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无敌仙帝〕〔平头哥的直播生活〕〔哥哥万万岁〕〔最强赘婿〕〔伊人何求〕〔科技传播系统〕〔无限电影世界〕〔长路难行〕〔契约宠婚,温总请〕〔弟弟凶猛:男神走〕〔爷,上门女婿〕〔良奴为妃〕〔我家夫人病好了〕〔都市之超级神农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这个男人来自农村〕〔皇叔:别乱来!〕〔人间阎王〕〔不死帝尊〕〔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18、当枪使(2更)
    一句话毒得光熹帝手里的茶杯险些没稳住直接飞出去。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天是聊不下去了。

    光熹帝只能给御前总管递了个眼色。

    御前总管很快去扒拉了一个他家主子早年间让人搜罗来的青铜樽给宋巍过眼。

    因是皇帝的东西,宋巍不敢马虎,上手掂量了一下,又从里到外仔细看了看,很快说出背后的典故以及所出朝代。

    当初搜罗来的时候,光熹帝就已经知道这是哪个朝代的东西,他只是为了应付一下宋巍,否则自己无缘无故传召他,未免太说不过去。

    不过听宋巍这么一分析,光熹帝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

    “宋巍,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玩收藏的?”

    宋巍没隐瞒,如实说:“大概十岁左右。”

    “哦?十岁不过小小孩童,你竟然能懂这个?”

    光熹帝大为意外。

    他仔细想了想,自己十岁的时候,除了每天去尚书房上课,回来还得被生母逼着学其他的东西。

    当时夺嫡激烈,先帝的嫔妃们为了争储,勾心斗角轮番上阵,期间难免有算计到他头上来。

    那个时候,他的生母,如今的太后还不是皇后,他也不是嫡子,被算计的次数只增不减。

    为了能让他静下心学习,将他培养成先帝众多儿子中最合格的储君,母亲替他摆平外面所有的纷争。

    那些年,他基本没有自由,别的皇子在睡觉,他在看书,学权谋,学帝王术。

    头悬梁锥刺股搁他身上那是家常便饭。

    ……

    如今听宋巍一说,光熹帝才恍然自己幼时的光阴,全都在忙碌中渡过,压根没机会触碰所谓的喜好。

    换句话说,他连分出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的时间都没有。

    宋巍十岁便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哪怕出身乡野,相比较没有自由,算是幸运又幸福了。

    宋巍沉默片刻,“不瞒皇上,微臣天生命格特殊,幼时极少出门,待在家看书的时间多,不免涉猎广泛,久而久之,便都记在脑子里了。”

    宋巍打小就霉运缠身这一点,楚风告诉过光熹帝。

    对于出身皇家,打小就有强势生母帮着谋权的光熹帝而言,他没办法理解“霉运罩顶”是怎样的一种遭遇和体验。

    不过,他没打算问。

    不是不好奇,是不想再被宋巍那张毒嘴损上一回丢了面子。

    藏品已经鉴完,光熹帝没别的事儿了,让他退下。

    刚回到翰林院,就围上来一帮同僚,七嘴八舌地问宋巍皇上传他干啥。

    宋巍说看古董。

    “那你看出来没?”

    宋巍说看出来了。

    那人又问:“看出来了没给你赏点儿什么?”

    都在皇帝跟前露面了,虽不至于升官发财,办了事儿总该有点好处吧?

    宋巍摇头,“没有。”

    看热闹的几人纷纷觉得皇帝当到这份上,简直抠得没边儿,上次宋巍去长公主府送礼成功,好歹赏了他一辆马车,这回竟然什么都不给。

    不说金银,上好的砚台笔墨你给人一件儿,人往后能不给你鞍前马后卖命吗?

    只不过这种话,没人敢说出口。

    一人安慰了宋巍几句,不多会儿全散开,该干嘛干嘛去。

    宋巍坐下来,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今日面圣的过程,大概猜出皇上是想从他嘴里套出苏家的消息。

    这种做法,无疑是把他当枪使。

    宋巍入翰林的时间虽短,但对于朝廷的当前局势还是有所了解的。

    光熹帝子息单薄,迄今为止仅有一子赵熙,他想立赵熙为太子,苏家不同意,却也没办法,谁让苏皇后膝下无子。

    在这样的形势下,苏家只能在立太子的事儿上选择让步,光熹帝要立赵熙,他们便开始壮大外戚势力,只要太后和光熹帝一垮,管他谁是皇帝,都将成为苏家霸权的傀儡。

    也正因为如此,光熹帝才会迟迟没有将立太子的事落实下来。

    到了如今,太子之位仍旧空悬。

    宋巍入官场的初衷是想为当年枉死在大环山那几十条人命翻案,从未想过要卷入皇家和苏家的这场是非争斗,所以先前在御书房,他才会大胆出言讽刺,打消光熹帝想从他嘴里套消息的念头。

    ——

    林潇月在家养了半个多月的胎,实在闲得无聊,便趁着苏擎不在,悄悄让人备了马车打算去鸿文馆找温婉。

    距离下学还有一会儿,林潇月怕下来被人认出,坐在马车里等,眼睛时不时地瞄一眼窗外。

    这一瞄,意外地见到相府四少爷苏尧启。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她,正朝这边走来。

    林潇月想躲已经来不及,干脆把车帘全部挑开。

    苏尧启走到马车边,恭敬地喊了一声,“七婶婶。”

    “小四不是在国子监读书吗?怎么会来鸿文馆?”林潇月很不解。

    苏尧启面上划过被抓包的窘迫,随后解释道:“只是碰巧路过。”

    他没敢说自己暗恋鸿文馆那位姑娘的话,本来就没影的事儿,怕累了姑娘名声。

    “七婶婶呢?”苏尧启看向林潇月。

    林潇月如今不在鸿文馆,也无需刻意掩饰什么,“我有个朋友在里面念书,我来找她有点事儿。”

    苏尧启“嗯”一声,问她,“您和七叔最近都还好吧?”

    这一句,算是替他爹苏相问候早就分出去的七房。

    苏尧启年龄小,未经人事,但有的事,他也会看在眼里。

    当年分家的时候,七叔因为对他爹没用,成了最受排挤的那个,基本没分到什么好处就搬出去自立门户。

    如今七叔靠着自己的本事考中武举,入朝为官,他爹又想把人拢过来,还说七叔跟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爹生的亲兄弟,没道理胳膊肘子往外拐,要真那么干了,便是与整个苏家为敌。

    苏尧启也知道,这种行为,明显是不君子不坦荡的,对七叔不公平,可他爹不准他插手苏家内外的任何事,让他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安心在国子监读书。

    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见到七婶婶的时候,苏尧启心里难免觉得愧疚。

    当年分家那事儿,林潇月恨极了苏家大宅里的人,不过,苏尧启这个侄子她却是怎么都讨厌不起来。

    林潇月嫁到苏家这么多年,后宅阴私见过不少,苏家各房各院都有些什么人,那些人又有着几副嘴脸,她心里都有个大概。

    苏尧启跟他们不同,他是整个苏家最干净内心最无杂念的人,只可惜是相爷的儿子。

    这会儿有多纯净,将来经过相爷的手一调教,就会变得有多恶心。

    想到这儿,林潇月忍不住叹口气,看向苏尧启的眼神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该冷漠。

    “我和你七叔挺好的。”林潇月道:“小四什么时候有时间,去我们府上坐坐?”

    苏尧启点点头,“好。”

    说话间,已经到了下学时辰,鸿文馆大门内陆续有女学生出来。

    为免待会儿尴尬,苏尧启主动提出告辞,大步朝前,有些慌不择路。

    林潇月等了好久,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还是没见到温婉,心中纳闷那丫头是不是告了假没来,她提起裙摆下马车,打算去问问别的同窗。

    刚走到大门边,就见里面慢吞吞地走来一人,正是每天最晚下学的温婉。

    “你磨磨蹭蹭地在后面干嘛呢?”林潇月笑问。

    温婉扬了扬手里的小册子,“要不是帮你弄这破玩意儿,你以为我乐意每天这么晚回家?”

    林潇月一听是帮她,面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辛苦啦!”

    一边说,一边从温婉手里接过册子来看,见上面记录的比苏擎请回去的先生讲得还好还详细,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望向温婉,“你这做得也太好了吧?”

    虽说是同窗,可她们俩也没接触多久,温婉这么帮她,让她觉得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反正我是尽力了,到时候你能不能跟上,全靠你自个儿。”温婉说。

    苏尧启走出去好远,不经意地回头一看,恰巧见到七婶婶和那位姑娘站在一块儿。

    他愣在原地,面上有片刻的惊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流泪的春天〕〔邀约天下〕〔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捡到一张刮刮卡〕〔贺先生的钟情宠溺〕〔不义侯〕〔漫威之永恒之火〕〔超级无敌世家主〕〔医妃惊世:殿下宠〕〔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最强Vtuber〕〔笑傲之问道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