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风渺渺浮往昔花〕〔我爸给我二十亿〕〔盛世玄凰〕〔穿书之影后她黑化〕〔我真没想高调啊〕〔死得其所系统〕〔青天有鉴〕〔重生之大圣传说〕〔邪性总裁太难缠〕〔万古界圣〕〔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我真没想修仙归来〕〔神医仙婿〕〔永恒国度〕〔巧女喜当家〕〔六零俏佳人〕〔娱乐圈如此美好〕〔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佞臣惑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85、进宝满月,准备上京。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两口子也是为了谢家鱼塘来的。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a;nbsp&a;nbsp&a;nbsp&a;nbsp先前宋元宝在堂屋给谢姑妈汇报京城消息的时候,宋二郎和他婆娘就在自家屋里琢磨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对婆婆早就不抱希望,心知哪怕三郎考中进士当了官派元宝来接人,也没有他们二房的份,就没往上凑趣找没脸,跟男人商量了下,如果谢家也要上京,自家出点钱,把他们家鱼塘盘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周遭亲戚当官的当官,做生意的做生意,日子一家比一家过得红火。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一对比,发现就数自家最怂,要儿子没儿子,要银子没银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初磨破了嘴皮子才把大郎家的田给弄到手,就指望着能多产点粮食,吃不完拉去换钱,结果刚秋收完来了场连天暴雨,存粮的仓子给淹了个底儿透,粮食全部发霉,一文钱没捞着不说,还险些吃不上饭,最后两口子无奈,只能朝老人伸手。

    &a;nbsp&a;nbsp&a;nbsp&a;nbsp今年粮食还没收,二郎媳妇的心思早已经不在这上头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钱啊!她做梦都想有钱。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家以前穷酸成那样,靠着三弟妹的几样首饰换了本钱去县城开铺子,直接就发了,瞅瞅周氏这趟回来身上那穿的戴的,哪一件不让人瞧着眼红?

    &a;nbsp&a;nbsp&a;nbsp&a;nbsp想到三弟妹,二郎媳妇就更觉得心塞。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人嫌狗不要到了年纪都没人上门说亲的哑巴,嫁给了她那天生就跟运道过不去的小叔子。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打小口不能言,一个天生霉运罩顶。

    &a;nbsp&a;nbsp&a;nbsp&a;nbsp三郎定亲那年她还笑岔了气,话里话外讽刺这俩人是绝配。

    &a;nbsp&a;nbsp&a;nbsp&a;nbsp如今果真应了那句老话: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朝风水轮流转,哑巴不哑了,但凡出门就得倒霉的小叔子,高中探花郎当了官老爷,人家现在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a;nbsp&a;nbsp&a;nbsp&a;nbsp只他们家,连个屁都没有,收了大伯子家几亩田还保不住粮食。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越想越憋屈,越想越难熬。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行,她也得想点办法弄到钱,老蹲家里守着几亩薄田过日子,饿是饿不着,可一碰上事儿,拿不出银子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于是一听说谢正也考中了进士,二郎媳妇没那闲工夫去嫉妒,她头先想到的就是谢家鱼塘,别看现在规模不大,等自家弄到手好好经营一番,还愁将来没大把的钱赚?

    &a;nbsp&a;nbsp&a;nbsp&a;nbsp“娘,姑妈。”宋二郎喘了口气,开始喊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见他们两口子着急忙慌地跑进来,有些看不过去,“被鬼撵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和谢姑妈没再说话,看向二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宋二郎有些尴尬。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旁的二郎媳妇悄悄拽了他一把。

    &a;nbsp&a;nbsp&a;nbsp&a;nbsp宋二郎马上正正脸色,望着谢姑妈,直接问:“谢正考中了进士,姑妈一家是不是也要跟着上京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谢姑妈看了眼宋婆子,又看了眼宋元宝,摇头道:“元宝说,他表叔的事儿还没落实下来,暂时不确定留不留在京城,让我们安心搁家等信儿,咋了二郎?”

    &a;nbsp&a;nbsp&a;nbsp&a;nbsp宋二郎一听人家都还没落实下来,突然觉得开不了口,脸色憋得有些红。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这会儿眼睛里冒的全是银光,才不管那么多,宋二郎开不了口,她开,“姑妈,我们来,是想跟您商量件事儿,万一表弟真在京城扎了根,你们要拖家带口的上京,那鱼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们家接手呗!”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听着就觉得好笑,“你谢姑妈花了多少银子多少工夫在那鱼塘里,心都操碎了,这会儿你们家说接手就接手?天底下上哪找这么好的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忙道:“瞧娘说的,您都能想到姑妈辛苦,我们做小辈的能想不到吗?今儿个我们两口子既然主动开了口,就没有空手套白狼的道理,姑妈开个价,我们去筹钱盘下来就是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话听着还像点样儿,宋婆子没再接茬,眼皮瞟向谢姑妈,就等她这正主发话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周氏本来都要朝谢姑妈开口了,没想到宋二郎两口子会抢了先,她心里堵得慌,没好再在门外待下去,直接去了温婉的西屋,把白嫩嫩肉乎乎的小外孙抱在怀里亲了亲才算舒坦了一大截。

    &a;nbsp&a;nbsp&a;nbsp&a;nbsp堂屋这边,谈判还在继续。

    &a;nbsp&a;nbsp&a;nbsp&a;nbsp谢姑妈的态度显得模糊,没有明说不盘给他们家,也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其实很为难。

    &a;nbsp&a;nbsp&a;nbsp&a;nbsp宋二郎和他家婆娘多少斤两,谢姑妈自个儿心里有杆秤,不用旁人吹嘘什么,她清楚得很。

    &a;nbsp&a;nbsp&a;nbsp&a;nbsp光凭这俩人连大郎家那几亩田里收来的粮食都保不住就能看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a;nbsp&a;nbsp&a;nbsp&a;nbsp清水湾鱼塘里的那些鱼虾,谢姑妈见天的养着,多少有些感情,她不是不念着亲戚情分,只是不想把自己的心血交给不懂行的人,就算最后她收了钱,想到鱼虾有可能死在二郎夫妻手上,心里还是觉得膈应,有种宁愿把鱼放生也不卖的冲动。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事儿最终就以谢正没来信让谢家上京为由,没谈成。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也不泄气,想着有这层亲戚关系在,到时候请婆婆帮着说两句话,姑妈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会给个面子把鱼塘让给他们家。

    &a;nbsp&a;nbsp&a;nbsp&a;nbsp递个眼色让宋二郎先回去,二郎媳妇顺势坐了下来,摸摸宋元宝的脑袋,问了他几句宋巍在京城的情况。

    &a;nbsp&a;nbsp&a;nbsp&a;nbsp听说三郎自己买了房子,如今高中,皇上赐了探花及第的牌匾,那匾额就挂在他自己买的小院门楣上。

    &a;nbsp&a;nbsp&a;nbsp&a;nbsp二郎媳妇觉得自己想吐血的那股劲止都止不住。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这次回来,除了让爷奶收拾东西准备上京之外,还得去镇上办一下退学手续,他爹如今是正六品翰林官,他是官宦子弟,等他爹再往上升一升,他就能拿到名额直接入国子监成为监生。

    &a;nbsp&a;nbsp&a;nbsp&a;nbsp监生是免府考县考和院考的,进去就相当于秀才,等到科举年直接参加乡试。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办完退学手续,进宝刚好满月。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请了村里几个妇人来帮厨,摆了席,排场挺大。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来,是为庆贺小孙子满月之喜。

    &a;nbsp&a;nbsp&a;nbsp&a;nbsp二来,是为宋巍高中探花郎请村里人吃饭。

    &a;nbsp&a;nbsp&a;nbsp&a;nbsp三则,他们马上就要收拾东西走人,于情于理在离开之前都该请三亲六戚来聚一聚。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因着进宝月份小不会马上启程,宋婆子也不想后面再麻烦一回,干脆所有的酒席都摆到一块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屋里闷了一个月,温婉终于能清清爽爽地洗个澡换身轻薄衣衫出来见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亲戚们吃了饭,纷纷挪到西屋去看进宝。

    &a;nbsp&a;nbsp&a;nbsp&a;nbsp天气太热,进宝只穿着一件小肚兜,上面绣着“岁岁平安”的字样。

    &a;nbsp&a;nbsp&a;nbsp&a;nbsp小胳膊小腿儿全露在外面,这会儿躺在摇篮里,见周围一双双眼睛盯着自己,先前还啊啊叫的他突然安静下来,乌溜溜的眼珠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像是在找谁。

    &a;nbsp&a;nbsp&a;nbsp&a;nbsp没见着自己唯一熟悉的亲娘,小家伙嘴巴一瘪,哭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正在外头接受亲戚们的“连环拷问”,听到进宝的哭声,大步进了西屋。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家伙哭得眼泪鼻涕都糊到一块儿,旁人越抱哭得越凶。

    &a;nbsp&a;nbsp&a;nbsp&a;nbsp见亲娘来,小家伙才勉强止了哭声,但似乎还是觉得委屈,一抽一抽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把孩子抱起来擦眼泪擦鼻涕,见小家伙乖下来,就有人唏嘘:“官老爷家的娃就是不一样,才一个月就会认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失笑,“哪会认人,只怕是在月子里头没见过这么多人,一下子见到了,有些不适应而已。”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不能够。我倒是觉得,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子打地洞,三郎小时候就跟旁人不一样,没准儿进宝就遗传了他爹,也跟别的娃不一样,将来是个有大出息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嘛,人一旦有了身份有了地位,放个屁都是香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进宝他爹要没高中探花郎,进宝就算遗传,也只能是遗传他爹的霉运接茬倒霉,可他爹高中了,那他遗传下来的就只是聪明才智,什么霉运罩顶,统统见鬼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以前还没发现,进宝他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个都长着火眼金睛生了神仙本事,娃才一个月就能看出官运看出姻缘来,简直厉害得不得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没再跟人扯,把小家伙哄睡着之后带着亲戚们外间说话,怕吵到孩子。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回乡之前,宋巍特地交代了他要专程请镖局把他书房里的那些宝贝运送上京。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几日宋元宝都在书房里忙活。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偶尔会趁进宝睡着了来帮他。

    &a;nbsp&a;nbsp&a;nbsp&a;nbsp知道里头全是稀罕物,俩人都不敢太用力。

    &a;nbsp&a;nbsp&a;nbsp&a;nbsp古董先上京,元宝又陪着温婉在家晃了两个月,等小家伙过了百日,宋婆子才找人看了日子,准备上京。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与此同时,谢家那边已经收到了谢正的书信,说是考试过了,会留在京城,让他爹娘媳妇儿、二弟二弟妹把家里该收的东西收一收,举家迁去京城。

    &a;nbsp&a;nbsp&a;nbsp&a;nbsp------题外话------

    &a;nbsp&a;nbsp&a;nbsp&a;nbsp感觉在写大结局的前奏,是不是下一章夫妻见面直接结局算了(*/w\*)

    &a;nbsp&a;nbsp&a;nbsp&a;nbspps:月底啦,票票走起来,下章就让见面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