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奶爸的逆袭〕〔妃要爬墙:王爷来〕〔直播之无敌西游〕〔琳琅的理想人生〕〔正气复苏〕〔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超级无敌大胖子〕〔重生八零:家有媳〕〔第一战神〕〔日娱秋叶原48〕〔萧萧梦里天使来〕〔逆世丹皇〕〔闪婚总裁契约妻〕〔明朝大纨绔〕〔与仙为途〕〔左苏〕〔最强妻管严〕〔山河运〕〔重生之都市仙帝〕〔七零甜妻太撩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09、你们家长辈?(2更)
    温婉交完束脩,拜会完先生,跟着其他女学生去讲堂里看了看。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选座位的时候,她没有急着上前,想先等其他人选好了,剩下的就是自己的。

    一位容颜秀丽的姑娘选了前排位置。

    先前拜会先生的时候,温婉听她自报过名字,叫林潇月。

    林潇月见温婉半晌没动静,把旁边的位置也霸占下来,对经过的学生说那座位已经有人。

    之后,她看向温婉,冲对方招了招手。

    温婉走过去。

    林潇月挑眉望着她,“干嘛不选?”

    温婉淡笑,“坐哪都一样。”

    林潇月笑起来,“既然坐哪都一样,那不如坐我旁边吧!前排位置好。”

    说着,指了指她好不容易占来的空座。

    温婉看了一眼,有些犹豫。

    “怎么着,不敢坐啊?怕我在座位上动手脚害你?”

    温婉摇头说没有。

    林潇月嫌她磨叽,站起身一把拽住温婉的胳膊将人往空座上带。

    抢来的座位,温婉坐着浑身不自在,眉头轻蹙。

    “你坐稳了,我有话要问你。”

    林潇月两手撑在桌案上,防止她突然跑人,十分霸道的姿势,望向她的眼神又有些似笑非笑,“刚才拜会先生的时候,你说你几岁?”

    温婉心下一咯噔,暗暗想着连谢姑妈她们都说看不太出来的,难不成刚到鸿文馆就被个姑娘直接给看穿了?

    “十五,刚及笄。”与内心的忐忑不同,温婉面上很冷静。

    “哦?是吗?”林潇月拖长尾音,又问她,“你是哪家府上的小姐,我怎么没听说京城还有姓温的大户人家?”

    若非官阶达标的大户人家,是拿不到名额入鸿文馆的。

    温婉没看林潇月,照着相公给她想好的说辞道:“我只是寄养在亲戚家。”

    没等温婉说完,林潇月接了话茬,“亲戚家没有闺女,名额空着,所以你沾光进来的?”

    温婉点头。

    林潇月听罢,沉默了好一会儿。

    温婉正在自我反省是不是哪个地方露了破绽让林潇月看破,对方想当众拆穿自己。

    没成想过了片刻,林潇月忽然抬头,看着她道:“巧了,我也是。”

    温婉:“……”

    这年头很时兴寄养在别人家靠着关系进来的吗?

    ——

    傍晚时分。

    温婉从鸿文馆出来,一眼看到等在不远处的宋巍,他站在马车旁,刚巧碰上国子监同窗,正在和那几人说话。

    男人清俊挺拔的身影被夕阳拉长,温婉下意识的将视线定格在影子上他脸廓的位置,隐约能看到他跟人说话时唇瓣上下翕动,不急不缓的速度。

    在外人跟前,他向来不多话。

    走神之际,林潇月忽然上前来,顺着她的视线瞅了眼,长长地拖了一声意有所指的“哦”,一副“我全知道了”的表情,秀眉挑得老高,侧目看向温婉,“你家里人?”

    温婉面上一阵烧热,没等解释,林潇月忽然凑近她,神秘兮兮地说道:“能亲自来接人的,该不会是你家……”

    她这半遮半掩的话,让温婉心中紧张得要命。

    毕竟干了亏心事,就怕被旁人一眼看穿。

    温婉性子内向,害怕当众出糗。

    林潇月见她那样,忍不住笑出声,把话说完,“该不会是长辈吧?”

    温婉咽了咽唾沫,暗暗松口气。

    林潇月又说:“既然是长辈来接,那你紧张什么?”

    “我哪有……”温婉低着头走路,没看她。

    走了一段温婉抬头,发现在另一个方向有人朝着林潇月这个方向张望,她看过去,见对方是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剑眉星目,相貌堂堂,比起宋巍的儒雅成熟,对方身上多了一股英锐之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温婉总觉得男子看向林潇月时,眼神透着与周身气质不相符的柔和。

    她不禁看向旁边的姑娘。

    林潇月躲开温婉视线,挺挺胸脯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们家长辈能来接,我们家的就不行?”

    温婉:“……我没说不行。”

    林潇月面上似乎烧红了一下,提着裙摆往前小跑几步,扔了一句话回来,“懒得理你!”

    温婉目送着林潇月匆匆忙忙地上了马车,唇瓣微弯。

    “在看什么?”耳边传来男人温缓又熟悉的嗓音。

    温婉回过神,见其他学生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自己还杵在原地没动静。

    她摇摇头,“没什么。”

    又朝着宋巍身后瞧了瞧,没见到先前那几个人,问他,“那些人走了?”

    宋巍颔首,“几个同窗,随便聊两句。”

    温婉个儿小,要仰着头才能看清楚男人的脸。

    想到林潇月先前问她来接的是不是长辈,她突然有点儿心虚,很快拉回视线,埋着头朝前走,快速上了马车。

    宋巍跟着上来后,马车启程。

    见她扭捏着不说话,开口问,“做亏心事了?”

    温婉嗫嚅道:“你以后能不能别来接我?我……我不是小孩子,该学会独立。”

    宋巍眼神含笑,顺着她的意,“只是头一天,担心你不适应而已,你不喜欢的话,往后我不会再来。”

    温婉怕他生气,解释说:“我只是想着你忙碌了几天才得休沐一日,待在家休息挺好的,有林伯接送,我不会有事儿。”

    宋巍大概猜到小丫头在窘迫什么,没再继续逗弄她,“头一天进学,感觉如何?”

    听他转移话题,温婉原本紧张的手指松了松,“大概是因为鸿文馆的馆规卡在那儿,入了大门人人平等,所以里面的学生并没有我原先想的那么难相处。”

    “那就好。”宋巍道:“好好学,若是有可能,多交几个朋友,往后对你没坏处。”

    温婉点头说知道了。

    这乖巧听训的相处模式,越听越像家长在教育孩子。

    温婉再一次想到林潇月的话,小脸飘上一层红晕。

    ——

    马车在宋府门外停住。

    温婉一脚跨入院子,惊奇地发现自己出门时还开得红艳艳的那几朵花,这会儿像被鸡啄了,只剩孤零零的几片挂在花枝上。

    哪怕院子已经收拾过,也不难想象之前曾是一片灾难景象。

    她不由转头看向男人。

    “除了进宝,没人能干出这种事来。”宋巍的语气轻描淡写。

    温婉蹙眉提醒他,“那些花草可是公公一株一株看着养的,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浇水了。”

    她是想提醒相公,该找个机会修理一下那个一言不合就拆家的小兔崽子。

    谁料人家顿了顿,说:“已经帮爹重新买了好几盆,养在隔壁姑母家,往后他可以过去那边侍弄。”

    温婉:“……”

    ——

    出门前温婉就不想见糟心儿子,进门听到一个下午不见,他把公公的花草给祸祸完,温婉就更不想见他了,怕手痒忍不住抽他两下。

    岂料她不想见小肥崽,小肥崽更不想见这个扔下他一整天的女人。

    母子俩背对,一个坐在宝宝床上抱着脚丫子,一个坐在凳子上抱着手,相互赌气。

    最终,还是当娘的先心软,过去哄崽儿。

    小家伙哼唧两声,屁股往旁边挪了挪,不给抱。

    温婉瞪他,“早上你咬我我都没抽你,这会你还敢来劲儿?”

    小家伙再哼,就是不给抱。

    硬的不行,温婉只能来软的,说宝宝啊,你不能这么对娘,我怀你怀的可辛苦啦,当初生你的时候还差点难产了呢!

    进宝听不懂,反正他就知道这女人吧啦吧啦在自己耳朵边说了一堆,他便勉强当她认错了,小屁股挪回去,暂时给抱一下。

    温婉垂眼瞧着怀里的小家伙,想着豆丁大点儿,他怎么别的不学,光学会了记仇?谁教的?

    宋元宝从外面进来,见着温婉,眼神闪躲,明显是心虚。

    温婉问他,“元宝,你今儿没去隔壁教你那几个表弟认字?”

    宋元宝低头说去了,刚回来。

    温婉瞧他不对劲,“怎么了?”

    宋元宝深吸口气,低声道:“今天奶奶让我看着进宝,我一个没注意睡着了,结果进宝自己爬下床,把爷爷的花草全给祸祸完。”

    温婉比较关心公公的态度,“你爷爷咋说?”

    元宝如实道:“爷爷说,进宝一看就是个讲究人,专门挑开得好看的那几朵花摘,还说摘得好。”

    讲究人?

    温婉低头看看怀里被抱着都不安分要这里抠一下,那里摸一摸的儿子,“……”

    “娘,对不起。”这件事,宋元宝很自责。

    虽然爷奶爹娘没谁责骂他一句,可他就是觉得全部责任都在自己头上。

    温婉道:“不怨你,是进宝调皮,别说你了,我就随便转个身给他翻套衣裳的时间,他都能光着屁股爬到书房去把我的字帖给祸祸成碎片,你还是个孩子,哪能看得住他?”

    见他还是自责,温婉道:“你要真觉得对不住,就多帮爷爷去隔壁浇浇花,早些把损失都给找补回来。”

    宋元宝的心情似乎好了些,郑重点头,“好。”

    怀里的小家伙听到娘亲说话,也跟着学舌,把玩具拿起来递给温婉,嘴里说着,“花……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猎魔奇异志〕〔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