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情霍庭深〕〔随身淘宝:拐个皇〕〔万兽朝凰〕〔都市主宰神医〕〔末日赘婿〕〔寻宝全世界〕〔施法诸天〕〔美女总裁的兵王高〕〔美漫最强美国队长〕〔清穿之贵妃有喜了〕〔仙壶〕〔影帝大人的心尖魅〕〔我成了小乌鸦嘴他〕〔美漫世界的魔法师〕〔千金公主修仙记〕〔家有庶夫套路深〕〔天妃策之嫡后难养〕〔重生景少帅炸天〕〔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大道诛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21、东窗事发,告御状(2更)
    苏尧启这段日子有些郁郁寡欢,已经好几天没去国子监。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苏相听说以后,让人替儿子告了假,亲自去找他。

    进门一瞅苏尧启病恹恹地躺在榻上,又见他院子里一个下人影儿都没有,当即发了好大一通火,让人把伺候苏尧启的丫鬟婆子拖出去打板子。

    已经行尸走肉好几天的苏尧启醒过神来,看着他爹,面色说不出的憔悴,“爹为何要罚孩儿院里的人?”

    苏相冷哼一声,大马金刀地在他床边坐下,“不罚他们,留着让你这个主子当牛做马地伺候?”

    苏尧启抿了抿唇角,“是儿子让他们别待在院里扰我清净的。”

    苏相不想跟他扯这个,脸色不太好看,“要不是无意中听下人提及,老子都不知道你已经有日子没去国子监了,怎么回事儿?”

    苏尧启垂下眼帘,“孩儿有一桩心事未了,去了也看不进书,倒不如待在家里清闲。”

    苏相浓眉皱紧,“什么心事?”

    苏尧启仔细看了看他爹的神情,鼓起勇气道:“孩儿有了心仪的姑娘,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爹不同意,所以……”

    “混账!我什么时候说不同意了?”

    苏尧启从他爹面上挪开视线,望向别处,像是忆起了往事,唇角满是苦涩,“爹说过,我们做子女的婚姻大事,必须得对家族有助益。”

    这个话题果然是根刺,苏相听后眼神变了又变,情绪明显激动,“你的意思是,你看中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苏尧启不允许任何人这么说她,哪怕对方是他爹,“她在我眼里是最好的。”

    “愚蠢!”苏相气得面色青黑。

    苏尧启是他最小的儿子,也是苏家大宅内唯一一个从小就被保护着长到十七岁还不谙世事的男儿。

    像某些作孽太多的人会在家里设佛堂常去寺庙进香,苏相也想通过“赎罪”来慰藉自己偶尔不安的心。

    但他跟那些人有所不同,他不设佛堂,也不去寺庙,他所有的精神慰藉,都源自于小儿子苏尧启。

    苏尧启头上三位哥哥,每一位都为家族做出过大大小小的贡献。

    而这些贡献里头,总免不了违背良心的时候。

    到了苏尧启这里,苏相希望他能成为苏家最后一方“净土”,所以他从来不让小儿子插手关于家族的任何事,把他当女孩儿一样娇养。

    也因此,他对小儿子的掌控欲比对其他三个儿子强。

    突然有一天,小儿子翅膀长硬,想挣脱束缚住他的那根线,脱离自己的掌控。

    对于苏相来说,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就算小儿子是“净土”,他也必须要发挥最后的联姻价值,否则,净土便与粪土无异。

    苏尧启一听这语气就知道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他不欲再说话,缓缓闭上眼睛。

    十七年了,苏相何曾见过儿子为个女人变成这样,当下怒火烧到头顶,“你说!那女人是谁?”

    苏尧启薄薄的眼皮颤了颤,最终还是没有睁眼。

    亲爹何其强势,他在这个家生活了十七年,再了解不过。

    他才十七岁,在人情世故方面单纯得像张白纸,再加上书本里“孝道”的熏陶,他没办法做到成熟圆滑地把话题引到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更没办法做到开口驳斥亲爹,只是一个劲地生闷气。

    他越是这样,苏相就越想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揪出来活活扒她一层皮。

    离开苏尧启的院子,苏相很快找来手底下的人,吩咐,“去,查一查四少爷最近的行踪,看他最近跟什么女子接触过。”

    ——

    有了两个粗使婆子顶替婆婆的活儿,婆婆几乎每天都能寸步不离地看着进宝,小家伙最近没闯什么祸。

    温婉这段日子终于能安心去鸿文馆进学。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什么都没做,就摊上了个莫须有的罪名。

    苏相还没见着人,已经想了百十来种弄死她的办法。

    苏家人动作迅速,没几天的工夫,就快查到温婉头上。

    只不过在最后关口碰上昌平长公主府的暗卫,苏家派出来的人全部被暗杀,功亏一篑。

    得知派出去的人全军覆没,苏相勃然大怒,“什么人干的?”

    长子苏宏启皱眉摇头,“孩儿正在调查。”

    苏相胸口堵着一口气,“难不成,是皇帝的人?”

    “不能够。”苏宏启道:“光熹帝近年来行事越发谨慎,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轻易跟咱们正面交锋。而这次出手的人,动作利落,事后不留一丝痕迹,像是受到过高强度训练的暗卫,别说咱们的人少敌不过,就算再翻个倍,也不一定是对手。”

    苏相混迹官场几十年,脑子里除了权利就是阴谋,碰上这种事,自然而然地阴谋论,觉得一定是有人用个女人做诱饵,引苏家出手,再借机杀他个措手不及。

    苏宏启也觉得他爹分析得有理。

    否则这事儿压根就解释不通。

    苏相寻着机会,入宫觐见苏皇后。

    苏皇后听说后很是惊讶,“什么人这么迫不及待对咱们苏家出手?”

    一想到自己吃了个天大的哑巴亏损失惨重,苏相脸色就黑得彻底,“除了那位,老臣实在想不出第二人选。”

    所谓的“那位”,不是光熹帝就是仁懿太后。

    光熹帝还不至于用这么妇人的手段,那么,就只能是太后了。

    苏皇后到底是女人,在很多事情上,考虑得比男人细心全面,“寿安宫的眼线最近并没有消息传来,咱们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贸然怀疑太后,未免太过草率,一旦真相有差错,后果将不堪设想,大哥不妨再让人查查,这事儿会不会另外还有什么隐情?”

    被苏皇后一提醒,苏相也立时反应过来自己在这件事上过于鲁莽。

    凭着太后行事滴水不漏的作风,她怎么可能让人第一时间就怀疑到她头上去?

    离开皇宫,苏相吩咐大儿子苏宏启继续带着人去查。

    前后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查出端倪。

    苏宏启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苏相。

    当得知对苏家人下手的竟然是昌平长公主,苏相脸更黑,“咱们与那头的人素来无冤无仇,她凭什么动本相的人!”

    苏宏启想到什么,“爹,不如我去请三姑姑帮忙查一查内情,如何?”

    苏宏启口中的三姑姑,便是陆家大奶奶,苏仪。

    苏相紧绷的脸总算好看些,“嫁入陆家这么多年,她是该发挥点作用了。”

    ——

    苏宏启见到苏仪的时候,把发生在苏尧启身上的事儿,以及苏相派人去查那女子下落被人杀了个全军覆没的细节全说了出来。

    苏仪眯了眯眼,显然有些意外,“竟然是赵寻音的手笔?”

    “我始终觉得这事儿有蹊跷。”苏宏启道:“长公主常年深居简出,十多年来不问世事,她手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批人,又怎么会突然对苏家出手?不论从哪个方面,都太说不通了。”

    “那可不一定。”苏仪突然弯了弯唇角,“没准是你们刚巧动了她的人。”

    “长公主的人?”苏宏启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三姑姑的意思是,小四看上的姑娘,跟长公主有关?”

    “目前只有这么一种解释,至于更多的,你给我时间,我应该很快就能查到真相。”

    苏仪端起茶盏,清亮的茶汤里,倒映出她阴毒的一双眼。

    大侄子说得对,赵寻音没道理会对苏家出手,能让她出手这么狠辣,只能说明,小四看上的姑娘在赵寻音心里有着重要地位。

    如果她当年那个孩子还活着,且是个女孩儿的话,那么这位姑娘……

    想到这儿,苏仪越发笃定自己心中的猜想。

    “宏启,你们有没有查到那姑娘是谁了?”

    苏宏启还是摇头,“派出去的人应该有查到,只可惜全部被灭了口,消息一点儿都没传回来。”

    “真是可惜了。”苏仪遗憾地叹口气,“不过既然已经打草惊蛇,想必赵寻音有所防备,你们想再查到那姑娘的踪迹,恐怕不容易。”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我手底下那么多兄弟白白牺牲吧?”

    苏仪勾唇,笑容有点冷。

    没办法动女儿,那就动儿子,总要给赵寻音那贱人一点回报才好。

    “我已经查到关于陆晏清的一桩惊天大案,只是碍于身份不好出手,待会儿我把情报给你,你让大哥想办法找人去敲登闻鼓告御状,长公主府公子陆晏清瞒着朝廷私开煤矿,因没经过勘测而导致坍塌,活埋百姓八十余人。”

    苏宏启听出一身冷汗,“三姑姑此言当真?”

    “铁证如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