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至尊〕〔商海风云〕〔天降萌妻爱意欢梁〕〔重生六零:翻身做〕〔软肋〕〔武神血脉〕〔完美女婿〕〔苏酒娘〕〔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真没想高调啊〕〔恋战新梦〕〔长生五千年〕〔雪落关山〕〔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家有悍妻怎么破〕〔影帝今天做人了吗〕〔无敌双宝:首席大〕〔雄起都市〕〔叶黎笙陆承屹〕〔大王有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96、三郎见丈母娘(1更)
    &a;nbsp&a;nbsp&a;nbsp&a;nbsp搬到新院子以后,公婆住在北屋,宋巍和温婉小两口带着进宝住东屋,宋元宝住在西屋。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的书房比胡同院和宁州老家的都大,除了书架,还放了好几排多宝阁,专门用来摆放他收集的古玩字画。

    &a;nbsp&a;nbsp&a;nbsp&a;nbsp有婆婆在,进宝多数时候是她带,温婉得了空就去书房掸掸灰擦擦尘。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下衙回来的时候见书房门开着,他没急着回房换下官袍,缓步走向书房。

    &a;nbsp&a;nbsp&a;nbsp&a;nbsp房门虚掩,里面安静得听不到任何声音。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伸出手,轻轻将门推开些,入眼处是小媳妇儿单薄的背影。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正踮着脚尖,准备把多宝阁最高层的细颈梅瓶拿下来擦擦上面的灰。

    &a;nbsp&a;nbsp&a;nbsp&a;nbsp听到推门声,温婉惊得一个后退。

    &a;nbsp&a;nbsp&a;nbsp&a;nbsp拿着梅瓶的那只手有些不稳,眼瞅着连人带梅瓶就要摔到地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快速走过去,及时搂住温婉的腰身,另一手接过梅瓶,将人扶正。

    &a;nbsp&a;nbsp&a;nbsp&a;nbsp见梅瓶没事儿,温婉后怕地抚了抚胸口,又有些嗔怪地瞪他一眼,“你怎么走路没声儿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将梅瓶放到下面一格她够得着的地方,语调轻缓,“往后高处的东西拿不到就别瞎逞强,真跌倒了,我不可能每次都及时出现。”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秀美微挑,“那你是心疼花瓶还是心疼我?”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瞧着她白皙干净的侧脸,眼底有兴味涌上,“你跌倒可能不会受伤,花瓶跌倒,一套院子没了,觉得我该心疼谁?”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沉默了会儿,“那看来,往后我还是当个花瓶的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鸡毛掸子,没打算再继续清理,看向宋巍,“相公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看了眼前一刻还伶牙俐齿转瞬间就变成贤妻的小丫头,觉得说不出的可爱,没急着让她走,长臂很轻易就圈住她的腰。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进来的急,书房门没关。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面上飞了红霞,嗔他,“松开,一会儿让人瞧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没松,搭在她腰窝处的大掌轻轻摩挲。

    &a;nbsp&a;nbsp&a;nbsp&a;nbsp无意识的动作,引得温婉轻颤连连。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正酥麻难受,耳边听到男人的声音,“皇上今日传召,让我去长公主府送礼。听皇上那语气,长公主与他的关系似乎不太亲厚,你觉得我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要说些什么样的话才能让长公主欣然收下贺礼?”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温婉心生好奇。

    &a;nbsp&a;nbsp&a;nbsp&a;nbsp“嗯,皇上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a;nbsp&a;nbsp&a;nbsp&a;nbsp“那皇上交给你的这个任务不简单啊!”温婉分析道:“不知内情的情况下,很容易触到对方霉头,我觉得,相公还是找徐少爷打听打听,没准他会知道些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轻嗯一声,他也是这么打算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皇家水太深,光熹帝明面上是让他去送贺礼,谁知道背地里打的什么主意,一个不小心,自己就得变成这对兄妹斗法的牺牲品,得不偿失。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最近在忙着准备大婚,没料想宋巍会亲自找上门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横了前来禀报的门房一眼,“怎么那么没眼力劲儿?亲家舅哥你也敢拦在外头?还不快去把人给我请进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门房听言,快速去大门外点头哈腰地把宋巍请到前厅。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穿过游廊,看到宋巍,啧啧两声,“稀客啊!舅兄难得登门,是打算来监督监督大婚进程还是为了别的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着,跨进厅堂亲自给宋巍倒茶。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接过茶碗,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厅堂内的下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明白过来,挥手让众人退下。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吧,什么事儿这么严肃?”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挨着他旁边坐下,脊背往后靠,双手懒洋洋地搭在太师椅扶手上。

    &a;nbsp&a;nbsp&a;nbsp&a;nbsp“想向你打听个人。”宋巍说:“昌平长公主。”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一愣,“打听她干嘛?”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如实道:“皇上让我去长公主府送生辰贺礼,我怕到时言行不当得罪了贵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恍然,直接告诉他,“我爹以前是陆驸马手底下的大将,某回喝醉酒,我听他吐了几句。

    &a;nbsp&a;nbsp&a;nbsp&a;nbsp陆驸马原先因为战功显赫被封为大将军侯,手握二十万兵权,后来不知为什么,皇上突然下旨,将在外养病三年多刚回京不久的昌平长公主赐给他。

    &a;nbsp&a;nbsp&a;nbsp&a;nbsp咱大楚朝的规矩你也知道,尚了公主,驸马就没实权。

    &a;nbsp&a;nbsp&a;nbsp&a;nbsp当时拿到赐婚圣旨,所有人都劝陆驸马去求皇上收回成命,只他本人一言不发,盯着赐婚圣旨看了很久,扔下一句‘皇命不可违’就把兵权交出去回家准备大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爹还说,他一直以为陆驸马是因为对那位长得倾城绝色的公主动了心,所以甘愿为美人抛兵弃权,可是某回他无意中得见,陆驸马和长公主的关系并不如外头传言的那样恩爱,看样子,也仅仅是因为身不由己而简单维持着夫妻关系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至于长公主本人,她大概是因为身子骨不好,常年深居简出,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她和皇上之间的龃龉可能正是因为这桩亲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听完,心中有了个模糊的大概。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突然疑惑,“你不是翰林官吗?给长公主送礼的事儿,怎么摊到你头上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没说光熹帝弄了六幅赝品让他去辩画,这种言辞,无疑是在打光熹帝的脸。

    &a;nbsp&a;nbsp&a;nbsp&a;nbsp只道:“我手上有一幅晋朝柳先生的墨宝,这位大家的作品是长公主的心头好,皇上索性就把送礼的任务归到我头上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感觉有点儿坑。”徐恕嘀咕道:“长公主性子冷,连驸马都能被她拒之千里,你若是打着皇上的名号去送礼,碰壁的可能性很大,到时候完不成任务,你怎么交差?”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面上未见丝毫慌乱,浅啜一口茶,“只能随机应变。”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看着他,“那要不,我让人再去打探点小道消息?知道的越多,你到时候心里有底,也好见机行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摇头,“皇家的事,知道的越多,麻烦越多,稍有不慎可能还会因此而丢命,有你刚才说的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回到家,宋婆子抱着进宝去了隔壁谢姑妈家串门,宋元宝也在,教谢家几个小子念书认字。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老爹正拿着花洒往花盆里浇水。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坐在堂屋给进宝做小棉袄,有些困,正准备回屋躺会儿,就见宋巍进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睡意减了大半,扔下手里的活儿,起身帮他把肩头的披风拿下来挂在门后,一边问他,“怎么样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坐下来喝了口小媳妇儿递来的热茶,把徐恕告诉他的说了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听得频频皱眉,“那这么说,还真不是个好差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她甚至有些怀疑皇上跟前的人是不是都提前知道任务艰巨,所以才会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让这桩苦差落到自家相公头上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不想让她跟着忧心,岔开话题,问:“进宝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娘抱着去隔壁谢姑母家串门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问:“他见不着你不会哭?”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笑道:“进宝和他奶亲厚,不至于。再加上我坚持喂蛋羹米糊,他快断奶了,就不太粘我。”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想到什么,嗯一声,“也好。”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生辰这天,公主府一片热闹。

    &a;nbsp&a;nbsp&a;nbsp&a;nbsp换了以往,长公主是不屑大办的,今年不同,她和驸马重修于好,闺女生了个大胖小子不说,还恢复了嗓子能开口说话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对长公主而言,这是她过得最顺心最舒坦的一年。

    &a;nbsp&a;nbsp&a;nbsp&a;nbsp人一旦没了烦心事,精神和兴致都会比以往高涨几个倍。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当陆驸马提出帮她多宴请几个宾客好好办一场的时候,长公主没有拒绝。

    &a;nbsp&a;nbsp&a;nbsp&a;nbsp还不到正午,公主府门前已经停了好几辆华丽的马车。

    &a;nbsp&a;nbsp&a;nbsp&a;nbsp宴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夫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带着那幅画上门的时候,因为没有请柬,在门口就被护卫拦住。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没向护卫介绍自己的身份,只说:“听闻长公主对晋朝柳先生的作品颇有研究,在下手上有一幅画,疑似柳先生的真迹,想请长公主帮忙掌掌眼,不知能否通融一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几名护卫面面相觑。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喜好晋朝柳先生的作品在府上不是什么秘密,他们这些做护卫的都知道,只不过今日是长公主生辰,谁知道这人是来捣乱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正准备把人打发走,里面传来陆晏清的声音,“干嘛呢你们几个?”

    &a;nbsp&a;nbsp&a;nbsp&a;nbsp护卫闻言,急忙让出条道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晏清背着手跨出门槛,一眼见到宋巍抱着个装画轴的盒子立在门外,眼底的鄙夷毫不掩饰,“我当是谁,驸马爷亲自出面去请都不肯来的人,今日竟然主动送上门?怎么着,在翰林院捞不到油水,后悔了?爷告诉你,过了那村,就没那店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垂下眼睫,神色平静,“我今日来,是有事想请长公主帮忙。”

    &a;nbsp&a;nbsp&a;nbsp&a;nbsp“长公主是你这种人能随便见的?”陆晏清打算借机劈头盖脸损他一顿,长公主突然在下人的簇拥下走出来,声音威严。

    &a;nbsp&a;nbsp&a;nbsp&a;nbsp“晏清,不得无礼!”

    &a;nbsp&a;nbsp&a;nbsp&a;nbsp------题外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吧,真正见面其实是在下一章\(^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