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烟雨缥缈江南情〕〔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也许是今生的缘〕〔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主播小傲娇〕〔重生学神:封少娇〕〔穿越全能网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32、婉婉的恶作剧(1更)
    回程路上,比来时多了个人——手脚都被上了镣铐的卢钊。 . .co

    卢钊是当年那件案子的重要证人,一路上想杀他的刺客多不胜数。

    每次遇到刺杀,宋巍总会不由自主地护着手边一个匣子。

    匣子是魏百户给的,听说他们锦衣卫大多数时候存放密报都靠这个。

    匣子采用鲁班锁原理,里面还设了小机括,一旦外面开锁的“密码”错了,里面的东西就会被绞碎。

    几次交道打下来,刺客们心里已经有了底——宋巍那个匣子,装的就是关于煤矿案的证据。

    消息传回京城,苏相听后皱起眉头,问探子,“会不会有诈?”

    探子道:“那种匣子属下听人说过,乃锦衣卫专用,但凡不懂开锁的人,随便动一下,里面的东西就会被销毁。”

    苏相眯了眯眼,“如此说来,匣子里真的装了罪证?”

    “属下认为,极有可能。”

    已经派去了好几拨杀手,一拨比一拨身手好,都没能要了宋巍的命,苏相已经没有耐性再等,吩咐道:“不用再安排杀手了,直接花重金请神偷,一定要把那个匣子给本相偷回来!”

    “是!”

    ——

    入京前夜,宋巍一行人在城外驿馆休整。

    晚饭后,“小书童”准备了热水,正在屏风后伺候她家钦差大人沐浴。

    宋巍靠在桶壁上,稍稍仰着脖颈,眼眸微阖,像是已经睡了过去。

    接连操劳一个多月,他眉眼间有藏不住的倦色。

    水珠从凸起的喉结滑下,顺着紧实胸膛,最后没入腰腹。

    温婉的目光落在他侧腰处的那道疤上。

    新婚之夜她就发现了,那时候相公大概为了不让她担心,没详细解释,只告诉她是不小心伤到的。

    在宁州开口说话那会儿,某回她突然想起来,特地问了婆婆,婆婆犹豫好久才告诉她实话。

    ——宋巍十九岁那年,家里给他安排过一门亲事,那姑娘叫何玉梅。

    听说宋巍打小就霉运缠身,何玉梅死活不肯嫁,连夜跑出去,让山匪给糟蹋了。

    温婉长这么大,只听说过被人糟蹋后不堪受辱自尽的,还没听说过有人被山匪强到乐意跟了对方。

    何家嫌丢人,对外放言说姑娘病死了,只当没那么个人。

    按说,何玉梅跟了山匪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是了。

    可偏生就有那么巧,次年大郎夫妇送宋巍去县考,回来的途中刚好被那群山匪给拦了,何玉梅也在。

    传闻中“病死”了的人不仅没死,竟然还成了山大王的女人,大郎媳妇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何玉梅怕他们说去乱说,就怂恿山大王想办法堵住这对夫妻的嘴,岂料山大王下手过重,直接把人弄死了。

    何玉梅跟了山大王的事儿,宋巍一直都知道,他只是懒得理会。

    等他踏入考场被人告知兄嫂被杀匆匆往回赶,那伙人已经溜了。

    料理了大郎夫妇的后事,宋巍去报官,地方官府压根就管不了这些劫匪流寇,无奈之下,宋巍只身去找他们的老巢,树林里碰到何玉梅那个疯女人,对方二话不说掏出匕首就往他身上刺。

    得亏宋巍闪躲得快,只伤到侧腰,否则再稍稍往上一点,可能就直接刺中心脏当场没命。

    ……

    上河村那一带的人都传是宋巍克死了兄嫂,落在他身上的骂名只多不少。

    温婉感觉得出,不管跟“霉运”有没有关系,大郎夫妇的死,相公都把全部责任拦到自个儿头上来了,否则他后面不会那么消沉,在兄嫂坟前立誓再不入考场。甚至于,一直到二十七八都还没娶妻。

    有时候温婉也会想,当年若不是自己主动,相公会不会这辈子都没想过成家,只打算带着元宝过?

    ……

    知道相公累,温婉没忍心把人喊醒,只是时不时地伸手进去试试水温。

    宋巍没睡多大会儿就醒来,见她落在自己腰腹伤疤位置的视线急急收回,他也没想着解释,很快起身,长腿跨出浴桶。

    温婉给他擦干身子的时候,指腹无意中触碰到那块疤,问他还疼不疼。

    宋巍只是笑。

    他疼,心里疼。

    那道伤疤,明晃晃地提醒着他兄嫂当年是因为什么而丧了命,可他那时无能为力帮他们报仇,等他有能力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

    ——

    套上干净的寝衣从屏风后出来,宋巍第一时间将目光落在枕边的匣子上。

    温婉也顺势望过去,好似一切都挺正常,并无任何异样。

    宋巍走到床榻前,将匣子抱起来掂量了一下,又摸摸底部,忽而一笑,“果然被换走了。”

    早就预感到的事,温婉神色很寻常,“不愧是花重金请来的神偷,竟然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大概提前就摸过底了。”宋巍道:“连匣子的重量都差不多。”

    只不过,那个匣子他在底部做了记号,一般人很难发现,如今抱在怀里的这个,显然并不是真货。

    宋巍不由看向小妻,“你刚才在那个匣子里面放了什么?”

    温婉想到自己那幼稚的恶作剧,有些难以启齿,羞赧道:“不告诉你。”

    ——

    宋巍以钦差大臣身份入京这一日,苏相正在自家府上抓狂。

    已经连续请了十几位锁匠,都没人能破译出宋巍开锁的“密码”来,又不敢直接一刀砍下去,万一里面有毒,所有人都得遭殃。

    最后一位号称鲁班后人的匠师,耗费了好几个时辰的工夫才把开锁的办法解开,打开盒盖一瞧,里面竟然还有个匣子,匣子盖上写着,“找不到我”。

    匠师拿给苏相一瞧,苏相当即黑了脸,自己抱过去打开第二个匣子,没想到还有第三个,盖上又写,“还是没找到我”。

    苏相又开。

    套在里面的匣子越来越小,字也越来越小,但肉眼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哎呀,又找错了。

    ——再开一个有惊喜哦!

    最后一个,苏相还没开,里面就传来一声“呱~”

    苏相脸更黑,让手底下的人打开,发现里头是个罐子,罐子里装了水,一只癞蛤蟆正蹲在里面,背上贴了个字:蠢。

    意识到被人当猴耍,苏相气得五脏六腑都在冒烟,开口直骂宋巍他娘。

    苏相骂一句,匣子里的癞蛤蟆就很配合地搭一句,“呱呱——”

    旁边人想笑不敢笑,一个个脸色憋得通红。

    苏相冷冷扫了几人一眼,“滚!”

    “呱——”

    ——

    事态紧急,宋巍回京后没有片刻耽搁,直接去翰林院找谢正。

    煤矿案的罪证,他那天交给了温父,温父是生意人,他们有自己的特殊渠道能快速将东西送到京城。

    收的人是谢正。

    之所以交给他,是宋巍信得过他们之间多年的交情。

    谢正不傻,知道宋巍去办的是什么案,拿到东西的时候第一时间猜出来,顿时觉得分量沉甸甸的,已经两天两夜没睡好,就等着宋巍回来把东西取走,以免夜长梦多。

    宋巍把东西拿到手里的时候,谢正脸上明显松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接下来好好表现。”

    余下的话即便不说,宋巍也懂,谢正是想告诉他,只要案子办成,他就一定能升官。

    宋巍没说话。

    这件案子给他的打击太大,每夜闭上眼睛,脑海里都会浮现那八十多具尸骨。

    他对煤矿案尽心尽力,不是冲着升官去的,只是想还原当年的真相,将凶手绳之以法,为八十多名矿难者讨回公道。

    魏百户在一旁催促,“宋大人,时辰不早了。”

    宋巍颔首,偏头看了眼旁边的小妻,低声道:“这里离家近,你先回去,我要入宫一趟。”

    温婉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入不了宫,很乖巧地点点头,亲眼看着宋巍上了马车离开,她才转头往家走。

    到了京城,苏相即便再有能耐,他也无法做到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对钦差大臣动手,因此宋巍入皇城的这一路格外顺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