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空间:兵王的〕〔余生有你,甜又暖〕〔唯猎〕〔神工〕〔先婚后爱:老公轻〕〔许你浮生若梦〕〔帝国老公狠狠爱〕〔最红女主播:总裁〕〔情感疏导师〕〔执掌长生〕〔我的宝可梦不大对〕〔三国之九原虓虎〕〔异能女王之系统大〕〔顾云柒〕〔现代女王还不错〕〔重生之辣妻有点甜〕〔帝国崛起全面战争〕〔大神捂紧你的小马〕〔反派大佬在线掉马〕〔掘了大佬的坟怎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67、她是你娘?(1更)
    这种事,温婉也拿不准,她的本意自然是不想在苏尧启跟前暴露身份。『→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对方再年少单纯,终究是苏家人,接触的多了,难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温婉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宋元宝,她说:“要不你去问问你爹?”

    在大局观上,她没有男人考虑得周全,还是不擅做主张的好。

    宋元宝点点头,转头折回东厢。

    宋巍已经给进宝喂完粥,正拿着帕子仔细给小家伙擦嘴。

    宋元宝进去以后,没扭捏,直接把先前跟温婉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宋巍听后沉默片刻,问他,“什么时候来?”

    “那爹这是同意了?”

    宋巍轻嗯一声,“正巧我和你娘明日都在家,让他来吧!”

    当爹的答应这么爽快,反倒是儿子纳闷了,挠挠头,“爹不担心吗?”

    宋巍笑看着他,“担心什么?”

    “苏尧启毕竟是苏家人。”

    虽然宋元宝也不太清楚“苏家人”这三个字代表的真正含义,但他知道,这是个敏感称谓,称谓里所包含的,都是敏感人物。

    他一方面希望苏尧启能对娘死心,另一方面,又不想爹娘跟苏家有太多矛盾。

    想到这儿,宋元宝泄了气,“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去跟他讲清楚。”

    “无妨。”宋巍道:“你只管让他来。”

    ……

    温婉洗完衣服回到东厢,一边擦手一边问身后抱着儿子的宋巍,“元宝跟你说了苏尧启的事儿没?”

    宋巍颔首,“说了。”

    “那你怎么回的他?”

    “让他来见见你也没什么不好。”

    温婉有片刻的诧异,扭过头,“你真这么说?”

    心里虽有不解,可转念一想,相公这么谨慎的人,他会做出如此意外的决定,一定有着自己的考量。

    温婉坐下来,跟他说话时是夫妻之间最寻常也最温馨的语气,“相公有什么想法吗?”

    宋巍道:“我让卫骞暗中打探过,他告诉我,苏尧启是苏家被养在染缸之外的孩子。换句话说,苏相并不想他卷入家族是非,在这种前提下苏尧启对你上了心,一旦让苏相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宋巍并没有告诉温婉,卫骞还说,苏相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行动过一次,那时苏相刚发现苏尧启为个姑娘茶饭不思,接连几天没去国子监。

    苏相勃然大怒,安排了不少人来打探温婉的消息。

    只不过因为长公主插了手,那帮人最后全被杀了。

    正因如此,苏相才会为了报复长公主而让人捅出大环山煤矿的真相。

    可见这一切悲剧的起因,都是源于苏尧启脱离了苏相视线,喜欢上一个连苏相都不知道的女人。

    而同时也说明了苏相对这个小儿子的掌控欲极强。

    苏尧启正处于容易叛逆的年纪,跟他讲道理他未必会懂。

    在婉婉这件事上,还是有必要让他亲眼见一见真相,好教他趁早歇了那份心思。

    温婉仔细回味着宋巍的话,觉得十分有道理。

    再看向男人时,心中自然而然地升腾起一股热意。

    果然,每次她以为自己考虑问题已经够成熟的时候,他总能比她看得更远。

    或许正是因为他年长她十二岁。

    在她永远都赶不上的这十二年里,所谓的人生百态,他总会比她先尝,然后再以自身经验来教她如何去应对,教她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心态去处理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这天底下比宋巍有能耐的人太多,可温婉只能从他一个人身上感受到那份独一无二的安全感,哪怕命运注定他是个不安全的人。

    ——

    苏尧启是在次日午后来的宋家。

    因着儿子的病情,宋巍夫妻俩都告了假没出门。

    宋元宝先把苏尧启带去前厅,亲自给他沏了茶。

    苏尧启捧着茶盏,平日里被亲爹护得太紧没什么交际的少年,此刻面上不禁流露出对新环境不适应的紧张感。

    宋元宝跟他说:“我已经让人去后院通知了,你再等等。”

    苏尧启拉回思绪,小声问:“那位姑娘真的是你姨?”

    宋元宝但笑不语,“一会儿见着你就知道了。”

    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无疑更让人忐忑。

    还没见到人,苏尧启一颗心已经不平静。

    ……

    夜间喝了药睡上几个时辰,进宝的烧热已经退去大半,今日醒得早,温婉陪他玩了好一会儿,中饭后又喂了一次药,小家伙这会儿正躺在摇篮里睡得香。

    宋元宝进来,说苏尧启到了。

    温婉拉了拉进宝身上的薄毯,转过头,“跟你爹说了没?”

    “刚说了。”宋元宝点头,“爹让您去前厅。”

    温婉吩咐他,“去把你奶奶请来看会儿进宝,我换身衣裳就来。”

    宋元宝走后,温婉快速去屏风后换了件轻薄裙衫,等宋婆子进来后,低声嘱咐了几句便抬步出门。

    宋巍没有先走,在垂花门外等着她。

    一眼看到男人挺直的背影,温婉笑了笑,“想好要跟那个孩子说什么了吗?”

    一声“孩子”,似乎把她自己摆到了长者的位置上。

    分明自己都还是个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孩子。

    宋巍眼底蓄着笑意,却没戳穿她,反问:“难道不该是他先想好要跟我说什么?”

    温婉噎了一下,随后笑起来,“好像是这么个理儿。”

    夫妻俩一前一后来到前厅。

    苏尧启正盯着门外某个地方出神,视线里突然闯入一抹倩影,是他心心念念了好些日子的姑娘……哦不,不是姑娘,她云鬓高绾,分明作妇人打扮。

    苏尧启直接惊落了手中茶杯,摔在地上还不自知。

    那双眼睛,死死定在温婉身上。

    只见她面含笑意,跟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进来,步履轻缓从容。

    而那个被她跟着的男人,正是当初去鸿文馆接她,被他以为是她家叔叔的那位。

    心中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所有等待见到她的喜悦仿佛在顷刻间被人抽空。

    苏尧启失落得很明显。

    “爹,娘。”

    宋元宝温软的一声称呼,更是粉碎了苏尧启心底仅存的那一丝侥幸。

    无数情绪涌上来,对于这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而言,有些难以承受。

    他忽然低下头,咬着唇角一句话没说。

    “先前忙着照顾孩子,让四少爷久等了。”宋巍落座之后,对着苏尧启客气地打招呼。

    平和缓稳的嗓音,瞬间拉出年少与成熟之间无法攀越的距离。

    苏尧启垂目望着蹲在地上为他捡拾茶盏的宋元宝,心脏绞作一团,痛得有些无能为力,眼圈微微泛着红。

    他觉得自己被人骗了,可是他又怨不到对方头上。

    “元宝,去把咱家上好的茶叶拿来,重新给四少爷沏上。”温婉笑着吩咐。

    宋元宝应声,正打算出去。

    苏尧启忽然唤住他,“不,不用了,我不渴。”

    温婉道:“四少爷头一回来我们家,总不能怠慢了你。”

    苏尧启循着声音望过去。

    对方那张脸容,仍旧是他所熟悉的,甚至是多少次梦到的。

    可她如今却坐在另一个男人身旁,言笑晏晏。

    他突然想起那天在鸿文馆大门外,自己问她男人是谁的时候,她说是家人。

    家人。

    相伴一生的男人也是家人。

    而那个时候,他竟然会傻乎乎地问他是不是她家叔叔。

    想到这些,苏尧启面上更添一层落寞。

    他犹豫好久,到底还是问出口,“姑娘……哦不,你……你是早就成亲了吗?”

    温婉点头,“因为不方便,只能扮成姑娘入鸿文馆。”说着,面上露出歉意的笑容,“若是有让四少爷误会的地方,还请你见谅。”

    何止是误会。

    苏尧启暗暗苦笑,神情惨淡。

    他甚至不知道从今往后该怎么去处理这份无处安放的感情。

    哪怕像宋皓说的那样,他家小姨贪慕虚荣都好。

    可她已婚,是他最最不愿看到也不愿接受的事实。

    前厅内沉寂了好一会儿,宋巍缓缓开口,“四少爷是二年级学生吧?”

    苏尧启轻嗯一声,点头。

    宋巍说:“元宝刚进去,听闻他跟你走得近,要有不懂的地方,还望四少爷不吝赐教。”

    “叔……宋大人客气了。”苏尧启勉强扯了扯嘴角,目光往旁边的温婉身上挪,粗粗看了一眼又收回来,心绪翻涌得厉害。

    宋巍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又说:“趁着年轻,是该多花些精力念书做学问,争取早日出人头地为你父亲分忧。”

    这话是在隐晦提醒他小小年纪不要净想些不该想的。

    苏尧启低下脑袋,这一刻的心情,分不清是懊恼还是羞愧。

    ——

    离开宋家的时候,苏尧启站在大门外,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低声问宋元宝,“她是你娘?”

    “是二娘。”宋元宝如实回答。

    好似又被扎了一刀,苏尧启捂了捂胸口,勉强跟宋元宝道了别,坐上马车快速驶远。

    宋元宝眼睛盯着马车屁股,啧啧直摇头,“这孩子,怕是要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糖婚:神秘娇〕〔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三国处处开外挂〕〔地狱狂兵〕〔万界基因〕〔我在火影画漫画〕〔重生之活在电影里〕〔我不想当巨星〕〔王超之纵横异世〕〔天师上位记〕〔妃谋天下:浴火归〕〔修破玄尊〕〔头号追妻令:老婆〕〔神兽管理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