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桑榆陆凉城〕〔分身的次元聊天群〕〔学神今天表白了吗〕〔长生不老混都市〕〔荒野幸运神〕〔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妃倾天下:王爷请〕〔重生媳妇有点甜〕〔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你就吃点吧〕〔魔改红警在超神〕〔混蛋爹地妈咪要改〕〔落难男尊国的女尊〕〔极品天医〕〔衿生今世〕〔空间农女种田忙〕〔万欲妙体〕〔万灵苍穹〕〔最强重生之学霸女〕〔青梅竹马之丫头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197、意料之外(2更)
    突然听到亲娘的声音,陆晏清周身的气势弱下去大半,扭头看向长公主,声音显得有些忐忑,“娘……您怎么出来了?”

    长公主看了陆晏清一眼,“今日乃本宫生辰,来者皆是客,你要想为公主府长脸,就该以礼待人,不得出言不逊。”

    陆晏清嘴角往下撇了撇,却不敢拂他娘的意,心不甘情不愿地对宋巍道了声请。

    宋巍好似没听到,视线定格在长公主那张熟悉的脸容上,久久没能挪开。

    素来波澜不惊的他,此时面上的惊愕过分明显。

    陆晏清看得火冒三丈,他娘的美貌别说在京城,在整个大楚朝都是出了名的,可也轮不着一个乡巴佬觊觎。

    “再看,爷就把你那对眼珠子挖出来喂狗!”

    陆晏清咬牙切齿的声音,很快让宋巍的思绪归位。

    他收回目光,拱手行礼,“微臣翰林院编修宋巍,见过长公主。”

    长公主完全没想到宋巍会突然找上门来,见到他的第一眼,神情有些复杂。

    当下人多眼杂,长公主只当做不认识,出声问:“翰林官怎么会来本宫府上?”

    宋巍缓缓道:“微臣听闻长公主喜好晋朝柳先生的墨宝,刚巧微臣手上有一幅,只是难辨真伪,想请长公主帮忙掌掌眼。”

    长公主笑看着他,“那你为何偏偏选在今日来?”

    “微臣还听闻,长公主常年深居简出,若是平日里无事前来,没准会扰到您的清静,所以赶在今日长公主的生辰宴。”

    长公主勾了下唇,“是皇帝让你来的吧?”

    宋巍:“……”

    他或许太过低估这位公主的头脑了。

    其实不是长公主生了火眼金睛,而是她太过了解宋巍。

    他的性子一向沉稳,如今又是官场新人,做人做事必定会万分谨慎,每走一步都得踩稳。

    若非有命在身,他怎么可能贸然刚巧在自己生辰这天来公主府请她鉴画?

    还没进大门就被正主直接戳穿,宋巍也不觉得窘,神情仍旧坦荡,如实道:“虽是皇上派遣,但此画却是微臣得手多年的藏品。”

    他没说“还望长公主笑纳”之类的话,只是在陈述事实。

    原以为会被拒绝,没成想长公主突然轻笑一声,“本宫信你。”

    陆晏清纳闷地看向长公主,“娘?”

    长公主直接吩咐他,“晏清,单独把宋大人请到茶轩,我随后就来。”

    得知宋巍是带着光熹帝的皇命来的,陆晏清再不敢造次,领着宋巍去了茶轩。

    期间陆晏清嘀咕了几句什么,宋巍都没听进耳朵里,他一直在回想先前在大门外见到的那一幕。

    哪怕时隔多年,他也觉得自己没可能认错。

    长公主的容貌,和陆婶婶一模一样。

    只不过长公主的气质偏清冷,不像陆婶婶那样平易近人。

    是巧合,还是说,她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宋巍正冥思苦想,听到太监扯着嗓子喊长公主到的声音。

    宋巍忙起身立在一旁,垂首躬身。

    长公主走进茶轩,让陆晏清领着下人退开,以优雅的姿态缓缓落座。

    拎起茶壶,往茶盏里注了汤色清亮的茶水,尔后看向对面低垂着眼眸的宋巍,唇边浅浅弯起一抹弧度,“皇帝除了让你带画,就没说别的?”

    宋巍颔首,“皇上只是吩咐微臣来给长公主送幅画作为生辰礼。”

    “哦?那要是本宫不收,你当如何?”

    宋巍平静道:“这礼是皇上的心意,收不收是长公主的权利,微臣只是个跑腿的,无权干预长公主的选择。”

    长公主饮茶的动作稍稍一顿,搁下茶盏,突然叹气,“算算也有十五六个年头没见了,三郎这性子,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轻描淡写一句话,让宋巍俊朗的面容出现了僵硬的痕迹。

    当年亲眼得见那么多腰佩长剑的护卫将陆婶婶带走,他就猜想她的身份必定不一般,后来温顺无意中挖出来的那些首饰也越发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只是,宋巍猜测过很多种可能,却唯独没猜到,陆婶婶竟然会是太后之女,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更意想不到,她会是陆晏清的生母。

    突如其来的真相,让宋巍从前的某些认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尤其是对于陆晏清的身份,他心里生出微妙的抵触来。

    宋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之所以抵触陆晏清,是在为婉婉鸣不平。

    茶轩附近的下人都被撤走,屋内又没人说话,气氛诡异的安静。

    过了会儿,长公主先开口,“三郎不必拘束,过来坐下说话。”

    宋巍没动,“长公主身份尊贵,微臣还是站着回话。”

    一声“长公主”,无形中拉开了距离。

    长公主眼底有落寞划过,“我竟有些怀念你当年管我叫声‘婶婶’了。”

    说着,抬眼去瞧宋巍,见他面上神情变化不大,又收回目光,“这些年,你帮我把婉婉照顾得很好,欠了你十多年的一句谢,今日补上。”

    “婉婉如今是我妻,照顾她理所应当,长公主不必对微臣言谢。”

    “你这小子。”长公主失笑,语气里净是无奈,“都把我闺女照顾到你们家去了,见了我,还左一个‘长公主’,右一个‘长公主’的,再喊错,我可不认你这女婿。”

    宋巍默了默,改口,一声“岳母”喊得平缓无绪。

    这人大概天生就是这样的性子。

    长公主也不逼他带着感情再喊一声,招手让他过来坐。

    宋巍走到桌前,缓缓落座。

    长公主亲自给他倒茶,嘴里忍不住问:“婉婉最近如何?”

    宋巍听着,想到长公主怕是一直在暗中观察婉婉的状况,所以才会问得这么自然而然。

    “挺好的,恢复嗓子以后,性情比以往开朗了。”

    听到他亲口说好,长公主心里觉得舒坦,“一会儿我让人备些补品,你带回去给她,只说是你自己买的,别跟她提起我。”

    怕宋巍误会自己狠心不认女儿,长公主又多解释了句,“当年的事牵扯太深,并非一两句话能解释清楚,关于背后的真相,我希望婉婉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只要她能安好,我宁愿在她心里已经死了。”

    宋巍记起去年年尾温父带着周氏和温顺去宋家送年礼的时候曾经单独跟他说过,假如有一天在京城不慎碰到了婉婉生母,不要让婉婉知道她的存在,有的真相,怕婉婉承受不住。

    当下听到长公主也这么说,宋巍思忖片刻,还是把心中疑惑问出来,“婉婉她是否并非温二叔亲生?”

    长公主没打算瞒他,“婉婉的生父,便是我如今的丈夫,驸马爷陆行舟。”

    听到这个答案,宋巍多少觉得意外。

    可细细想来,又在情理之中。

    陆婶婶性子那么坚毅的人,怎么可能一转头重新嫁个陌生男人?

    只不过岳父突然换了人,又是一早因为陆晏清而跟他打过照面的驸马爷,短时间内,宋巍不太能转换过来。

    长公主也看出了他的犹豫,“我听驸马说你们很早就见过,可能一时之间你不适应,没关系的,我们原就没指望能认回婉婉,你的岳父,还是你温二叔,这一点不会变。”

    门外又接茬来了不少贵妇人,长公主要忙着招待客人,来不及谈别的,只看了眼桌上的长盒,对宋巍道:“这幅画我收下了,你大可以安心回去交差。”

    从茶轩出来,有公主府的下人领路,准备送他出府。

    到前院的时候,宋巍不可避免地碰上了陆行舟。

    像是意外宋巍的到来,陆行舟有些失神。

    “宋巍?你怎么突然来公主府了?”

    陆行舟说着,仔细观察他面上的情绪,想判断宋巍有没有跟长公主碰了面。

    宋巍行了一礼,如实道:“微臣奉命来给长公主送礼。”

    陆行舟眯了眯眼,“皇上让你来的?”

    “正是。”

    “那这么说,你已经见过长公主?”

    “微臣刚从茶轩出来。”

    陆行舟深吸口气,看来阿音已经跟他说了什么。

    不等对方开口,宋巍先行提出告辞,“微臣还得回去复命,驸马爷若是没什么事,微臣便不多留了。”

    想着该交代的,阿音应该都有交代,陆行舟就没再多说什么,吩咐人送宋巍出府。

    宋巍第一时间入宫复命。

    光熹帝得知长公主已经收了画,心下意外。

    要知道,往年不管是谁去送,他那个妹妹总会毫不留情地直接给退回来,像今年这样坦然收下的,还是头一次。

    哪怕收下一幅画并不代表什么,光熹帝也觉得欣慰。

    他看向宋巍,“这次你立了大功,朕给你升官如何?”

    宋巍摇头,“微臣刚入翰林没多久,并未做出任何政绩,皇上这时候给微臣升官,其实是给微臣树敌,如果皇上非要给赏,不如全了微臣一个心愿。”

    “哦?什么心愿?”

    宋巍抬眸,看向光熹帝,“微臣想向皇上讨个入鸿文馆的名额。”

    “就这么简单?”

    “微臣目前所求,只此一桩。”

    “行,朕准了。”

    不要升官发财要名额?不愧是他看中的人,有骨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死亡工厂〕〔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