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甜心冤家〕〔超凡侵染〕〔陈青阳〕〔我不想继承亿万家〕〔六零娇妻有空间〕〔首富们,该还钱了〕〔斗转东南〕〔锦绣田园:骗个夫〕〔陆先生又上头了〕〔快穿之贪恋你的温〕〔你黑粉太多配不上〕〔跃出寒门〕〔佛系少女不修仙〕〔女神她有预言式乌〕〔夫君随本神上天吧〕〔我全家都是穿来的〕〔这个病娇有点甜〕〔三寸银河〕〔战士之天狼劫〕〔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58、那您看,我成吗?(1更)
    武状元府。

    自打那天与温婉开诚布公之后再回来,林潇月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

    期间林潇柔又主动上门来献殷勤。

    林潇月本就不是温柔绵软的性子,做不到日复一日地同她们歪缠,想到林潇柔那恶心人的过往,心里莫名烦躁,当着苏擎的面就把人给骂了出去。

    之后,她撑着脑袋,半靠半躺在美人榻上,眉心紧紧拧着。

    苏擎就坐在旁边,见她状态不好,出声问:“怎么了?”

    林潇月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她们三个什么心思你没看出来?”

    苏擎嗯一声,“看出来又如何?”

    林潇月气结,胸口闷得慌,没再搭理他,从美人榻上起来,准备去外头走走。

    她怀着身子,苏擎有些不放心,自己起身跟了上去。

    亭子里。

    林静静和林安安姐妹俩对坐,正在吃茶点。

    见到林潇月和苏擎在湖对岸悠闲散步,林安安心里咕嘟咕嘟冒酸水儿,看向林静静,“老太太的意思是大姐姐不能生,让咱们来伺候七爷,帮着七爷开枝散叶的,谁成想,咱们才刚到,大姐姐突然就有了,姐,你说她是不是故意把咱们弄来给她当笑话看的?”

    林静静的目光落在对岸男子高大挺拔的身躯上,眼底除了痴迷,还有几分势在必得的强硬。

    听到林安安的声音,林静静拉回视线,话回得似是而非,“听闻先前二表姐去正院奉茶,被大姐姐给骂出来了。”

    林安安呸一声,“那只破鞋,她还有脸往七爷跟前凑?”

    林静静又说:“二表姐虽说是自食苦果,可这苦果也吃不了几天了,我昨儿个听到大姐姐跟七爷商议,再过几天就把咱们送回去。”

    “不行!”林安安一听,直接拍桌子,“我来都来了,压根儿也就没打算走,况且是老太太安排的,她凭什么说打发我们就打发我们?姐,你快想想法子吧,否则真让她给送回去,咱不是白来了吗?”

    林静静没说想办法,只像是无意识地呢喃了一句,“大姐姐怀了身孕,按理说是不能侍寝了,咱们一走,七爷怕是要遭不少罪。”

    林安安听了这话,心思微动。

    次日,林安安主动提出要林潇月带着去外头逛逛,说来了这么久,成天待在府上,嫌闷得慌。

    林潇月没有拒绝。

    虽然心中对她们并无任何好感,准备出发的时候还是把三人都给叫上。

    临走前,林安安突然肚子疼,直说去不了。

    林静静看出来她在演戏,顺势道:“既然安安去不了,那我们几个去吧,一会儿见着好吃的,给她带点回来,这丫头,别的都不爱,就贪嘴厉害。”

    林潇柔听了,讽笑一声,“怕不只是贪嘴吧?我瞧着她那双眼睛也贪得挺厉害,该盯的不该盯的,全都给盯上了。”

    林静静莞尔道:“安安年方十五,尚未出阁,也没有因为跟人私奔而背上一身的污名,她这个年纪,会有思慕之心不是挺正常的吗?”

    林潇柔的脸色登时黑沉下来。

    林潇月自始至终没吭声,只是在林静静话音落下之后饶有深意地看了对方一眼。

    对上林潇月,林静静忙收了先前的利爪,“大姐姐是不是觉得我说的不对?”

    林潇柔也望过来,似乎在等着她怎么回答。

    林潇月移开眸光,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静姐儿觉得,咱们家在济州的地位如何?”

    “那还用说吗?”林静静道:“有了姐夫这个武状元做后盾,咱们家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这两年的生意比起以往,也是越发的好了。”

    “那这么说,咱们林家在济州还算小有名气?”

    林静静不是林安安,她脑子转得快,意识到林潇月有可能在给自己下套,没顺着她往下说,“大姐姐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林潇月勾勾唇,“只是突然想到,咱们家还有这么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未出阁,想必济州多少老百姓都眼巴巴地望着呢,也不知道将来是多大的排场。”

    这话说得就隐晦了。

    林家因为苏擎的关系,在济州并非一文不名,苏擎头上的“武状元”头衔,甚至成了林家的活招牌,这些年没少为他们家招揽生意。

    在这样的前提下,林家姑娘就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出嫁,到时候必定会闹出一番动静来。

    而要想闹出动静,就得是男方家三媒六聘正儿八经地上门娶回去做正妻。

    给人做妾还想要排场?又不是嫁给王公贵族,别人不戳你脊梁骨就算不错了。

    林潇月刚说完,已经反应过来的林静静心就凉了半截。

    她何尝不想给人做正妻,可是看到那个男人的第一眼,心里就再也装不下旁人,私底下,她没少懊恼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生几年,为什么当年代替林潇柔嫁到苏家来的是林潇月而不是自己。

    林潇柔也听懂了,只不过她懒得理会,自己当年脑子进水跟着人私奔就已经没什么好名声,这会儿还能怕了外头人的流言蜚语?

    不过看到一向心机深沉的林静静被林潇月噎得脸色难看,她觉得挺痛快。

    不被人逼一把,林潇月都不知道自己在大宅那帮女人的影响下,已经这么会“说话”了。

    她装作没看到林静静面上的难堪,一副姐妹情深的关切语气,“静姐儿已经及笄,来前姑母有没有说为你议亲?”

    林静静压下胸口那股子气,微笑,“还没呢!”

    “也是。”林潇月莞尔道:“姑母当年招婿就左挑右选,如今轮到闺女头上,自然也要访个出色的,咱们林家再是商户,姑娘也还是一个赛一个的优秀,又不是外头没正经人家要,姑母那么要强的人,总不至于让闺女上赶着给人做妾吧?静姐儿觉得呢?”

    林静静脸上僵得厉害,“大姐姐说的是。”

    林潇月又感慨,“每个女人都希望被八抬大轿抬着入夫家门,谁乐意过门就看正妻脸色的?”

    才刚出来,都还没到街市上,林静静已经没心情逛,想直接打回转。

    林潇柔见状,笑脸对上林潇月,“大姐姐怀着身子还如此操心,是静姐儿的福分。”

    林静静沉着脸没说话。

    林潇月道:“我操心静姐儿,那是因为她乖巧听姑母的话,不会胆子大到敢跟外男私奔,她要真那么做,我就是想管,也没那本事管。”

    听到林潇柔被损,林静静难看的面色才稍稍有所缓和。

    同时也暗暗心惊。

    林潇月不过才嫁过来四年,不管对人还是对事,甚至是说话方面,跟四年前竟然已经天差地别。

    这样的林潇月,无疑比四年前更难对付,也更让人厌恶。

    ——

    状元府。

    林潇月几人走后不久,林安安就以去正院找东西为由进了正屋。

    立即有丫鬟将她拦住,“安姑娘,七奶奶出去了,不在府上。”

    林安安道:“我有事找七爷。”

    丫鬟态度坚决,“七爷正在午休,说了不见任何人。”

    “连我都不见?”林安安故意拔高声音。

    丫鬟直皱眉,“还请安姑娘不要为难我们做下人的。”

    “七爷,安安有事求见!”林安安不管不顾,直接冲着里头大喊。

    苏擎其实一直没睡,他只是不想见林家这几个姑娘而已。

    当下被人这么一吵,心中多少有些烦躁,蹙眉过后,吩咐丫鬟,“让她进来。”

    说话间,慢慢坐直身子。

    没有了林潇月和其他两位在场,进去后,林安安的目光便大喇喇地在苏擎那张俊脸上流连,丝毫不带掩饰。

    苏擎没看她,端起桌上的茶盏,浅啜一口,“不是说找我有事?”

    林安安听言,面上露出几分红晕,片刻后,直接问:“七爷,大姐姐怀了身子,您身边是不是没个伺候的人?”

    苏擎闻言,挑了下眉,“你是打算自荐枕席?”

    这么露骨的话,姑娘家听了原本该羞得面红耳赤,林安安却似乎完全没反应,只是看向苏擎的眼神带着几分紧张,“那您看,我成吗?”

    ------题外话------

    推荐明酥酥新文《病痞将军驯养手册》,欢迎追文哦~

    镇国将军府的小丫鬟凤溪,自打跟着二少爷从战场上回来后突然就变了性情,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打得过土匪,斗得过恶妇......

    却在二少爷被赐婚的当晚,悄悄消失了。

    熬过了苦日子,离开了将军府的凤溪在京城开店开得风生水起。

    某少爷不爽,你开店就开店,和店里的那些公子哥眉来眼去的是什么鬼?

    于是一把抱回家。

    ps:一对一甜宠,男主病弱系,轻松欢快文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凡侵染〕〔听说皇后是拐来的〕〔关于我成为元素使〕〔不与君言夏〕〔网游之勇士黎明〕〔陈青阳〕〔我的甜心冤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