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神医〕〔独家宠婚:景少,〕〔我游戏中的老婆〕〔亿万枭宠:宋医生〕〔无敌继承人〕〔奉道而行〕〔超级医生在都市〕〔水墨云清〕〔最上超能师〕〔娇媛〕〔盛世书香〕〔灭尽天下修仙者〕〔全能影后:云少,〕〔水浒任侠〕〔万灵苍穹〕〔强宠,小娇妻给我〕〔邪蟒神瞳〕〔史上最强重生者〕〔琳琅的理想人生〕〔我在万界送外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76、被吓哭的进宝(2更)
    宋家院里沉入深冬的寂静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破。Δ书阁ん.『k→shu→.co

    平时没事充当了门房的林伯去开门,发现外面站了几个人。

    为首的是位小妇人,手中抱了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另外跟着一男一女,男的作护卫打扮,女的瞧着像个丫鬟。

    天色太暗,林伯并没有认出林潇月来,心下迟疑:“请问,你们找谁?”

    林潇月的声音有些低哑,“我找你们家夫人温氏,老伯能不能帮忙通报一声?”

    林潇月一边说,一边伸手轻轻拍打着襁褓,像是在哄怀里的孩子睡觉。

    “这……”林伯有些犹豫。

    正在这时,闻声赶来的曹妈妈问:“什么事儿啊?”

    林伯看向曹妈妈,小声说他们找夫人。

    曹妈妈抬头看向林潇月,很快认出这位以前来过宋家,是夫人的朋友。

    她恭敬地行了一礼,“还请夫人稍等,我马上去通报。”

    林潇月紧绷的面色稍有松缓,流露出感激,道了声谢。

    曹妈妈立即转身去往后院。

    东屋门被敲响的时候,温婉睡得正迷糊,先醒来的是进宝。

    小家伙有起床气,被扰了清梦,哼哼唧唧起来。

    温婉和宋巍相继睁开眼。

    听到外头曹妈妈喊的是自己,温婉穿衣下床。

    宋巍看看更漏,又瞅了眼窗棂方向,时辰尚早。

    他弯腰将进宝抱入怀里轻声哄着,小家伙本来想哭的,听到宋巍低柔的嗓音,渐渐得到安抚,又再度睡过去。

    温婉推开门,见曹妈妈一脸焦急地站在外头,问她,“大半夜的,发生什么事了?”

    曹妈妈道:“夫人,上次来咱们家做过客的那位夫人说有要紧事找您。”

    温婉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谁?”

    曹妈妈压低声音,“好像是苏家人。”

    这么一解释,温婉就明白了,指定是林潇月。

    只不过这深更半夜的,她到底能有什么急事?

    温婉一边思忖,脚下却是没停,快速朝着大门方向走。

    后院到大门的距离不算长,没多会儿就到了。

    见到林潇月的那瞬,温婉有些愣神。

    对方看上去太过狼狈,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眉眼之间露出疲态。

    “这是怎么了?”温婉一边问,一边走近,目光落定在她怀里。

    太久没联系的缘故,温婉都不知道她已经生下孩子。

    林潇月还未完全从那场惊心动魄中抽回神智来,长话短说,“我碰上了麻烦,你能不能先收留我几天?等七爷回来我就走。”

    怕温婉说出拒绝的话,林潇月又道:“若是不方便,一夜也成,天一亮我便出去找客栈投宿。”

    温婉不是不同意,只是很意外林潇月会以这样的方式第二次登他们家大门。

    “外头冷,快别站着了,先进屋再说。”

    先把人带进前厅,温婉让曹妈妈去收拾两间客房,自己又回屋把进宝的小毯子拿了出来,递给林潇月,“孩子怕冷,你再把这个加上。”

    林潇月接过,唇色仍旧有些苍白,低低道谢。

    温婉见状,问她要不要烧个热水沐浴。

    林潇月上次来过宋家,知道他们家没别的下人,这会儿要烧水沐浴,估计还得重新生火,而这些事,很有可能是温婉亲自去做。

    林潇月不想大半夜的麻烦人,摇头说不用。

    没多会儿,曹妈妈过来说客房已经准备好。

    温婉将林潇月扶起来,趁机看了眼她怀中的孩子,已经睡了过去,细皮嫩肉的十分可爱。

    “是个丫头吗?”温婉出声问。

    林潇月颔首,望向女儿时,心底的焦躁和恐慌散去大半。

    温婉不放心,亲自把她送去客房,“我们家简陋,你先将就着歇一夜,等明儿天亮了,缺什么,我再让两位妈妈去给你添置。”

    听着温婉体贴细致的安排,林潇月被熨帖到,眼圈泛红,“谢谢你。”

    “我看你没什么精神,还是别说话了,早点儿歇着吧,有什么事,赶明儿再说。”

    温婉交代完,很快离开厢房。

    林潇月将阿暖放到床榻上拉被子盖住,自己靠坐在床头,双眼迷茫。

    碰上这种事,男人不在,她一个小妇人,一时半会儿的拿不出什么主意,只能暂时寄人篱下,先躲过这一阵再说。

    金枝敲门进来,手中端了木盆。

    先前在前厅林潇月说无需烧水沐浴,她就看出来七奶奶是不想麻烦宋家人,于是自己问了厨房的位置去生火烧了一锅热水。

    当下,金枝把木盆搁在缠枝纹盆架上,看向林潇月,“七奶奶,奴婢烧了热水,您要不先洗把脸?”

    暂时不方便沐浴,洗把脸去去火烟味也成。

    林潇月嗯了一声,从床榻上下来,走到盆架边弯下腰。

    木盆里倒映出自己狼狈又憔悴的一张脸,发髻松散,颊畔发丝微微凌乱着,双眼熬得通红,瞧着实在不成样子。

    她默默轻叹一声,掬水把脸洗了。

    之后再回床榻上,哪怕身累心也累,想到先前那场大火,她无法入眠。

    ——

    温婉回到东屋,宋巍问了她两句。

    温婉说是林潇月亲自找上门来,瞧着应该是碰上急事没去处,对方请她收留几天。

    说完,温婉特意去瞧宋巍的反应,见相公情绪没有太大波动,她不确定地说了一句,“相公若是觉得不妥,天一亮我便让他们出去找客栈。”

    宋巍沉吟道:“已经沾了边,他们离不离开,咱们都已经卷进去,倒不如留下来,否则把人撵走,要在外面出点什么意外,到时候咱们反而更脱不了干系。”

    温婉想想也觉得有理,躺下时又嘀咕,“想来苏家那位七爷不在京城,否则林潇月也不至于只带着两个下人就上门来了,这么晚了,到底能碰上什么事呢?”

    宋巍道:“别想那些了,你明天一早还得去鸿文馆,快睡吧!”

    温婉点点头,阖上眼眸睡过去。

    ——

    家中来了客人,宋婆子和宋老爹是第二日才知道的。

    出于礼貌,林潇月一大早就亲自来正屋给二老请了个安。

    宋家院里就两个粗使婆子,平时只是简简单单地过日子,哪有这规矩。

    宋婆子被她一声“给老太太请安”弄得有点懵。

    温婉还没走,怕婆婆疑心,进来解释说是认识的朋友,家中遭了难,暂时来这儿避两天。

    宋婆子听说这小妇人还带了个刚满月的闺女来,狠不下心把人给撵出去,让她好好住下,要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

    温婉和宋巍离开后,宋婆子抱着小孙子去看了刚满月的阿暖。

    小丫头在进宝的摇篮里睡得正香。

    进宝站在摇篮外,乌溜溜的双眼盯着阿暖看了半晌,伸出爪子想把她弄醒跟自己一块儿玩。

    趁着宋婆子和林潇月在说话,进宝弯腰探身,肥爪刚要碰到阿暖的脸,小丫头先醒了过来。

    没见着脸容熟悉的娘亲,她吸吸鼻子哭了起来。

    进宝被她这一嗓子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做贼心虚似的回头,正巧林潇月笑着看过来。

    进宝怕被骂,索性也扯开嗓子哇哇大哭,洪亮的声音完全盖过刚满月的阿暖,成功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

    “咋了这是?”

    宋婆子扭头,一脸纳闷地看着他,不明白这才一会儿的工夫,两个孩子怎么就哭成一团了。

    “进宝,来奶奶这儿。”宋婆子没有过去抱,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冲他张开手臂。

    她倒是喜欢抱孙子,只是三郎媳妇说了,不能见天儿地抱在怀里,该锻炼一下小家伙,否则两岁都还走不稳。

    进宝伸出小胖手抹了抹眼泪,手脚并用朝着奶奶爬。

    宋婆子说他,“站起来走,一会儿奶奶给你买好吃的。”

    听到有好吃的,进宝扶着摇篮,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刚朝着宋婆子走了两步,摇篮里又传来阿暖的哭声,小家伙这回被吓了个结结实实,跌倒之后嘴巴一瘪,眼泪珠子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题外话------

    捏花一笑《祸国殃民嫡公主》求收藏……“你就是一个废物!”这是父皇在她死前给她的最后一句话!他偷换了她救命的药材,就只是为了给妹妹治脸,原来在父皇心中,她的性命远不及妹妹那张好看的容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天道爸爸〕〔自古红楼出才子〕〔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进化之危〕〔林诗瑶陆霆骁〕〔萌宝认亲:爹地你〕〔都市全能仙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以梦为马,不负昭〕〔神卦宠妃〕〔龙神至尊〕〔极武双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