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赘婿兵王〕〔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巴顿奇幻事件录〕〔重生医妃〕〔元卿凌〕〔元卿凌楚王免费阅〕〔重生医妃元卿凌免〕〔快穿:女主不当炮〕〔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都市至尊龙皇〕〔龙刺兵王〕〔重生之最强剑仙〕〔重生之都市仙尊〕〔极品最强高手〕〔权少,一吻成瘾〕〔神武变〕〔重生影后娇妻:江〕〔重生五零巧媳妇〕〔仙武大帝〕〔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70、不太容易保住(1更)
    陆行舟从坟山回来,发现家里气氛不太对劲。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原本往日这个时候已经炊烟袅袅的烟囱完全没动静,暗卫少了两个,他离开时趴在篱笆院门边打瞌睡的黄狗竖直耳朵站起来,被链子拴着走不远,只能来回转。

    陆行舟眉头一蹙,加快速度三两步跨进卧房。

    但见芳华正有气无力地躺在床榻上,脸上白得几乎不见血色,叶宗坐在一旁,手指搭扣在她腕脉上。

    “阿音怎么了?”陆行舟问。

    叶宗额头上有汗冒出,面对主子的发问,回答得不是很利索,“明明胎心还在,可主母还是见了红,属下不擅长这方面,看不出来情况,请主子责罚。”

    望向气息虚弱的芳华,陆行舟脸色不太好,“有没有让人去请大夫?”

    “去了。”叶宗道:“一人去镇上请大夫,另外一人,去附近村子里请有经验的妇人。”

    让叶宗出去,陆行舟挨着床榻边坐下来,伸手握住芳华微凉的指尖,“阿音,再坚持一下,大夫马上就来了。”

    听到陆行舟的声音,芳华的精神才勉强集中了一些,掀开眼皮望着他,眼眶有些红,“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孩子。”

    陆行舟没说话,只是紧紧攥着她的手,似乎想把更多的温度传过去。

    “我这几天没有再想别的。”芳华解释说:“我只想着好好养胎,先把孩子生下来弥补你这么多年的遗憾,真的,我什么也没想,可我还是……”

    “阿音,不怨你。”陆行舟忽然开口,嗓音说不出的低哑,“你这个年纪怀孕,本来就伴随着不小的风险,倘若真保不住,只能是这孩子跟我们无缘。”

    听到这话,芳华心里说不出的堵。

    从京城到宁州,这一路上他无微不至的体贴关怀,她能看得出他对这个孩子投注了多大的希望。

    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大概是他这辈子最遗憾的事。

    ……

    镇上远,大夫一时半会儿赶不来,反倒是附近村子里懂这方面的老妇先到。

    芳华原想着应该是请的接生婆,她们挺有经验,没准儿真能看出问题来。

    然而见着人的时候,险些把她给吓了一跳。

    芳华无力起身,只能躺在床榻上,然而看向对方的那双眼睛里,情绪十分复杂。

    暗卫请来的这位老妇,便是当初给温婉梳头送嫁的那位祖奶奶,如今四年多过去,她老人家的身子骨仍旧健朗安康。

    看到芳华,老人家在门口便止了步,满是皱纹的脸上,流露出不敢置信。

    “陆丫头?”

    像是一眼便确定了屋子里躺的是什么人,老人家脱口而出,声音里难掩激动。

    她话音落下,小小的茅屋便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陆行舟反应过来老人家应该是阿音相熟的旧人,忙起身把人请进来坐。

    已经被揭穿,芳华没有再继续遮掩下去的意思,扯了扯苍白的唇角,无力地唤了一声,“温奶奶。”

    老人家一听,似乎有些哽咽,缓了好久才再度发出声音来,“你这孩子,怎么成这样了?”

    芳华垂下眼睫。

    陆行舟不好直接问老人是谁,看向门外的暗卫,“老人家便是你们请来给阿音看胎像的?”

    暗卫颔首应是。

    祖奶奶这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此行的目的,哪还顾得上问别的,让陆行舟先出去,顺带关上门,然后自己坐到床榻边,掀开被子。

    芳华已经开始显怀,小腹略微凸起。

    老人家伸手上去仔细探了探,许久之后,重新为她盖上被子,叹气道:“难怪你会时不时地腹痛见红,这个孩子的胎位有些低,稍有点不注意就容易出事儿。”

    芳华紧张地望着她,“奶奶有办法吗?”

    祖奶奶道:“跟大夫说明情况,开点方子应该能暂时控制一下,但最主要的还是得看你,不能熬夜操劳,最重要的是,心态得放开,别东想西想的,大人不痛快,孩子能痛快到哪儿去?”

    听出老人家语气里的劝慰,芳华心怀感激,“谢谢奶奶。”

    祖奶奶望着她,“刚才那位是你男人吧?”

    芳华嗯了一声,不想骗老人家。

    在看到祖奶奶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不再有所隐瞒。

    老人家眼尖,早注意到他们两口子细皮嫩肉的不像常年在乡下待,应该是有什么苦衷,不得已暂时搬过来。

    她没有揪着以前的过往不放,也没问芳华当年为什么假死离开,只是由衷地评价陆行舟,“模样生得好,瞧着对你也不赖。”

    又说:“当年婉娘出嫁的时候我给她梳头,当时还说呢,要是你在,怕也轮不着我这老婆子,没成想,还真能再见到你。”

    芳华低声道:“能得奶奶亲自梳头,是婉婉的福分。”

    老人家还想在说什么,外面传来交谈的声音,听那意思,是陆行舟请的大夫来了。

    祖奶奶是个拎得清的人,马上推门出去,把诊脉的位置让给大夫。

    陆行舟还在外面,见到老人家出来,忙上前要搀扶。

    祖奶奶摆摆手,“我身子骨还硬朗,自个儿能走能站的,不用扶。”

    陆行舟便把老人家请去堂屋喝茶,期间问了问芳华的情况。

    老人家如实告诉他,见红是因为胎位偏低,再加上心情可能也占了一部分。

    陆行舟又问有没有办法解决。

    “大夫开的方子也顶多是能缓解一下目前的症状,至于往后,还是得靠你们自个儿调理。”老人家看向陆行舟,“她这个年纪怀孕的不是没有,只是不凑巧,到了她身上会碰到这种情况,胎位偏低孩子不太容易保住,具体的要怎么做,你不妨去隔壁听听大夫怎么说。”

    陆行舟招待好老人,自己去了卧房。

    芳华已经把自己胎位偏低的情况跟老大夫说了。

    老大夫给她看过脉相,又问了血量,开始对症下药。

    陆行舟进门时的步子稍显急切,“大夫,我家娘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胎位偏低,把脉是看不出来的,老大夫只能根据芳华描述的症状嘱咐后续,“这位娘子需要静养,目前这段日子不建议下床,弯腰下蹲都得特别注意,若是能有人随时伺候着更好,否则胎儿不容易保住。”

    陆行舟一一记下,再看向芳华时,目光里有疼惜。

    对上陆行舟的视线,芳华扯了扯嘴角,宽慰他,“我没事儿。”

    ……

    送走老大夫,祖奶奶又过来跟芳华说了几句话,陆行舟本想留老人家吃饭,奈何她不肯,自己又得忙着给妻子煎药,只能让叶宗帮忙把人给送回去。

    汤药煎好,陆行舟端到床榻前,凑到嘴边吹了吹。

    芳华想坐起来,被他一把按住肩膀,“大夫嘱咐了,连大幅度弯腰都不成,你还是好好躺着吧,我喂你喝。”

    芳华抬眼看着男人仔细帮她把药吹冷的情景,心头微微泛着暖。

    等喝了药,陆行舟与她商量,“我打算把之前在公主府伺候你的那两个丫头给找来,让她们继续伺候你,阿音意下如何?”

    倘若换了平时,芳华自然不想过分张扬,毕竟他们夫妻是来守灵赎罪而不是享福的,可此一时彼一时,眼下情况,自然是先保住孩子要紧。

    点了点头,她应声道:“你自己决定就好。”

    陆行舟把空碗放到桌上,又将她的手塞回被子里,温声道:“一会儿我让人去办,应该过不了几天,两个小丫头就该到了。”

    芳华有些不好意思,“我好像,又给你添麻烦了。”

    陆行舟凝视她片刻,忽然笑起来,“如果怀了我的骨肉是添麻烦,我不介意你多添几回。”

    芳华脸有些热,嗔道:“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你也不嫌害臊。”

    ……

    接下来的几天,陆行舟不用再上山,每天待在家里照顾芳华。

    虽然夫妻俩住的地方简陋了些,但在吃食上,陆行舟格外的挑剔,隔三差五就让暗卫去县城买鸡鸭鱼肉。

    照顾得久了,他自己也勉强学会了做饭,虽然做得不怎么样。

    不过芳华每顿都很给面子地多吃些。

    暗卫带回来的不止是两个丫鬟,还有一个贴身嬷嬷,全是之前公主府上的老人。

    有这三人在,洗衣做饭的粗活就再也轮不着陆行舟这个当主子的头上,他以前带兵打过仗,箭术不错,闲着没事的时候便带两个人进山去打猎,偶尔能猎到好东西,他们家不缺钱,不需要拿去卖,全让嬷嬷做出来给芳华补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