温婉还是不难想象,相公肯定比成亲那年还好看。

    不过,比起相公高中探花郎的好消息,温婉更想知道他在考前都经历了些什么。

    “元宝,你快跟我说说,我没在的这几个月,你爹都碰上什么事儿了?”

    温婉总觉得,进宝出生前一刻钟自己看到的那些,或许会是真的。

    宋元宝说没碰上什么大事,只不过上京途中他爹削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手,到了客栈,沐浴又不慎跌倒把脚给崴了。

    除此之外,一切顺遂。

    温婉沉默,不是信了元宝,而是察觉得出他在撒谎。

    既然要瞒着,说明是真碰上不好的事儿了,眼下婆婆在,若是自己刨根究底问出来,非但帮不上忙,还会让婆婆跟着提心吊胆。

    “那你爹手上的伤养好了没?”温婉看向宋元宝,又问。

    宋元宝说没到京城就好了,否则也不能顺利去参加考试,还直接高中探花郎。

    周氏洗完尿布,探进半个脑袋来问外面那几个护卫怎么招待。

    宋婆子这才反应过来还有客人,忙打开帘子出去把人请进来喝茶。

    宋元宝从凳子上抬起屁股,挪到温婉的床榻边坐下,视线看向她怀里的小家伙。

    天气越来越热,温婉怕小家伙柔嫩的肌肤受不住闷,白天气温高的时候就没用襁褓,把他身上的棉袄换成绣着虎头的大红兜肚。

    这会儿小家伙的胳膊和小臂露在外头,肉得像两节莲藕,中间有明显的分界线,瞧着就软乎乎的。

    宋元宝都不敢碰他,可是看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主动伸手轻轻握住他的小手掌。

    滑滑嫩嫩的肌肤触感,让人不忍心加重一丁点的力道,怕弄疼他。

    见小家伙冲自己咧了咧嘴,宋元宝心里软得一塌糊涂,问温婉,“娘,弟弟是叫进宝吗?”

    温婉“嗯”了一声,“你奶奶取的小名,大名等见到你爹再让他亲自取。”

    “为啥要重新取大名?”宋元宝似受到不公平待遇地瘪瘪嘴,“我都能叫元宝,弟弟叫进宝不是挺好的吗?外头人一听就知道我们是两兄弟。”

    温婉感受到来自十一岁孩子的抗议,唇边轻轻莞尔,“那你觉得元宝好不好听?”

    “好听,进宝也好听。”

    “等上了京,你爹要是也觉得好听,那咱往后就管小家伙叫进宝,好不好?”

    “万一爹觉得不好呢?”宋元宝郁闷,他爹如今可是有头有脸的翰林院编修,总不能真给小儿子取个大名叫“进宝”吧?这要传出去,会让同僚笑掉大牙的。

    都说乡下孩子名是缺啥取啥,进宝进宝,不就是让弟弟招财?

    ——你说你都入翰林院了,升官发财迟早的事儿,至于让儿子给你招财?

    光是自己这么想着,宋元宝就觉得他爹一定不会同意弟弟叫进宝。

    温婉听出来元宝也想要个大名,缓声道:“你爹考中进士,往后你就有机会去国子监读书了,要是喜欢,等进宝取名的时候,让你爹顺道帮你也取一个。”

    宋元宝嘴角弯了弯,虽然没说话,温婉也看得出来,他很想要个跟弟弟一样亮堂的大名。

    ——

    宋元宝回乡,带回了宋巍高中探花郎在京城当官的消息,把周边几个村子的人惊得够呛。

    有人不信,还特地上门来打听。

    宋元宝也不嫌烦,谁来都笑眯眯地给人解释。

    看热闹的人听得一阵恍惚。

    ——今年这位探花郎,自打出生就霉运罩顶,干啥啥不顺,挨谁谁倒霉。

    被鹅叨,被狗撵。

    被混混错打,被流氓误伤。

    但凡要出门,无需看黄历,看了也白看,回来不是脑袋被花盆砸个包就是被被人揍得满身伤。

    有人活了一辈子,碰上不知多少倒霉事儿,见过不知多少倒霉人。

    但唯有宋巍,能刷新他们对于“倒霉”的认知。

    在宋巍身上,你永远比较不出来他碰到过最倒霉的事是什么,因为下一次,他或许会更倒霉。

    然而现在,那个因为霉运缠身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小子,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顶着霉运磕磕碰碰地爬到了科举尽头。

    三十年心酸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简直比画本子里的戏剧故事还要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