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独一:霸道爹〕〔剧透你的生命值〕〔最狂赘婿〕〔终极全才〕〔首辅家的小娇娘〕〔绝命毒尸〕〔我的爱情得了一场〕〔他有很多好习惯〕〔妻命难为〕〔病娇男神的偏爱满〕〔爱妃已经三天没打〕〔我之青春告白书〕〔掌欢〕〔我把聊斋带给全世〕〔厉少又来撒糖了〕〔这个王妃莫得感情〕〔重生之都市仙帝〕〔步步为局〕〔神医毒妃〕〔小可爱你被逮捕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47、调皮的进宝(1更)
    林潇柔再一次被堵得哑口无言,站在门外不知所措。

    见她还不走,林潇月又道:“我昨儿问过七爷了,他说我们屋里确实少个伺候的人。”

    林潇柔目光一亮,“但凡姐姐需要,让妹妹做什么都成。”

    “七爷说先前伺候我的洗脚丫头有些粗手笨脚,打算重新挑一个。”

    林潇柔:“……伺候、姐姐吗?”

    林潇月能听出她这句话说得有多艰难,转过身将茶盘往桌上一放,没打算喝,又走回门口,不冷不热地道:“二妹从前再不堪,好歹也是林家的姑娘,下人干的活儿,哪能轮到你头上,否则传出去,人家要么骂我苛待姐妹,要么骂妹妹你另有所图,否则谁乐意放着好好的小姐不当,偏要给人当洗脚丫头的,你说是吧?”

    林潇柔深吸口气,似乎也意识到再想见着林潇月像从前那样动怒跳脚不现实,她尽量地小心翼翼,“听说当年被定下要为我代嫁,姐姐险些闹自杀,不管你现如今过得如何,我终究是欠了你,妹妹既然悔过了,该当弥补姐姐的,自然不能少。”

    “自杀”二字咬得极重,像是刻意说给屋里的人听。

    林潇月看了不由莞尔,“七爷天还没亮就有事走了,他不在。”

    “我只来找大姐姐,不找七爷。”林潇柔垂下眼。

    林潇月赶着去宋家,没工夫跟她耗,“茶我收了,你的诚意,我也心领了,二妹妹,请回吧!”

    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看得林潇柔心口压了口气,却又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姿态,“姐姐一个人在家,难免憋闷无趣,不如,妹妹陪你说会儿话吧,你嫁到京城这么多年,咱们家的变化挺大的。”

    林潇月没有直接拒绝,看她一眼,忽而笑道:“我急着出门,可又不想拂了二妹妹的心意,怎么办呢?”

    想了会儿,“这么着吧,二妹妹先回去,我跟着让人送笔墨来,你把咱家这些年的变化都写在纸上,有多少写多少,等我回来就能直接翻看了,既不浪费我的时间,又能让你打发时间,两全其美,你意下如何?”

    热脸贴在冷屁股上,林潇柔的手指一点点攥紧。

    她忽然很想知道,林潇月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原本性子骄纵蛮横的大小姐,会变得这样伶牙俐齿,说话滴水不漏。

    林潇月没再理会她,径直朝着大门方向走,身后跟了两个捧着礼盒的丫鬟。

    正院里有掌事嬷嬷管着,倒不用担心自己走后林潇柔会做什么幺蛾子来。

    林潇月到大门外时,苏擎刚好从外面回来。

    他是上一届的武状元,由兵部直接任职,为正三品参将,负责北城区的防守巡逻。

    苏家出事之前,他即将升任副总兵调去镇守边区,结果被煤矿案一搅和,官没升成,还被牵连暂时停职,能不能保住参将都还两说。

    “七爷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林潇月见到他,笑着打招呼。

    苏擎翻身下马走过来,一身的晨露寒气。

    在林潇月跟前站定,他垂目望她,“这会儿就去宋家?”

    “嗯。”林潇月点头:“早说清楚的好,免得心里老是有个疙瘩。”

    “要不要我陪你?”

    哪怕昨天晚上就已经说得很清楚,眼下见她真要走,苏擎还是下意识地出声问。

    “七爷不方便,还是别勉强了。”林潇月看了眼他眼睑下的乌青,“再说,你天还没亮就出去,这会儿时辰尚早,正适合补个回笼觉。”

    难得听到她关心自己,苏擎的语气里带了笑,“早些回家。”

    “好。”

    林潇月应了声,提着裙摆上马车,从帘缝里瞥见男人还没进去,站在原地,视线落往她这个方向,似乎是想目送着她离开。

    林潇月没再看,收回思绪,吩咐车夫启程。

    ——

    温婉前些日子买来的布料已经做成了小衣,她正在给进宝洗澡,打算一会儿擦干了就给小家伙换上新衣裳。

    今天有些热,木盆里水温适中,小家伙特别喜欢玩水,一碰到就蹬着小腿儿挥舞着小爪子直扑腾。

    温婉每次给他洗澡,都得先等他玩够。

    反正是休沐,没事儿闲在家,温婉也就由着他。

    洗到一半,金妈妈进来说外面有位姓林的夫人求见。

    “姓林?”温婉动作停顿下来,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

    金妈妈点头,“对方说是夫人的朋友。”

    这下,温婉能完全确定是谁了。

    她吩咐金妈妈,“你先把人接到前厅,我跟着就来。”

    金妈妈出去后,温婉快速给进宝洗完澡,然后把小家伙擦干放到宽大松软的床上,抹了香膏开始穿衣。

    大概意识到有新衣裳穿,小家伙格外兴奋。

    温婉趁机在他白嫩嫩的脸蛋儿上吧唧了一口。

    瞧出小家伙心情好,温婉把儿子抱起来的时候顺便给他举高高。

    他最喜欢被人举高高,一举起来就咯咯笑。

    温婉气力小,比不得宋巍,举两下就没劲了。

    小家伙正在兴头上,冷不防又落入娘亲怀里要被抱着出去,他有些不高兴。

    温婉低头,对上儿子乌溜溜的双眼,笑了下,“进宝乖啊,娘亲要去见个朋友,一会儿送你去跟哥哥玩,好不好?”

    小家伙嘴里啊啊啊说着温婉听不懂的话。

    温婉把孩子抱到元宝房间,正在看书的元宝马上走过来要陪弟弟。

    小家伙今天特别黏亲娘,不肯留在哥哥房间,温婉一走就哇哇哭了起来。

    宋婆子听到哭声,来问咋回事儿。

    温婉说有朋友找上门,她打算去接待,小家伙却脱不开手。

    宋婆子瞅了眼被儿媳妇抱着的小孙子,他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小嘴嘟着,模样委屈,爪子揪紧了温婉的衣襟,像是怕一个不注意,当娘的就扔下他跑了。

    宋婆子拍拍手,把小家伙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进宝,来奶奶抱。”

    宋婆子已经张开双臂,却没等到小孙子像以往那样的热情回应,他谁都不要,脑袋直往温婉怀里拱,一副亲娘扔下他他就哭给她看的架势。

    难得儿子这么黏自己,温婉欣慰的同时,也无奈。

    就这么抱着儿子去见林潇月,终归有些不太妥当。

    只不过,温婉最后还是屈服在小家伙那委屈巴巴的模样下。

    搂紧小家伙,温婉抱着他去了前厅。

    林潇月已经等了好久,见温婉抱着儿子过来,面上露出几分讶异。

    不等她问,温婉已经主动开口解释,“这是我儿子进宝,刚满周岁不久。”

    林潇月站起身,目光落在肉嘟嘟的小家伙身上。

    可能是自己即将为人母的原因,一向不怎么喜欢小孩子的林潇月看到进宝的时候,心软得一塌糊涂,没来由地想抱抱他。

    她这么想,也这么问了。

    温婉犹豫片刻,说小家伙今天特别黏她,先前让奶奶抱一下都不肯,恐怕会有点儿认生。

    林潇月笑道:“我瞧着他挺乖的,不如让我试试?”

    说着,上前两步就朝进宝伸出手。

    小家伙眨巴着眼睛打量眼前的人,还没打量出个名堂来,就感觉自己突然离开娘亲的怀抱,被人给接过去了,他包子脸气得一鼓一鼓的,在林潇月怀里不停挣扎。

    林潇月顺势往旁边一坐,把小家伙放在腿上,伸手搂着他的小脊背。

    进宝不依,侧过脑袋一个劲朝着温婉这边张望,那控诉的小眼神儿,瞧得温婉心都酥了,也不管儿子听不听得懂,跟他道:“进宝乖乖的啊,林姨喜欢你呢,抱你一会儿就好。”

    被娘亲“抛弃”了的小家伙坐在陌生女人的腿上生闷气,那气鼓鼓的样子,让林潇月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捏捏他的小肥脸,结果还没碰到,小家伙忽然吸吸鼻子,一个响亮的喷嚏打出来。

    动静太大,打喷嚏的时候一条腿踢在林潇月的小腹上。

    林潇月似乎有些痛,眉心因此而蹙了一下。

    温婉吓得脸色大变,忙把进宝接过来,一边给小家伙擦着鼻涕一边问林潇月,“你要不要紧?”

    林潇月只是被踢中那会儿有些难受,眼下已经恢复,她扬了扬眉毛,“你是不是一早就看出我怀了身子?”

    温婉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白,但也没有犹豫,如实说:“在鸿文馆那会儿见到你孕吐,我就猜想可能是,后来又见你向先生请长假,差不多已经能笃定。”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拆穿我?”

    温婉道:“你不也在头一天入鸿文馆的时候就看出了我的破绽吗?既然大家都是一样的目的,又何必当场拆穿徒增尴尬,更何况,拆穿你我能得什么好处?”

    林潇月忍不住笑起来,“你这人怎么那么实诚呢?”

    温婉不置可否,脑海里浮现的,是相公平日里与人打交道时的稳重言行。

    多年的耳濡目染,让她在对人对事的时候,总会第一时间设身处地去想倘若换了相公,他会怎么做。

    因为他稳重,说话行事不容易出错,由此给她树立了标杆,在她潜意识里形成一种“跟着相公学总没错”的认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