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夫小哑妻 305、我们联手吧!(1更)
    似乎每一次,苏瑜提出离开苏家,邱姨娘给的答案都有些模棱两可,像是打定了主意要一辈子在苏家扎根。

    想到自己被两根手指吓得惊魂失色,当娘的连半句关心都没有,苏瑜不禁怒从中来,一把松开邱姨娘,眼神含恨,“我是不懂你为什么自甘下贱,不懂你明明心里不乐意,却还要勉强自己待在这种地方。如果是为名,你除了能当个贱妾,还能做什么?要说为利,国公爷压根儿就没打算正眼瞧你,你又能从他手中得到什么?不为名不为利,难不成,你还真对国公爷情深不悔?”

    邱姨娘并未因为苏瑜的话而着恼,只是眼神和善地望着她,“离开很简单,可你想过没,一旦少了苏家的庇护,你在外面,或许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在苏家这几年,你背地里做过的事不少,得罪的人越来越多。

    今日人家只是剁了两根手指来吓唬你,而不是直接剁了你,那是因为你还是苏家小姐,对方有所顾虑。

    如果你不是苏家人呢?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能对抗得了你得罪的那些人?”

    苏瑜闻言,原本就煞白的脸上更添一片惨色。

    耳边,邱姨娘的声音又传来,“你如今所以为的牢笼,没准将来会成为你的避难所,得罪了人还能全身而退,瑜儿,你该珍惜你现在的日子。”

    苏瑜怔怔望着邱姨娘。

    印象中,她的生母软弱可欺。

    因为家里没男人的缘故,小时候母女俩没少遭人白眼受人欺负,每每那个时候,她娘总是以泪洗面。

    生母的无能,练就了苏瑜什么事都喜欢动拳头的暴躁性子。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娘不再动不动就哭,不再满脸害怕地揪着她的袖子让她别打人了?

    她在苏家做了很多事,比动手打人更残忍的不止一桩,然而她娘却并未像从前那样阻止,对她的态度始终温柔,温柔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娘……”下意识地,苏瑜轻唤了一声。

    邱姨娘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替她抚平衣裙上的褶皱,声音温缓,“你总抱怨在苏家过得不好,可你却从来没想过要把日子过好,不管是为人妇还是为人女,你都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

    苏瑜咬牙,“郝运那个人渣对我做出那种事,我怎么可能跟他好好过?”

    “可你这辈子除了他,再也跟不了别的男人。”邱姨娘平静地说:“你们小两口,一个想在这个家有地位,一个想得到重用,既然两人都这么聪明,为什么不联手?”

    “我……”苏瑜过不了心中那道坎。

    邱姨娘已经替她整理好衣裳,双手顺势握住她的细腕,“郝运对你用强,你父亲还同意他倒插门,并且将那件事彻底揭过去不提,说明郝运对他有用,你何不投你父亲所好辅助你夫君?只要郝运得到你父亲重视,你的地位,自然而然就能水涨船高。”

    说到最后,不忘激励她,“苏家大宅里这些受宠的嫡子嫡女,未必就有瑜儿的头脑,你并不比谁差。”

    苏瑜怔怔,“娘,我、我真的可以吗?”

    邱姨娘笑着颔首,“只要你愿意。”

    ……

    苏瑜回到自己院里,食盒已经被下人撤了,郝运正坐在桌前,手里拿着张纸条,见到苏瑜,他眼神似笑非笑,“还以为你有多少不下作的手段,如今看来,跟我半斤八两。”

    今日之前,苏瑜没少骂他下贱,还说下贱之人只配用下贱手段。

    苏瑜的视线紧紧锁住他手中纸条,“那是什么?”

    郝运挑眉,“送你手指的人,顺便送来的。”

    苏瑜上前,直接从郝运手中抢过来自己看,上面写了一句话,大意是如果下次再敢动宋巍身边的人,砍的就是她苏瑜的手指。

    好不容易在邱姨娘那边得来的自信瞬间被击垮,苏瑜回想起那两根手指,恶心的同时,心底蔓延开恐惧。

    她只是想从宋巍身边的人报复起,没成想会一脚踢在铁板上,还被反弹回来。

    郝运自她进来就没挪过位置,连姿势也不曾换一个,好整以暇地望着苏瑜,想多欣赏一下这个女人崩溃时的脸色,顺便等着日常一吵。

    可他等了好久,苏瑜都没有因为愤怒而将火气撒到他身上,声音透着以往不曾有过的平静,“郝运,我们联手吧!”

    态度上突然的大转弯太过猝不及防,男人始料未及,面露愕然,“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不要吵架了,窝里斗没意思,要就联手一致对外。”

    郝运不信她,“跟你联手,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一直想得到国公的重用,不是么?”苏瑜将纸条揉成团扔在地上,唇角上弯,“我们联手,你帮我赢得在这个家的地位,我帮你越爬越高,谁也不亏。”

    “听起来有点儿意思。”郝运抱着双臂,半边身子倚靠在身后的圆桌上,眼神里,更多的是质疑,“可岳父已经被架空了权利,苏家现如今就只是个被掏了内脏的空壳子,你以为,我还能得到什么?”

    苏瑜冷言道:“你别忘了,苏家在宫里有个皇后,在边区还有个得皇上器重的七爷,他们俩,够不够格让你帮我?”

    郝运:“……够。”

    ——

    因为宁娟儿的事,谢正一夜没睡好,第二日出门的时候碰上宋巍。

    见他形容憔悴,宋巍问:“没睡好?”

    谢正说:“昨夜睡前茶喝多了,有些失眠。”

    宋巍嗯一声,没拆穿他,“先前的事,过了就过了,无需想太多,安心备考。”

    谢正点头应下,心里却忐忑。

    昨天宁娟儿大闹的时候,他的两位同僚都看到了,今日翰林院必定传得沸沸扬扬。

    谢正在宁娟儿这件事上受到的打击不小,甚至是有了阴影,如今要他再去直面那么多同僚异样的目光,他做不到坦然以对。

    因此走了几步,谢正就停下来。

    宋巍察觉到,转头问他,“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在家里?”

    “我不舒服,想告个假。”

    “要不要我帮你跟掌院学士说一声?”

    谢正刚想点头,见到谢涛和他媳妇儿出门准备去摊位上,他打过招呼之后回头看向宋巍,“没事了,走吧!”

    之前中举的时候,又不是没被清水湾的人骂过,更粗俗更尖酸刻薄的话他都受了,如今不就是被翰林院里面的文人翻几个白眼,不至于让他直接崩了心态。

    一路上,谢正都在做自我心理建设,已经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风暴。

    然而等进了翰林院,同僚们见到他,都只是寻常的打招呼,并没有谁露出异样的甚至是嘲笑的目光来。

    谢正心里纳闷,难不成是昨天那两位还没来,事情还没传开?

    他刚这么想着,那两位就来了,见着他,笑着问了句,“昨天没受到惊吓吧?”

    谢正愣了下,“你们都看到了?”

    同僚点头说看到了。

    谢正呼吸顿了顿,“那你们能不能……”别到处传。

    话还没说完,就被同僚拍了拍肩膀,宽慰他,“往后出门小心些,咱们翰林院虽然是个清水衙门,可有哪个衙门是真干净的?即便是只小虾米,也有被大鱼惦记上的一天,谢兄你这次算是点儿背到家了。”

    谢正扯了扯嘴角。

    同僚走后,他先前忐忑的心稍稍平复了些,很快投入学习。

    ……

    宋巍向人打听了庶常馆这边谢正的状况,得知他没什么大碍,宋巍暗松口气。

    没事就好,不枉他亲自登门去跟谢正那两个同僚交流了一番。

    昨夜宋巍找上人的时候,并未提及谢正险些被人毁了名声的事,只说路过顺便拜访,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谢正是他表弟,往后在庶常馆,请他们多多关照一下。

    现如今整个翰林院,谁不知道宋巍是光熹帝跟前的红人,那两位见到大人物亲自登门,巴结都来不及了,哪还敢取笑谢正?

    ——

    温婉生辰这天,宋巍果然说到做到告了假。

    中午家里做了一桌好菜,只可惜元宝碰上月末考试,没办法赶回来。

    温婉没想大办,怕谢家人过来送礼,就没请那边,宋芳三身子的人,不好让她来回跑,因此将军府也没请,午饭便是自家人围在一块儿吃的。

    ------题外话------

    衣衣:你们俩联手被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