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大相师〕〔都市完美男神系统〕〔建造狂魔〕〔我的人生重置了〕〔我真不是天王啊〕〔施法诸天〕〔随身带着个葫芦娃〕〔都市终极魔少〕〔地球最后一条龙〕〔雪落关山〕〔当家嫡女莫轻薄〕〔能不能不偷懒〕〔凌氏捉妖录〕〔子规〕〔甜妻的日常〕〔流年岁月那些事〕〔我抢了前夫的暗卫〕〔我的2110〕〔这个江湖有点甜〕〔制霸全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11、杠上了(1更)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再回来时,温婉瞧着她的气色比先前好了很多。

    &a;nbsp&a;nbsp&a;nbsp&a;nbsp等人落座,温婉投去一抹安慰的笑容。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扯了扯嘴角,很快将视线挪回案几上的小香炉。

    &a;nbsp&a;nbsp&a;nbsp&a;nbsp刚把火红的炭埋入香料,里头传来的香味儿顿时让她忍不住又想呕。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一手拿着夹炭的小钳子,一手捂着内里翻涌的胸口,想尽快把那股恶心感压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已经放好了炭,将香炉盖盖上,朝林潇月这边看来,见她又有点儿不对劲,悄声问:“要不要紧?”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面上挤出笑来,摇头,“没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道:“实在难受的话,跟先生告个假吧,别强撑着,身子要紧。”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轻哼,“谁要你关心了?我好着呢!一点事儿都没有。”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着,垂下捂胸口的那只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管温婉有没有瞧出什么来,她就是不想让对方给看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傍晚被接回府,林潇月都还来不及跟苏擎打个招呼,直接就让下人拖过痰盂来哇哇往里吐。

    &a;nbsp&a;nbsp&a;nbsp&a;nbsp丫鬟担忧道:“想是七奶奶吃错东西坏了肠胃,奴婢这就去请大夫。”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制止她,“先等等。”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进门时,见她已经吐得翻肠倒肚还不肯请大夫,眉头微蹙,让丫鬟退出去,挨着她坐下,伸手轻轻替她拍了拍背,沉声问:“怎么回事?”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端过桌上的茶水漱了口,抬头看向男人时,满脸讨好的笑,“我要说了,七爷能不能同意我继续去鸿文馆?”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脸廓冷峻,不容置喙的语气,“如果是怀孕,那就免谈。”

    &a;nbsp&a;nbsp&a;nbsp&a;nbsp“相公~”林潇月扯着他的衣袖,“我才刚入鸿文馆没多久……”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湛黑的眼眸看向她略显虚弱的小脸,“真怀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没否认,不敢看他,垂下脑袋小声嘀咕,“孕吐不是很正常的反应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问她,“搁在一个未出阁的十五岁黄花大闺女身上,也正常?”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入鸿文馆,向先生谎报的年龄与温婉如出一辙。

    &a;nbsp&a;nbsp&a;nbsp&a;nbsp都是十五岁,刚及笄。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噎了噎,过了会儿,又继续据理力争,“那我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好待在府上养胎,鸿文馆那边,我会处理。”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显然并不会给她任何再踏入鸿文馆一步的希望,语气决绝。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望着眼前站起身的高大男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叫苏擎,是相爷那一辈的子嗣,行七,也是苏家最小的长辈,庶出。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太爷老太太相继作古之后,几房分了家。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太爷在世时,苏擎的生母贺姨娘本就不受待见,作为庶子,分家更是几乎没他什么事儿,好的贵重的,全都被嫡出先挑走。

    &a;nbsp&a;nbsp&a;nbsp&a;nbsp嫡出那几房兄弟对相爷有用,因此相爷作为主持分家大局的长子,当时选择了睁只眼闭只眼,并没有照着老太太的遗愿均分。

    &a;nbsp&a;nbsp&a;nbsp&a;nbsp轮到苏擎头上,已经不剩什么,他没接那少得可怜的几处田契,用它们换了一套勉强能住人的院子,彻底从苏家大宅里分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两年前的武举场上,苏擎一举摘下武状元,光熹帝另外给他赐了宅邸,便是现如今的武状元府。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的婚姻,是他的嫡母——已故老太太在世时一手包办的,原本娶的是商户林家庶女。

    &a;nbsp&a;nbsp&a;nbsp&a;nbsp庶女心高气傲,瞧不上苏擎是从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连夜收拾东西跟着情郎跑路。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家就俩闺女,庶女跑了,只能嫡女来顶。

    &a;nbsp&a;nbsp&a;nbsp&a;nbsp于是林潇月就这么糊里糊涂上了花轿。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在苏家是叔辈,林潇月对他知之甚少,以为是个糟老头子,嫁得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a;nbsp&a;nbsp&a;nbsp&a;nbsp她第一次见到苏擎,是在揭开盖头那一刻。

    &a;nbsp&a;nbsp&a;nbsp&a;nbsp冬月寒天,白雪铺地,男人那双眼像泼了墨,深邃而夺目,让她在突然之间觉得这日子兴许还能勉强过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出身商户之家,规矩散漫惯了,出嫁前就爱跟人争强好胜,偶尔会耍大小姐脾气。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次入鸿文馆,主要是想着苏擎前途有望,自己不能拖他后腿。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她没想到会在那地方碰到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的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那天傍晚来鸿文馆大门外接温婉的男子,肯定是她家相公。

    &a;nbsp&a;nbsp&a;nbsp&a;nbsp而温婉本人,也绝不可能像她自报的那样只有十五岁。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知道为什么,林潇月就是很想跟这个女人一较高下,不管是学东西的速度还是脱离男人的“独立性”,甚至于温婉的发髻和妆容,她都想比一比。

    &a;nbsp&a;nbsp&a;nbsp&a;nbsp想到这儿,林潇月越发不甘心离开鸿文馆,她站起来,绕到苏擎跟前,主动搂住他精壮的腰,开始撒娇,“相公,我保证孩子不会出事儿,你就让我去,好不好?”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面上一派冷硬,“生了孩子再去。”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不成,我不同意!”

    &a;nbsp&a;nbsp&a;nbsp&a;nbsp等生了孩子,温婉已经学朝前一年的课程了,她再入鸿文馆,什么都得重新开始,哪还有可能追得上?

    &a;nbsp&a;nbsp&a;nbsp&a;nbsp见苏擎还是不肯松口,林潇月继续软磨硬泡,“你好不容易帮我弄到的名额,要是放弃,岂不是白白浪费?我在里头是上课,又不是跟人打架,不会有事的。你要是不同意我去,我就不高兴了,我一不高兴,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也不高兴,没准他还会提前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话没说完,被男人温热的大掌捂住嘴。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眨眨眼,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垂眼瞧着怀里的小女人,完全拿她没办法,最终作出让步,“起码得等胎像稳定下来,我一会儿让人去请大夫来给你看。”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听人说过,胎像要稳定,至少也得三个月。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掰着手指头算了算。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个月啊,自己还是得落后一大截。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瞅瞅相公那态度,自己要是不同意胎像稳定再去,一会儿便连去鸿文馆的机会都彻底没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默默叹了口气,林潇月小声嘀咕,“三个月就三个月,但是明天我还得去一趟。”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擎伸手,替她拨了拨头上松动的步摇,“又想干嘛?”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没说找温婉,只道:“向先生告假。”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会亲自处理。”苏擎说。

    &a;nbsp&a;nbsp&a;nbsp&a;nbsp“……你怎么说?告诉先生我怀孕了,不能再去鸿文馆?”林潇月有些急眼,温婉都不需要男人出面,她也不能要!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就是告个假,至于把她想得那么虚弱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副模样,看得苏擎失笑,“在紧张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哪有紧张,反正你不准去!”林潇月态度坚决,“你要替我去了,我……我就收拾东西回娘家。”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孕者为大,这场谈判以林潇月胜出而告终。

    &a;nbsp&a;nbsp&a;nbsp&a;nbsp次日入鸿文馆,她没有第一时间找先生,而是找上温婉,递了本厚厚的册子给她。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不解,“给我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接过,翻看了一下,发现册子上全是空白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道:“我家里有事儿,要告长假了,起码得三个月,这三个月内,你得帮我把先生讲的重点抄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惊讶看着她,“三个月这么久?”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心虚地挪开眼,没敢正眼瞧温婉,“没办法,我也不想这样。”

    &a;nbsp&a;nbsp&a;nbsp&a;nbsp要是孕吐能不这么明显,她没准就能说服相公继续留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想想,也不大可能,这是成亲四年来相公的第一个子嗣,他会格外重视也无可厚非。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道:“其实若是条件允许,你大可以请先生单独教,不用再来鸿文馆。”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听了这话,有些恼,“名额在那挂着,我凭什么不来?你要是觉得我讨厌,不想见到我,那我更得来了,多膈应膈应你。”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扶额,“行吧,这三个月之内,我会帮你把重点都摘抄出来,你就安心……处理家里的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险些说漏嘴,温婉暗暗唏嘘。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瞅着她,“不过你那个提议倒还不错,这三个月来不了,大可以请先生在家里教。”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挑眉,打趣她,“你不是有事吗?哪还有时间学?”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小脸一垮,“过分了啊,我都不打探你的事儿,你倒好,拐着弯地套我。”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抿嘴笑。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没再逗留,跟着就去找先生,说家里有事儿,要告三个月长假。

    &a;nbsp&a;nbsp&a;nbsp&a;nbsp入鸿文馆的名额相当难得,一般情况下,若非学生犯了大错,馆内是不会主动把人开除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因此林潇月这个长假请得十分顺利。

    &a;nbsp&a;nbsp&a;nbsp&a;nbsp要走的时候,她又来温婉跟前晃了一圈儿,说给她送点吃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温婉打开一瞅,半盒酸溜溜的梅子。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在孕期,温婉压根吃不了这么酸的东西,想想都倒牙。

    &a;nbsp&a;nbsp&a;nbsp&a;nbsp林潇月见她一副吃瘪的样子,心情很是愉悦,哈哈笑着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魔法塔的星空〕〔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好孕鲜妻,一胎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