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青铜你别怂〕〔重生之最好时代〕〔第一战妃:王爷清〕〔笑傲仙缘〕〔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特种兵王在校园〕〔最好的我们〕〔邪神世界里的巫师〕〔我有一支星际舰队〕〔引妻入怀:霸道总〕〔霸道总裁求抱抱〕〔极品全能学生〕〔留里克的崛起〕〔快穿女配开挂中〕〔假如我不是一个演〕〔三国之巅峰召唤〕〔王者荣耀:小青铜〕〔一品丫鬟〕〔九爷终于对我下手〕〔联盟之我是大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22、我在宁州见过他(3更)
    与此同时,鸿文馆。

    正在上书画课的温婉突然之间来了预感,她一时走神,手中毛笔上的墨汁落在刚勾勒出来的山水画上也没察觉。

    来回巡视的先生发现温婉脸色不对劲,低声问她,“怎么了?”

    温婉被这声音拉回思绪,才发现自己的画作毁了,她顿时有些心虚,盯着晕染了大滴墨汁的画看了片刻,抬眸看向先生,说自己不舒服,今日想告假先回去。

    先生见她的确不在状态,没勉强,准她告假,又嘱咐她路上小心些。

    温婉简单收拾了东西,快速走出鸿文馆大门。

    时辰尚早,林伯还没来,她步行走了好远才雇到一辆马车,却不是回家,而是让车夫直接朝着翰林院方向走。

    此时刚晌午后没多会儿,衙门的人还在忙碌。

    温婉下车付了钱,发现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她站在烈日底下等了将近半个时辰,头都晒晕了才好不容易见着一辆马车在翰林院外停下,没多会儿出来一个穿着和宋巍一样绯色官服的男子,猜出对方正是翰林院里面的人,官阶和相公差不多。

    温婉本来要把人唤住请他帮忙捎句话,刚往前两步又突然停了下来。

    想到自己关心则乱这一路急急忙忙跑来翰林院的情形,不由得暗自失笑。

    是了,预感里的不好是在相公下衙以后,这会儿还不到时辰,自己就算找人带话,又能说什么呢?

    难不成让人告诉他,他一会儿下衙有危险?

    这“江湖骗子”式的话,先不说人家乐不乐意帮她带进去,就算真带进去,让相公知道了又能怎么着?反正该发生的还没发生,提前说出来只会让他心神不宁。

    想到这儿,温婉紧绷的心弦稍稍放松了几分,先前显露在面上的焦急也逐渐淡下去。

    她没有再急着见宋巍,而是选了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走到树底下去纳凉。

    先前进去的是宋巍熟识的同僚,他跟人嘀咕说外面站着个长得貌美的小姑娘,看那样子,像是在等翰林院里的谁,还打趣地问是不是谁家闺女。

    宋巍碰巧听到同僚的话,大概是夫妻之间心有灵犀,他第一时间想到婉婉。

    随便问了同僚几句,宋巍丢下手里的活儿,朝着大门外走。

    老远就见枫树下立着一抹娇小身影,着月白色鸿文馆制服,乌黑长发垂在肩后。

    二十岁,当娘的年纪,在她身上却未见丝毫老态,仍是满身清纯娇美的韵味。

    宋巍靠近她的脚步不由得放缓,唇边勾出似有若无的笑意。

    温婉站得无聊,正盯着地上的蚂蚁瞧,忽然觉得眼前的视线变暗,她抬头一看,见到来人,惊愕地张了张嘴巴。

    好久,她才出声,“相公怎么出来了?”

    宋巍的目光落在她被晒红的小脸上,不答反问,“等很久了?”

    温婉摇摇头,抿嘴笑,“也没有,就一会儿。”

    “既然来了,怎么不请人知会我一声?”

    “想着你忙,反正我也没别的事,多等会儿没什么。”温婉看着他,心里是抑制不住的羞赧与甜蜜。

    日头打斜,照到她所在的地方,宋巍轻轻握住她的手腕,将人拉到背阴的树下,温声开口,“说吧,找我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就是突然想来看看你。”温婉越说,越不敢正眼瞧他。

    宋巍猜到她应该是上课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不好的预感,所以告了假专程过来的。

    见她不说,他也不在追问,顿了会儿,又开口,“前面不远处有一家茶楼,我送你去那里面喝茶吃点心,等下衙后我再来找你。”

    “好。”

    温婉乖巧点头,亦步亦趋地跟在宋巍身后。

    等到茶楼,他给开了价格不菲的雅间,叫了一壶茶和两碟松软可口的点心,随便嘱咐她两句便匆匆回了衙门。

    温婉知道他忙,也没想着让他跟自己一样告假提前回家。

    毕竟,相公是要养家糊口的人。

    ——

    宋巍离开后,温婉坐在临窗位置,桌上是颜色清爽的点心和飘香扑鼻的茶汤,撇开预感里的糟心事,下晌的时光显得格外惬意悠然。

    没多会儿,她便陷入了沉思。

    这次的预感又和陆家那位小侯爷有关。

    那个孩子,好似天生就跟相公有仇,每次碰面都得闹出点事儿来。

    之前算是巧合,今日是对方主动找上门,因着相公给长公主送的那幅画是自己的藏品,陆晏清知道了相公玩收藏,而且手里还有不少好东西,非逼着他拿出一两件来送给他。

    相公不给,陆晏清就发了狠,让人收拾他。

    ……

    还未正式见面,温婉对这位没什么教养的贵公子已经全无好感,甚至觉得厌恶。

    ——

    温婉没真的等宋巍下衙过来找她,她掐着点,刚好在宋巍下衙的时辰等在翰林院对面。

    一见到人,她顾不上周围人的目光,直接笑着迎上去。

    宋巍问:“不是让你在茶楼等我吗?怎么自己过来了?”

    温婉没解释,用眼神指了指前面不远处正带着一伙人往这边赶的陆晏清,小声说:“麻烦来了,先走吧,到家了再跟你解释。”

    她说着,轻轻揪了揪宋巍的衣袖,示意他朝反方向走。

    陆晏清的确是来要古董的,他眼尖,已经看到了宋巍,然而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宋巍旁边的人吸引过去。

    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又出现。

    他没打算继续好奇,直接迈开步子朝着二人跑,张开双臂,霸道地把人给拦住。

    温婉下意识把宋巍护在身后,瞪视着陆晏清,“你想干嘛?”

    因为在预感里见过,这会儿对上他本人,并不觉得陌生,连带着蓄积已久的厌恶情绪发泄出来。

    陆晏清却在看清楚温婉那张脸的时候彻底愣住,忘了反应。

    像,太像了!

    这个小姑娘,长得像极了他们家书房那幅画上的人。

    画里,是他娘刚及笄那年的模样。

    若非脑子还清醒,陆晏清几乎怀疑是画里的人走了出来。

    “你、你是谁?”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温婉,轻喃地问了一句。

    宋巍眉心微蹙,一把将护在自己身前的小媳妇儿往后拉,自己对上陆晏清,“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欺负小姑娘,岂非丢了男儿大丈夫的脸?”

    陆晏清这会儿完全忘了古董的事,他只想弄清楚,躲在宋巍身后的小姑娘究竟是谁。

    “你让开!”陆晏清冷着脸命令。

    宋巍笔直站着,纹丝不动。

    眼下是在衙门外,来往路过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官员,陆晏清不好对他做什么,只能压着嗓子怒喝,“我让你滚开!”

    宋巍垂眸望他,“长公主平日里就是这么教导你的?”

    “你敢再提我娘一句,信不信我弄死你!”陆晏清直接炸毛,赤红着眼,一副要生撕了宋巍的模样。

    宋巍看着眼前这位真正意义上的“小舅子”,心中多少有点失望。

    他见过陆驸马,也见过长公主,从那二人的言行间不难看出,都是品行俱佳的人,没道理会养出这么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儿子来。

    陆晏清的性子,既不随陆驸马,也没有哪一点像长公主,他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宋巍敛去心中疑惑,面色平静道:“这里是翰林院,你要敢惹事,我马上就能想办法将你送回长公主府让你娘亲自管教你。”

    陆晏清险些咬碎一口牙,怒视没用,他索性将目光挪向宋巍身后的人,指了指,“那你告诉我,她是谁,否则今儿个咱们没完!”

    “与你无关。”

    宋巍的态度很冷淡。

    “不说是吧?”陆晏清目光一阴,正打算让自己的人来动手,就见到那个小姑娘从宋巍身后探出脑袋,看着他道:“我见过你,在宁州的时候。”

    “宁州”两个字,让陆晏清唰一下白了脸,险些双腿一软倒下去。

    宋巍疑惑回眸,看向小媳妇儿,“婉婉见过他?”

    难不成是在成亲之前?否则他怎么一点都不知情?

    温婉红着脸道:“咱们成亲没多久,去镇学看元宝,那天下着雨,你在书斋买东西,我去买点心,之后来找你汇合,就是那个时候,我见过他。”

    陆晏清已经面无血色,手指挖着温婉,“闭嘴!你给我闭嘴听到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糖婚:神秘娇〕〔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三国处处开外挂〕〔地狱狂兵〕〔万界基因〕〔我在火影画漫画〕〔重生之活在电影里〕〔我不想当巨星〕〔王超之纵横异世〕〔天师上位记〕〔妃谋天下:浴火归〕〔修破玄尊〕〔头号追妻令:老婆〕〔神兽管理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