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是个宠妻狂〕〔保安情缘〕〔最上超能师〕〔我真不是天王啊〕〔冷王的腹黑医妃〕〔最甜不过邱小姐〕〔神农别闹〕〔咸鱼的自救攻略〕〔重生八零:家有媳〕〔出名太快怎么办〕〔正气复苏〕〔长生十亿年〕〔全能影后:云少,〕〔国医狂妃:邪王霸〕〔别歌帝后〕〔灭尽天下修仙者〕〔七次总裁,爱上我〕〔重生之豪门导演〕〔我的首席翻译老婆〕〔侯府娇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02、晕血的新郎官(1更)
    &a;nbsp&a;nbsp&a;nbsp&a;nbsp像是感应到徐宋两家的婚礼气氛,原本飘飘洒洒的雪花逐渐停了下来,皑皑雪层,覆盖了整个京城的喧嚣,唯余这一处的锣鼓唢呐声喜庆又热闹。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nbsp&a;nbsp&a;nbsp&a;nbsp新郎官徐恕这会儿被谢涛媳妇几人拦在院门外各种为难。

    &a;nbsp&a;nbsp&a;nbsp&a;nbsp估摸着吉时快到了,谢姑妈才笑着让她们把人给放进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和宋老爹已经坐在堂屋。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一身正红色喜袍,脚上崭新的靴子踩着刚铺在地上的新雪,一步步朝前走,到堂屋外,特地跺去脚底的雪块。

    &a;nbsp&a;nbsp&a;nbsp&a;nbsp杨氏给他打开帘子,温婉在屋里准备了垫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进去之后,直接跪在垫子上,给岳父岳母磕了三个响头,他这人平时油腔滑调,一到关键时刻反而笨嘴拙舌,憋了半天,也就憋出几句让岳父岳母放心,自己往后一定会好好待宋姑娘之类的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婆子深知自家闺女的性子,少不得要提醒徐恕几句,说芳娘偶尔会有点小脾气,还望他多多包涵,别跟个姑娘家一般见识。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嘴上呵呵笑,心里有点凉。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宋小妹以前那都叫小打小闹小脾气的话,往后他的日子岂不是得天翻地覆?!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

    &a;nbsp&a;nbsp&a;nbsp&a;nbsp没等徐恕想完,谢姑妈进来说吉时已到,新娘子要出门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忙站起身。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已经到了宋芳闺房门前。

    &a;nbsp&a;nbsp&a;nbsp&a;nbsp新娘子盖着盖头,由喜媒搀扶一步一步走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贴身裁剪的嫁衣,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形,缓慢的步伐,使得被嫁衣包裹的人儿越发显得婀娜娉婷。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在鸿文馆学的优雅仪态,尽数用在了这一刻。

    &a;nbsp&a;nbsp&a;nbsp&a;nbsp趴在宋巍背上那瞬,宋芳忽然想起来一事,小声道:“三哥,我还没跟爹娘道别。”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很轻易就将她背起来,声音轻慢,“就算去了,娘也不乐意见到你,还不如直接上花轿。”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想到亲娘大早上的把自己从被窝里揪出来,然后吧啦吧啦在她耳朵边唠叨了一大堆,其实她娘不是真的去催她起床,只是怕往后再没机会这么唠叨她了,所以多唠叨几句,也算是另类的道别。

    &a;nbsp&a;nbsp&a;nbsp&a;nbsp养育了她将近二十年的生母,对儿对女都是一样的直性子,从来不喜欢矫情。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回忆起沐浴时她娘一边往浴桶里添热水一边说她像养肥了的过年猪是时候上屠桌的情形,忍不住低低笑出声。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脚步没停,问她,“笑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如实道:“其实有时候想想,咱娘还是挺可爱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唇角轻勾,并未否认。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后,再没人说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头上盖了龙凤呈祥的盖头,眼睛里一片红,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只知道院儿小,三哥没背几步路就到了门外。

    &a;nbsp&a;nbsp&a;nbsp&a;nbsp被放下来的时候,宋芳还有点恍惚。

    &a;nbsp&a;nbsp&a;nbsp&a;nbsp紧跟着,喜媒牵着她入花轿。

    &a;nbsp&a;nbsp&a;nbsp&a;nbsp实实在在地坐稳那瞬,宋芳才有了点当新娘子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此刻,徐恕正在和宋巍道别。

    &a;nbsp&a;nbsp&a;nbsp&a;nbsp“油腔滑调咱就不来了,反正这两年我们家待宋小妹如何,舅兄都看在眼里,我向你承诺,以往如何,将来还如何,不会有改变。”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自然是信得过徐恕的人品,否则当年就不可能放任小妹去他们家。

    &a;nbsp&a;nbsp&a;nbsp&a;nbsp“路滑,小心些。”

    &a;nbsp&a;nbsp&a;nbsp&a;nbsp宋巍只回了五个字。

    &a;nbsp&a;nbsp&a;nbsp&a;nbsp知道这人平日里性子沉闷,徐恕也没指望能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好听的,再次道别之后骑上马打道回府。

    &a;nbsp&a;nbsp&a;nbsp&a;nbsp锣鼓声再一次响起。

    &a;nbsp&a;nbsp&a;nbsp&a;nbsp花轿被抬起来的时候,宋芳有片刻的晕眩,感觉到接亲队伍离宋宅越来越远,她搁在腿上的双手才相互握紧。

    &a;nbsp&a;nbsp&a;nbsp&a;nbsp从今往后,那地方再不是她家,而是她娘家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视线往下撇,入目只能看到自己露出裙摆的红色绣鞋,想到过去十几年和爹娘相处的种种,不由喉头发紧,胸口堵得难受。

    &a;nbsp&a;nbsp&a;nbsp&a;nbsp直到外面让踢轿门的声音传来,宋芳才惊觉花轿已经到了将军府。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很快敛去思绪,冲着轿门方向狠狠踢了一下。

    &a;nbsp&a;nbsp&a;nbsp&a;nbsp然后就听到一阵倒抽气声,隐约掺着徐恕不满的嘀咕,“死丫头可真够狠的,我就随便那么一踢,结果你回那么重,谁给谁下马威呢?”

    &a;nbsp&a;nbsp&a;nbsp&a;nbsp盖头下宋芳暗暗翻白眼。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等她反应,轿帘掀开,有人递了牵红进来,她牵住一头,被喜媒扶着下轿。

    &a;nbsp&a;nbsp&a;nbsp&a;nbsp跨火盆,过马鞍,再踩着铺得平整的米袋,一路到了喜堂。

    &a;nbsp&a;nbsp&a;nbsp&a;nbsp不似宋家那头的冷冷清清,徐家宾客盈门,无需看,宋芳也能从一路的热闹声中听出,来的人不少。

    &a;nbsp&a;nbsp&a;nbsp&a;nbsp高堂上坐着徐恕的爹娘,大将军徐光复和夫人林氏。

    &a;nbsp&a;nbsp&a;nbsp&a;nbsp“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a;nbsp&a;nbsp&a;nbsp&a;nbsp赞礼郎响亮的声音传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二人牵着红绸,转身对着天地,齐齐一拜。

    &a;nbsp&a;nbsp&a;nbsp&a;nbsp“二拜高堂——”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再转身,对着高堂之上,又是三个鞠躬。

    &a;nbsp&a;nbsp&a;nbsp&a;nbsp“夫妻对拜——”

    &a;nbsp&a;nbsp&a;nbsp&a;nbsp“送入洞房——”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客人们的一片叫好声中,宋芳迷迷糊糊地被送入了新房。

    &a;nbsp&a;nbsp&a;nbsp&a;nbsp盖头被挑开,久未见光,宋芳条件反射地抬手去挡,从指缝间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徐恕,他穿着大红喜袍。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是不去想他平日里的混蛋作风,这身行头倒是不错。

    &a;nbsp&a;nbsp&a;nbsp&a;nbsp也是头一次,宋芳觉得这个男人长得还挺好看,跟她家三哥那种气质型的成熟不同,徐恕更像是情窦初开的青涩少年,对什么都充满好奇。

    &a;nbsp&a;nbsp&a;nbsp&a;nbsp哪怕他已经二十出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打小生在富贵窝,从来没受过苦,让他在混不吝的同时,腾出一个角来存放少年心,所以他此刻看向新娘子的眼神里,多少带着点纯真的味道。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后的吃子孙饺、喝合卺酒和结发,宋芳都是在喜媒的引导下懵懵懂懂完成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年三哥成亲的时候她不是没见过,只是轮到自己头上,那感觉就不一样,像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每一步都需要人牵着才敢往前迈。

    &a;nbsp&a;nbsp&a;nbsp&a;nbsp新郎新娘的揭盖头仪式已经完成,房里的妇人们相继散去,徐恕交代了宋芳几句,大意是他要出去陪酒,可能晚点回来,给她留几个丫头,肚子饿了让她们给弄点吃食。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走后,新房里彻底安静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婢女梅枝正是之前伺候宋芳的那个,早就跟她相熟。

    &a;nbsp&a;nbsp&a;nbsp&a;nbsp见宋芳没动静,出声问:“少奶奶饿不饿?”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揉揉肚子,问她,“有什么吃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梅枝说:“有红枣粥,奴婢去给少奶奶端一碗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还有别的吗?”宋芳不想喝粥,想吃饭。

    &a;nbsp&a;nbsp&a;nbsp&a;nbsp饿了一天到晚,光喝粥怎么行?她可是无肉不欢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梅枝有些为难,“别的,得等少爷来了一块儿吃。”

    &a;nbsp&a;nbsp&a;nbsp&a;nbsp“什么破规矩,想吃个饭也不行?”宋芳皱皱眉,“你去给我弄个酱肘子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梅枝:“……”少奶奶真逗,哪有新娘子大婚吃酱肘子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见她不动,眼皮一翻,“去不去,给个痛快话,你要不去,我就把你当成酱肘子吃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知道少奶奶在说笑,不过瞧着她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样子,实在可怜。

    &a;nbsp&a;nbsp&a;nbsp&a;nbsp梅枝很快摸去了厨房,给她家少奶奶顺了个香喷喷的酱肘子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见到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马上坐到桌边,拿起筷子就开吃。

    &a;nbsp&a;nbsp&a;nbsp&a;nbsp吃完又犯困,左等右等,徐恕都不见回来,宋芳实在撑不住,问梅枝:“我能不能先睡?”

    &a;nbsp&a;nbsp&a;nbsp&a;nbsp梅枝还在犹豫,宋芳已经打了个呵欠,将红色绣喜鹊的婚鞋一脱,直接钻进被窝。

    &a;nbsp&a;nbsp&a;nbsp&a;nbsp梅枝:“……”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在她伺候了少奶奶快两年,已经习惯了她和大少爷之间的相处模式,否则要换了别的府上,不一定能接受这样的儿媳妇。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回来的时候,没有见到预想中羞答答坐在床头等他的新娘子,倒是喜床正中高高拱起一团,露出颗脑袋挨着枕头,看那样子,新娘子睡得正香。

    &a;nbsp&a;nbsp&a;nbsp&a;nbsp喝醉酒的徐恕揉揉额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本他还琢磨,两年都演过来了,今儿个晚上是不是也继续演,圆房的事,往后再说。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见这女人睡得没心没肺,徐恕心下生出恼意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借着酒劲,他大掌一掀,直接扯开被子,都不把人叫醒,探手就去扯她的腰带。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惊醒,见徐恕正在剥自己衣裳,她猛地坐起来,拉过被子遮住胸前风光,满脸警惕,“你干嘛?”

    &a;nbsp&a;nbsp&a;nbsp&a;nbsp“洞房花烛夜,你说干嘛?”徐恕反问她一句,倾身过来,鼻腔内呼出的气都沾了酒味儿。

    &a;nbsp&a;nbsp&a;nbsp&a;nbsp决定了要嫁,宋芳就没想过不圆房继续做戏,只不过他醉成这样,怎么圆?

    &a;nbsp&a;nbsp&a;nbsp&a;nbsp正想让人来把徐恕拖下去沐浴,男人一个翻身已经覆在她上方,力道大得惊人,让她动弹不得。

    &a;nbsp&a;nbsp&a;nbsp&a;nbsp徐恕平时没这胆子,今天晚上确实是喝醉了,手下毫不留情,把新娘子剥得一丝不挂。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想着他不清醒也好,省得一会儿又得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出门前小嫂嫂跟她说的那种“痛”。

    &a;nbsp&a;nbsp&a;nbsp&a;nbsp事实证明,痛是真痛,天旋地转的痛,把人劈成两半儿都没这么厉害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身上喝醉了酒的混蛋却丝毫没有要怜香惜玉的意思。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正准备抬脚将他踹下去,就听到一声,“啊……你流血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紧跟着,新郎官两眼一翻,往旁边一倒。

    &a;nbsp&a;nbsp&a;nbsp&a;nbsp晕过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宋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