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辣妻:痴傻相〕〔万界最强狂帝〕〔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医门宗师〕〔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大明铁骨〕〔回档少年时〕〔永续之镜〕〔闪婚蜜爱:误嫁高〕〔大符篆师〕〔贞观贤王〕〔汉武挥鞭〕〔军工科技〕〔重生美食小甜妻〕〔薪火苍穹〕〔美漫世界当宅男〕〔龙王之我是至尊〕〔当时曾许诺〕〔重生我要做首富〕〔总裁宠妻套路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27、晏清身世,只要他活(2更)
    宋巍听出来婉婉在担心自己,语气里多了几分安抚,“这次有锦衣卫在,不至于出什么大事。『→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温婉轻哼,“上次我怀了进宝没办法跟你一块来京城,结果你考个试一波三折,又是起烧又是晕倒的。哪怕没亲眼得见,我光是想想都觉得心惊肉跳。

    这回可不是考试,而是去查案,之前在翰林院你也听到了,案子跟陆晏清有关。

    陆晏清是谁?长公主府的独子,太后亲外孙,皇上亲外甥,这么多层身份摆在那,你怎么知道人家让你去查案,不是让你去当替死鬼的?

    陆晏清再纨绔,那也是皇亲,真查出来他惹了滔天大祸,丢的可是皇族的脸。

    这么大的案子,之所以让你一个刚入官场的新人去,肯定是想着你能力有限,查不出真相,到时候治你个办事不利之罪,囫囵就把案子给揭过去了。若是真查出来,锦衣卫半道上直接除了你,也没人会在乎一个无关紧要的翰林官是生是死。”

    最后,温婉总结,“到了现在,相公还觉得有锦衣卫陪同,你是安全的吗?”

    话完,主动圈住宋巍的腰,仰头看他,灵澈的双眼一眨不眨,像是在等答案。

    即便不说话,撒娇的味道也过分明显。

    ……

    光熹帝若是听了温婉这番话,一准气得原地冒烟。

    ……

    宋巍眼尾浮现笑意,右手还握着圣旨,只能伸出左手轻轻回搂着她,嗓音仍旧好听得撩人心弦,“鸿文馆能请长假?”

    温婉一听有戏,姿态越发小鸟依人,“能不能请,就看相公点不点头让我跟着去了。”

    宋巍又问:“你走了,进宝怎么办?”

    “没了我,能照顾进宝的人很多,可是能照顾你的,自始至终只有我一个。”

    宋巍唇角笑意渐浓,搂着她的那只手臂稍稍收紧,把人往怀里带,“什么时候也学会说甜言蜜语了?”

    “还有好多好多呢!”温婉将侧脸贴在他胸膛上,隔着宋巍还来不及换下的绯色官袍,听到里头传来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小脸飘红,“你要是喜欢,让我跟着去,我一路上都可以说给你听。”

    这些话,若是从他嘴里出来,再搭上这样的年纪,未免显得太过轻浮,可搁在她身上,二十冒头的青春年岁,就觉得刚刚好,刚好能触动到他。

    “去查案是很辛苦的。”宋巍故意提醒,“马上就要入夏了,宁州太阳*,容易晒黑。”

    温婉从他怀里抬起头,抿嘴笑,“那我们就做一对黑人夫妻。”

    似乎是真的有取悦到他,温婉发现相公今日面上的笑容比以往更轻更柔,浮现出不一样的甜蜜味道来。

    意识到他还没把圣旨放好就被自己这么缠着,温婉心下不好意思,慢慢把人松开,出门时不忘说一句,“那我回房收拾东西啦!”

    宋巍目送着她走远,眉眼间的温情经久不散。

    ——

    在寿安宫处理了伤口,长公主回府时,额头上多了一圈白纱布。

    之前包围公主府的锦衣卫早就在陆晏清被带走时全部撤离。

    陆行舟一直等在大门口,好不容易把人盼来,却发现不对劲。

    见她走路都飘忽,仿佛不知道脚下踩的是什么,陆行舟忙上前把人扶住,“阿音,你受伤了?”

    听到男人的声音,长公主才似刚回过神,抬头怔怔看他半晌,努力挤出笑容来,“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陆行舟语气里溢满心疼,“明明就难受,还强颜欢笑做什么?”

    说罢,也不顾下人还在,直接打横将长公主抱起来,快步回房。

    把她放在榻上,陆行舟准备吩咐人去请府医来看,手腕却被她微凉的手指握住。

    陆行舟回头,见她已经坐起来靠在床头,额头上的纱布底下,隐隐能见血迹。

    会让她伤在那个位置,只能是不停磕重头磕出来的。

    心中情绪复杂难言,陆行舟抿唇坐下来,大掌回握着她没什么劲道的手,“你状态不好,先睡上一觉,外面的事就不要操心了,我会想办法。”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句话,温暖熨帖的同时,也容易产生依赖感。

    长公主将目光落在被他轻握的手上,良久,才出声,“皇兄任命宋巍为钦差大臣,马上就要启程去宁州查案,我换身衣裳便走。”

    闻言,陆行舟有些意外,“宋巍才入翰林院没多久,查案的事,怎么会落到他头上?”

    “一两句话解释不清楚,不过只要三郎参与,就代表晏清有活命的机会。”

    陆行舟听明白了她的意图,准备让人进来给长公主更衣的话瞬时咽了回去,“你都这样了,还是我去吧!我是他岳父,又是个男人,有些话,我跟他更好开口。”

    长公主抬起眼帘,望向陆行舟的眼神里有感激,哽咽着点点头,“好。”

    大概真是心境变了,陆行舟发现她今日难得的乖顺。

    哪怕没说别的,这一个“好”字,就代表她开始依赖他。

    而依赖,往往还代表着无上的信任。

    亲眼看着她入睡,他才起身出去,让人备了马车直奔宋宅。

    ——

    温婉白天告了假,和宋巍一块回来,今天的晚饭就不用再等谁,她帮着婆婆做好了以后直接端到堂屋准备开饭。

    这时,金妈妈突然进来禀报说驸马爷求见。

    听她说起驸马,温婉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当初在胡同小院头一次见面时,她发现驸马一直盯着自己看。

    那个时候,她还以为是对方没见过不会说话的哑巴觉得新奇,如今“真相大白”,她才恍悟原来自己误会了,人家看她,是因为她长得像长公主。

    想到这里,温婉突然觉得好笑。

    宋巍走出来的时候刚巧见到这一幕,问她傻笑什么,温婉忙摇头说没有,那想遮掩的窘迫心思又如何瞒得过男人的眼睛?

    宋巍没戳穿她,让她先进去吃饭,他去接待驸马爷。

    温婉突然狡黠地问,“不要我露面吗?”

    宋巍失笑,“你这张脸,可不适合露面。”

    温婉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并不生气,“那我进去吃饭啦!”

    宋巍嗯一声,等温婉进屋,他才缓步朝着外院走。

    陆行舟已经被曹妈妈请到了前厅,正在给他奉茶。

    宋巍不用问,只一听驸马来了,就大致能猜出他的意图。

    把两位妈妈遣出去以后,宋巍看向陆行舟,“岳父亲自跑一趟,想必是为了陆晏清的事吧?”

    陆行舟被他这么称呼弄得半晌没回过神。

    宋巍接着道:“案子落到我头上,说来也是缘分,岳父岳母希望小婿怎么做,还请言明,只要在合理范围内,小婿尽量挽回。”

    陆行舟听到这番话,心里说不出的舒坦,沉默了会儿,开口道:“三郎,我知道你是个好官,要你在八十多条人命的基础上去宽恕凶手,这让你很为难,可晏清不能死,他不仅仅是公主府唯一的孩子,还是……你温二叔的亲生儿子。”

    这句话,无疑是道惊雷,成功惊到了宋巍。

    任他再聪明,也绝对想不到打小养在温家的是陆家的孩子,而养在陆驸马身边的,又是温家的孩子。

    “这么说,婉婉和陆晏清,是同母异父的姐弟?”

    “你在国子监读书的时候,我陪着你岳母回了趟宁州,见到了温二哥,已经把所有的话都挑明,他答应永远不会出现在晏清面前,不会认回他,我也答应,婉婉还是他的闺女,往后会把晏清当成亲生儿子。

    我跟你说这些,算是打着你温二叔的名义求你,如果证实了晏清有参与宁州煤矿案,等最后判决的时候,留下他一条命,至于如何严惩,我和你岳母绝无意见。”

    宋巍陷入沉默。

    当年那件案子虽然因为上面的压制没激起多少水花,可上百位矿工里面,有一位是陆晏清他亲爹。

    如果当初温二叔再跑慢一点,陆晏清便等同于亲手活埋了他亲爹。

    这样惨无人道丧尽天良的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见宋巍犹豫,陆行舟又说:“我刚听说,苏家和程家都有参与的嫌疑,如果你能借此保下晏清的性命,无论开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宋巍道:“岳父误会了,我只是在想,这起案子已经轰动朝野乃至整个京城,有三法司在那坐镇,就算晏清他能免了死罪,只怕活罪也难逃,而且可能超乎想象的重。”

    陆行舟在来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我明白,但我只要他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