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暗月纪〕〔幸好你来了我还在〕〔情满沂蒙〕〔火影之剑压天下〕〔绝世兵王〕〔微尘传〕〔大创造者〕〔克莱因之瓶〕〔从网红到拳王〕〔独孤之后复孤独〕〔我的冒险空间〕〔双世录〕〔暴躁主播在线吃鸡〕〔法医狂妻:蒋先生〕〔一剑超游〕〔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叶落修竹忆往昔〕〔传奇在继续〕〔虐妻上瘾:陆总裁〕〔我的爷爷是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89、甩脸子给谁看?(3更)
    曹妈妈把人带入京城这日,温婉刚好旬休在家。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早几天她就把东厢这边的屋子收拾出一间来了。

    原本想抽空提前给大丫做几身衣裳的,考虑到太久没回去,不清楚小姑娘的身量和尺寸,怕做出来不合身,温婉便只买了些时兴的布料回来备着。

    曹妈妈来之前,她去给端妃娘娘请了个安。

    住进宋家以后,无需再成天成夜地担心谁会设局害自己,端妃的气色好了很多。

    知道宋巍有个侄女儿要来,端妃面露羡慕:“你们家可真热闹。”

    温婉道:“谢家是表亲,侄女儿是堂亲,都是割不断的亲,这次把大侄女接来,也是想着让她能多多接触城里人,长长见识。”

    端妃心中了然,大概是小姑娘到年纪议亲了,宋家老太太不想孙女儿嫁在乡下,所以提早接来京城调教。

    来了宋家这么些时日,虽然因着身份关系很少跟他们接触,端妃还是能从这家人的日常生活中感觉出淡淡的温馨——宋巍夫妇每天按部就班地上学下学上衙下衙,家里就俩下人,一个负责杂活儿,一个负责全家人的吃食,老太爷喜欢侍弄花草逗逗鸟雀,老太太一双眼睛全天盯在小孙子身上,一会儿要洗澡换衣裳,一会儿要喂饭,一会儿又要把尿。

    很寻常很普通的小户之家过日子,几乎每天都是这个模式,没有太大的起伏。

    可就是这种看似寻常的“寻常”,让久居深宫的端妃不由得心生向往。

    ……

    马车停在宋家大门外,曹妈妈先挑帘下来,然后对着里头的人说了句,“姑娘,咱们到了。”

    没见着人出来,也没听到里面有声音,曹妈妈又重复了一遍。

    车厢里,大丫坐在垫了软垫的座椅上,曹妈妈下去以后,她紧抿着唇,搁在腿上的双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面上写满了纠结。

    正当曹妈妈准备上来查看的时候,大丫弯着身子打帘出去。

    踩着脚凳下来,她双眼看向面前的清漆大门,大门上头挂着一方牌匾,大丫不认字,不晓得牌匾上写了什么,不过她能感觉得出,因为有牌匾的存在,整个宅院气派了不少。

    “姑娘请跟我来。”

    曹妈妈说着,走在前面带路。

    然而她都已经跨进大门了,身后的人还是没什么动静。

    曹妈妈不由得转身,就见小姑娘盯着大门上的牌匾出神,没有要跟她走的意思。

    曹妈妈无奈叹息。

    本就来得心不甘情不愿,这一路上,小姑娘沉默寡言,都没怎么跟她说话。

    见人不肯过来,曹妈妈只好先进去禀报。

    温婉正抱着进宝看鹦鹉,听说大丫来了,面上露出笑容,“快把人请进来。”

    曹妈妈犹豫道:“夫人,姑娘不肯进来。”

    温婉一愣,“为什么?”

    “奴婢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还是您自个儿出去看的好。”

    温婉听罢,把进宝放下来,拉着他软软的小手,一步步走出门外。

    老远见到大丫站在马车边,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

    小姑娘常年在乡下风吹日晒,皮肤有些粗糙,甚至因为宁州气候的原因,双颊各有一团红。

    温婉小的时候脸上也有,尤其冬天最为明显,后来长大一些,她自己学会了攒钱买护肤膏,才慢慢得到改善。

    女儿家都爱美,哪怕那些年家中日子不好过,温婉对于脸容也格外的注重。

    毕竟,她已经不会说话,若是连这张脸都不好看,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

    敛去思绪,温婉握紧进宝的小手,教他,“进宝,叫姐姐。”

    进宝看了看马车旁的大丫,跟着当娘的学,“唧唧~”

    “不是唧唧,是姐姐,姐姐~”

    吐不准,进宝不乐意学了,嘟着嘴巴。

    温婉捏了捏他的小肉手,好笑地转开目光,望向小姑娘,“赶了这么久的路,大丫累坏了吧?快进屋,我让人给你烧水泡个热水澡。”

    听到温婉的声音,大丫抬起头来,目光复杂。

    “怎么了?”温婉好脾气地问。

    大丫没吭声,瞧那样子,似乎也并不打算跟温婉说句话。

    温婉心中疑惑,看向曹妈妈。

    曹妈妈小声道:“大姑娘本不愿来,二太太被她气着,动了胎气,大姑娘不得已才应下的。”

    温婉恍然大悟,再看向大丫时,眼神更添几分和善,“你刚来,可能还不太适应,跟爷奶多相处两天就能习惯了,除了见不到爹娘,这儿就跟在自己家是一样的。”

    温婉说完,示意曹妈妈去把人请过来。

    不等曹妈妈挪步,大丫已经主动走到温婉跟前,硬邦邦地喊了声“三婶婶”。

    温婉自动忽略她眼神中的那一丝别扭,问她饿不饿。

    大丫僵硬地点点头。

    “那快进来吧!”温婉说:“虽然开了春,外头还是冷,我看你穿得有些单薄,可千万别冻着了。”

    一面说,一面伸出得空的那只手去拉她。

    大丫自动避让开温婉的触碰,往前走了两步。

    曹妈妈脸色有些不好。

    在乡下的时候,她怎么闹都无所谓,毕竟那是她自己家。

    然而如今是在京城,见着长辈没礼貌也就算了,还端架子甩脸子给谁看?

    “夫人……”

    望着大丫进去的背影,曹妈妈看向温婉。

    温婉笑道:“小姑娘初来乍到,一时不习惯挺正常,再过些日子就好了。”

    见曹妈妈还想开口,温婉又说:“本就是带来调教的,往后她有什么不好的,一一教她改掉就是了。”

    曹妈妈讪讪一笑,“夫人所言极是。”

    ……

    堂屋。

    宋婆子上下打量着一年多不见的孙女,问她,“咋一来就绷着个脸,不乐意还是怎么着?”

    大丫咬紧唇瓣,低头不说话。

    宋婆子问不出来,只好看向曹妈妈。

    曹妈妈把在宁州发生的事一五一十交代出来。

    宋婆子听完,直接跟她说:“你要不乐意,我赶明儿就让人送你回去。”

    大丫一听,脸色有些白,拼命摇头,“奶奶,我不回去。”

    她不能就这么回去,否则会把娘气出个好歹的。

    “你都不乐意来你三叔家,干啥不回去?”

    大丫答不上来。

    宋婆子又道:“你要走我不拦你,但你要留,就得有个留的态度,你三婶是打你了还是骂你了?”

    “都没有。”大丫的声音有些微弱。

    “既然没打你也没骂你,你甩脸子给谁看?是你娘求着你三叔三婶把你接来京城的,不是你三叔三婶吃饱了没事儿干找人把你绑来的,往后人家又要把你当成亲闺女养,又要出钱出力,怎么着,非得再给你每天点三炷香你才肯露个笑脸?”

    宋婆子本来就不是慈和的性子,训起人来更是半点情面都不留。

    大丫直接红了眼。

    温婉劝道:“娘,大丫刚来,一时半会儿的不适应也正常,您就少说两句吧,我已经让金妈妈烧了热水,一会儿让她泡个热水澡再吃顿热乎饭去睡上一觉,赶了一路,想来怪累的。”

    宋婆子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大丫什么德行,我这当奶奶的比你一个当婶婶的更清楚,这会儿要是不把她那小性子扳回来,往后在你们家形成习惯,你又不能打不能骂,只能由着她,那她还学个啥?倒不如送回去继续当个小村姑的好,省得她待得不痛快,你们也不好伺候。”

    ……

    当着奶奶的面,大丫硬生生把眼泪逼回去,等跟着温婉去了给她准备的房间,脱了衣裳泡进浴桶,泪珠子才扑簌簌往下掉。

    温婉从衣橱里翻找了自己的衣裳来给她换,进门听到屏风后传来啜泣声,她脚步放轻。

    大丫听到动静,伸手一抹泪,“我没事,三婶婶进来吧!”

    温婉走到浴桶边,将干净衣裳挂在屏风上,温声跟她说话,“你奶奶是个直性子,在老家那会儿说话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等泡了澡吃了饭,去床上躺会儿,有什么事,等你适应了再说。”

    大丫抬眼瞧了瞧温婉。

    眼前这位三婶婶,跟在宁州那会儿的容貌差别并不大,可是举手投足之间,能看出不凡的修养,知性大方,端庄自信,哪怕当了官夫人也不会轻易端架子,跟她独处,有一种温馨质朴的自然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