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流云引〕〔病娇毒妃狠绝色〕〔超级兵王俏老板〕〔我独仙行〕〔我永远不死〕〔我家王妃富可敌国〕〔丹医〕〔黑夜进化〕〔武炼神帝〕〔青梅竹马之丫头别〕〔大明之雄霸海外〕〔九零农媳有点甜〕〔快穿反派总贪恋我〕〔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重生学神:封少娇〕〔盛世余生只为遇见〕〔农门小辣妻〕〔傻妹穿越追玉堂之〕〔灵医天后〕〔兽世情缘,兽夫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15、毒舌(2更)
    街道旁边的茶楼内,宋元宝亲眼见着连人带马车落水之后,转头对温婉道:“娘,成了。”

    温婉正在喂进宝喝糖水,闻言抬起头来,问他,“有没有人下去救?”

    宋元宝朝着不远处的湖边瞅了瞅,说:“大概是马儿受惊的时候有人报案,衙门派了人来。”

    “挺好。”温婉笑了笑,等喂完最后一口糖水,抱着进宝站起身,“咱们走吧!”

    “不再等等?”

    宋元宝又往外瞧了一眼,有些好奇后续。

    郝运此人他在宁州那会儿就认识了,一开始觉得还行,因为要求他爹帮忙传授经验,人家拿出了十分谦虚的态度。

    当时宋元宝还想着,自己容易浮躁骄傲,该跟这种人多学学。

    哪曾想,这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

    宋巍和温婉自然不会在宋元宝跟前宣扬郝运哪里不好,是他来京城的时间久了,自个儿听来的一些传闻。

    郝运成为苏家上门女婿的原因,苏家对外封锁了消息,外面说法不一。

    不过,这个人靠着不光彩的手段攀上苏家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怎么都抹不掉的。

    再加上这回郝运竟然买通窑姐儿要败宋巍名声,直接败光了宋元宝对他仅有的那么一点点好感和期待感。

    温婉却没回头,只笑说,“不用等了,凭着苏家的权势,府尹大人也不能把郝运怎么样,只会劝他和你爹澄清误会,握手言和。

    皆大欢喜,大概是很多人都想看到的结果。”

    “那这么说,过不了多久,他就得亲自上咱家门找我爹?”

    “不出意料的话,很有可能。”

    温婉说完,叫上宋元宝,“走吧,我看进宝都困了。”

    怀里的小家伙的确是在打呵欠,打完又捏着小拳头揉了揉眼睛。

    宋元宝应了一声,忙抬步跟上。

    ——

    此时的湖边,衙门的人已经把掉入湖里的郝运营救上来。

    他吐了几口水之后,睁开眼见到顺天府的衙差把自己团团围住,登时黑了脸。

    其中一个衙差问他是不是苏家女婿郝运,他没回答,直接站起身,揉了揉被撞了个大包的额头,又拍了下身上湿漉漉的衣袍,朝着最近的成衣铺走,打算先弄套衣服换上。

    衙差见他不说话,追了上来。

    郝运觉得烦躁,可这种时候,他又不能不爱惜羽毛,压下心头火,好声好气地对跟上来那几人道:“先前多谢各位差爷出手相救,我今日还有急事要处理,改天一定请哥儿几个好好喝上几杯。”

    “救您是我们分内之事,只不过,关于新科探花郎宋大人那事儿,我们也得公事公办,所以,还请您跟我们回趟衙门。”衙差声音板正。

    郝运眉心皱得更紧。

    ……

    哪怕再不乐意,等衙差帮他弄来一套干净衣裳,郝运还是跟着去了趟顺天府衙。

    府尹姓骆,见到郝运时,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谈话的地点并非公堂,而是衙门后院,可见京城这位父母官并不希望真的把事情闹大得罪苏家,而是想把他请来协商能不能私了。

    郝运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骆大人找我来,是为了宋巍的事儿吧?”

    骆府尹开门见山,“那名女子已经被本府临时收监,先前在公堂上,她亲口供出自己是风尘中人,冒名顶替了牙婆手里的丫鬟到宋家,目的是为了败坏宋大人名声。”

    多年混迹衙门的人,对于拿捏犯人的心理驾轻就熟。

    那种掌握了一切却偏偏要隔层纸不挑破又叫你觉得膈应的说话方式,让郝运突然觉得在这种老油条跟前,自己还是太嫩。

    到底年轻沉不住气,他有些恼,几不可见地皱皱眉,“要怎么着,骆大人给句痛快话吧!”

    骆府尹看着他,笑了笑,“只要你能向当事人解释清楚,那么本府手里就不存在所谓的证据。”

    果然,他进门时猜得没错,最终还是让他私了。

    ……

    从顺天府衙出来,郝运脑子里回想起骆府尹最后那句话,“初来乍到,年轻人做事还是求稳为上,京城水深,稍不注意碰上硬茬儿,可能下一次咱们再见的地点,就不是顺天府衙,而是刑部大牢了。”

    这句话,点醒了郝运。

    宋巍背后一定有人!

    难怪他总觉得蹊跷,当初院考第六名的人,无缘无故会被保送到国子监来读书。

    会试都考倒数了,殿试竟然一举高中探花把他给挤下来。

    要说殿试榜单没掺水,打死他都不相信!

    ——

    回府之后,郝运随便抹了点药膏换身衣裳,第一时间去见苏相,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他原以为苏相会觉得意外,岂料人家压根就没啥反应。

    苏相正在给笼子里的鸟儿喂食,闻言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你都能投靠苏家,宋巍自然也能投靠别人,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是岳父不觉得,能操纵殿试榜单,他的靠山未免也太大了吗?”

    苏相冷哼,“井蛙之见!”

    能操纵榜单的,除了太后母子还能有谁?

    就算宋巍真是这对母子的暗棋,如今也不过是只还在成长的小跳蚤而已,苏家想弄死他,轻而易举的事儿。

    宋巍背后的靠山要是真有能耐,就不会这么多年一直受外戚掣肘。

    苏相喂完鸟,转头瞅了眼郝运,“这么说来,你还没找上宋巍?”

    “还没。”

    “那你杵在这儿干嘛?”

    “岳父觉得,我还有没有去找宋巍的必要?”

    郝运突然有点迷茫。

    之前是不知道宋巍背后有靠山,这会儿知道了,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忌惮。

    “反正使出买通窑姐儿往人榻上送这种下三滥手段的人又不是本相,你觉得有没有必要?”

    “……”

    ——

    郝运掐准了宋巍休沐的日子,亲自登门。

    宋巍早前得了小媳妇儿提醒说郝运可能会来,这会儿见着人,并不觉得意外,请他屋里坐。

    郝运四下扫了眼他们家,“我听说,这套院子之前是掌院学士名下私产,宋兄竟然能弄到手,真是了不起。”

    宋巍莞尔,“只是私产而已,又不是私生女。”

    “……”

    苏瑜可不就是苏相的私生女吗?

    这打脸,来得太快,郝运一点准备都没有。

    “郝兄,里面请。”

    前厅门开着,宋巍站在一旁,目光和善地看着他。

    郝运回过神,抬步走进去。

    见宋巍亲自给他倒茶,郝运开口问,“你们家连个下人都没有?”

    宋巍没理会他轻蔑的语气,“我还以为你难得亲自登门是有要事。”

    要事当然有,只不过郝运不甘心提及。

    他总觉得那天自己的马车受惊跟宋巍脱不了干系。

    比起宋巍险些害他淹死在湖里,他往宋家送窑姐儿这事儿压根就不算事儿。

    郝运不说话,宋巍便一直保持沉默,他向来沉得住气,不是郝运这样心浮气躁的人比得了的。

    像是期间一直在斟酌言辞,郝运过了会儿才主动开口,“关于窑姐儿的事,是场误会,我的人品宋兄应该了解,咱们是知交,我不可能害你,更何况我也使不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来。”

    没等宋巍开口,他又说:“我先前去了趟顺天府衙了解情况,听骆府尹说,那名女子的证词只说有人买通她准备害你,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买通她的人就是我,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最后会查到我头上来。”

    说着,叹了口气,“想来,你我都是受害者。”

    话都讲到这份上了,宋巍哪还听不出点意思来,“这么说,郝兄是怀疑有人栽赃给你?”

    郝运苦笑,“我一个殿试落到三甲连京城都不能留的人,如今给人做了上门女婿成天看人脸色,本来就没什么地位,也威胁不到任何人。我就闹不明白了,为什么还会有人想要害我,宋兄,你觉得我是不是跟你一样,命中犯小人?”

    宋巍沉吟片刻,“当年那位算命先生还说,虽然我命中犯小人,不过倒霉命有一点好,但凡接近我的小人,都会比我倒霉,如此看来,我跟郝兄还是不太一样。”

    郝运:“……”

    ------题外话------

    上一章忘了题外说明,前面有个地方写错了,苏相是苏皇后的哥哥,是国舅,不是国丈,国丈早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天道爸爸〕〔自古红楼出才子〕〔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进化之危〕〔林诗瑶陆霆骁〕〔萌宝认亲:爹地你〕〔都市全能仙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以梦为马,不负昭〕〔神卦宠妃〕〔龙神至尊〕〔极武双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