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至尊〕〔商海风云〕〔天降萌妻爱意欢梁〕〔重生六零:翻身做〕〔软肋〕〔武神血脉〕〔完美女婿〕〔苏酒娘〕〔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真没想高调啊〕〔恋战新梦〕〔长生五千年〕〔雪落关山〕〔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家有悍妻怎么破〕〔影帝今天做人了吗〕〔无敌双宝:首席大〕〔雄起都市〕〔叶黎笙陆承屹〕〔大王有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296、进宝:好气!(1更)
    一件煤矿案,失了帝王信任停职一年。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一件剿匪案,失了丞相大权明升暗降。

    苏相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走出乾清宫的时候,他看向一旁始终淡定的宋巍,脸色不太好看,直接问:“是不是你向皇上提议对我明升暗降架空权利的?”

    宋巍回他个礼貌的微笑,“相爷未免太看得起宋某,我再能耐,也不过只是个小小的正六品翰林官,我若是能凭借一家之言动摇皇上的决策,还要满朝文武做什么?”

    苏相眼神阴了阴,“本相被架空权利,甚至于以后可能都不会再有丞相,宋翰林高兴了吧?”

    宋巍趁势拱了拱手,“下官为相爷,哦不,从今往后该改口叫声国公爷了,您封爵得赏,作为同僚,下官的确实为您感到高兴。”

    “哼!”

    目送着国公走远,宋巍才开始出宫回家。

    温婉一回来,马上让人烧了热水沐浴,撤掉抹胸,换上清凉舒爽的夏裳薄衫。

    去宁州剿匪,一来一回又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温婉再次完美错过儿子的生辰宴。

    去年大环山煤矿案没赶上进宝抓周她就已经很愧疚,说好了两周岁的时候一定陪着他过的,结果……

    温婉挪步去往堂屋。

    一个多月的相处,小家伙已经和新来的姐姐打成一片,而且已经能很清晰地喊出“姐姐”俩字。

    见到温婉出现在门口,原本正在和宋姣玩的小家伙马上将脑袋歪往一边,先前那股欢实劲儿全部退去,鼓着包子脸,摊开小胖腿坐在炕上,一副“谁都不准理我理我我就生气哭给她看”的架势。

    温婉手中抱了个布牛,头上两只尖尖的角,周身用的藏蓝色底布,白线绣出花纹来,背上再缝个圆形薄垫。

    作为给儿子的赔罪礼物,布牛比上回买的布老虎还大,做功也更精致,瞧着既生动又形象。

    见小家伙已经别扭上,温婉抿唇笑了笑,抬步走进去,挨着他坐下,小声唤,“进宝?”

    小家伙没反应。

    温婉晃了晃他的胖胳膊,“进宝生气啦?”

    小家伙还是没反应,眼睛望向别处。

    温婉把布牛拿到他跟前晃了晃,“宝宝,你理娘亲一下,这个就送给你玩,好不好?”

    进宝瞅了眼,心痒痒,他没忍住,直接伸手把布牛抱过去,自个儿玩自个儿的,压根就没管着他娘说什么。

    温婉:“……”

    宋姣不知道去年周岁宴的事,不解地望向宋婆子,“奶奶,进宝这是怎么了?”

    小家伙好像一见到娘亲就不高兴的样子。

    宋婆子嘴角抽了抽,“去年周岁宴,他娘跟着他爹去了宁州办煤矿案,今年两岁生辰宴,他娘又跟着他爹去了宁州剿匪,换你你能乐意?”

    “这也……太巧了吧?”宋姣原本想说太惨了,不过一瞅被儿子冷落在一旁的三婶婶,不好再说败兴的话,到底还是改了口,心中却暗暗好笑。

    “都怨我。”温婉看向婆婆,无奈笑道:“三月底就去的宁州,本来掐算好时间要在二十六之前赶回来的,谁料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天。”

    宋婆子瞥了眼气呼呼的进宝,“我这老婆子倒是觉得无所谓,只不过看这架势,你把我这孙子得罪得可不轻。”

    “……”对此,温婉无话可说,这次是真的错了,瞧着小家伙又气又委屈的样子,她几个“宝宝”喊下来他都不肯搭理她。

    “那你不要娘亲,娘亲走了啊!”

    温婉一面说,一面起身作势要往外走。

    进宝将布牛往旁边一扔,吸吸鼻子就要哭。

    温婉赶紧又坐回来,一把将人抱入怀里,低头贴着他软软的小耳朵说话,“好啦好啦,娘亲吓你的,娘亲不走,就在这儿陪着进宝,好不好?”

    小家伙大概是听懂了,没有真的哭出来,却是嘟着嘴巴不肯说话。

    温婉嫌屋里闷,打算抱着他出去透透气。

    进宝趴在娘亲肩膀上,双手搂着她的脖子。

    哪怕不会说,温婉也感觉得出小家伙怕她再跑的那种担忧。

    心里突然又酸又涩。

    说起来,自打入了鸿文馆,她陪进宝的时间确实不多,小家伙白天都跟奶奶待一块,只有傍晚爹娘回来才能享受那一时半会儿的天伦之乐,然后爹娘又经常出去办案,一去就是个把月见不着。

    温婉想,进宝要是说话能利索,指定早就骂她这个当娘的不称职了。

    宋巍回来的时候,见温婉抱着儿子在院里乘凉,深邃的黑眸慢慢变得柔和,他走上前,笑问:“一个月不见,进宝没怨你?”

    “何止是一个月不见。”温婉坐在藤椅上,怀里抱着小家伙,抬眼看向男人,“宋大人,咱们俩又错过了儿子的生辰宴,你说怎么办吧?”

    宋巍的目光中笑意愈浓,伸手捏了捏进宝的小肥脸。

    进宝难得的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黏上他爹,仍旧嘟着小嘴望向别处。

    宋巍低柔的声音响起,“进宝生爹的气了?”

    进宝从鼻腔里喷出一口气来,突然道:“生气~”

    小家伙不理人的时候,包子脸总是一鼓一鼓的,温婉被他逗乐,“宝宝知道‘生气’是什么意思吗?”

    进宝又说:“好气~”

    温婉笑得前俯后仰,眼神睨向男人,“终于有儿子不肯搭理你的时候了,宋大人,哪凉快哪待着去吧,您可别把他给惹哭了,否则我这还哄不乖。”

    进宝有样学样:“宋大人,好气~”

    宋巍:“……”

    温婉趁机道:“进宝,以后只要娘,不要你那个没良心的爹了,扔下你就是一个月不管,回来又不买玩具哄你,是吧?”

    一面说一面去瞄宋巍的反应,发现男人并未黑脸,只是含笑站在一旁,望向儿子的眼神,更多的是宠溺。

    进宝哼哼,“不要了!”

    温婉伸手抚着他的小脊背,“咱们家宝宝今天竟然说了这么多话,看来是真给气着了。”

    揭过这一茬,温婉收了玩笑的心思,望向宋巍,“相公和苏相一块儿去复命,怎么样了?”

    宋巍搬了凳子坐在母子俩旁边,缓缓道:“相爷剿匪立了大功,皇上封他为敬国公,又念在他前些年为朝廷劳心劳力,赐了清湖边上的一处避暑山庄,顺便让内阁帮他分忧。”

    如今的温婉,再不是从前那个什么都听不懂的笨媳妇儿了,她稍微深想一下便明白过来,“所以,这是明着给他封爵,暗地里将权利架空?”

    宋巍颔首。

    温婉并不知道苏相能有今日,她家相公功不可没,只是觉得帝王真可怕,一面捧你上天,一面让你哭都找不到地儿,难怪常听人说伴君如伴虎,这话可一点都不假。

    “那相公呢?”唏嘘完,温婉不忘关心男人,她想知道皇上对宋巍的态度究竟如何。

    宋巍道:“没升官,倒是赐了一处宅子作赏。”

    “宅子?”

    “嗯,五进院带花园的。”

    温婉惊了一下,“五进院,那得多大呀?”

    这个,宋巍还真不好解释,“等到时候搬过去你就知道了。”

    温婉的目光不由自主朝着四周扫了扫,他们现在住的是二进院,因着家中下人少,又只有他们这一房的人,所以住下来不算拥挤。

    温婉倒是有打算找个时间跟宋巍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再购置一套三进院,元宝已经十三岁,不能再住内院,该搬到外院去,另外,他自己也得有个书房,身边该添俩小厮。

    这零零碎碎的一算下来,家中又添人,二进院确实不够住。

    温婉没料到,自己都还没开口,皇上竟然因着剿匪案直接赐了座五进院,还是带花园的那种。

    心中忽然有点小期待。

    想到西厢房那位,温婉又紧张起来,“那咱们是不是得等端妃娘娘走了再搬家?”

    宋巍颔首,“我正有此意。”

    宅子越大,越容易给人钻空子,像现在这样,端妃住的西厢和东厢脸对脸,内院里人又多,外头就算有人发现异样想动手,也得先掂量掂量。

    “不过在搬家之前,你倒是可以先去瞧一瞧,看看里面的布局有没有不太中意的地方,趁着没搬,我请人去改一改。”

    “那等我下回旬休。”温婉道:“明儿还得去鸿文馆呢!”

    说到这里,又想起进宝小可怜,低头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儿,“我才入学一年,就已经落了几个月的课程,看这样子,起码还得两年我才能学成,等我能陪进宝的时候,他都已经四五岁开始记事了。”

    宋巍说:“陪不了第一个,第二个好好弥补就是了。”

    温婉忽然脸热,半晌后,憋出一句话,“反正我进学期间,不准备要。”

    一个进宝已经照顾不暇,再来一个,她无法想象自己得被折腾成啥样。

    宋巍没有勉强她,“嗯,那就等你学成归来。”

    ------题外话------

    端午安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