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为聘〕〔雾隐忍者传〕〔丹道独尊〕〔诸天之神级穿越〕〔穿越变成老爷爷〕〔田园喜嫁:小妻太〕〔卫勤尖兵〕〔家有庶夫套路深〕〔最强医妃:邪王,〕〔重生九零:鲜妻甜〕〔末日仙尊〕〔谁家喜事〕〔影后娇妻:影帝请〕〔于沧澜处听雨〕〔和我结婚我超甜〕〔神医嫡女:冷王溺〕〔嘘,梁上有王妃!〕〔天价闪婚:顾少花〕〔海洋风暴〕〔八零甜妻超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45、只想做个贤妻(2更)
    苏擎今日穿了件鸦青色锦绣长袍,微沉的颜色,衬着乌黑深邃的一双眼,高挺鼻梁下,唇瓣薄削,显得格外疏离冷淡。

    林潇柔长这么大,头一次见着长相如此俊美的男子,一时之间,完全忘了该如何反应。

    等被带到偏厅请府医来诊脉,林潇柔才勉强晃回思绪,看向一旁的管家,问:“刚才那位,便是七爷吗?”

    刘管家是这府上的老人了,清楚当年七爷和林家那桩亲事,也知道眼前这位便是扔下七爷跟人偷跑出去的庶女,心下虽有不满,面上还是尽量客气,“姑娘既然身子不适,还是早些让大夫看了好开方子医治。”

    林潇柔轻咬唇瓣,不得已,将腕脉伸出来。

    府医给她看过之后说没什么大毛病,可能是气血不足,跪久了头晕,这种症状急不来,需得慢慢调理。

    开了方子,府医很快离开。

    刘管家看向林潇柔,态度十分客气,“待会儿会有人把熬好的汤药送到厢房,还请姑娘跟着丫鬟去往厢房稍作休息。”

    林潇柔攥紧衣角,不情不愿地跟着领路丫鬟去了西厢房,心中埋怨上林潇月。

    这个女人,当初一定提前找人打探过苏擎的底细,否则凭着她那大小姐脾气,哪可能甘愿任人摆布直接替嫁到苏家来?

    越想,林潇柔越觉得林潇月是故意的,故意安排人撺掇她私奔,目的就是为了毁掉她的大好姻缘。

    回到厢房没多久,果然有丫鬟送来汤药,林潇柔没喝,趁人不注意全部倒了,等丫鬟端着空碗离开,她马上坐到梳妆台前,对着铜镜瞅了瞅自己的容貌。

    她和林潇月是同一个爹,眉眼之间有几分相像,只要仔细打扮,她不输于林潇月,给七爷当个妾,绰绰有余。

    之前是她蠢,轻易中了人家圈套跟人私奔,这一次既然来都来了,她就没打算再回济州那种小地方。

    ——

    得知林家几位姑娘已经到府上,苏擎只是简单问了句有没有安置好,除此之外,再没提及别的。

    抬步进正院,见林潇月半靠半躺在罗汉床上,苏擎扫了眼屋内,没见着别人,问她,“之前不是成天念叨着你那几个小姐妹吗?既然都来了,怎么不叫过来陪你说说话?”

    怀了身子的缘故,林潇月有些懒洋洋的,半睁着眼回他,“今儿才刚到,想着她们一路劳顿,先吃顿饭好好歇歇,改天再聚。”

    话音落下,又想起了什么,“七爷进门时见没见着跪在外头的女子?”

    林潇月说话的时候,苏擎已经在小丫鬟端来的铜盆里净了手擦干,缓步走到她身旁坐下,“莫非是七奶奶故意安排她跪在那等我的?”

    林潇月仔细瞧他一眼,忽然抿唇笑起来,“我若说是,七爷看不看得上?”

    苏擎回望着她,湛黑的眼眸里更添几分乌沉,“给你当个洗脚丫鬟倒还不错。”

    听出男人语气里有恼意,林潇月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让丫鬟去后厨传饭。

    丫鬟才出去没多会儿,正院里的掌事嬷嬷进来道:“七爷,七奶奶,安姑娘和静姑娘求见。”

    林潇月心知这二人多半是为了七爷来的,没有第一时间应允,看向身旁的男人,意在问他见不见。

    苏擎喝茶的动作稍有停顿,吩咐掌事嬷嬷,“带进来。”

    出于礼貌,林潇月马上坐直起来。

    反倒是苏擎,搁下茶盏,整个人往后靠了靠,半个身子几乎贴着她。

    林潇月推了几下推不动,眼瞅着那二人进来了,她没再动作,望向姐妹花,“不是让你们在厢房歇息吗?怎么突然过来了?”

    林安安和林静静闻言,齐齐抬起头,然后如愿见到了臆想多时的姐夫苏擎。

    这会儿已近黄昏,屋内早早亮了烛火,微醺的光,照得男子那双眸格外幽深,濯濯风姿下,透着几分撩人的漫不经心。

    林安安直接看呆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传闻中打小不受家族待见的姐夫,竟然长得这般俊美。

    相比较林安安的目瞪口呆,林静静显得冷静许多,但其实心里已经掀起不小的波澜。

    她不像林安安那么蠢,早在来之前就找人打听过,知道姐夫长得丰神俊朗,如今见着真人,还是被惊艳到。

    林静静脸颊有些微的烫,低垂着脑袋,回林潇月的话,“听说姐夫回府,我们来请个安。”

    苏擎淡淡瞥了二人一眼,修长的手臂自然而然伸到林潇月后腰,不费力就将人给圈住。

    这样的姿势,过分亲昵暧昧,也过分不礼貌。

    林潇月没料到苏擎会在小姐妹们跟前这么没脸没皮,暗暗瞪他一眼。

    苏擎却好似没看到,深沉的视线落在林安安和林静静身上,“之前去往林家的信上,我没仔细说,月娘怀了身子,你们俩今后要好好照顾她。”

    “什……什么?”林安安有点懵,老太太不是说大姐姐嫁到夫家多年无所出吗?哪来的身孕?

    林静静面上的红晕退去大半,看向林潇月。

    林潇月本来不想这么早说的,可是想想,自己接来的这几个人,一个赛一个地想爬她家相公的床,不定哪天就给她下点药,还是说出来的好,等同于给她们敲了警钟,这段日子自己腹中的孩子要出了事儿,她们几个逃不脱干系。

    想到孩子,林潇月的手掌不觉摸上小腹。

    怀孕三个月,今天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很快就要当娘了,那种为了孩子能豁出一切的感觉太过强烈。

    苏擎见状,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收回,大掌覆到她贴着小腹的那只手背上,唇角噙笑,语调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手背上传来的干燥温热感,让林潇月下意识低头,视线定格在他修长的五根手指上。

    他的掌心并不柔软,常年舞枪弄棒的缘故,很粗粝,可不知道为什么,让她心里漾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我没事。”不着痕迹地推开苏擎的手,林潇月对上姐妹花疑惑的眼神时,脸上破天荒地有了一丝羞赧,解释道:“听老人说,不足三个月不宜报喜,我并非有意瞒着老太太,实在是为了孩子着想才没有急着写信回去,你们俩不会怪我吧?”

    林安安被打击得不轻,气都快气死了,可她不甘心这么好看的男人被林潇月一人独占,忙上前两步,笑得很勉强:“大姐姐往后想做什么,只管吩咐我就是了,老太太的意思本来就是让我们姐妹来伺候你,这会儿你怀了身子,可不正是用人的时候吗?”

    “安安!”林静静喊住她。

    就算再喜欢七爷,女儿家的矜持也不该丢,一开始就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往后还怎么在这府中立足?

    林安安转头,冲着林静静笑笑,“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大姐姐的。”

    林静静秀眉微蹙,安安真是疯了,以前在家脾气多倔的一个人,如今为个男人这样卑躬屈膝,她就没想过,自己越是这样,在七爷眼里,越是一文不值。

    ——没见她们姐妹一进来,人家小两口就有意无意地卿卿我我吗?

    分明就是故意做给她们看的!

    林静静看了眼林潇月,目光有些复杂。

    印象中,林潇月是她们几个姐妹里头最没脑子的那个,好吃懒做,性子也不好,还动不动就发大小姐脾气。

    这才几年没见,林潇月除了这张脸没变,其他地方,好似完全换了一个人,让她觉得陌生。

    尤其是先前在大门外,若非亲眼所见,林静静都不敢相信只言片语就把林潇柔堵得哑口无言的那个人会是林潇月。

    林潇月望向林安安。

    把她们接来自家府上小住确实是自己的主意,只不过,她只是想跟姐妹团聚而已,并非是为了给相公纳妾。

    纳谁都行,唯独她们林家的姑娘不行。

    即便是商户,也有资格寻得如意郎君,做个体体面面的正头娘子。

    做苏家的妾,哪有那么容易的?她们俩只是一时被七爷的容貌迷住眼罢了,等将来见识到苏家内部的阴暗,到时候后悔都找不到地儿哭。

    想到这,林潇月更加坚定不让小姐妹花入府做妾。

    她淡淡道:“接你们来,是来做客的,我身边已经跟着不少丫鬟嬷嬷贴身伺候,没道理再劳烦安妹妹,况且你打小就是被人伺候着长大的,又没有经验,怎么照顾孕妇?”

    闻言,林安安脸上有些挂不住,突然撒娇道:“大姐姐~安安就是想多陪陪你而已。”

    林潇月莞尔,“陪我说说话就好,用不着端茶送水地伺候,否则我们家白养那么多下人了。”

    苏擎听到这话,侧目望向林潇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痕迹。

    林潇月被他盯得头皮发麻,等把小姐妹花打发回去,她实在受不住,瞪视着他,“当着我妹妹,你怎么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我留?”

    苏擎没回话,目光在她脸上流连好半晌才问:“你在吃醋?”

    “……”林潇月真是服了,他是从哪看出来的?

    “否则,你为什么不让她们留下来?”

    “我就不让!”林潇月道:“你要纳妾,外面有的是黄花大闺女,凭什么要糟蹋我娘家人?”

    苏擎:“不是你把她们叫来的?”

    “……就算是我叫来的,那我的本意也不是让她们给你当妾。”林潇月咬牙切齿地撂下话,“总而言之,这事儿你想都不要想!”

    “那你就是在吃醋。”苏擎立场坚定。

    林潇月实在无语,“您是爷,说什么都对,您说我吃醋,那我就是在吃醋,行了吧?”

    见她起身要走,苏擎一把将人拽回来。

    林潇月猝不及防撞入他宽阔的胸膛,鼻息间充斥着男性的味道。

    还不等反应,下巴已经被男人充满力度的指尖捏住,他乌黑的瞳眸注视着她,薄唇近在咫尺,呼出的气息与她的交缠在一块儿。

    林潇月觉得浑身不自在,她尽量不去看他,然而目光才稍稍挪开一点,就被他捏紧下巴给扳正。

    “你到底要干什么?”林潇月没了耐性,直接皱眉。

    “当真不在意我纳妾?”他问。

    “男人三妻四妾不是挺正常吗?”林潇月道:“反正我就算现在阻止了,这府上早晚也会来新人,我又何必折腾来折腾去,把自己折腾成怨妇,到那时候,你不高兴我也烦。”

    说着,摸了摸小腹,神情稍稍放柔,“更何况,我如今有了身孕,无法再侍奉你,找个人代替我也挺好的,省得你难受。”

    苏擎听了这话,眉眼间戾气沉沉,声音几乎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林潇月,你当年嫁给我时的那股子傲劲哪去了?”

    “喂狗了!”林潇月没好气地回他。

    没错,一开始嫁过来的时候她挺傲,可是后来,被妯娌嘲笑,受到的打击太大。

    再加上领教了苏家大宅内那些妇人勾心斗角的手段,甚至是亲眼看到苏擎的生母贺姨娘败于宅斗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林潇月被吓到了,也吓醒了。

    从那以后,她开始收敛自己的大小姐脾气,只想做个贤妻,一个把伺候相公、为相公纳妾生儿育女当成分内事的贤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