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肖没有猫〕〔妙丹青〕〔天陨之灵〕〔真武狂龙〕〔陈凡〕〔娱乐超级奶爸〕〔热搜攻略〕〔偶像派演员〕〔侠客管理员〕〔傲天圣帝〕〔动力之王〕〔露西的试炼之旅〕〔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原来我是富二代〕〔武道天狼〕〔极品狂医〕〔我怎么就火了呢〕〔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品农民〕〔重生八零:家有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53、谁都不娶(1更)
    苏大奶奶直接听懵了,“什么女人,相爷您在说什么呀?”

    苏相冷冷瞥她一眼,“连自己儿子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成天只会跟后院那帮女人勾心斗角,你也是个废物!”

    苏大奶奶:“……”

    苏相骂人的这张嘴,全族皆知。

    她愣神不过片刻,眼神投向苏尧启,“小四,你有意中人了?”

    “没有。”苏尧启语气直接。

    苏大奶奶见儿子这样,不得不再次把目光转向苏相。

    “他倒是敢说!”苏相冷哼,“上次死活非那女人不娶,结果惹出一堆祸事来,老子被皇上停了职,再不想办法入朝,过段日子你们都给老子喝西北风去!”

    苏大奶奶听出点儿意思来了,单独把苏相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既然小四对那姑娘如此上心,不如,就成全了他吧?”

    苏相眼一瞪,“你脑子被驴踢了?”

    上次栽了个大跟头,苏仪那边已经来话,说那女人可能跟从前的昌平长公主有关。

    昌平长公主是谁?那是他们苏家不共戴天的仇人!

    就算这天底下的女人都死绝了,小四还有出家当和尚一条路可走,要他娶一个身份不清不楚的女人,门儿都没有!

    苏大奶奶道:“不是真成全的意思,咱们先假装同意,再从小四嘴里套出那姑娘的消息来,到时候要怎么下手,还不是全凭相爷您说了算。”

    苏相眯着眼想了会儿,觉得这法子可行。

    再看向苏尧启的时候,苏相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虽不至于笑眯眯,但起码眉头皱得没那么厉害。

    让人搬了凳子,苏相坐在苏尧启床榻前,对上这个小儿子,他一向有耐性,“小四,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那姑娘?”

    “什么姑娘?”苏尧启将脸歪往一边,“我压根儿就没听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苏相一吹胡子,“你还跟老子装傻?”

    苏尧启坐直身子,望着他爹,“您要说的,莫非是上次那个?”

    苏相很会抓重点,“听你这意思还不止一个?”

    那脸上,不是一般的黑。

    这孽障,才多大点年纪就朝三暮四。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爹都能纳几房姨娘,我为什么不能多喜欢几个姑娘?”苏尧启梗着脖子,说得理直气壮。

    瞅着苏相那张老脸黑成锅底,苏大奶奶忙道:“四哥儿,怎么跟你爹说话呢?”

    不让说就不让说,苏尧启躺下去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苏相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怒火,“你要真喜欢,我请两个媒人上门去,先帮你把婚事定了,你再去国子监安安心心读书,等你学成,直接八抬大轿把人给娶进来。”

    苏尧启闻言,眼皮动了动。

    苏相一瞅有戏,趁热打铁道:“爹之前反对你,是想着你人还小,书都没念完成什么亲,不过既然你对她朝思暮念,都严重到宁肯不去国子监了,爹要是再阻拦你,不定你还得闹出点什么事儿来,干脆就成全你。”

    听着像是服软的话,苏尧启才不信,翻个身,“您这会儿乐意成全,我还不乐意娶了呢!”

    苏相:“怎么个意思,你还真看上别人了?”

    苏尧启声音里带着点赌气,“反正不会娶她。”

    “不娶她你要娶谁?”

    “谁都不娶,我要睡觉!”

    被儿子绕了一通啥都没问到的苏相脸色不太好看,却又不敢贸然让人再去查。

    一则,昌平长公主虽然被贬为庶民去了宁州,她的眼线肯定还留在京城,自己若是鲁莽行事,再折一回,得不偿失。

    二则,他如今被停职,正是好拿捏的时候,光熹帝一准儿让人在暗中盯着,自己一旦行事高调,被抓到把柄,官复原职就无望了。

    思来想去,苏相还是决定按兵不动,又问了苏尧启几句,确定苏尧启早就对那姑娘没了心思,这才站起身,让苏大奶奶把人招呼好,别再闹出幺蛾子来。

    苏相刚出儿子的院门,迎面见到郝运朝这边走来。

    对于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婿,苏相没打算给好脸,“你来做什么?”

    郝运看着岳父黑沉的脸,唇角微勾,“听说小四从国子监告假回家,我来看看他。”

    苏尧启自小被娇养长大,苏相从来不让他沾些脏的臭的,听清楚郝运的来意,他当即出言阻拦,“四哥儿那头没你什么事,该干嘛干嘛去。”

    郝运站着没走,“小四最近念书不在状态,八成是有意中人了吧?”

    “胡说八道!”苏相冷嗤,“他才多大,哪来的意中人?”

    十七岁,其实也不小了,这个年龄成亲的世家公子哥儿一抓一大把,只不过苏家这位被养得太娇,以至于十六七岁了还不谙世事,跟个孩子似的。

    苏家没出事的时候,郝运原本已经凭着苏相的关系在大理寺谋了个缺,谁成想,才刚上任没多少日子,就被勒令停职。

    当时不管在京还是外放,但凡有官职在身的苏家人,全都被薅下来。

    郝运自己无权无势无背景,做了世家大族的上门女婿,就注定一辈子看人脸色行事,所以哪怕他心中觉得冤屈,也不能跟任何人说,见着岳父,照样得笑脸相迎。

    “岳父应该不知道那女子是谁吧?”郝运话落,特地看了苏相一眼。

    苏相拧紧眉毛,“难不成你认识?”

    “认识,但不熟。”

    “你快说,那女人到底是谁?”苏相只要一想到因为她,苏家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难,他就想亲手把那女人碎尸万段!

    “说来也巧,不是旁人,正是宋巍家娘子,温氏。”

    认真算下来,苏家遭难的源头还不是苏尧启,而是他家娘子苏瑜。

    若非那个女人想报复宋巍把苏尧启给算计进去,就不会发生后来那一连串的事。

    如今苏相被停职,苏瑜得知自己闯下大货,这段日子学规矩了,哪也不去,成天窝在自个院里,正院这边,更是面儿都不敢来露一下。

    “你说什么?宋巍家娘子?”

    苏相仿佛听了个天大的笑话,“要敢有半句虚言,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郝运莞尔,“小婿在宁州那会儿就跟宋巍夫妻认识了,这种事,不敢随便乱造谣。”

    “宋巍宋巍,又是宋巍!”

    苏相气得不轻,他原以为自己就够心狠手辣的了,没成想还有个比他更狠的,为了整他们家,把女人都给拉出来设局。

    郝运随便一瞅苏相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误会了,只不过他没想着解释。

    一来,苏瑜做下的孽不能暴露,否则他们夫妻俩都得完蛋。

    二来,让苏相以为一切的一切都是宋巍布下的局岂不是更好?他不用出手,苏相就能替他报仇。

    回拢思绪,郝运说:“跟宋巍打交道,岳父可得小心些,他除了嘴巴厉害,手段也不弱,您想想,小四到年龄了,有意中人原本是挺正常的事儿,然而被他这么一利用,岳父折了人不说,还把官职都给赔进去,可见这人心机深沉手段了得,不是能轻易对付的主儿。”

    分明是苏瑜得不到宋巍,心理扭曲,想方设法要拆散宋巍和温婉,设局把苏尧启带进来。

    然而到了郝运嘴里,就成宋巍为了对付苏家,不惜将温氏拉出来迷惑苏尧启,引诱苏相动怒派人追查,之后宋巍再联合昌平长公主一锅端了苏相派出去的人。

    其实郝运在“推理”的时候,有很多细节上的漏洞,但他小心避开了,专门抓住能把苏相注意力转移的那几个点大肆渲染。

    苏相刚开始不怎么信,但听郝运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他不禁陷入沉思。

    郝运点到为止,没打算留下来让岳父刨根问底,找个借口先溜了。

    苏相骂人的时候怎么想怎么来,不忌口,考虑问题倒是不冲动,他没有第一时间让人去查温婉的底细,而是让人去陆家请苏仪。

    苏仪曾经说过,四哥儿心仪的姑娘在身份上可能会跟之前的昌平长公主有关系,这件事,他必须先弄清楚。

    回房之后,苏相吩咐下去。

    没多会儿的工夫,有马车到了陆家老宅大门外。

    马车里坐的是府上资历老的嬷嬷,她上前,递了帖子说有事要见陆大奶奶。

    门房一听是苏家来人,没耽误,快速往里通报。

    彼时,陆平舟、苏仪和文姨娘三人正坐在前厅商议荞姐儿的婚事。

    听门房禀报说苏家来人要见大奶奶。

    苏仪下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男人。

    果然对上陆平舟似笑非笑的目光。

    苏仪本想说不见,可又怕娘家真出了什么事儿,只好对着陆平舟道:“大爷,你们先商量着吧,我去见见她。”

    陆平舟没有拒绝,只是在她站起身的时候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大奶奶的名字冠了陆家姓,都几十岁的人了,孰轻孰重,你自个儿好好掂量掂量,免得到时候那边没沾光,这边不讨好,面子里子全丢尽,晚节不保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洪荒虚拟化〕〔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