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宝难养:总裁老〕〔极品全能保安〕〔暴君的娃娃亲〕〔恶毒下堂妻〕〔龙回都市〕〔无敌从神级选择开〕〔璀璨王牌〕〔总裁霸爱,老公请〕〔穿越全能网红〕〔特种医王在都市〕〔朱颜祸妃〕〔我有一个帝王群〕〔要我教你做人吗〕〔无敌副村长〕〔觉醒吧异能〕〔不能承受的生命之〕〔七零律政俏佳人〕〔我无敌了亿万年〕〔出名太快怎么办〕〔华娱之闪耀年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39、婉婉恨过亲娘吗?(2更)
    宋巍这么一说,温婉觉得有些脸热,小声嘀咕,“反正是你喊又不是我喊,想怎么着还不是你自个儿说了算?”

    声音虽小,宋巍还是一字不漏全听到了,他没说什么,淡笑着让她坐下来。

    芳华见小外孙没多会儿就啃完一块绿豆糕,想着怕是饿了,提议道:“都别干坐着了,一块儿吃顿饭吧?”

    “我去安排。”陆行舟说着要起身。

    宋巍唤住他,“岳父无需麻烦,我跟着就得去趟衙门,时间上可能有点赶。”

    陆行舟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温婉。

    温婉感觉到,看向宋巍,“相公忙的话,只管去,我陪干爹干娘吃,你让林伯送你去衙门,一会儿再让他折回来接我就是了。”

    宋巍没立即接腔,犹豫的神情里明显有着不放心。

    不是担心岳父岳母会突然捅出当年的真相甚至是把婉婉如何。

    那种担心,纯属是站在大人的立场,不放心自家孩子一个人留在外面。

    年龄上的差距,以及打小看着婉婉长大的经历,让宋巍在对上她的时候,责任感大过男女之情。

    陆行舟见状,笑道:“三郎要是不放心,一会儿我们夫妻亲自把人给你送回去。”

    “那样的话,太麻烦岳父岳母了。”宋巍已经站起身,“待会儿我再让林伯来接。”

    “那我送送你。”

    陆行舟话完,和宋巍一块儿出了门。

    看出岳父有话要单独跟自己说,到楼下的时候,宋巍的脚步不由放缓。

    “三郎是担心你不在,我们夫妻俩会情难自禁跟女儿相认吧?”陆行舟问。

    宋巍没否认,即便他压根就不是这么想的。

    陆行舟不怒反笑,“你连我和阿音都提防,可见对婉婉保护得太好,把她的下半辈子交给你,我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宋巍说:“婉婉性子纯善,她不该有太过复杂的身世,以免今后再惹来牵扯不清的麻烦。”

    “我明白你的顾虑。”陆行舟很赞同他的看法,“阿音也正是这么想的,不相认。像今日这样,能认个干亲,让我们以干爹干娘的身份跟她一块儿吃顿饭就已经挺好。”

    说着,似乎又想到什么,陆行舟成熟俊朗的眉目间拢上一层欢愉,“还有个好消息忘了跟你说,阿音怀了身子,已经两个多月。”

    宋巍有些意外,怔了一下,随后面露笑容,“确实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无法与亲生闺女相认,儿子又被判刑。

    三十年,这期间可能会发生许许多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变故。

    到那时候陆晏清还能否活着回来,谁都不敢断言。

    同为男人,宋巍能理解岳父心中有说不出口的苦楚。

    这个孩子的到来,好似一场及时雨,虽说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现状,但起码,填平了岳父在子嗣方面的缺憾。

    “恭喜岳父了。”

    宋巍发自内心地说。

    藏在心底的惊喜与旁人分享出来,并且得到祝福,陆行舟说不清当下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面上流露出笑意,“到时候孩子生下来,我再给你们写信。”

    宋巍轻嗯一声。

    陆行舟又说:“公主府的暗卫,我们带走一半,留了一半在京城,会随时保护你们,暗卫首领叫卫骞,往后碰到困难,只管使唤他带着人去办。另外,我和你岳母这些年的积蓄都存在隆盛钱庄,这里面是取钱的信物。”

    陆行舟递了一个锦囊给宋巍,又说:“就当是临别前送给婉婉的一份心意,我无法当面给她,便只能交给你了。”

    站在宋巍的立场,他本不能收,可那是岳父岳母留给婉婉的,他没有拒绝的道理,只好出言道谢。

    陆行舟伸手轻拍他肩膀,“入了官场,可能很多时候无法独善其身,但岳父还是希望,你能坚守本心做个为国为民的好官。”

    “小婿明白。”

    陆行舟望望天色,“时辰不早,你要赶着去衙门的话,我就不耽搁你了。”

    宋巍拱手,道别之后坐上马车,很快消失在茶楼前。

    ——

    雅间内。

    陆行舟和宋巍下去以后,芳华主动要过进宝来抱。

    小家伙上次见过她,瞧着眼熟,就没认生,在外祖母怀里扭捏了会儿,安静下来,伸手去拿桌上的茶碟。

    温婉有些诧异,进宝认生厉害,换了平时,不熟悉的人一抱他准哭,怎么今天乖成这样?

    不等她细想,房门被人推开,陆行舟走了进来,说已经点了菜。

    这家茶楼是混合式经营,除了茶,还附带吃食。

    跟着,陆行舟在芳华旁边坐了下来,看到进宝,眉梢眼角都染了慈和的笑,伸手要抱他。

    进宝双手抱着茶碟,乌溜溜的眼睛在陆行舟身上打量着,像是确定了不认识,他不让人碰,直接把茶碟扔出去,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打……打……”

    “进宝!”温婉暗中瞪他一下,这小崽子,净会给她找事儿。

    陆行舟被打中小腿,弯腰把茶碟拿起来还给他,面上的笑容愈发深刻,“小家伙才一岁就知道防备陌生人,可真聪明。”

    进宝刚接过茶碟,就感觉小脑瓜被一只大掌揉了揉。

    那力道不轻不重,像极了他亲爹。

    小家伙忽然乖觉下来,没再往外祖父身上扔东西。

    等饭菜上桌,陆行舟把小家伙抱到自己腿上坐着,亲自给他喂豆腐泥。

    进宝之前吃了几块点心,这会儿不太饿,随便咽了两口,小屁股就在外祖父腿上扭啊扭,要人陪他玩儿。

    温婉了解自家儿子,一到吃饭就折腾人,她赶紧扒了两口搁下碗,准备把儿子抱过来让干爹好好吃口饭。

    陆行舟看穿她的意图,忙说:“婉婉你快坐下吃饭,我不饿,就是想抱抱这小子。”

    温婉面露尴尬。

    芳华对她笑笑,“快坐下吃你的吧,你干爹他好久没这么抱孩子了,一时新鲜也正常,让他帮你抱抱,免得我们请你吃顿饭,你最后还得饿着肚子回家,让你婆婆知道了,还不得骂死我们夫妻俩?”

    一面说,一面往温婉的小碗里夹菜。

    温婉推拒不过,只好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吃。

    ……

    临别的时候,芳华让陆行舟先下楼,说自己想单独和干闺女待会儿。

    等陆行舟关上门,芳华再没压制心底冲动,张开双臂抱住温婉。

    除了相公,温婉基本没被人这么抱过,刚开始有些不适应,但很快,她发现干娘抱着自己的时候,身躯在微微的颤抖。

    温婉不解,抬头看她,“干娘,您是不是因为陆晏清的事儿,心里难受?”

    温婉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芳华憋了好久的眼泪再也没忍住,一颗颗往下掉,有几颗落到她发顶,温婉甚至能感受到灼热。

    瞧着那张像极了自己的脸上布满泪痕,温婉忽然觉得很难受。

    她掏出帕子递给芳华,小声说:“干娘您别哭,儿子不在,您还有我这个干女儿,以后就算去了宁州,我们也可以常常书信来往的呀!”

    芳华接过女儿递来的帕子,擦擦眼泪后问她,“听三郎说,婉婉的生母很早就不在了,你这些年,有没有想过她?”

    “想过。”温婉如实点头,“在宁州那会儿,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给娘亲扫墓,那个时候我不会说话,只能静静地跪在坟前,想说什么,就在心里过一遍,我相信娘亲在天有灵,肯定能听到的。”

    芳华眼圈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湿润,“那你都在心里跟她说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被人问及隐私,温婉非但不反感,反而有种迫不及待想和对方倾诉的冲动。

    她想,大概是因为她们拥有着相差无几的一张脸,所以说起话来比旁人亲近。

    深吸口气,温婉缓缓道:“会说很多,比如,求娘亲保佑后娘是个好的,不要苛待我,也有求她保佑我不要被后娘五两银子就卖给王瘸子做填房……我十六岁之前去给娘亲扫墓,都是求她保佑我,十六岁嫁入宋家,多了个相公和护短的婆婆,感觉日子忽然之间踏实了,有什么事儿,他们都能第一时间给我扛。再去看娘亲,我就在心里默默告诉她,自己过得很好,让她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

    温婉说完抬起头,发现干娘已经捂着嘴哭得泣不成声。

    这一幕,让她觉得有些揪心。

    “干娘……”温婉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

    芳华快速抹了泪,双眼已经红肿,“婉婉恨不恨你娘亲早早就离开你?”

    “不恨。”温婉摇头,“娘亲的那座坟是空的,并没有尸骨在里头,爹跟我说,她是被河水冲走的,找不到尸身。我知道爹没说实话,甚至有可能,我的亲娘还在人世。可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离开我离开那个家,我都不怨她,我自己就是当娘的人,明白若非逼不得已,没有谁能狠得下心抛下骨肉一走了之。”

    话音刚落,温婉再一次被紧紧抱住,耳边听到干娘的声音,“有你这么个聪明伶俐乖巧懂事的闺女,你的亲娘一定觉得很荣幸。”

    这话有点莫名其妙的,不过温婉没多想,半开玩笑地说道:“她要知道我曾经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没准儿会更不喜欢我。”

    “不会。”芳华慢慢松开她,“就像你刚刚说的那样,这天底下没有不疼儿女的娘,倘若你的娘亲还在人世,晓得你的遭遇,必定会为当年做下的某些错误决定而后悔。婉婉哪怕不会说话,也是个聪明乖巧的姑娘,干娘都这么喜欢你,你亲娘就更喜欢你了。”

    被她这么一说,温婉有点难受,吸吸鼻子,“干娘,您不怨我相公把陆晏清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吗?”

    芳华抚了抚她额前发丝,语重心长地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世上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晏清犯下滔天大罪被流放,是他该承担的苦果,而我作为生母,没有管教好自己的亲生儿子,就该被除族去宁州守灵。同理,你的娘亲当年离开你,不管是不是身不由己,等她将来后悔的时候,所有事情都已经回不去了。”

    ……

    温婉跟相公在一块的时候,他很少会跟自己说这么多话,相公教给她的东西,多数时候表现在行动上,然后不管是说话还是行事,她会在潜移默化中朝着相公靠拢。

    难得有人跟她说这些,虽然话题有些伤感,她还是觉得很开心。

    芳华看了眼温婉的反应,见女儿似乎一点也没有怀疑到自己头上来,她不由感慨,三郎果然是把婉婉保护得太好了,难怪他一直不希望他们相认。

    这样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婉婉会成为受伤最多的那个。

    ……

    直到进宝弄翻矮桌上的茶盏,母女俩才分别回过神来。

    温婉弯腰把进宝抱入怀里,想着出门前婆婆让回去吃饭,自己却在茶楼逗留了这么半天,家里肯定都还在等着,她不打算再耽搁下去,匆匆与芳华道了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