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多元宇宙之执剑求〕〔神级大明星〕〔我的高端文艺人生〕〔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三界好公仆〕〔重生之最好时代〕〔重生奶爸之老实人〕〔救了冷傲班花以后〕〔谍海猎影〕〔淑苑〕〔瓷界无痕〕〔叶尘〕〔妖孽弃少在都市〕〔重生之吾不枉此生〕〔都市至尊狂兵〕〔我的创业时代〕〔影后的嘴开过光〕〔恋战新梦〕〔荣耀的华娱〕〔前任遍仙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87、久别重逢,谢正的震惊(1更)
    &a;nbsp&a;nbsp&a;nbsp&a;nbsp隔着三丈多宽的街道,那声音显得格外轻柔绵软,却实实在在钻入了宋巍的耳朵里。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能清晰看到他有一瞬间的驻足,随后迈开长腿,径直朝自己走来。

    &a;nbsp&a;nbsp&a;nbsp&a;nbsp素来缓稳的步子,破天荒地有了大步流星的急切。

    &a;nbsp&a;nbsp&a;nbsp&a;nbsp印象中,他极少有失态的时候,即便偶尔有,也不过片刻,很快消失于无形。

    &a;nbsp&a;nbsp&a;nbsp&a;nbsp眼下见男人步履匆匆,可见心绪并没有面上表现得那样平稳。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唇角笑意更浓。

    &a;nbsp&a;nbsp&a;nbsp&a;nbsp身量高的人走起路来不费劲,很快在她面前站定。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抬眼与男人对视,看到他那双湛黑眸子里漾起了波澜。

    &a;nbsp&a;nbsp&a;nbsp&a;nbsp很浅,却已经出卖了他起伏不定的内心。

    &a;nbsp&a;nbsp&a;nbsp&a;nbsp“怎么不提前写信告诉我今天到?”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说着,很自然地抬手将贴在她面颊上的发丝轻轻勾到耳后。

    &a;nbsp&a;nbsp&a;nbsp&a;nbsp身上一丝不苟的绯色正六品文官服使得这个动作有了放纵的味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面颊微微的烫,心中那点紧张感消失,冲他笑笑,语气听似轻松随意,“想给你个惊喜。”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莞尔,眼底染上愉悦,像是认可了她的话。

    &a;nbsp&a;nbsp&a;nbsp&a;nbsp脑海里不禁想起一年前,他每天读书之余都要抽空亲自给她煎药盼着她能早日恢复的情形。

    &a;nbsp&a;nbsp&a;nbsp&a;nbsp后来她突然被查出有孕,陷入两难抉择。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毅然决然想要弃子保她,不是不在乎孩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在他心里,孩子和她同等重要。

    &a;nbsp&a;nbsp&a;nbsp&a;nbsp只不过到了非要择一不可的地步,两相权衡之下,他认为保她更有稳妥性。

    &a;nbsp&a;nbsp&a;nbsp&a;nbsp孩子没了,将来或许还有机会。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她一旦停止医治,就失去了唯一的可能。

    &a;nbsp&a;nbsp&a;nbsp&a;nbsp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目光不会再拘泥于缠绵悱恻的情情爱爱,而更注重家的完整。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这个小家能完整的前提,是她也完整。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她最终的决定与他开初的意愿背道而驰,想想却也在情理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作为母亲,她想牺牲自己保住孩子,无可厚非。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作为男人,作为丈夫,相比较一意孤行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她,他更该给她足够的尊重和理解。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一年前,他先妥协。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留有遗憾,但更多的,是庆幸。

    &a;nbsp&a;nbsp&a;nbsp&a;nbsp庆幸自己没有因为坚持己见而失了孩子失了她。

    &a;nbsp&a;nbsp&a;nbsp&a;nbsp如今她突然的开口,的确让他感到意外之喜。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胡同小院隔翰林院有些距离,温婉是趁着徐家马车还没回去,让人送过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上车之际,温婉回头问宋巍,谢正是不是也在翰林院,要不要等他。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点了下头,“外面冷,上车等。”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着,亲自给她打开帘子。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才刚坐下没多会儿,肩头就被一只修长手臂搂住。

    &a;nbsp&a;nbsp&a;nbsp&a;nbsp男人温热的怀抱来得猝不及防。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仰头,见他不知何时已经摘了官帽放在一旁。

    &a;nbsp&a;nbsp&a;nbsp&a;nbsp官帽下,是梳得一丝不苟的四方髻,无形中添了几分禁欲。

    &a;nbsp&a;nbsp&a;nbsp&a;nbsp像是已经等不及,都没让她开口说点什么,他已经低头将人吻住。

    &a;nbsp&a;nbsp&a;nbsp&a;nbsp薄唇辗转,舌尖轻车熟路地撬开齿关。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心跳加快,双手自然而然地圈住男人的脖颈浅浅回应。

    &a;nbsp&a;nbsp&a;nbsp&a;nbsp浓重的呼吸在彼此之间火热交缠。

    &a;nbsp&a;nbsp&a;nbsp&a;nbsp成亲三年,同样的事不是没做过。

    &a;nbsp&a;nbsp&a;nbsp&a;nbsp只不过如今小别数月再重逢,又是她失声这么多年头一次开口跟他说话。

    &a;nbsp&a;nbsp&a;nbsp&a;nbsp有些感觉就来得格外强烈,也格外敏感。

    &a;nbsp&a;nbsp&a;nbsp&a;nbsp帘子紧闭的昏暗车厢内,素来在男女情事上克制的宋巍竟也有失控的一天,大手探进她衣襟。

    &a;nbsp&a;nbsp&a;nbsp&a;nbsp贴着滚烫的肌肤,不难想象她此时全身上下都泛着红。

    &a;nbsp&a;nbsp&a;nbsp&a;nbsp怀孕后,两人几乎没怎么亲热过,被男人一引导,温婉有些意乱情迷。

    &a;nbsp&a;nbsp&a;nbsp&a;nbsp若非外面传来谢正的询问声,她恐怕也会跟着失控到任由他为所欲为的地步。

    &a;nbsp&a;nbsp&a;nbsp&a;nbsp搂在她背上的手臂收紧,温婉感觉得出他的意犹未尽,低低笑着伸手把人推开,尔后简单整理了一下仪容。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大概是听车夫说温婉回来了,又见马车帘子紧闭,难免朝着某个方面猜想,就没再靠近,挪到一边等着。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怕误会,一把掀开帘子,冲着谢正的背影喊了一句,“还不上车?一会儿天都该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

    &a;nbsp&a;nbsp&a;nbsp&a;nbsp脊背僵硬了一瞬,他猛地回头,正对上温婉笑盈盈的小脸。

    &a;nbsp&a;nbsp&a;nbsp&a;nbsp胸腔内的震惊难以描述,谢正像被定在了原地,一步也挪不开。

    &a;nbsp&a;nbsp&a;nbsp&a;nbsp相比较宋巍的不显山不露水,谢正的反应无疑太过强烈。

    &a;nbsp&a;nbsp&a;nbsp&a;nbsp等不到人过来,宋巍挑帘下去,走到他身旁,平静的语调,“姑母他们也跟着一块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谢家上京是早晚的事,虽然跟宋家同时来让谢正觉得意外,但比起听到温婉的声音,那些事似乎变得微不足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先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儿?”谢正用下巴点了点马车方向。

    &a;nbsp&a;nbsp&a;nbsp&a;nbsp马车里,温婉已经放下了帘子,但仍旧能感觉到谢正投来的视线,充满探究疑惑和毫不掩饰的震惊。

    &a;nbsp&a;nbsp&a;nbsp&a;nbsp“我还来不及细问。”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的回答简直让谢正抓狂。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大的事儿,他竟然不第一时间问清楚,刚才在马车里那么久……

    &a;nbsp&a;nbsp&a;nbsp&a;nbsp算了,比起小别重逢的甜蜜亲热,天大的事都不叫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同为男人,谢正忽然就理解了宋巍。

    &a;nbsp&a;nbsp&a;nbsp&a;nbsp等他平复好情绪,两人才前后上了马车。

    &a;nbsp&a;nbsp&a;nbsp&a;nbsp怕气氛尴尬,温婉主动开口解释,“临盆那天我就开声了,只不过当时刚生产完,状态不是很好,按照大夫的话喝蜂蜜水调理了一个月,出月子以后,有请了大夫再来看,大夫说恢复得不错,无需再用药。”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嫂嫂还是那个模样娇美的小嫂嫂,可今儿就是说不出的别扭。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多少猜到谢正不适应,笑笑之后止了声。

    &a;nbsp&a;nbsp&a;nbsp&a;nbsp过了好一会儿,谢正才望向宋巍:“所以这叫什么?上天厚待?”

    &a;nbsp&a;nbsp&a;nbsp&a;nbsp又问温婉:“孩子几时生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想了下,回他:“四月二十六。”

    &a;nbsp&a;nbsp&a;nbsp&a;nbsp闻言,谢正直接愣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四月二十六,是他们殿试的日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显然也有些意外。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记得那天自己一开始似乎出现了短暂的失忆,听完考题之后,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出来,后来不知怎么的,突然之间文思泉涌,提前写完了答卷。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时他还特地算了算婉婉临盆的日子,但怎么都想不到会和殿试同一天。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可有意思了。”谢正突然乐了起来:“难怪三表哥能一举高中探花郎,想来是这孩子带来的福分和运气帮了你一把。”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不置可否,看向温婉的目光更添温柔。

    &a;nbsp&a;nbsp&a;nbsp&a;nbsp以前他不会信这些,自从知道了婉婉的小秘密,宋巍突然觉得,“老天爷”是存在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说法,放在别人身上或许还行。但对他而言,命就是命,即便他再怎么努力,也逆不了苍天改不了命盘,否则他不会挣扎了三十年还没摆脱随处可见的霉运。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换个角度想,这未尝不是上天撮合他和婉婉的另一种方式。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霉运缠身,一个口不能言。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是天缺,一个是地憾。

    &a;nbsp&a;nbsp&a;nbsp&a;nbsp茫茫雪野里,他们是能互相温暖彼此的最后两块炭火。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胡同小院的情况温婉了解,住不进谢家那么多人,温婉问了下谢正,打算怎么安置他爹娘兄弟。

    &a;nbsp&a;nbsp&a;nbsp&a;nbsp谢正看了宋巍一眼,没吭声。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有些疑惑,也看向宋巍。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缓声道:“我置办了两套院子,就在翰林院附近,姑母他们跟着就能搬进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两套?”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的房价,刚来京城那年温婉就大致了解过了,越是接近这些重要衙门的房子,越贵得离谱。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颔首,“得亏你们请镖局把东西送来的及时,翰林院掌院学士听说我爱好收藏古董,亲眼见过之后以两套院子为代价,挑走了两件。”

    &a;nbsp&a;nbsp&a;nbsp&a;nbsp掌院学士是翰林院的最高官员,也是宋巍他们的上峰。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一直都知道相公收藏的宝贝值钱,但没想到能值钱到这地步。

    &a;nbsp&a;nbsp&a;nbsp&a;nbsp两套院子换两件宝贝,那位掌院学士得是多有钱多喜欢古玩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道:“那两套院子,一套是给我们备的,另一套给谢家。”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想着,凭宋巍和谢正的关系,送他一套也正常。

    &a;nbsp&a;nbsp&a;nbsp&a;nbsp谁料宋巍又说:“谢家有个装泡菜的坛子,我在很多年前就看中了,只不过一直没开口。”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一听,明白了,合着掌院学士用两套院子换他的宝贝,他又用其中一套去换谢家的泡菜坛。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泡菜坛子而已,换一套院子,不懂古玩价值的温婉不太能理解。

    &a;nbsp&a;nbsp&a;nbsp&a;nbsp------题外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差点给自己放了个假o(n_n)o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魔法塔的星空〕〔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好孕鲜妻,一胎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