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才萌宝:总裁爹〕〔鉴宝大玩家〕〔无限之绝地求生〕〔我的高端文艺人生〕〔修仙十万年〕〔贴身兵王俏总裁〕〔替嫁娇妻:冷情总〕〔三国之蜀汉中兴〕〔春妆〕〔地球最后一条龙〕〔阆苑传〕〔九零美发人生〕〔重生甜婚暖暖哒〕〔扶明录〕〔绝世仙尊在都市〕〔玄门妖王〕〔进击的赘婿〕〔施法诸天〕〔慕林〕〔七十亿分之一的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62、伤于不信任(2更)
    炎热的天,林潇月困意倦倦,窝在罗汉床上昏昏欲睡。

    听到给她打扇的丫鬟说了那对姐妹的消息,意外地睁开眼。

    原本燥热的天气似乎一下子变得沉闷起来。

    丫鬟见七奶奶脸色不对劲,没敢再往下说。

    林潇月伸手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摆手让她下去。

    ……

    上面已经查明苏擎早几年就从苏家大宅里分出来,煤矿案牵扯不到他头上,有意恢复他的官职,将他调往边区驻守。

    所以苏擎这几日三天两头往兵部衙门跑,就是为了配合调查,顺便为调职做准备。

    从衙门回来,已经黄昏,自大门处开始一路往里,灯笼全被点亮。

    到了正院,视线突然暗下来。

    他推开门,发现林潇月坐在窗边,屋里只点了一盏灯,烛台全都是熄的。

    苏擎走过去,正打算自己点亮烛火。

    一直沉默的林潇月忽然转过身来,那双眼睛在晕黄的光线中显得格外透亮锐利。

    “她们姐妹俩的事,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苏擎仿佛没听到,语气透着关切,“月娘吃过饭没?”

    林潇月的视线一瞬不瞬落在他身上,“苏擎,你回答我。”

    她说完,屋内便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苏擎背对她站到烛台前,手里拿着火折子,点蜡烛的动作慢条斯理,五官在渐次亮起的烛火映照下越发显得深邃立体。

    等屋内光线完全明亮起来,他才缓缓转过身,冷峻的容颜添了几分凉,“你没吃饭,也不让下人在身边伺候,就是为了等我回来问这个?”

    “到底是不是你让人做的?”林潇月重复着先前的问题,脸色微微沉。

    苏擎还是没有回答,吩咐人传饭。

    饭菜摆好,苏擎自己在桌边坐下,见林潇月没有要过来陪他一块吃的意思,他望过去,嗓音压得很低,“就算再生气,也不该拿腹中孩子开玩笑。”

    林潇月深吸口气缓了缓,到底还是起身走过来。

    苏擎将小碗推到她跟前,亲自递上筷子。

    面对林潇月冷淡的目光,他视若不见,“不管有什么事,先吃了饭再说。”

    林潇月接过筷子,吃了两口又忍不住看向男人。

    苏擎没给她问出口的机会,给她布菜的同时,催促着她快些用饭。

    哪怕没胃口,为了腹中孩子,林潇月还是咽下小半碗饭。

    等下人收拾完,她捏了捏小腿,目光不离他身上,“这下,你总能说了吧?”

    “你已经认定我便是幕后主使,如今还逼着我说什么?”苏擎的反问带着一丝嘲弄。

    眼底深处,是说不出的黯然。

    “那这么说,还真是你?”

    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林潇月的心情愈发沉重,抿唇片刻,“我明白静姐儿下毒想害我不对,我也能理解你想为我打抱不平的这份心,可是,你找人这么对刚及笄的小姐妹俩,不觉得没人性吗?”

    忙碌了一天,身体上有些疲惫,苏擎将背往后靠,深邃的视线锁在她质问的小脸上,忽而一笑,“那你告诉我,什么是人性?”

    “……”

    见她答不上,苏擎的声音接踵而来,“眼睁睁看着生母被迫害致死不反抗是人性,还是说,眼睁睁看着妻儿被毒无动于衷才是人性?”

    林潇月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词穷,过了会儿,重拾声音,“可你就算要惩罚,也有的是办法,为什么偏偏找人毁她们清白?”

    苏擎给她的回答,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他这副模样,看得林潇月怒火上涌,死死攥紧衣摆,忍了又忍,某些难听的话才不至于在冲动之下说出口。

    这时,有丫鬟走进来。

    感觉到七爷和七奶奶之间的气氛凝重,丫鬟没敢啰嗦,直接说:“柔姑娘在外求见。”

    林潇月眼底喷火,“你去告诉她,不想跟那两位一样的下场,就趁早滚蛋!”

    头一次听到七奶奶发这么大火,丫鬟不禁打了个寒颤,转身小跑着出去回话。

    等人跑远,沉默了好久的苏擎才终于开口,是一贯的冷漠腔调,“我已经官复原职,过不了几天,就得被外调去边区,至于多久回来,我自己也说不准。”

    林潇月愣了一愣,“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今天。”苏擎说着,抬眸望向她,“原本赶着回来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没成想……”

    林潇月惊讶之余,不忘生气,“一码归一码,你官复原职也好,升官也罢,那都没法儿抹去你找人糟蹋了两个小姑娘的事实,总归在这件事上,你欠我一个解释!”

    “解释有用的话,你也不至于一进门就那样问我了。”

    说完该说的,苏擎站起身朝着门外走,挺拔的背影覆上一层孤绝落寞。

    这一夜,他没来正屋,睡在书房。

    林潇月脾气本来就不好,又摊上这么一桩事儿,他不来,她也没管着,沐浴之后直接歇下。

    ……

    次日起床时已经日上三竿,林潇月洗漱完来到外间。

    丫鬟已经备好了早饭。

    她落座的时候扫了眼旁边的空凳子。

    被停职以来,苏擎基本每天早上都会陪她用早饭。

    偶然的一天,那个原本属于他的座位空了,林潇月一时半会儿还有些不习惯。

    她照例问了一句,丫鬟说七爷一大早就去的兵部。

    林潇月反应很淡,没再多问,低下头开始吃早饭。

    饭后林潇月去了园子里散步,借着清晨的新鲜空气把脑子里乱糟糟的东西扔了大半。

    怀孕之后府上的事儿多半有乳母秦嬷嬷照管着,林潇月不用操心太过,这一天下来,她倒还算过得闲适惬意。

    晚上苏擎回府,连饭都没有来正屋吃,让下人送去的书房,之后就一直待在里头不知道忙什么。

    林潇月意识到,他是在跟自己冷战。

    明明是他错,还摆出这副她无理取闹的架势来?林潇月更觉得气恼,越发不想理会他。

    冷战不过两日,全府上下皆知,下人们怕被主子的怒火牵连,一个个说话行事小心翼翼。

    ……

    苏擎被调去边区的文书三日后便批了下来。

    临走前一夜,他没再继续睡书房,沐浴之后来了正屋。

    林潇月已经歇下。

    冷战这几日,她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面色依旧红润,睡颜恬静。

    苏擎望着她,不禁想到刚成亲那会儿。

    这桩亲事是老太太生前亲自定下的。

    按理说,苏家是书香门第,又是高门,就算再是庶子,也够资格娶个京城姑娘。

    可当时苏家碰上了事儿,急需一笔银钱周转,老太太与林家那位又是故交,两人书信来往过几回就草草把亲事给定下了。

    苏擎只是个不受宠的庶子,最后娶了谁,老太太都不会在意,她要的,是林家在银钱上的支持。

    所以林潇月的嫁妆特别殷实,到了苏家,一大半进了嫡母婆婆的库房。

    哪怕知道是交易婚姻,苏擎还是没有一天冷待过林潇月。

    他对她的感情,源于占有。

    一开始,他的的确确是把她当成“所有物”来看待,只为了弥补自己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真正拥有过一件完整东西的缺憾。

    后来,除了占有,他开始学会关心,学会体贴,学会在她面前卸下所有的冷漠。

    可直到今日,他才发现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像一场天大的笑话。

    这个女人压根就是一块捂不热的石头。

    不管他做什么,怎么做,她都能无动于衷,甚至不惜把他推给别人。

    这些,他都可以不计较。

    他只是心痛,在林安安姐妹俩那件事上,她竟然会第一时间怀疑他,还怀疑得那么干脆,一丝犹豫都没有。

    可见他在她心里,连一点点的信任都不存在。

    ……

    苏擎到底还是没有留在正屋过夜,他再度回到书房,把该收拾的东西收拾好,和衣躺在屏风后的小榻上,简单睡了一两个时辰,天还未明便起身,把心腹留下来保护林潇月,自己带了几个随从,直接出发去往边区。

    苏擎翻身骑上马的时候,丫鬟问他要不要叫醒七奶奶来送行。

    苏擎回眸,目光仿佛穿过重重院墙,定格在正屋里还在熟睡的人儿脸上。

    片刻后,他收回视线,淡淡说了句“不用”,快速打马离开。

    林潇月起身的时候,发现外面多了几个护卫。

    她出去一看,认出是苏擎的心腹。

    苏擎今日要走,她知道。

    但她没料到他会走得悄无声息。

    林潇月把其中一个护卫喊进来问话。

    那护卫是苏擎心腹,比其他随从更了解主子心思,他抿了抿唇,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那两位姑娘离开的时候,七爷的确有让我们跟上去想办法设圈套给她们个教训,但我们还来不及做什么,她们就已经出事了。”

    林潇月闻言,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你的意思是,那些人并非七爷一手安排?”

    护卫道:“属下敢对天发誓,七爷绝对没有吩咐过任何人做那么没良心的事儿。”

    林潇月握着调羹的手缓缓攥紧,“那他为什么不跟我解释?”

    分明一句话就能解释清楚,他竟然藏着掖着,还跟她玩冷战?

    护卫顿了顿,开口,“兴许,七爷是被七奶奶的不信任给伤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清风谣上部〕〔全民修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