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卿为何不知愁〕〔重生之激荡年华〕〔混沌祖龙诀〕〔神女宠夫:师尊你〕〔威武不能娶〕〔今生不嫁有钱人〕〔无双〕〔凤鸾九霄〕〔透视仙王在都市〕〔从姑获鸟开始〕〔全球示爱慕太太〕〔金币即是正义〕〔七等分的未来〕〔七十亿分之一的遇〕〔圣者降临〕〔哈利波特之学霸无〕〔快穿:宿主她有点〕〔七爷家的人鱼姬〕〔战少,你被捕了!〕〔神武帝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12、总不能次次让他失手(2更)
    答应了帮林潇月记录先生讲课的重点,温婉的任务便比平时重了许多,她通常是先生讲一遍,自己消化一遍,然后再总结出有用的来,写在小册子上。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因为如此,每天傍晚她都是最后一个出鸿文馆大门。

    这天也不例外,等其他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温婉才收拾东西慢吞吞地走出来。

    林伯已经习惯夫人最后走,安心坐在车辕上等着。

    见到温婉,笑着打了个招呼。

    温婉点头示意,刚要挑帘上马车,听到林伯说,“不知道是不是老奴看错,对面国子监最近好像有个少年一直在观察夫人。”

    “观察我?”温婉上车的动作一顿,攥紧手里的小布包,布包里,是她为林潇月记录的册子。

    她侧目,朝着国子监方向望去,没见着人,但也明显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头一回碰上这种事,温婉有些忐忑,细嫩的肌肤上都激起了一层小颗粒,她问林伯,“有没有看清楚对方长得什么样?”

    林伯摇头,“隔太远了,瞧不清楚。”

    温婉觉得疑惑,“那林伯是怎么发现他的?”

    林伯想起前几日送夫人来时的情形,他正准备掉头回去,发现有个少年站在对面,隔街朝这边张望。

    林伯原先还觉得兴许是在看别人,便没放在心上,哪曾想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每次夫人来上学和下学经过鸿文馆大门外的时候,那个少年都会出现,但也只是远远地看着,并没有其他动作。

    温婉觉得这事儿太过诡异,而且自己最近都没出现过什么不好的预感,心下怀疑是不是林伯年纪大了看岔眼,或许真有他嘴里所说的“少年”,只不过,对方的目标不一定就是自己。

    这么想着,温婉很快卸下心理负担,一身轻松地上了马车。

    在学堂里坐了一天,终于能得片刻的放松。

    车厢内除了她没别人,温婉便将双腿也搭在宽大的座椅上,后背靠着侧壁,腰上垫了绣着锦鲤的大迎枕,姿势显得十分惬意。

    马车启程的时候,温婉想到什么,伸手将布帘子挑开一条缝隙往外瞧。

    国子监牌楼外的香樟树旁边,似乎真的有个人影越走越远。

    温婉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林伯见到的少年,没多想,挪回视线后闭上眼睛小憩了会儿。

    到家时婆婆已经烧好饭。

    进宝坐在圈椅上,小肥爪捏着调羹,不停地敲碗。

    他不是饿,纯属在捣蛋。

    温婉老远听到声音,第一时间想到儿子,进堂屋见果然是小家伙,当即飞他一记眼刀子,“你干嘛呢?”

    见到娘亲,进宝敲得更来劲儿,一咧嘴就露出上下几颗门牙。

    温婉总觉得,小家伙这个笑容带着点干了坏事儿以后想讨好她的意思。

    仔细洗了手擦干,温婉去厨屋帮婆婆端饭菜。

    宋婆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白天发生的事告诉她。

    昨天教书画的先生布置了课业,让画一幅简单的山石图。

    温婉回家来折腾好久,最终得了相公指点,才总算是在睡觉前画完,放在书桌上晾着,今儿一早出门太急忘了带。

    进宝不知道啥时候摸进书房,打翻了她昨夜还没来得及处理的笔洗,里面的水全部洒出,把画给毁了。

    温婉听着,只是笑。

    婆婆能帮着带娃已经是天大的情分,她没道理去责怪她为什么看不好进宝,要怪,只能怪自己夫妻俩都没时间留在家带孩子。

    她没有生气,对婆婆说没事儿,一会吃完饭再画一幅就是,让婆婆别往心里去。

    之后,端着菜回堂屋,宋巍已经落座。

    温婉将菜摆放好,问他:“相公今儿怎么回来这么晚?”

    宋巍道:“衙门有点事,耽搁了。”

    温婉将视线挪到他旁边的进宝身上。

    小家伙有了亲爹当护盾,碗也不敲了,坐得大马金刀,一副乖巧坐等喂饭的架势。

    温婉坐下来,轻轻揪了揪他的耳朵,“小坏蛋,你一天不捣乱就手痒痒是不是?”

    当娘的其实并没有下重手,小家伙却被她吓得不轻,怕真被揪,伸出小肥爪想把温婉的手扒拉开。

    宋巍从她的话里听出点意思来,“进宝又闯祸了?”

    “昨天晚上得你指点的那幅画,我忘了带去鸿文馆,回来就听娘说被进宝打翻笔洗给毁了。”

    宋巍问她,“重新画还来不来得及?”

    “也只能这样了。”

    温婉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看向宋巍,“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你看,进宝这么调皮,还没周岁就管不住,我担心娘太累,要不,我不去鸿文馆了,回来带孩子,你觉得呢?”

    她没明说怕婆婆带不好,这种话也确实不该说。

    进宝三天两头闯祸,弄坏东西是小事儿,万一出了意外伤着哪,她想后悔都找不着地儿。

    宋巍却不同意温婉回来,“以你如今的样貌,要想伪装成刚及笄的小姑娘入鸿文馆轻轻松松。再过几年,就算名额摆在你跟前你都进不去。很多东西,要学得趁早,否则往后操心的事情越多,你越没法静下心来。

    在京城,学识和见闻就好似一张通关文牒,决定了你能进入哪个层次的圈子。倘若我将来越爬越高,而你因为不会某些东西被人嘲笑,那不是在丢我的脸,而是我这个当相公的没对你尽职尽责。”

    温婉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良久,她才低垂着头小声开口,“我明白了,往后不会再轻易说回来的话。”

    见她态度诚恳,宋巍的语气也有所缓和,“进宝的事,你无需担心,我跟着会买个下人回来,别的不用做,专司看着他。”

    ……

    晚饭后,宋婆子听宋巍提起买下人的事儿,心下不乐意,问:“你们两口子是不是觉得我带不好进宝?”

    宋巍说没有的事,只是不想让娘太过操劳。

    “又不用下田,我只消每天给你们做几顿饭,顺便带带孩子,那能有啥操劳的?你花钱请别人带,钱是出去了,她能有自家人带的好?”

    宋巍道:“娘若是不放心,下人买回来便让她洗衣做饭忙家务,娘不用顾别的,只需照看好进宝。”

    这么一转换,宋婆子觉得还行,想想又嘀咕,“其实我这把年纪,洗衣做饭不是问题,你要买个下人的话,又得往出花一笔冤枉钱。”

    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宋巍不会轻易提出来,既然提出来,他不会轻易收回去。

    宋婆子嘀咕归嘀咕,知道三郎性子倔,想干点什么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最终只能同意往家买下人。

    ——

    难得宋巍与温婉同一天休沐,小两口都在家。

    中饭后,宋巍提出去牙行买个趁手的使唤婆子。

    出门前,许久不曾出现预感的温婉脸色有些不对劲。

    宋巍瞧出端倪来,没催她,弯腰拉开凳子给她坐。

    温婉缓了好一会儿,才把看到的东西告诉他。

    ——他们夫妻俩今天本来是打算在牙行买个婆子的,只是到了那边,没有合适的人选,掌柜的告诉他们,三天后可能会有新人,让他们到时候再去选。

    三天后,夫妻俩再去,没见着合适的婆子,倒是新来了个丫头看看着不错。

    掌柜也一直在跟他们推荐,说是在大户人家伺候过主子的,手脚麻利,洗衣做饭样样在行。

    温婉问了她几句,小丫头回答的滴水不漏,温婉心下中意,直接把人买回来。

    谁成想,那压根就不是正经伺候人的丫鬟,而是有人从窑子里弄出来的窑姐儿,收了人钱财准备祸害宋巍的。

    才刚到宋府头一夜就寻着机会给宋巍下媚药。

    ……

    一如官场深似海。

    对于这些小伎俩,宋巍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料到来得这么快,问温婉,“能不能看到幕后之人?”

    温婉叹气,“不出意外的话,还是那个人。”

    那个人?还能是哪个,自然是老熟人了。

    上次没放成爆竹,这回换了个新花样。

    刚入翰林就传出后宅桃/色/艳/闻,同僚一旦知晓,宋巍将来的仕途难保。

    宋巍沉默片刻,说:“买回来吧!”

    温婉疑惑看他,“不避了?”

    宋巍开口,带着戏谑的腔调,“好歹相识一场,总不能次次让他失手。”

    温婉听得出来这是反话,唇边漾起一抹笑,“既然相公已经有想法,那就买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齐欢〕〔超品兵王〕〔重生军嫂种田记〕〔我真的长生不老〕〔最强都市修真〕〔大宋猛虎〕〔重生香江风云时代〕〔智能直播之地底世〕〔无敌咸鱼系统〕〔都市火爆兵王〕〔我有块神墓〕〔校花终极保镖〕〔我的QQ联未来〕〔卧底有毒:缉拿腹〕〔二次元经纪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