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卧底天工〕〔诸天投影〕〔美人别跑小娇妻搞〕〔修仙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快穿,病娇夫人〕〔辣妻来袭:少帅别〕〔杀机较量〕〔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向阳〕〔我的护短师尊〕〔终于找到你我的Mr〕〔修真从一岁开始〕〔快穿大佬在线逆袭〕〔重生之狂暴火法〕〔位面宇宙〕〔回到三国的特种狙〕〔联盟之魔王系统〕〔玄幻之躺着也升级〕〔万界仙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51、元宝:她是我姨(2更)
    这话听得宋巍轻轻莞尔。

    他伸手,越过温婉,将书案上已经晾干的几张毛边纸拿过来,仔细看上面的字。

    温婉的面颊唰一下热了起来,窘得厉害,伸手去抢,“别看……”

    不在状态写出来的字,并不完美,她不想把自己这么尴尬的作品暴露在他面前。

    宋巍成功避开温婉的抢夺,左掌握住她伺机而动的小手,右手拿着毛边纸,目光快速在上面扫过,尔后看向她,眼神柔和,并没有取笑的意思,“作为老师,我有权利知道自己学生的学习进度,顺便加以提点。”

    温婉躁动的那只手忽然安静下来,此时的样子,像极了没认真完成课业被先生单独谈话的学生,无措紧张而又忐忑。

    在这漫长的等待里,她有悄悄将余光投过去,刚巧瞥到他的侧脸轮廓。

    男人一双眼眸专注于手中的毛边纸,薄唇微抿。

    那一丝不苟的认真和耐心,让温婉下意识地放轻呼吸。

    过了好一会儿,宋巍才将视线从毛边纸上移开,侧目过来。

    不等他点评,温婉已经主动认错,“我保证,下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睡觉,再不随意糟蹋纸和墨汁。”

    认错态度很诚恳。

    宋巍将毛边纸搁回书案,没有责怪她什么,只笑了笑,“看来今天受到的影响确实不小。”

    说着,修长的手指在毛边纸上点了点,“我记得你昨天回来时说过先生让写的文章,似乎并不是这篇。”

    温婉:“……”

    她探身去瞧,发现自己真的在不知不觉中把以花为主题的文章给写成了别的,语句不通也便罢了,瞧着还有点东拉西扯的嫌疑。

    鸿文馆的学生们不用科考,先生让写的文章主题都比较浅显,照理说来,温婉哪怕是个新生,也不该把这么简单的文章写得四不像。

    眼下被相公当场撞破,温婉窘得想撞墙,脸色爆红。

    宋巍道:“要有哪里不懂可以说,在自己家里,没必要拘束。”

    温婉小性子上来,偏不请教他,略有些赌气地道:“并没有哪里不懂,只是先前注意力不集中罢了。”

    再给次机会,她一定能写好。

    宋巍没有打击她的积极性,甚至还出言鼓励。

    ……

    晚饭后,进宝被宋巍抱去外面扶着走路,温婉重回书房,重新研了墨,把下午写得一塌糊涂的文章重新构思了一遍,开始落笔。

    偶尔瞅一眼外面,见到男人半弯着腰,从后面将儿子罩在怀里,两只大手轻轻握住小家伙的两只小肉手,一步一步引导着他往前走。

    宋巍跟京城里一些内外分明的大老爷们儿不同,他从不认为带孩子是温婉理所应当的义务,更不会觉得男人带孩子有损尊严。

    只要得空,他就会主动把进宝抱到一边去不影响温婉学习,心情好的时候,甚至能一抱就是大半天。

    而事实上,他每天的心情都不会差,不是没碰上烦心事,只不过他从来不会把自己在外面的情绪带回来感染家人。

    盛夏的傍晚,夕阳洒进四合院,风并不凉,裹挟着微暖和花香。

    这样的画面,让温婉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安宁感。

    她脑子里忽然来了更好的灵感,弃了先前已经完成一半的文章,重新落笔,这次几乎是一气呵成。

    ——

    原本按照宋巍的意思是等他休沐再亲自送元宝去国子监。

    元宝却不肯,说他已经十二岁,不就是入个学,又不是多复杂的事儿,用不着当爹的陪着去,再说他已经去过国子监,自己一个人能行。

    饭桌上,宋婆子听他这么说,当即就不同意,“十二岁咋了,不还是个孩子吗?你上次就去了半天,估摸着啥都还没弄明白,这会儿一个人去,万一要有哪里做得不对了,入学第一天给先生留下不好的印象,你往后还咋安安心心在里头念书?”

    宋婆子说完,眼神瞟向宋老爹,明显想让老头子帮着说句话。

    宋老爹看了宋元宝一眼,也觉得他一个人去入学不太妥当。

    温婉没说话,时不时瞟一眼旁边的宋巍。

    宋元宝也在看宋巍,他自然是希望当爹的能站在自己这头。

    宋巍搁下筷子,从温婉怀里抱过进宝来喂,好让她能吃口饭,这才缓声道:“我那天带元宝转了几个地方,关键的位置,他已经记得差不多,头一天怎么去报道,我也有跟他讲过,如果一个人去,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三郎,他可还是个孩子。”宋婆子心疼大孙子,说什么也不乐意元宝一个人去国子监。

    宋巍没说他自己十二岁的时候已经独自面对了多少事,只颔首道:“既然爹娘都觉得要我送着去,那便再等几天吧!”

    除非休沐,否则他不轻易告假,新晋官员有事没事就告假,对将来的考核有影响。

    “爹,我自己能去。”宋元宝还是坚持,“当初虽说有爹陪同,最终娘还是一个人入的学,娘都能做到,我为什么不能?”

    宋婆子想说他才十二岁,宋老爹却突然改了主意,“既然元宝要自个儿去,那就让他自个儿去吧,三郎衙门里事儿那么忙,你别为难孩子。”

    宋婆子没再说反驳的话,只是神色之间仍旧能看出几分担忧。

    宋巍自始至终持“均可”的态度,元宝要自己去,他不会反对,要他亲自送,他也不会不同意。

    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宋婆子尊重了大孙子的意见。

    只不过嘴上同意,心里难免不放心,吃完饭把大孙子留下来好一番交代。

    温婉插不上话,见所有人都搁了碗筷,她站起身,帮着金妈妈把桌子给收拾了,等宋巍给进宝喂完饭,她抱着儿子回房去。

    ——

    元宝进学的日子,是宋婆子亲自翻了黄历的。

    对此,宋巍和温婉习以为常,并未进行劝阻。

    等了这么久终于能进国子监,元宝心情格外的好,入学的头天,都不用曹妈妈帮忙,自己把房间收拾得干净又整洁。

    大概是兴奋了半夜,次日起床的时候,温婉见他双眼有些乌青,问他是不是没睡好。

    元宝只是心虚地点点头。

    温婉大概能猜出元宝的心情,就跟她当初入鸿文馆的头天晚上是一样的。

    洗漱之后,宋巍、温婉和宋元宝三人简单吃了早饭,一块儿走出大门。

    林伯已经套好马车。

    宋巍在马车旁止了步,目送着母子俩上车,然后隔着帘子叮嘱了温婉几句。

    之后等马车离开,他才转身去往翰林院方向。

    马车上,温婉瞧出宋元宝兴奋的同时又有些小紧张,劝他说:“你之前不是在镇学念过书吗?你就当是寻常的入学好了,别紧张,国子监没你想得那么可怕。”

    宋元宝没好意思承认自己紧张,说是因为太激动了。

    温婉没戳穿他,吩咐外面的林伯,“咱们先去国子监,等元宝下去以后再掉头去鸿文馆。”

    马车在国子监大门外停下的时候,为了避嫌,温婉没有下去,只是挑开帘子,仔细嘱咐宋元宝一会儿去见学正的时候该注意些什么。

    宋元宝并没有露出丝毫的不耐,一直安静听着,时不时地应上两声。

    温婉并不知道,自己虽然没下马车,容貌却已经从窗口露了出去。

    而看见她的,不是旁人,正是相府那位四少爷苏尧启。

    苏家的变故,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这位心性单纯的少年,他颓废过那段日子之后,又被逼着继续来国子监上学。

    苏家遭逢巨变,起因就是他的“单恋”,这一点,苏尧启已经深刻反省过,并且在他爹跟前发过誓,往后不会再感情用事。

    然而有些口头上的承诺,终究抵不过意中人的匆匆一眼。

    再见温婉,苏尧启自认为已经淡下去的情愫毫无预兆地被唤醒,他不管不顾,直接朝着温婉的马车走来。

    而这边,温婉刚刚交代完宋元宝,放下帘子准备去对面鸿文馆,却不想外面突然传来声音,“姑娘请稍等。”

    温婉认识的外男并不多,再加上少年音色特殊,她一下子听出来是谁,并未作理会。

    “我是苏尧启。”像是怕对方已经忘了自己,他忙自我介绍。

    温婉没有要跟他深谈的意思,声音不带任何情绪,“四少爷,鸿文馆上课的时辰快到了,您要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一步。”

    苏尧启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多说句话,马车已经快速离开。

    他只好看向身旁的宋元宝,面上带着十分客气的笑,“这位小兄弟,先前那位姑娘是你们家什么人?”

    宋元宝想了想,说:“她是我姨。”

    他知道娘在鸿文馆是“姑娘”身份,不能暴露的,显然这位少年也把他娘当成尚未出阁的姑娘了。

    苏尧启眼神微微亮了一下,“真的啊?”

    宋元宝问他,“你是谁,打听这个做什么?”

    意识到自己太过情绪外露,苏尧启咳了咳,正色道:“我跟她是朋友,意外见到她来国子监,上前打个招呼罢了。”

    宋元宝又不傻,哪能看不出苏尧启眉眼间藏都藏不住的爱慕,他眼珠子一转,“你要想知道我姨更多的事儿,带我去找学官报道吧!”

    苏尧启求之不得,“好,你跟我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好孕鲜妻,一胎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