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宠甜妻:总裁请〕〔蒹葭露冷〕〔星际之永生计划〕〔基金会大游戏〕〔汽车大时代〕〔霸道兵王在都市〕〔共筑未来〕〔美食供应商〕〔重回1985:麻辣俏〕〔生活在港片世界〕〔娱乐超级奶爸〕〔八零炮灰大翻身〕〔重生之财气冲天〕〔九转神帝〕〔绝品都市医圣〕〔修罗神帝〕〔杨家有女宜室宜家〕〔重生现代之最强女〕〔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雪落关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38、母女相见,认干亲(1更)
    温婉前头二十年的日子,虽然中间有过小坎坷,但总体说来,还是比较简单,由此便注定了她的单纯,很多事,除非是预感到,否则她不会用很复杂的眼光去看待。

    就比如在去见长公主这件事上,哪怕已经知道自己的容貌跟对方很像,她也仅仅是单纯的好奇而已,除此之外,再没有多余的想法。

    听到相公说要带上进宝,温婉收了字帖,把毛笔搁到笔洗里,很快去了堂屋。

    婆婆正看着进宝在炕上玩。

    小家伙见到她,气哼哼地将屁股转过来。

    温婉看了不由好笑,说他,“这都多少天了,没你这样记亲娘仇的啊!”

    听婆婆说,抓周那天爹娘不在,小家伙坐在地上抱着脚丫子,嘟着嘴巴,谁喊都不理,让他去抓地上的东西他也不抓,最后徐恕那厮使坏,从院儿里掐了朵红艳艳的花和地上的印章算盘笔墨纸砚放在一块。

    小家伙的目光完全被那朵花给吸引,嘴里喊着“花花”就爬过去了……

    最后的结果是小家伙抓周抓了朵花,徐恕被宋芳追着打。

    想起这事儿,一向迷信的宋婆子就犯愁,望向温婉,“你说这小子,将来是不是个花花肠子?”

    温婉:“……”

    知道婆婆迷信,但没料想能迷到这份儿上。

    温婉趁着小家伙不注意,一把将他抱入怀里,顺势坐到炕头,笑说:“娘想太多了,抓周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孩子没有天生的好坏,往后啥样儿,还不得靠大人慢慢教吗?”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我还是担心。”

    宋婆子说着,眼睛瞄向温婉怀里的进宝。

    小家伙正低着头,肉爪揪住他娘腰间的穗子不放。

    温婉想到相公还在等,拿开小家伙的手将他抱起来,跟婆婆说要去外头办点事儿。

    宋婆子没多问,让他们办完了早些回来吃饭。

    温婉走出大门,宋巍正在和车夫林伯说着话,他今日穿了件颜色偏淡的天青色长衫,褪下钦差大臣的头衔和那身官袍,少了查询真相时几近严苛的冷肃,更多的是为人夫、为人父的和煦柔暖。

    看到温婉走近,宋巍自然而然地伸出手,长袖稍稍往下滑,露出腕骨。

    他的手腕和指骨一样,没有多余的肉,很精瘦,不是世家公子哥儿的养尊处优,充满着成熟男人的力度。

    像是被那双手所吸引,温婉不受控制地将怀里的孩子递出去,递到一半醒过神,忙又缩回来,“我还是自个儿抱着吧!”

    宋巍笑,“不怕手酸?”

    已经周岁的孩子,抱一会儿还好,要一直抱着,哪怕是大人,也没几个受得住的,况且进宝又长得肉嘟嘟,比大多数同龄孩子都沉。

    温婉瞧了眼林伯方向,“不是有马车坐吗?”

    宋巍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争执,走到马车边亲自给她打开帘子。

    温婉抱紧小家伙,很快踩着脚凳钻到车厢里。

    宋巍上来后,温婉把进宝放在两人中间坐着。

    小家伙扭头看看爹,又扭头看看娘,嘴巴里蹦出俩字来,“饭饭……”

    温婉问他,“进宝是不是饿了?”

    小家伙像是听懂,“唔”一声,两条短腿在座椅上蹭来蹭去。

    马车启程,温婉看向身旁的男人,后知后觉问了一句,“带着进宝去,会不会不太合适?”

    “进宝才周岁,听不懂大人讲话,也占不了多少位置。”

    温婉有些意外相公会这么回答,仿佛在宣泄某种情绪。

    他很少会有将内心负面情绪通过言语表达出来的时候。

    隔着进宝,温婉主动将手伸过去,覆上他手背,“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手背上带着暖意的柔软触感,让宋巍心底的那一丝浮躁寻到了归处,他微微颔首,另一只手捏了捏眉心。

    温婉道:“案子已经结束了,要不,你告几天假,在家里好好歇歇?等缓过这一阵再去衙门。”

    怕她担心,宋巍反握住她的手,声音轻柔,“只是还没完全从这桩案子里走出来而已,不会影响去衙门。”

    进宝后背靠着车壁,伸直的两条短腿刚好到座位边缘,温婉和宋巍交握时,手臂贴着小家伙的腿,他有些不乐意,挪半天把腿翻到他娘的手臂上来压着,然后跟没事儿人一样靠着靠背打盹。

    温婉:“……”

    到茶楼的时候,温婉的手臂不是抱孩子抱麻的,是被小家伙的腿给压麻的。

    看她不停地揉捏手臂,宋巍主动抱过进宝,走下马车,然后转过头问:“还难不难受?”

    温婉瞅了眼趴在宋巍肩头已经醒过来不停喊着“饭饭”的小家伙,又气又无奈,“没事儿,已经好很多了。”

    宋巍向掌柜打听到了岳父岳母的房间所在位置,夫妻俩一前一后往楼上走。

    到门口的时候,宋巍一手抱着进宝,另一只手去敲门。

    温婉看到,他有明显的停顿,像是在犹豫,过了会儿才把门给扣响。

    里头很快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门打开,看到陆行舟,温婉想到头一次在胡同小院见面时的情景,莫名有些不自在,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只能偏头去看宋巍。

    宋巍还没说话,陆行舟已经含笑望向小两口,显得很是热情,“先进来坐吧,茶点已经给你们备好了。”

    一句话,算是解了温婉不会称呼人的尴尬,她扯了扯嘴角,礼貌地冲陆行舟笑笑,跟着宋巍往里走。

    他们开的是雅间,分了里外间,有些宽敞。

    隔着一层珠帘,温婉看到里面坐了个打扮素净的妇人,朦胧中瞧不清楚对方的容貌,可那双眼睛,让她莫名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婉婉,进去坐吧!”

    像是怕她到了陌生地方不适应,宋巍的眼神格外暖。

    温婉回过神,挑开珠帘。

    看到芳华的那瞬,她脚下步子顿住。

    哪怕来之前已经听相公提起过自己长得像长公主,那天在翰林院外陆晏清的反应也说明了一切,然而幻想终究还是不及现实来得震撼。

    若非对方身上有着出身皇族的高贵典雅气质,温婉几乎怀疑,坐在里头的人便是十几二十年后的自己。

    难怪陆晏清会在看到自己的时候反应那么大,除了模样,似乎连某些神态方面也出了奇的相似。

    看到她吃惊,宋巍低声笑了下,望向芳华,“夫人瞧着,是不是觉得很像?”

    扔下她十七年,今日头一次正式见亲闺女,芳华的内心并没有表面那么平静,若非宋巍及时出声,她险些失态,口中感慨,“没想到,天底下竟然还有人长得跟我这般像,可见是种缘分。”

    这话说的,温婉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得是多大能耐才能生出和长公主差不多的容貌来?

    “丫头,快坐吧!”芳华招呼着二人,“我们如今已经不是什么公主驸马了,犯不着那么拘束。”

    温婉看了宋巍一眼,在对方的点头示意下慢慢落座。

    陆行舟亲自给几人煮茶,期间有过几次小失误,想来也是内心不平静所致。

    宋巍默默看在眼里,没说话。

    进宝歪着脑袋盯着外祖母看了半晌,突然喊道:“猪猪……饭饭……”

    温婉愣了下,问他,“你瞎喊什么呢?”

    芳华被他吓了一跳,暗暗庆幸小家伙还不会说长句,否则真给他捅出来,今儿这事就难办了。

    宋巍也讶异,进宝竟然还记得那天来过这儿。

    再看小家伙的时候,他手里已经抱了块松软的绿豆糕,只顾着吃,谁都不搭理。

    温婉伸手拍拍小家伙口水兜上的糕点屑,耳边传来他们说话的声音。

    温婉虽然对陆晏清无感,但从这对夫妻的言辞间不难听出,都是明事理的人,况且这俩人愿意为了儿子自请除族贬为庶民去宁州终身守灵,就说明他们也不全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无良父母。

    她还在胡思乱想,对面芳华愉悦的声音传来,“看到宋娘子,感觉像是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真好。”

    宋巍道:“难得如此有缘,夫人若是不介意,我想让婉婉跟你们认个干亲,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芳华和陆行舟对视一眼,夫妻俩自然是求之不得,只是……

    “这种事,恐怕还得问过你家娘子的意愿才行。”

    芳华投向温婉的视线,明显带着紧张。

    温婉不知道相公为什么会突然想让自己认个干爹干娘,不过她潜意识里并不讨厌这对夫妻,想着认就认吧,反正自己打小没娘,多个跟自己长得像的干娘也不赖。

    想到这儿,她弯弯唇瓣,站起身,跪地给芳华和陆行舟各敬了一杯茶,嘴巴很甜,“干爹喝茶,干娘请喝茶。”

    芳华端着茶杯,压下眼眶中的涩意,问她,“你是叫温婉吗?”

    “嗯。”

    “那我们往后也叫你婉婉,好不好?”

    温婉笑,“您是长辈,您说了算。”

    陆行舟望着她,眸光中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哪怕无法相认,起码,往后多了层能与闺女亲近的身份,对他而言,已经是天大的满足。

    温婉敬完茶,看向宋巍,“相公,他们是我的干爹干娘,那你往后是不是也得跟着我喊?”

    宋巍含笑反问:“难道不是叫岳父岳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重生之明星奶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