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每天都在劝〕〔卿本红妆之朕不嫁〕〔锦上添〕〔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最强剑神〕〔极品女总裁〕〔重生主神混都市〕〔我竟然是富二代〕〔我不是超级警察〕〔香港1968〕〔年少有为〕〔米奈希尔之力〕〔全能护花学生〕〔一品丫鬟〕〔重生嫡女,腹黑王〕〔家有悍妻怎么破〕〔乔夫人她总想着离〕〔巧女喜当家〕〔龙回都市〕〔厉少又来撒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41、尴尬相遇,占有欲(1更)
    温婉抱着进宝坐上马车,行了一段路到街市上,从帘缝里瞄到外面有家布庄,她想去买点轻薄布料给进宝做几身透气小衣。

    去年做的不是没有,只不过进宝的小胳膊小腿儿窜的太快了,今年拿出来,穿是能穿上,就是有点儿紧,贴着肌肤小家伙肯定会不舒服。

    这么想着,她让林伯停下马车。

    宋巍不在,林伯有些不放心,“夫人要做什么,只管吩咐老奴去办就是了。”

    温婉笑道:“我要去买布,得过眼挑呢,这可吩咐不了您。”

    林伯说,“那老奴把车赶到布庄门前再停。”

    温婉瞧了眼怀里对外面好奇不已的小家伙,笑了笑没说话。

    马车彻底停下时,林伯放好脚凳过来给她打开帘子,温婉抱着儿子下车,刚要进布庄,余光瞥见对面酒楼出来两个人。

    男子高大挺拔,身姿矫健,生得一张好容颜,冷眉俊目,衣着的颜色也同他那双眼睛一般深沉。

    在这样的映衬下,旁边的女子便显得娇小许多。

    那女子温婉认得,正是自己找寻多时的林潇月。

    有了女子官学的缘故,大楚朝对闺阁女儿的束缚不至于严苛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也没有开放到能随意与外男在酒楼里出双入对。

    能这么做的,除非是已婚妇人。

    而眼下,林潇月正是妇人装扮。

    那么旁边的男子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对于林潇月,从当初她在鸿文馆孕吐的时候温婉就有猜测,如今亲眼见着,还是不免小小的惊讶了一把。

    随后就是一阵无言的尴尬。

    因为她在看林潇月,对面的林潇月也在看她。

    原本出门前温婉还是姑娘装扮,只不过想到要来见曾经的长公主,又想着进宝爱揪头发,就顺势绾了起来,完全是为了方便。

    没成想,会出现这样尴尬的一幕。

    隔着一条人来人往的街,两个妇人打扮的“同窗”来了个眼对眼。

    林潇月身边跟着丈夫,温婉手里抱着儿子。

    苏擎走了两步发现不对劲,回头见林潇月那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街,他心下疑惑,目光跟着望过去。

    对面是一家布庄,布庄外停靠着一辆马车,马车旁,站着个穿蜜色裙衫的小妇人,小妇人手里抱着个约莫一岁左右的娃娃,哪怕隔着点儿距离,他也能瞧出那娃长得肉嘟嘟白嫩嫩,十分可爱。

    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异样。

    苏擎收回视线,望向旁边的林潇月,“在看什么?”

    林潇月眼皮跳了跳,回过神,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催促男人,“你先走,我去见一位朋友,跟着就来。”

    林潇月说完,抬步要朝对街去,却被苏擎一把握住手腕。

    她回头,瞪他,“你干嘛?”

    “你说的朋友,是对面那位?”

    苏擎没松开她,说话的时候也没有特意去看对街的温婉,但说的谁,已经不言而喻。

    “反正不是外男。”林潇月试着将手往回缩,却发现苏擎力道大得惊人,掌心像上了锁,禁锢在她腕上就挪不开。

    林潇月甩了两下没甩脱,有些生气,“大街上的拉拉扯扯,你还讲不讲道理了?”

    听到“讲道理”这三个字,苏擎薄唇微抿,“我见过她,当初送你去鸿文馆的时候。”

    林潇月愣了愣,忽然乐起来,“这都过了多久你还记得,是不是一眼相中人家美貌了?”

    苏擎没理会林潇月的“无理取闹”,语气中带着对她过去看好友的不赞同,开始跟她讲道理,“今日这一幕已经很明显了,她跟你一样,都是已经成过亲的人,只不过为了入鸿文馆特地乔装打扮过。眼下两个人偶然在街市上碰到已经很尴尬,对方没有跟你打招呼,甚至没有主动要过来,说明人家并没有要当场撞破你的意思,可见那女子素养极高。你若是贸然过去,等同于拆穿对方暴露自己,不礼貌还是其次,过了今日往后再见,你们要如何面对彼此?”

    听到苏擎的话,林潇月再看向对面的温婉时,内心就有些复杂。

    整个儿脑瓜里只飘着一句“可见那女子素养极高”。

    她想到了自己刚嫁给苏擎的时候,苏家大宅里的那些妯娌,当面笑盈盈,背后骂她是土财主养出来的乡下土蛋,没文化没见识,满身铜臭味儿。

    高门大院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闺阁娇娇女谁都想当,却不是谁都有那命当。

    她自幼出身商户,没少女扮男装跟着当爹的出去玩儿,自由散漫惯了,嫁入苏家以后也在努力学规矩。

    可天性这种东西,哪是说改就能改的?

    面对事情,她只会单刀直入,做不到心细如发地顾虑这顾虑那。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跟旁人有差距,但这“差距”头一次从丈夫的嘴里说出来,让她觉得很挫败。

    哪怕只是丈夫轻描淡写对旁人的一句夸,也让她受到了沉重的心灵打击。

    事已至此,林潇月哪还有去见温婉的心思,满脑子都想着自己是个没规矩没礼貌的乡下土蛋。

    刚才那事儿,但凡她再多想想,就不会出现被丈夫“讲道理”的局面,与温婉之间的差距更不会在一日之间就拉开这么大。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林潇月眼皮耷拉下来,抱着脑袋沿街走,已经不想再去管对面温婉落在自己身上那若有若无的视线。

    苏擎大步跟上来,深邃的目光看她片刻,“你是在使小性?”

    “你甭搭理我!”林潇月很烦躁,一句话都不想说。

    苏擎本来就是冷漠寡淡的性子,能对她拿出点耐性来已是十分难得,当下听言,更是直接陷入沉默,果然没再搭理她。

    两人没有坐马车,一前一后地走着,车夫赶着马车,慢悠悠跟在一旁。

    过了会儿,林潇月突然停下来,转过身,本打算说句话,谁成想毫无防备地撞上一堵人肉墙。

    她闷哼一声,往后退半步,皱皱眉抬头看向眼前身形挺拔的男人,“你怎么走路没声儿呢?”

    苏擎没跟她掰扯是谁让他别说话的,眉目间冷峻不减,“消气了?”

    “回家!”林潇月招手让车夫停下,提着裙摆要上车。

    这么多年早习惯了她的喜怒无常,苏擎没说什么,让车夫将马车靠边停,跟着坐了上去。

    林潇月靠在侧壁上,双眼紧闭,还是一副不想搭理任何人的模样。

    苏擎伸手从侧架里拿出一本书随意翻着。

    他不太爱看书,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

    林潇月假寐了会儿,没听到什么动静,悄悄掀开一丝眼缝,觑见男人正低着头,注意力全在书本上,她“哎”了一声,“刚才在大街上不是挺能说的吗?这会儿怎么一声不吭了?”

    苏擎将书合上放回去,望向她,眼神似笑非笑,“月娘想让我说什么?”

    林潇月彻底睁开眼,“哎哟,您是爷,想说什么还得请示我不成?”

    苏擎扬唇,“我不过是随便夸了别人一句而已,你至于吃这么大醋?”

    “七爷可拉倒吧!”林潇月直接泼他冷水,“您就是往府上纳十个八个姨娘,我都不见得会醋,更别提夸个已婚妇人了,有能耐,您再把她夸上天去?您看我醋是不醋。”

    “那你生什么气?”苏擎眼底的笑意淡下去。

    听大夫说孕期的女人心思敏感容易情绪反复,他想知道她是不是也这样。

    成亲四年,林潇月无论做什么都是直喇喇的,瞧着有点没心没肺,在某些事上,他甚至无法确定她真正的态度。

    像今日这样,他倒宁愿她是真因为自己夸了别人而生出醋意来。

    “还能气什么,气我自己不如人呗!”林潇月小声嘀咕完,又似打了鸡血似的活过来,“不如人咱就学,我偏不信了,这天底下还有学不会的东西,我刚来苏家那会儿,不也什么都不会吗?这么多年,不说脱胎换骨,起码该学的我都有认真学,七爷觉得呢?”

    像是没听到想听的话,苏擎的嘴角,明显往下垂了垂。

    林潇月但凡再细心点,便会发现男人的脸有些黑。

    “总有一天,我也得让你夸上一句。”她还在自顾自地说。

    闻言,苏擎面色稍霁,“你不觉得有的时候,自己太过争强好胜了些?”

    林潇月反问:“在你们这样的世家大族,不争强好胜,难道等着被人踩死捏死吗?”

    苏擎:“……我的意思是,你的精力不一定要全部放在别人身上,还可以想想别的。”

    林潇月托着下巴仔细琢磨了会儿,忽然眼神一亮,兴奋道:“我看见她抱了个娃,肯定是亲生的,等我的娃生下来,必须得好好教,不能输给她家那个。”

    说完,邀功似的看向苏擎,“我这下把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七爷总该满意了吧?”

    “……”苏擎面无情绪地望向窗外,“你高兴就好。”

    “跟你说话就是没劲!”林潇月气哼哼地学着他把脸歪向另一边,不明白这男人动不动就黑脸是个什么毛病。

    夫妻俩一路沉默。

    马车停下的时候,林潇月直接打开帘子就要往下跳,腰上突然多了只大手将她给紧紧圈住。

    林潇月还没来得及说句话,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要敢把我的种给跳没了,仔细你的皮!”

    林潇月摸摸鼻子,“我这不是没想起来吗?”

    除了刚开始那几天吐得厉害,后来就没什么太大反应,林潇月很多时候都忘了自己是个孕妇。

    苏擎落在她腰间的大掌不由捏紧,“往后我不在,一个人不许上街。”

    “没你这样的!”林潇月直接反抗,“成天待在府上,我都快闷得发霉了。”

    这么大的府邸,只她一个女主人和几个丫鬟婆子,每天一睁眼就对着她们,看都看腻了,让他纳妾多招几个女人进来解解闷儿,他老是推三阻四,这会儿又限制她的自由。

    林潇月觉得胸闷。

    早知道,刚才她就别管那么多直接去见温婉了,既然都是已婚,大家把话挑开,没了那层隔膜,往后走动不是能方便很多?干啥非得要遮遮掩掩的?

    等车夫放好了脚凳,苏擎才又出声,“下去吧!”

    林潇月仔细地踩着下来,到大门前又止了步。

    苏擎幽深的视线投向她,“出去一趟,连家门都不认了?”

    “不是,我突然想回娘家了。”林潇月闷闷地说:“好久没见爹娘,挺想念他们。”

    苏擎问她,“真想回去?”

    “那还能有假吗?”

    苏擎默然片刻,“一会儿让人备礼,明天一早启程。”

    林潇月马上体贴道:“七爷那么忙,就不劳烦您了吧?我多带几个下人,回趟娘家不至于出事儿。”

    苏擎莞尔,眼神要笑不笑,“刚巧这段日子苏家因为煤矿案受到波及,我暂时不用去衙门,有的是时间陪你。”

    说着,目光在她小腹上停了停,“都快怀上三个月了,月娘似乎还是没准备好当娘亲呢!”

    这话听着有点警告的意思。

    林潇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忙狡辩,“我哪有,我就是觉得没个说话的人,闷得慌。”

    “有我陪着也不行?”

    林潇月没去看男人幽沉的目光,眼睛盯着脚尖。

    她跟他说不清楚那种感觉。

    苏家跟她娘家原本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家族,嫁过来以后,她在这边一个朋友也没有,某些话题,只适合跟闺中密友聊,跟男人说不上,跟下人你又不能随便说,日积月累的憋闷,再加上孕期情绪容易波动,所以导致她每天都觉得烦躁,就想找个地儿找个人好好倾诉倾诉。

    苏擎当然不会理解林潇月的想法,他打小在苏家就是最受排挤的那个,有什么好的,从来轮不到他头上,哪怕是原本属于他的,到最后都会落于别人手中。

    有一种人,从小得不到的渴望,长大后便会疯狂弥补。

    苏擎便是这种人,林潇月于他而言,就好似他小时候很喜欢却怎么都得不到手的那个陶瓷娃娃,他不准她消失在自己视线内,不准她突然离开。

    以前这种“绝对占有”的心思还不是太明显,大概是最近她怀了身孕,想到自己就要当爹,即将拥有一个别人抢不走的亲生子嗣,所以彻底激发他内心积攒多年的占有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