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风渺渺浮往昔花〕〔我爸给我二十亿〕〔盛世玄凰〕〔穿书之影后她黑化〕〔我真没想高调啊〕〔死得其所系统〕〔青天有鉴〕〔重生之大圣传说〕〔邪性总裁太难缠〕〔万古界圣〕〔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我真没想修仙归来〕〔神医仙婿〕〔永恒国度〕〔巧女喜当家〕〔六零俏佳人〕〔娱乐圈如此美好〕〔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佞臣惑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42、走路撞树的三郎(2更)
    林潇月也发现,苏擎最近变得有些霸道,还是不讲道理的那种。

    偏头见男人那双眼深邃固执得可怕,她没来由地觉得忐忑,想了想,还是退一步,“那我不回娘家了,你让人去把我那些个小姐妹接来咱们家住一段日子,身边有个说话的人,我也不至于太憋闷。”

    林潇月她爹这一房就俩闺女,原先定给苏擎的那位庶女跑路了,她如今说的小姐妹,是招赘的姑母家的表妹,一对儿尚未出阁的双生姐妹花。

    苏擎仔细瞧着她,“确定不回娘家了?”

    她出尔反尔的本事,他以往可没少领教。

    “嗯。”林潇月点点头,小声咕哝,“不是都说,不足三个月不能报喜吗?我这一回去,我爹娘准得知道,万一有个好歹,我……”

    话还没说完,就接收到苏擎阴恻恻的目光。

    她连忙把话咽回去,“反正我不回去就是了。”

    苏擎眸色稍缓,“我跟着就让人去安排。”

    林潇月回了屋,想到先前在街市上那一幕,还是没办法装作不知情,她琢磨好半晌,等苏擎进来,直接跟他开口,“七爷,要不你帮我打听打听温婉家住哪,我寻个机会上门去找她。”

    没等苏擎说什么,她又接着道:“我想过了,既然都已经互相撞见,还是坦诚些好,我主动去找她承认自己的身份,想来,她也不会对我有所隐瞒,温婉这个朋友还是挺不错的,我很喜欢她,七爷不让我一个人上街,总不能连我交朋友的权利都给限制了吧!”

    苏擎说:“能不能做朋友,还得我先查过再说。”

    “我跟她是同窗,怎么就不能做朋友了?”林潇月很是无语。

    苏擎反问,“万一她背后的家族跟咱们家有冲突,你说怎么办?是为了大局着想,还是由着你一意孤行?”

    这……

    林潇月真没想过,她只是太需要一个能说心里话的朋友了。

    见她沉默,苏擎的目光柔和下来,伸手抚了抚她的发顶,“再等几天,我让人去查一查她的背景。”

    “嗯。”

    ——

    温婉抱着儿子站在布庄外面,一直到林潇月离开,她都还感觉自己像在做梦。

    林潇月的性子,在鸿文馆那些时日温婉就已经有所了解,若非那个男人拦着,她一准会冲过来。

    温婉性子腼腆,哪怕早就看穿林潇月跟自己一样是伪装进的鸿文馆,被对方在大街上揭穿,还是会觉得难以接受。

    林伯见夫人站了有好一会儿没动静,喊了她一声。

    温婉回神,冲林伯笑笑之后进了布庄。

    已经入夏,时兴的轻薄料子很多,花色也好看,温婉没多会儿就挑了三匹中意的。

    质量不错,不算太贵,但也没有很便宜。

    相对于宋巍的品阶而言,他们家穿这样的料子正合适。

    回到家,已经耽搁太久,温婉把布料交给金妈妈以后第一时间去找婆婆。

    宋婆子问:“不是说出去有事儿,咋半天不见回来?”又问:“三郎呢?”

    温婉只好如实说:“相公去衙门了,我坐马车回来的时候刚巧路过布庄,带着进宝去看了看料子,买了几匹时兴的,天儿越来越热,爹娘也该添几件夏天穿的衣裳。”

    宋婆子抠惯了,不太赞同她这么浪费,“我和你公公不缺衣裳穿,你给元宝和进宝多做两件倒是正经。对了,前儿三郎不是还说元宝能去国子监了吗?有信儿没?啥时候去?”

    温婉摇头说暂时还不知道,得等相公安排。

    ——

    宋巍升了官,下衙的时候,同僚撺掇他请客喝酒。

    他推说今日家里有事,改天一定请。

    一起共事这么久,几个同僚都了解宋巍的品行,知道他不会撒谎骗人,就没勉强。

    宋巍收拾好东西,出了翰林院直接往家赶。

    这半天在衙门,他心里一直记挂着婉婉,甚至有去猜测她留在后面跟岳父岳母说了什么,又是几时回的家。

    可能是之前没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担忧,也正是因为头一次出现这样的担忧,让宋巍深刻意识到对婉婉的牵挂,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

    岳母把小丫头交给他的那年,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句话,小丫头就甩开他的手追着马车跑,等掉入冰窟窿高烧后再醒来,她已经把他给忘了。

    那个时候,她在他眼里,就只是个可怜无助的小妹妹。

    宋巍把小温婉掉入冰窟窿的责任全部推到自己头上,认为若是自己不靠近她,小丫头没准只会跌两跤,而不至于发生这么大的转折——不仅烧坏嗓子不能说话,就连之前的事儿也忘得一干二净。

    所以从那天起,宋巍再也没在她跟前露过面。

    十多年来给她的关心,基本都在暗中进行,是无声的。

    日积月累出来的感情,很难追溯到准确的某个时段或者某一天。

    正如同他对她的牵挂,虽是刚发现,但绝不会是今天突然生出来的。

    宋巍难得有这么走神的时候,以至于撞到了路边的树,感觉到疼才醒过来,他四下扫了一圈,发现路上行人并不多,也没人朝这边看。

    揉揉脑门,宋巍继续朝前走,心中却暗暗好笑。

    回到家,绕过照壁进院门,见温婉坐在芭蕉树下的摇椅上,轻轻闭着眼睛。

    夕阳将落,一半被碧翠的芭蕉叶遮挡,一半洒在她身上。

    光色柔和,她浅睡时的模样安静而美好。

    仿佛她背后的复杂身世只是幻影,一切都还是开初最简单真实的样子。

    宋巍形容不出自己此时此刻的心境,像是满足,又像是欣慰,更多的,或许是庆幸。

    脚步下意识放轻放缓,他在摇椅旁边停下,俯身,修长的手指轻轻捻起落在她肩头的碎叶。

    正准备拿开,温婉已经转醒。

    双眸微睁,神情是半睡半醒的绵软慵懒,似乎确定了是他,未完全苏醒的睡意才逐渐散去。

    “相公,你回来了?”

    温婉直起身,嘴里说出来的话,是跟以往一样的寻常问候。

    可听在宋巍耳朵里,却觉得说不出的动容。

    “怎么睡在这儿?”指间的碎叶滑下去,他面上浮现温柔笑意。

    “外面凉快。”温婉说着,瞧了瞧天色,没睡多大会儿。

    “相公饿不饿?我去吩咐金妈妈烧饭。”

    温婉一面说,一面站起身,不小心被摇椅的脚绊了一下,险些没站稳,身子晃了晃。

    宋巍趁势扶住她的削肩,没松开,就着这亲昵的姿势问:“他们走了?”

    “他们”指的是谁,温婉第一时间听出来,点点头,“走了。”

    不等宋巍再问,温婉抬头看他,主动开口,“干娘大概真的是被陆晏清的事儿给伤透了,临走前哭得很伤心。”

    宋巍沉静的眼眸里漾起微小的波澜,很快便消失无踪,询问她的腔调一如既往的温和,“那你有没有劝劝她?”

    “我劝了。”温婉说:“只不过好像没什么作用,越劝,她越哭得难受。”

    宋巍还搁在她肩上的手指轻轻摩挲两下,像是在安抚她,“作为生母,儿子遭了这么大的难,她会哭也正常,多缓些日子就好了。”又道:“下楼的时候岳父跟我说,岳母已经怀了两个多月的身孕,他们家,也算是因祸得福。”

    闻言,温婉满脸的意外,“干娘有身孕了?”

    那样的年纪,能再怀上确实难得。

    宋巍回答:“岳父亲口跟我说的,不会错。”

    温婉听他随口就来,忽然笑问:“相公,你为什么会管干爹干娘叫岳父岳母?”

    按说跟她没有亲缘关系,他大可以跟着她一块儿喊的。

    他管陆行舟叫岳父,会让她想起远在宁州的爹来,哪怕前些日子才见过,到这会儿也有些想念了。

    宋巍几乎没怎么想,含笑道:“只要有人愿意把你当成亲闺女疼,我多叫几声岳父岳母没什么。”

    “这才第一天认的干亲,你怎么知道他们会疼我?”温婉又问,双眼闪烁着想看他笑话的狡黠。

    宋巍瞧着她,“人家儿子都被我弄到三千里之外去了,当爹当娘的还乐意跟咱们一张桌子吃饭,认你做干闺女,这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

    温婉“唔”一声,仔细琢磨了好一会,认为相公说得很有道理。

    “那往后再有别人对我好,你岂不是又得管人叫岳父岳母?”

    宋巍说:“也不是谁都喊的,可能单纯觉得你跟他们有缘分吧!”

    说起缘分,温婉的脑海里再次浮现芳华那张脸,小声嘀咕,“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不是亲缘关系还长得这样相似的两个人呢?”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宋巍冷静回应她,“只不过是你以前的所见所闻窄了而已,等往后在京城待久了,比这更离奇的事都能见到。”

    对于他的解释,温婉没什么异议。

    ——

    晚饭过后,宋巍才告诉家人自己升官了。

    可能是他习惯了宠辱不惊,这样值得庆祝的大喜事儿从他嘴里出来,有些不痛不痒和轻描淡写的味道。

    他是以寻常跟家人聊天的腔调说出来的。

    宋婆子还在跟儿媳妇说着话,话朝前半截才突然回过神儿来,“三郎,你刚刚说啥?升官了?”

    宋巍颔首,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大的起伏。

    “哎呀,那可是大喜事儿啊!”宋婆子乐不可支,问他打算怎么庆祝。

    宋巍还未说话,一旁没吭声的宋老爹就道:“三郎这官八成是靠着矿难一案升上来的,要我说,这次就算了,咱们自家人关起门来吃顿饭就当是庆贺。京城正六品的官海了去了,别人家都没动静,咱家要是大张旗鼓地操办一顿,先不说对不住那几十个矿工,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话死?”

    宋婆子一个激灵,看向儿子,“三郎,你这官真是因为煤矿案才升上来的?”

    宋巍点头说是。

    “那就得听你爹的,不能办。”宋婆子先前还喜滋滋的脸这会儿已经不见笑模样,“说句难听话,当年要不是你爹跟你岳父福大命大,你这次回去让人刨出来的尸骨里头就少不了他们的。这种情况下,皇上给你升官是看你办事儿妥当,但要真论起来,你去办这案子也是在为你爹和岳父讨回公道,怎么说都是应该的。”

    宋巍赞同二老的说法,“我原本也没打算怎么大肆庆贺,既然爹娘都这么说了,那就别声张吧!”

    宋婆子问他,“以前听你说在翰林院里头修书,那升了官以后干啥?”

    宋巍说负责给皇帝讲经。

    宋婆子听傻眼了,“给皇上讲经?”

    “嗯,翰林院里头人才济济,每个人对于书本上的知识都有不同的见解,皇上他也不是万能的,偶尔需要听听不同的意见,在做某些决策的时候才不至于太过片面偏激。”

    这话说得有点儿官方,宋婆子听得晕乎乎的,她只抓住了一句重点,“那要照你这么说,往后你是不是隔三差五就能见到皇上了?”

    “如果皇上隔三差五就传召我的话,差不多是这样。”宋巍回答得很有耐心。

    “老头子,咱家三郎这算不算熬到头,出息了?”

    宋婆子心中激动。

    要知道那些年,她这个儿子可是干啥啥不顺连门都很少出的,如今能爬到这一步,宋婆子真觉得没啥求的了,只盼他今后能少碰些倒霉事儿,平平顺顺地多活上几十年。

    要说荣华富贵的话,宋婆子寻思着,他们家现在的日子就是,干点啥都有下人伺候着,出门不用走路,连牛车都不稀得坐了,直接坐马车,吃的穿的,样样都是她以前不敢想的。

    前些天听到金妈妈夸她气色好,宋婆子还特地去照了照镜子,发现确实比在乡下那会儿细润。

    啥都不用操心了,银钱也能花用开,可不就是过上好日子,可不就是荣华富贵吗?

    来了京城这么些日子,宋老爹没少出去转悠,知道的比宋婆子广,眼下见老妻高兴得合不拢嘴,他想了想,还是说:“三郎这才刚起步,我都听人说了,要想彻底出头,少不得还得再熬个几十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