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之最强通缉犯〕〔漠路王妃〕〔超级钓鱼大师系统〕〔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终极特种兵〕〔扶摇而上婉君心〕〔觉醒吧异能〕〔寻尸人〕〔这个仙尊真憋屈〕〔离婚那天老公车祸〕〔一剑飞仙〕〔剧透你的生命值〕〔都市古仙医〕〔我真不想躺赢啊〕〔我游戏中的老婆〕〔美食供应商〕〔我不是超级警察〕〔我看到了你的死亡〕〔骄记〕〔娱乐圈如此美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01、没心没肺的新娘子(3更)
    &a;nbsp&a;nbsp&a;nbsp&a;nbsp元宝生在十一年前的冬月,他爹娘是次年二月送宋巍去县城参加考试回来出的意外。

    &a;nbsp&a;nbsp&a;nbsp&a;nbsp当时元宝刚出百日,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奶娃娃。

    &a;nbsp&a;nbsp&a;nbsp&a;nbsp记事以后,他只认着宋巍是自己亲爹,亲娘因为难产早亡。

    &a;nbsp&a;nbsp&a;nbsp&a;nbsp村里不是没人说过些闲言碎语,只不过总的来说,乡下人的骨子里还是淳朴,一想到这娃才三个多月就没了爹娘,谁能忍心当他面捅破那层真相?

    &a;nbsp&a;nbsp&a;nbsp&a;nbsp久而久之,大家都默认了宋元宝是宋巍的亲生儿子。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直以来,元宝因着亲娘的“难产而亡”,都不太爱过生辰,甚至有些避讳。

    &a;nbsp&a;nbsp&a;nbsp&a;nbsp大概是今年亲爹高中探花郎,后娘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弟弟,驱散了他内心深处的阴霾。

    &a;nbsp&a;nbsp&a;nbsp&a;nbsp接近生辰的时候,元宝竟然主动提出要办。

    &a;nbsp&a;nbsp&a;nbsp&a;nbsp难得他有兴致,宋巍邀了几个同僚,又给将军府去了请帖。

    &a;nbsp&a;nbsp&a;nbsp&a;nbsp于是徐恕在宋元宝的生辰宴上正式见到了岳父岳母,此时距离婚期还有一个月。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前过礼的时候全是媒人替的,他一次都没来过。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给他递请帖,也有让他来见见岳父岳母的意思。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不傻,一眼看穿宋巍的意图。

    &a;nbsp&a;nbsp&a;nbsp&a;nbsp想到要正式见宋家长辈,向来吊儿郎当没个正行的将军府少爷心慌慌。

    &a;nbsp&a;nbsp&a;nbsp&a;nbsp礼物准备了不少,胆子却比平时小。

    &a;nbsp&a;nbsp&a;nbsp&a;nbsp来的这天,穿戴也中规中矩,进门就给宋婆子和宋老爹行了个礼,“岳父”“岳母”喊得亲热。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仔细瞅着这个未来女婿,只觉得模样周正,通身气派不凡,问他,“先前过礼的时候听喜媒说你病了,身子骨好点儿没?”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乖巧点头,“多谢岳母大人关心,小婿已经好全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正经起来的时候,俨然就是京城一贵公子,从模样到言行举止,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心下满意,让他坐。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直接坐到宋巍旁边。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冲他吐舌,小声说:“徐叔叔今天一点儿也不像你自己。”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嘘”一声,朝他做了个噤声手势,“新姑爷见丈母娘,哥们儿这是头一遭,你给我留点儿面子,下回带你去吃刚出锅的花雕蒸蟹。”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元宝吸溜一下口水,“我明天就想吃。”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看了眼宋巍,见对方面上没什么情绪,他只好应下,“成,只要过了今天这关,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的同僚有带了女眷来,被温婉招呼去后院了,没跟男人们同席。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也在。

    &a;nbsp&a;nbsp&a;nbsp&a;nbsp谁见了她都笑着说声恭喜,饶是小姑娘心性再开,也不由脸热。

    &a;nbsp&a;nbsp&a;nbsp&a;nbsp有妇人道:“常威将军是独子,后院曾有一位姨娘,听说还因为身子骨弱养到南方去了,将军府只徐少爷一个儿子,宋姑娘好福气,能嫁到后宅这么清静的人家,旁人真是羡慕不来。”

    &a;nbsp&a;nbsp&a;nbsp&a;nbsp知道她们说话避重就轻,特地避开徐恕在外不太好的名声,温婉笑道:“后宅清不清静倒是其次,主要还得夫婿品行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嫂子的都这么说了,几位妇人总不能直接在人家里唱反调,忙附和点头应是,又强行扒拉出徐恕的好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她就知道一点,自己性子躁,在徐恕跟前耍脾气的时候不少,他虽然没忍,但也不会真因为这个就生气。他那个人,有点儿‘没心没肺’,刚吵过嘴,一回头就能好言好语地哄你,从来不记仇。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要换了别的男人,宋芳都不敢想对方会是什么反应。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元宝生辰宴过后,宋芳每天除了做绣活,就是帮温婉带带孩子,天气冷,她也懒得出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婚这日,天上飘着鹅毛雪花。

    &a;nbsp&a;nbsp&a;nbsp&a;nbsp接亲队伍黄昏才到,宋芳一大早就被她娘从暖和的被窝里拎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正迷糊,耳边听到宋婆子唠叨个不停,“别人家的新嫁娘,头天晚上就兴奋得睡不着觉,你可倒好,没属猪也能吃能睡,这亲还想不想成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揉揉眼睛,“哎呀娘,迎亲的人黄昏才到,早着呢,我困死了,再让我睡会儿。”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着又想折回去倒头睡。

    &a;nbsp&a;nbsp&a;nbsp&a;nbsp“嘿!你这丫头成心气我是吧?”宋婆子望着她那还睁不开眼的样子,恨铁不成钢。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一屁股坐在床榻边缘,捂着嘴打了个呵欠。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和徐恕又不是头一天认识,就算马上成夫妻,宋芳也没觉得有啥好新鲜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兴奋得睡不着觉?那种滋味儿,她压根就没体会过。

    &a;nbsp&a;nbsp&a;nbsp&a;nbsp腊月头上天寒地冻,被窝里是真暖和,她是真困,真想再睡上个把时辰。

    &a;nbsp&a;nbsp&a;nbsp&a;nbsp没等宋芳倒头,宋婆子再次将人给拽起来,“赶紧的,你谢姑妈和你几个嫂嫂都在外头等着,眼瞅着翻过年就满二十的大姑娘了让长辈这么伺候你,你也不嫌臊得慌?”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顿时清醒大半,“姑妈她们在外头?娘您怎么不早说?”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没说?是你自个儿装聋子瞎了眼,不听不看,这都啥时候了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要让婆家那头知道了,能有你好果子吃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套好衣裳,弯腰穿鞋,耳边不断传来亲娘的唠叨声,她也懒得理会。

    &a;nbsp&a;nbsp&a;nbsp&a;nbsp推开门的时候,果然听到堂屋里传来谢姑妈她们的说笑声。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有点儿窘。

    &a;nbsp&a;nbsp&a;nbsp&a;nbsp想说过去打个招呼,宋婆子没让她出门,“好好在房里待着,要出去,也得等你三哥背你上花轿,接亲的不到,你一步也别踏出去,否则不吉利,听到没?”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懒洋洋地回了句,“听到啦!”

    &a;nbsp&a;nbsp&a;nbsp&a;nbsp等宋婆子出去,她转个身,坐到梳妆台前,望着铜镜里的自己,突然发现她娘说的还真没错,自己这状态,完全没有一点待嫁娘的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没办法,跟徐恕太熟了,熟到马上就要嫁给他都生不出点异样的情绪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像这一切都是很顺其自然的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院里已经挂满了红绸,映着飒飒而下的雪花,别有一番景致。

    &a;nbsp&a;nbsp&a;nbsp&a;nbsp得知宋芳已经起床,谢姑妈几人跟着就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见小姑子那样儿就知道她一点都不紧张,比起自己当初可强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谢姑妈笑话她,“小丫头,这是前半夜兴奋过头,后半夜一睡不起了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哪有?”宋芳红着脸,“我昨晚倒头就睡到现在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马上就要上花轿的人了还能睡这么踏实,你这丫头心真大。”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觉得这说法不对,“不睡踏实能怎么着?反正就算我再兴奋,徐大少爷也不会大半夜就让花轿来把我抬到他们家去,高门大院里的婚礼可复杂了,一会儿到了那边,还不知道有多少仪式等着呢,我当然得提前好好睡一觉,否则到时候指定撑不住。”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笑,“虽然是歪理,可仔细想想,说得也没错。——行了,快准备准备吧,厨屋那边我烧了一大锅水,给你沐浴用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哦”一声,“反正我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啥都不懂,全看你们的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把热水舀在木桶里给她拎进来,听到这话,轻哼,“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越来越没脸没皮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杨氏捂嘴轻笑。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也跟着弯弯唇角,小姑子在将军府待了那么久,除了徐恕,她还能跟谁学?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没再废话,利落地去往屏风后脱了衣裳泡进浴桶。

    &a;nbsp&a;nbsp&a;nbsp&a;nbsp沐浴之后,杨氏亲自给她绞干头发。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把嫁衣捧出来让她换上。

    &a;nbsp&a;nbsp&a;nbsp&a;nbsp上好的红绸布料,款式也是请了绣娘单独设计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的身段本来就不错,再加上发育良好,嫁衣一上身,顿时大变样,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a;nbsp&a;nbsp&a;nbsp&a;nbsp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宋芳有些不自在,拎着裙摆往前走了几步,问温婉,“是不是不好看?”

    &a;nbsp&a;nbsp&a;nbsp&a;nbsp“将军府请人做的嫁衣,哪有不好看的?”温婉道:“只不过,你人比嫁衣好看,穿上嫁衣就更好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眉开眼笑,“小嫂嫂嘴儿真甜。”

    &a;nbsp&a;nbsp&a;nbsp&a;nbsp穿好嫁衣,开始梳头描眉上妆。

    &a;nbsp&a;nbsp&a;nbsp&a;nbsp梳头的事儿交给谢姑妈,描眉上妆就落到温婉头上。

    &a;nbsp&a;nbsp&a;nbsp&a;nbsp新娘妆难化,温婉为了今天,特地去外头的脂粉铺子里请教过。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学认字有些笨,学化妆上手就快,这会儿给小姑子化,没出什么差错,掐算好时间,总算在迎亲队伍来的时候让新娘子盖上了盖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